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一 意外的凶手

章四十一 意外的凶手

        冰王的一句话,令在场众人沉默许久。

        堂内的气氛再度沉浸下来!!

        良久,辰御天抬眼看了唐凤玲一眼,开口,“然后呢?”

        唐凤玲自然知道他是打算借此打破现在的死寂,于是道:“后面的事情就跟你们推断的一样了……祝正叫人易容成了钱有量的模样,带着尸体回到客栈,大概呆了有半炷香的时间,我就看到那个人从后面的窗户跳了下来,然后离开了……”

        听到这里,辰御天暗暗点头,心中暗忖:“那段时间,应该就是在布置现场了……”

        “之后,我现房间的门窗都反锁着,于是就用虚空挪移,将事先准备好的官银放了进去……”

        “说到此处,我有个问题一直很在意!”辰御天道,“这些官银,你到底都是从哪里来的?”

        说着,他从袖子里取出三锭银子,正是留在案现场的三枚官银。

        “这几日我请教了很多这方面的行家,他们都说这官银之上的印戳是二十多年前才用的旧货,如今的印戳早已更换。”

        “他们说的没有错,这就是二十年前的官银。”唐凤玲道。

        在场众人闻言皆是一惊!

        但见,唐凤玲伸手入怀,拿出来时,手中赫然有多出了两枚银锭。与辰御天手中之物,一模一样!!

        可以肯定,这都是二十年前的官银!!

        只是,二十年前的官银,唐凤玲怎么会有?

        这,是目前所有人都迷惑的事!!

        “这些都是我偷的。”

        她坦然道:“在祝家庄的宝库中,有很多这样的银锭,据说是祝正之前在观音庙那里挖到的。我看过,所有的银锭上面都有这个印戳,我想,这应该就是二十年前被他们私藏起来的官银。”

        “你说这些官银是祝正在观音庙挖到的?”辰御天问道。

        “是啊!”

        “就是最近变成了鬼庙的那座?”

        “是啊,就是那个!”唐凤玲点头。

        辰御天的目光一下子激动起来,其余众人则是困惑加惊讶的看着他。

        “那,你可知道,他是怎么找到那些官银的?”

        “我想想……”唐凤玲想了想,“听祝家庄里的管家说,好像是根据一张地图找到的。”

        “地图?!”

        辰御天怔住了。

        方才,唐凤玲在叙述中,似乎也有提到地图这两个字……

        地图……能够寻找到二十年前私藏的官银的地图,以及李现和李环的死,还有观音庙……

        想着想着,一道神芒,猛然自其目中,闪电般掠过!

        “原来如此,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众人茫然,白凡问道:“辰兄,你指的是什么?”

        “当然是李现的死,还有……李环的死。”辰御天缓缓答道。

        “啊?是真的吗?”

        众人诧异,觉得难以置信。

        “是的!”

        辰御天点了点头,继续道:“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地图。”

        “地图?”

        “没错,那地图,记载着原本的破旧观音庙便是藏匿官银的地点,对吧?”

        “不错!!”白凡点头。

        “而我们之前也有过推测,李现,他很有可能是因为一样东西而遭到了凶手的杀害……目前,杀害他的凶手已经可以证实就是祝正以及被他杀死的那三个人,那么,害他丧命的那样东西,又会是什么呢?”

        听到这个问题,雪天寒当即眼睛一亮:“莫非是……”

        “不错!”辰御天点了点头,“我想那样东西,应该就是这份记载这藏匿官银地点的地图!也许,当年李现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将抢劫来的官银,藏匿在了观音庙一部分,并且绘制了一份地图。但……”

        “但,此举却被另外四人得知,引起了四人不满,于是,他们联手杀害了李现,不过,却没能在他的身上,找到那份地图,对吧?”

        雪天寒看着辰御天,缓缓地开口。

        辰御天点头。

        白凡想了想,点了点头。

        的确,如果他们在二十年前就找到了那张地图,就不可能在二十年后才取出那些被藏匿的官银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二十年后的现在,李环也因为那张地图而丧命了。”公孙道,“毕竟,祝正找到了那些藏匿的官银,也就表示,他已经拿到了地图。”

        “不错!”辰御天点了点头。

        “那么,李环也是祝正杀死的么?”唐凤玲道。

        “也许是吧!!”

        “也许是?”众人都是奇怪地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没有理会众人,而是看了一眼公孙,“公孙先生,在李环体内,也同样现了摄心丹的成分,对吧?”

        “不错!”公孙点点头,但下一刻,他的目中突然灵光一闪,“大人,该不会……”

        “恩!”

        辰御天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李环,应该也和钱氏一样,受到了祝正的控制,甚至,就连邻舍口中所谓的看到她和其他男人在林中偷情,恐怕,也是在控制之下,被迫做出来的吧!!”

        “在……控制之下……被迫做出来的么?”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皆是吃惊地看着辰御天。

        “是啊!我问过很多熟悉李环的人,他们都说很难相信她会做出那样的事,因为她以前完全不是那样的人。”

        “那,她会不会是被那些男子强迫的?”

        “不!”

        辰御天再度摇头,“这个我也想过,但是目击过这些事情的人,都说当时李环的表情完全不像是被强迫的样子。所以应该是自愿的。”

        “自愿做违背本心本性的事情,如此看来,也只有被控制这一种可能了啊!”

        唐凤玲的表情变得极为凝重,其中更是隐隐夹杂了一股极为可怕的怒意。

        用如此手段,去毁掉一个良家女子的清白与贞节,这种事情,只要是个女子,就不能忍!!

        “那么,也是他杀死的么?”

        唐凤玲开口,可怕的杀意弥漫双目,冰冷刺骨。

        “应该是吧。”雪天寒点了点头,随即目光望向公孙,“她,应该不是自杀的吧?”

        公孙摇头,“当然。”

        “如果她是自杀的话,那么尸体颈部的那些手指印就没有办法解释了,所以,她应该是被人活活掐死的,这一点,不可能有错!”

        “那么,应该就是他杀的了吧?”

        唐凤玲的声音再度冷了几分。

        雪天寒点了点头,道:“应该不会有错。如果不是自杀的话,那么应该就是祝正所杀了吧!就算不是他亲自动手,但,他手下有那么多的摄天教余党,只要随便命令一人,便能轻易将李环杀死吧!”

        “是啊。”

        公孙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不!”

        辰御天却是微微摇了摇头,“现在就下这种结论,还太早了些。”

        众人奇怪看他。

        “辰兄,你在说什么啊?”白凡道,“李环被摄心丹控制了心智,如果她不是在被控制之下自杀的话,那么,就只剩下被祝正或者是其庄中的那些摄天教余党杀死了吧?难道还会有其他可能性么?”

        “或许吧,谁知道呢!!”

        辰御天不置可否,然而,就在他说话的同时,所有人都是看到,他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所有人都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唐凤玲更是在心理低嘀咕:“这家伙,又在打什么算盘?”

        ……

        ……

        夜,月黑风高。

        密林中,冷风簌簌,凄厉地呼号着,使得这片密林,越得阴森恐怖。

        辰御天一行人,此刻,便暗暗埋伏在那座林中木屋的外面。

        “辰兄,我们在这里埋伏,真的能够抓到那个凶手么?”

        白凡颇为无奈地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点点头,笑道:“这是自然,白兄,难道你连我都不相信了么?”

        “当……当然不是。”白凡微微苦笑。

        “不过,”雪天寒静立风中,微微开口,“杀人凶手不就是祝正么?为何我们还要守在此处抓捕凶手?我可不觉得,祝正他会在这个时候再次跑到这里来杀人吧!!”

        “确实,我也这样认为,大人。”公孙点点头,道。

        “的确,祝正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跑到此处来杀人,但是,凶手可就不一定了呢。”辰御天道。

        “凶手?!”

        雪天寒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祝正并非是凶手么?”

        “怎么可能?他杀害钱有量他们三人都是我亲眼所见,我不可能看错。”唐凤玲连忙反驳道。

        “我并没有说,祝正不是凶手,但,最起码,他应该不是除了钱氏一案之外,其他三起凌迟案的凶手!!”辰御天低声说道。

        “啊?”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

        便在此时,天影忽然目光一凝,随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大家小心,有人来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立刻屏气凝声。

        很快,就见一条黑影从林中窜了出来,由于夜色较暗,所以大家都看不清此人的容貌,但那条影子极为庞大臃肿,看着根本不似人形。

        反倒像是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的样子。

        此人,应该便是众人等待的凶手!!

        “真的来了!”雪天寒望着那条黑影快进入木屋,微微咧嘴一笑。

        “好了,我们也快进去吧!!”辰御天亦是一笑,随即脚尖轻点,身形向着木屋门口,飘然而去。

        众人随即跟上。

        而就在所有人都进入木屋之后,又有两条人影,出现在木屋外,正是龙尊和冰王两位。

        “小家伙们都进去了……”

        “我们也进去凑凑热闹吧……”

        冰王说罢,飘然而去,龙尊微微扶额,随即跟了上去。

        木屋中,一条黑影静静地站在那张被血染红的床前,手中寒芒闪烁,那,是一把铮亮的匕。

        床上,一个红衣女子静静熟睡,四肢都被绳子绑了起来。

        床前的黑影,看着床上熟睡的少女的脸颊,缓缓抬起了手中的匕,匕的反光射在黑影的脸上,随即,一个残忍嗜血的笑容,出现在那张脸上。

        紧接着,匕高高举起……

        然而,就在此时,房门大开,一个掷地有声的声音,同时响起。

        “住手吧……你的罪行,已经被我看破了……”,

        话落,抬起的匕在虚空中微微一滞,随即,右手缓缓地收了回去。

        “你没有想到吧?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等着你,对吧?”

        辰御天缓缓说道,同时,握着匕的手,缓缓放了回去,然后,缓缓地转过了身体。

        便在此时,屋外云开雾散,一缕月光,照入了木屋。

        借着月光,大家看清了凶手的脸。

        然而,就在所有人看清此人容貌的刹那,一股难以置信的惊讶,顷刻之间,在众人心头弥漫开来!!

        “怎么会是你?!”

        白凡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人。

        因为,眼前之人,分明就是已故的李环的丈夫,捕快孙豹!!

        ……

        ……

        第二更到!!

        今天是周一,昆仑在此向大家求一下收藏与推荐!!

        谢谢大家了!!...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