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 真相(下)

章四十 真相(下)

        一句话,令堂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是屏着呼吸,目光一起注视着唐凤玲。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蔓延开来,众人目光,都饱含着期待与忐忑,气氛越来越凝重,闷得人快要喘不过气。

        就在这气氛凝重至极的一刻,但见……

        “当然了。我不但知道杀害他们三人的凶手究竟是谁,还亲眼目睹了那个人的犯行!”

        “啊?”

        话语落下的一刻,气氛陡然为之一变!!

        所有人在惊异之后,目中皆是闪烁着炽烈神芒,火热至极,满满洋溢着激动与喜悦。

        真相,即将揭晓!!

        “是谁?”

        “杀人凶手,究竟是谁?”

        白凡迫不及待,询问真凶姓名。

        然而,却见唐凤玲眉眼一弯,双目闪现出一丝狡黠之色,嘴角,更是有着一抹弧度,轻轻浮现。

        “其实,你们之前的推断,已经是很接近真相了。”

        她淡淡开口。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其言语所指,究竟为何。

        唐凤玲微微一笑:“你们之前,不是推断,凶手就在祝家庄内部么?”

        “不错!”众人齐齐点头。

        辰御天也是微微点头,旋即,其目光猛地一闪,一个人名,蓦然闪过其脑海之中。

        “莫非……”

        “没错!!”

        唐凤玲笑吟吟地点了点头,“就是他!”

        辰御天微微点头――果然是他。

        众人皆一脸茫然的看着二人,唯有雪天寒微微一笑。

        至于冰王和龙尊,两位老人家对这个话题完全不感兴趣,只是一昧地抱着茶杯品茶。

        或者直接闭目养神起来。

        白凡看着辰御天与唐凤玲,问道:“辰兄,唐姑娘,你们口中的‘他’,到底是在指谁啊?”

        听到此言,辰御天与唐凤玲相视一笑。

        前者笑道:“白兄,我问你,在此案之中,有哪个人既是祝家庄内部之人,又与此案以及二十年前官银劫案有极大牵扯的呢?”

        白凡听罢,细细思索。

        片刻后,其目光一亮,与此同时,雪天寒和公孙的目光也亮了。

        “祝家庄内人口众多,但若是说与此案和二十年前的官银劫案都有所牵扯的人,那么,便只有一人。此人,便是……祝家庄之主,祝正!!”

        “莫非,他便是……”

        “不错!!”唐凤玲重重点头,“杀害钱有量他们三个的,正是祝正!!”

        接着,她便向大家绘声绘色的描述了自己曾经看到的画面……

        ……

        ……

        那是辰御天三人,来到白山县的第一天。

        就在他们和白凡一行人再探鬼庙之时,钱有量登临祝家庄,祝正很热情的接待了他。

        因为唐凤玲之前便已经肯定了钱有量便是二十年前的五个主谋之一,所以她悄悄的藏身在二人所在的殿外,偷听二人的谈话。

        祝正那一日的心情极好,不仅热情地接待了钱有量,还亲自给他泡了茶。

        “贤弟,不知你此次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若依旧如前日那般,是为了问询那张图的下落的话,那为兄只能再次遗憾告诉你,它真的不在我的手中。”

        祝正品一口香茗,热情笑道。

        听罢此言,钱有量肥胖的脸上,扯起了一抹看上去极假的笑容。

        “哥哥这说的是哪里话,关于那张地图的事情,小弟已经找到那个假传流言之人,此事,确实是小弟误会哥哥了。”

        “你明白便好。那不知你此次来找我,有何贵干?”

        “小弟此番前来,只是想找哥哥借些银两,接济一下生意。”钱有量皮笑肉不笑道。

        “哦?”祝正微微一愣,旋即放下茶杯,微微一笑道,“贤弟是在开玩笑吧?谁不知贤弟你在京城的生意如日中天,怎会来找为兄借钱?”

        “哥哥,这话你就错了。”

        钱有量微微摆手,道:“小弟的生意虽然看上去极好,但实际上内部已然亏空,故需哥哥接济。”

        祝正听罢,微微一笑。

        “原来如此。那不知贤弟需要借多少啊?”

        “不多,不多。”钱有量轻轻一笑,“只需十万两白银,即可助小弟度过此难关。”

        他话语落地,祝正的脸色猛然一变!

        殿厅内的气氛也瞬间为之一凝!!

        气氛乍变,厅内的两人静止不动,互相对视,谁都没有说话。

        一时之间,落针可闻!!

        这诡异的气氛持续了片刻时间,祝正,终于开口了。

        他冷冷注视着下方的钱有量,“十万两,贤弟是在开玩笑么?”

        闻言,钱有量笑了。

        这次,不再是之前那样皮笑肉不笑的假笑,而是自内心,真心实意的笑容。

        “哥哥莫要怒,小弟可是全部都看到了哦。”

        “哦?你看到了什么?”

        “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我全都看到了。”钱有量笑答。

        “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看来祝兄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既然如此,那小弟我也只好与你说明白了:昨夜,我一直都跟在我夫人身后,一切,都被我看到了!!”

        听闻此言,祝正面色再度大变!!

        他望着钱有量,目光急促闪烁,似在那一瞬间,有无数念头划过脑海,掀起惊涛骇浪,吞没心神。

        良久,他长叹了口气,眼中光芒消散。

        “看来,贤弟找我这借这笔钱,其实是找为兄做一笔无本买卖了。”

        “哥哥说得是哪里话,小弟只不过是希望哥哥,能够破财免灾而已。”钱有量笑道。

        “罢了!!”祝正长叹一声,“看来这笔钱,为兄是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了!”

        “哥哥高见!”钱有量笑道。

        祝正也笑了,拿起面前的茶杯,“那么,还请贤弟能够看在为兄薄面,共饮此薄茶。”

        钱有量眼珠转了转,“茶还是免了吧,小弟时间有限,哥哥还是尽快将银两备齐吧!”

        祝正笑了笑,吩咐管家去准备银两,不到半柱香之后,十万两银子已然备好,抬上了殿厅。

        十万两纹银装在几口大木箱子里,纷纷抬至厅内,一口口木箱尽数打开,露出里面一锭锭的银元宝,银光闪闪,分外刺目!!

        “贤弟,你点一下数吧!”

        祝正一摆手,指了指面前的,几口大木箱。

        钱有量早已眼神火热,听到这话,立刻走到其中一口大木箱前,一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一边拿起了其中的一锭元宝。

        他将元宝放到嘴边咬了咬,旋即眉开眼笑。

        “嗯……成色十足……”

        说到这里,他的身子忽地一滞,随即嘴唇青,脸颊泛紫,望着祝正,面色轰然大变!!

        祝正的脸上,则是缓缓出现了一抹笑容。

        “你……你……”

        他指着祝正,手指不停颤抖,面色狰狞扭曲,看起来极为可怕!!

        但,还未待他说出什么话来,便是两眼一翻,身子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口中更是有着白沫翻腾。

        竟是死了!!

        望着钱有量的尸体,祝正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冰冷到极致的冷笑。

        “来人……”

        ……

        ……

        听着唐凤玲的讲述,众人都是微微点头。

        “如此看来,毒物应该就是直接下在了银子上面,钱有量用嘴去咬银子的时候,便中了毒……”

        公孙摸了摸下巴,斟酌道。

        “的确,只要他事先就知道钱有量有那样的习惯,下毒杀人确实并非难事。”

        白凡也是点了点头,随即看唐凤玲。

        辰御天沉思片刻,喃喃自语,“那天晚上,我一直都跟在我夫人身后……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都被我看到了……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

        白凡奇怪,“辰兄,莫非什么?”

        “白兄,你还记得钱氏被遗尸的现场,有一排很清晰的脚印吧?”

        “嗯,这我记得。”

        “当时我就觉得那应该是钱有量的脚印,而现在看来,那的确就是他的脚印,并非如我之前推测的那般,是凶手的脚印。”

        “这,何以见得?”白凡不明所以,问道。

        “钱有量不是说了么,那天晚上,他一直跟在夫人身后……很有可能,那天晚上,他是跟踪夫人到了那里,结果,恰巧被他目睹了凶手,也就是祝正谋杀其夫人的一幕,而那脚印,应该也是他目击的时候留下来的……也就是说,那一晚,他人就在现场,他当日在公堂之上,无疑是说了谎了。”

        听罢,白凡点了点头,“的确。”

        “可是,问题出现了,钱氏为什么会深夜与祝正在树林相会?”辰御天扫了众人一眼,问道。

        “也许……她是瞒着丈夫去和祝正偷情……你们还记得钱有量的那封休书么?”公孙道,他想起了钱有量的休书。

        “这是一种假设,不过,我们还有另外一种假设,那就是:和祝正偷情,或许并非出自钱氏意愿。”辰御天道。

        “辰兄,你的意思是……她是被迫的?”

        “不错!”辰御天点了点头。

        “可是这可能么?钱有量也说了,他是跟踪他夫人的,也就是说,是钱氏主动过去的不是么?”

        “的确,但如果,是有人想要让她主动过去呢?”辰御天说着,目中闪过一丝犀利且雪亮的精芒!

        话落,所有人都是怔了一下,随即,雪天寒目光一闪!!

        “你的意思是……祝正控制了钱氏?”

        “不错,从钱氏的体内,不是找到了摄心丹的成分了么?所以,钱氏在死之前,应该是服食过摄心丹,对吧?”

        辰御天一边缓缓地说着,一边把目光看向公孙。

        公孙点头。

        雪天寒道:“所以钱氏很有可能是被祝正控制,而后被其杀害?”

        “不,我想,他应该不会亲自动手,最大的可能,应该是让死者自己动手!!”辰御天摇了摇头

        咝……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所有人都是倒抽一口冷气,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直冲脑门!!

        “所以……很有可能……他是控制钱氏自杀,然后在对尸体凌迟?”白凡颤抖着开口,带着一抹恐惧!

        可怕!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控制神智自杀,然后在炮制尸体,此计,甚毒!

        而想出这个计策的人,无疑更毒!!

        众人都是难以想象,到底要冷血到何种程度,才能想到如此毒辣的计策?

        最终,冰王开口,一句话,令得堂内所有的年轻一代,纷纷沉默无言。

        “哼!我就知道,和那帮害人的家伙混在一起的,就没什么好东西!一个两个肚子里全是坏水……”

        ……

        ……

        第一更到!!

        昆仑又回来了。

        元宵节因为事情太忙,再加上手头没有存稿,所以昆仑很无奈的断更了。

        不过,从今天起,昆仑将在此恢复更新,并且从此以后,不会再有断更的事情生了,我再次向大家保证!

        在此,顺便补上对大家元宵节的祝福。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另外,今天还有一更,请大家期待!!...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08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