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二 覆天教

章四十二 覆天教

        白凡无比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孙豹!!

        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在这种场合,看到这个老实的捕快!

        他更没有想到,再一次见到孙豹,后者的身份,已不是捕快。

        而是,杀人凶手!!

        白凡下意识地看了看那张带血的床上,依旧熟睡的少女。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很难相信,眼前之人,便是做下这数起凌迟血案的真正凶手!!

        相比于他,辰御天倒是没有多少惊讶。

        毕竟,他早已知道,今夜会以凶手面貌出现在大家眼前的人,就是孙豹!!

        “果然是你!!”他笑着,双唇微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在这漆黑浓烈的夜色下,越显眼

        孙豹故作镇定地收起了匕,但其脸上,仍旧有着方才的慌乱之色残存。

        “看来,这一次卑职是中计了……”他缓缓道。

        “不错,你的确是中计了!!”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笑道:“你知道吗?早在咱们第一次进入这间木屋的时候,我就在怀疑你了。”

        孙豹眼中露出一抹难以置信地神色,“怎么可能?那个时候,我自认为我没有留下任何破绽啊?”

        “你自认为没有在我的面前留下任何破绽,但实际上,那一日,你在我的面前至少犯下了两个错误。”辰御天笑了笑,伸出了两根手指。

        “第一个错误,就是当我现这座木屋的存在并告诉你之时,你的脸上曾经有过一抹如现在一般的慌乱掠过,虽然你自认为掩饰的很好,可是却没能逃过我的眼睛。”

        “第二,则是当我们进入之间木屋之后,你曾经给我演示过那扇门的开法。试问,如果这件木屋是你第一次来,那么你又是如何知道那扇门的开法的?所以,那一刻,我便肯定了你定然并不是第一次到这里,而是经常性会到此处,不然,你也不会对那扇门的开法如此熟悉。”

        辰御天说着,一指木屋中唯一一间厢房的房门。

        孙豹看了一眼那扇房门,无奈的垂下了头。

        两个错误,就算是犯下其中一个,也足以引起别人的怀疑,更何况一连犯下了两个,不被怀疑才奇怪?

        可笑的是,自己还一直天真的认为做的天衣无缝,殊不知,在对方眼中,早已是破绽百出。

        可笑!可笑啊……

        “当时,我只是单纯的奇怪,为何你明明经常性到此,却从未对白兄及我坦白此事,直到我在那间厢房之中看到了那些女子的衣物,我才终于明白了过来。”

        “这间木屋,我若没有猜错,应该便是李环在离开你之后的居住之地,对吧?”

        辰御天看着孙豹,笑着问道。

        孙豹点了点头,“是啊!那个贱人,在离家出走之后,就居住在这里,和别人做着那些让人不齿的肮脏的事情。不过,大人,你应该不知道吧……”

        说着,他将目光,望向了白凡。

        “这间木屋,是我、李现,还有那个贱人,三个人幼时一起现的,那时,我们三人经常在这里玩,因此,这里的一切,我都很熟悉。”

        “所以,在那个贱人肮脏龌龊的事情传入我的耳中,并且我跑遍全城都没有找到她的时候,我便想起了这里,果然,让我在这里现了她。”

        “然后,你就掐死了她,对吧?”

        辰御天缓缓开口。

        白凡神色一动,满目惊讶地看着辰御天和孙豹。

        他完全没有办法相信,李环竟是孙豹所杀?

        这不可能吧?她不是被祝正用摄心丹控制了么?难道杀她的人不应该是祝正么?

        白凡觉得很糊涂,他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孙豹,希望后者,能够亲口告诉他,李环,并非是他所杀。

        然而,他失望了。

        “是啊,是我做的!!”

        孙豹突然疯狂大笑起来。

        “谁叫那个贱人在被我找到之后,居然还说什么怎么做都是她的自由,与我无关之类的狗屁说法,她是我的妻子,做出那种肮脏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关我的事?”

        他大叫着,状似疯癫。

        “一切都是她的错啊……”

        “所以,你就在暴怒之下,掐死了她?”

        白凡颤抖着身子,一脸失望地看着孙豹,一字一句道。

        “是啊,等我恢复理智的时候,她已经被我生生掐死了。当时我很害怕,于是丢下尸体便离开了。”孙豹大笑着,眼中却有着泪水涌出。

        “胡说!你分明将她的尸体凌迟,还挂在了树上,对吧?”

        白凡怒喝一声,眼中的失望尽数转化为怒火。

        “不,那不是我干的!!”孙豹连忙辩解。

        “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

        “那真的不是我干的!!”

        孙豹神色惶恐,不停地辩解,但就在这一刻,在他无人注意的眼眸深处,有着一抹猩红,逐渐涌现而出,缓缓地占据了他的双目。

        这一切,在场众人,无人觉。

        辰御天看着状若疯狂的孙豹,缓缓叹了口气:“孙豹,你知道吗?你妻李环,她被你冤枉了。”

        “哈哈……”

        听罢此言,孙豹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大笑道:“冤枉?大人,你在开玩笑么?那个贱人和别的男人在林中偷情,是许多人亲眼所见,她对我说的那些过分的话,也是我亲耳所听,这些,全部都是证据确凿之事,大人,你倒是说说,我哪里冤枉了她?”

        “即便如此,你就可以杀人了么?”白凡厉声问道,“而且,眼前此女,还有之前被你杀掉的两名女子。他们又与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为何要杀害她们?”

        白凡一指被绑在床上熟睡的少女。

        听闻此言,孙豹突然支支吾吾起来,“我……我……”

        “说啊!为什么要杀害她们?”白凡厉声质问。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孙豹突然间感觉自己头疼欲裂,似有人在用锤子敲打自己的脑袋一样,头痛难当。

        他抱着头跪在了地上,口中不停地叫喊着“我不知道”四个字,样子如同疯狂。

        与此同时,在他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眼眸深处,那一抹猩红,已然迅扩散,连同其脑海,都被这一抹猩红,迅占据。

        一股诡异至极的波动,乍现虚空。

        “这是……”众人都是察觉到了这股诡异波动,纷纷色变。

        “孙豹,你怎么了……”白凡此时也现了孙豹的异常,一步迈出,就打算过去看看到底是生了什么事。

        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蓦然传来!!

        “不要碰他!!”

        这道声音,众人都非常熟悉,回头望去,果见龙尊和冰王二人出现在木屋门口,一脸凝重的看着异常的孙豹。

        “冰王前辈,他这是……”

        白凡连忙停住了脚步,扭头看向二位武林至尊。

        冰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眼异常的孙豹,旋即非常凝重地和冰王对视了一眼,“毫无疑问,这正是噬心术!!”

        “噬心术?!”

        众人奇怪地看着两位老人家。

        雪天寒也是奇怪地看着自家师父,这个名字,就连他都没有听说过。

        但,两位武林圣者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一昧地盯着抱着脑袋异常痛苦的孙豹,两双眉头紧紧锁住。

        良久,孙豹眼中的红芒越盛烈,猩红弥漫,妖异至极。

        “没救了,宿主的心识,已经开始吞噬他原本的心识了……”冰王叹了口气。

        “可是,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捕快,怎么会中了噬心术?”龙尊盯着孙豹,百思不得其解。

        冰王看了一眼在床上依旧熟睡的少女,“我想应该是因为那个小女娃吧……那帮家伙,果然又开始行动了……”

        龙尊闻言,神色猛然一变,“你的意思是……”

        “你没有见过他之前害死的那两个小女娃,所以不太清楚,那两个小女娃,她们的葵脉精血,都被夺走了……”

        “葵脉精血?难道说……”

        “嗯,应该是他们又开始在江湖上活动了……”

        辰御天等一群年轻人听着二位老人家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都是一头雾水。

        葵脉精血是什么?噬心术又是什么?

        就连他们中号称最熟悉江湖事的冰天雪剑对于这段对话也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清楚。

        而,就在辰御天等一群年轻人一脸茫然的时候,孙豹的异变终于停止了。

        他不再疯狂,也不再痛苦,更不再抱着脑袋大叫,只是静静地跪在地上,一言不。

        但不知为何,辰御天总感觉现在的孙豹有些不对劲,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一时间,木屋中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良久,冰王凝重的话语响起:“阁下的心识既然已经吞噬了原主的心识,那么是否也该出来和我们见个面了?”

        “呵呵……”

        轻笑声,在冰王话音落地的一刹那,自孙豹的身体之中,缓缓传出。

        这笑声颇为诡异,辰御天听在耳中,竟感觉其有一种莫名的魔力,让他忍不住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其余众人也纷纷感觉到了这笑声的异常,纷纷以内力抵抗,然而,却毫无作用。

        “吼……”

        便在此时,后方忽有一道啸声传来,如雷霆震怒,又如惊涛拍岸,带着巨响,轰击在众人心神之上,这才将众人心神唤回。

        “呵呵……龙尊的龙啸九天,果然名不虚传!”

        轻笑声再度从孙豹身体里传出,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之前那般诡异的吸引力。

        辰御天颇为后怕地看了龙尊一眼,方才若不是师父及时出手相救,恐怕他们所有人都要陷入那诡异的笑声中,无法自行苏醒。

        “哼!堂堂圣境高手,竟然对几个小家伙使用这般手段,看来覆天教的作风,也不过如此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