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二 真相、手法

章三十二 真相、手法

        “你说白秀秀的尸体被人动了手脚?”辰御天睁大眼睛看着公孙,难以置信道。

        “没错。千真万确!”公孙点了点头,凝重道。

        他们此刻所在之地,乃是州衙附近不远的一间茶馆。

        这是早已制定好的计划,等到公孙将所有尸体重验完成后,他们就先告辞离开王府,然后,另找地方交流收获与推理。

        只是,让辰御天万万想不到的是,公孙一进茶馆,便是说出了这么一个惊人的事实!

        尸体被人做过手脚!

        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但,韩冷身为一名仵作,却并未现此事,这着让辰御天感觉到,他的嫌疑似乎更重了。

        “有证据么?”辰御天沉吟半晌,轻轻开口。

        “大人请看。”公孙从怀中取出了一样物品,给辰御天看。

        辰御天看过之后,顿时眉头一皱。

        只见公孙给他的东西,赫然正是一块沾着土的碎布片。

        这碎布的布料摸起来颇为手感极好,正是一种较为名贵的丝绸所制。

        辰御天拿着布片翻来覆去的仔细观察,但还是没有现这碎布片上到底有什么问题,于是问道:“这布片有何不妥?”

        公诉指着其上沾着泥土的位置,道:“大人你看这里,难道你就没有现此处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么?”

        辰御天再度翻来覆去的把布片看了一遍,摇了摇头。

        公孙道:“大人,其实,这块布上面所沾到的泥土,并不是干的,而是湿的。”

        “嗯?”辰御天眨了眨眼,有些奇怪他的说法。

        什么泥土不是干的而是湿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公孙解释道:“大人,学生的意思是,这块布上面所沾到的泥土,在沾到衣服上面的时候,并不是干爽的干土,而是掺和了水的湿泥。”

        “这有什么区别么?”辰御天摸了摸下巴,问道。

        “区别可大了。大人,也许你从小锦衣玉食并不知晓,其实泥土在干爽时沾到衣服上的话,因为其土质较为疏松,一般情况下,时只会在表面浅浅的沾上一层,通常轻轻一拍也就没有了。”

        “但,若是泥土在湿润或者完全是湿泥的时候沾到衣服上的,那么因为其和杂了水的关系,粘合性会稍微强一些,所以也不会是仅仅只是表面一层,并且,湿泥沾到衣服上,即便是晒干以后,也不可能像干土那样轻易地拍掉。大人若是不信,可以试一试,这上面的泥土,除非时使劲扣下来,否则很难清除的。”

        辰御天将信将疑的试了试,果然如公孙所言,布料上面的泥土,的确不容易清除。

        “那么,这在最初沾到上面的时候,的确可能是湿泥,可是,这与白秀秀的尸体被做了手脚有什么关系呢?”辰御天微微眯了眯眼睛。

        “大人,你有所不知,其实这块碎布,就是学生从白秀秀的死时所穿的衣物上面剪下来的。”公孙笑了笑,道。

        “原来如此!”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盯着那块碎布,忽然间,神色猛然一动!!

        就在这一瞬间,他想起了之前曾经看到的那双白秀秀死前曾经穿过的绣花鞋。

        当时他就觉得那双鞋上面有些古怪,但那时天影突然送来玄曦中毒的消息,使得他也没有细细去思考一下,究竟是哪里有些古怪。

        事后回想起来,他才想到,如果那上面沾到的泥土是死者曾经去过案现场的证明,那么现场,为何又会找不到任何的女子脚印呢?

        当时,他一直想不通这一点。

        但现在,在看到这碎布上的泥土的时候,他终于想明白了!

        因为按照公孙的说法,那双鞋子上面的泥土,在最初沾到那上上面的时候,也是湿泥!

        本来,无论湿泥还是干土都无所谓,但问题在于,从白秀秀遇害的二月初五开始到现在,幽州,从未下过一场雨。

        既然没有下过雨,那么衣服鞋子上面的湿泥又是从哪里来的?

        答案只能有一个。

        那就是有人故意在死者的衣服上面抹上了湿泥。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个做这些手脚的人,目的何在?

        辰御天凝视着手中之物,沉吟起来。

        公孙继续道:“除此之外,在尸体上还有一处手脚,这一处,我觉得大人你还是亲眼一观为好。”

        “哦?”辰御天的目光缓缓地从手中的碎布片上面移开,停留在公孙脸上,“那一处手脚,有什么特别的么?”

        公孙摇摇头:“那一处手脚本身并没有什么,但能够做到那一处手脚之人,却并不简单。”

        “哦?哪里不简单?”

        “大人,我说了,这一处,你还是亲自去看看为好。”

        “好吧,既然如此,那咱们这就走。”说罢,辰御天站起了身,付过茶钱之后,二人再次回到了幽州州衙。

        凌云天见他们去而复返,而且再度要求查看尸体,顿时有些奇怪。

        但,更让他觉得摸不着头脑的是,到了验尸房后,二人便将他们全部都请了出去,还明令禁止没有允许,任何人都不准踏入验尸房一步,包括原本就在此地工作的韩仵作。

        于是,韩冷、凌云天以及方镜三人一头雾水地站在门外,

        而验尸房内,辰御天和公孙则是再度来到了存放尸体的冰窖,看到了白秀秀的尸身。

        “大人,你看此处。”公孙指白秀秀脖子上的那一处掐痕,“大人可否现此处伤痕有什么不妥?”

        辰御天只看了一眼,身子便是轰然一震!

        “这……怎么会这样?”

        就见白秀秀脖子上那道原本是紫红色的掐痕,不是为何,在此刻看来,竟然时一片煞白!

        “这……难道说……”他目光一闪,心中有了猜测。

        公孙点了点头,指着那处白痕道:“大人你也看到了吧,这掐痕呈现白色,显然是死后所致,因其人已死,血液不行,所以即便是被掐,留下的痕迹也并非紫红,而是白色。”

        辰御天微微点头,道:“公孙先生,我终于明白你为何非要让我亲眼看看这处手脚了……这些学问,并不会是一般人能够知道的,所以,做下这些手脚的人,应该是一个通晓医理且懂得验尸之人,对吧?”

        公孙微微点头。

        辰御天的眼睛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微微眯起。

        如此一来,做下这些手脚的真凶,自安而然地浮出了水面。

        “除此之外,大人,其实在死者的后脑,有一道凹痕,而且死者浑身上下还有很多的擦伤和撞伤,只不过由于脖子处那道伪造的伤痕太多引人注目,所以其前两次我们都忽略了这些。而根据这些伤痕,可以推断得出……”

        听着听着,辰御天的目光更加凝重了。

        他很清楚,根据公孙所说的伤痕,死者,应该是从某个地方滚落下来后伤到了后脑而亡,绝非是被掐死的。那么这么一来,刘敬言就绝对不可能是杀人凶手了。

        那么由此一来,那个做手脚之人的目的,也大致可以猜到了。

        但唯一让人不明白的是,那个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交给他本人来回答……

        ……

        韩冷今日很罕见地没有去赌坊,而是待在了家里。

        面对父亲这样的行为,韩桐觉得十分高兴,她早已对父亲的嗜赌成性十分的讨厌,只是一直都没有什么办法来阻止他,如今他竟然肯主动的待在家中,这自然让她十分开心!

        以至于在做晚饭的时候,她破天荒的给父亲做了一顿他最爱吃的小葱拌豆腐。

        但奇怪的是,这一道明明是父亲以往最喜欢的菜品,他却一口未动,即便最后自己强行喂了他几口,他却并不想往常吃到这道菜一般高兴,而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韩桐心想,或许是因为父亲很长时间没有吃过这道菜,所以口味有些改变了吧。

        不过,即便有这样一个小插曲,但这顿晚餐,还是吃得十分开心的,尤其是韩冷,他几乎生平第一次和韩桐面对面地说了很多的话,虽然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家常,但是对于一向只顾着蒙头验尸以及去赌坊赌钱的父亲而言,这样已经是十分大的转变了。

        因此,韩桐今晚非常高兴。

        以至于整个晚上,她都是笑脸盈盈的。

        而看着女儿挂在脸上的笑容,韩冷却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紧接着,他看到了站在院门外的几道身影。

        那是辰御天、白凡、公孙、霍元极、林刀以及林韬几人。

        林韬一来,便和韩桐玩到了一块,他们最近也经常见面,已经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

        而辰御天几人则被韩冷请到了屋里。

        “桐桐,爹爹和这些叔叔们有要事相商,你先和朋友先在外面玩吧。”将众人请到了屋里后,韩冷对女儿笑着如是说道。

        “知道了,爹爹。”韩桐远远地向着爹爹挥了挥手,然后跟着林韬一起去了屋子后面的天井玩耍。

        看到这在平凡不过的一幕,辰御天一时竟有些沉默,本来早已准备好的诸多话语,此时,竟难以出口。

        最终还是韩冷微微笑了笑,“钦差大人,您有什么话都说什么吧。这里的动静,桐桐他们不可能听得到的。”

        看着他如此淡然的笑容,辰御天闭着眼睛微微摇了摇头。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们为什么来找你了?”

        “是的。从今日你们第二次去检查尸体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应该是现了那些事情了。”韩冷默默地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门见山了。”辰御天微微点头,随即目光一变,目中厉色一闪,问道,“白秀秀尸体上的那一道掐痕,可是你伪造的?”

        此言一出,周遭的空气,骤然安静下来!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是静静地盯着韩冷,想看看他对此的反应。

        “正是!”韩冷直言不讳,轻轻地点了点头,“大人果然是知道了。不过,大人怎知那道伤痕是伪造出来的呢?我记得那道伤痕,我还是弄得很逼真的。”

        辰御天笑了笑,道:“我必须承认,你能够想到用紫红之色的粉末来伪造死后弄成的掐痕,使得伤痕看上去就像是活人被掐死之后会留下来的伤痕,然后用冰窖的低温将这一层粉末冻住,从而看上去足够真实。这一点确实高明。不过,你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你所使用的那种紫红色粉末,能够被水清洗干净。而尸体被放在冰窖当中,自然而然其上会形成一层冻霜,这层冻霜在常温下融化后,便会形成水,将你用来粉饰伤痕的粉末尽数清洗掉,从而露出其本来面目。”

        “但由于尸体长时间放在冰窖内,即便被拉出来检验也只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所以其上的冻霜很难融化,也因此,你的这个手法一直都没有被人识破。但今日,公孙第一次验尸之时便现了其中的不妥,于是他利用自身内力加融化了冻霜,终于使你的手法,露出了马脚。”

        听罢,韩冷苦笑了一下,“原来如此……”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手法,让我想到了那个做手脚之人,应该便是你。毕竟能够想到粉饰死后伤这个手法的,除了对生前以及死后的伤口是什么样的仵作之外,应该没有什么其他人能够想到了。而幽州目前的仵作只有二人,一个是公孙先生,而另一个就是你,这个排除法并不难做。”辰御天微微一笑。

        韩冷脸上的苦笑更甚了。

        “当然,除此之外,你写的尸格也是一个让我确认是你的理由。我们重新调查过白秀秀的尸身后,现她根本就不是被人掐死的,而是被人从楼梯等高处推下摔死的。可是,你写的尸格内却完全没有提到这一点,甚至连其后脑以及身上的多处撞伤和擦伤都没有提及。那些伤口非常明显,我们之前没有现,是因为之前在检查尸体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仔细靠近去看,只是大致的观察了一圈。”

        “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那就是尸格上的一切都是对的,即便我们再去检查,也不可能检查出尸格之外的其他东西。毕竟,每一份尸格,都应该是仵作在详细检验过尸体之后才会记录下来的东西。”

        “可我们从未想过,如果尸格上的信息根本就不全的话又会怎么样?正是因为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我上一次才会没有在尸体上现半点不妥。”

        “可这一次,当我现那些伤痕之后,我才现,原来我之前所看的尸格,根本就是一份假的,一份完全不属实的尸格!既然尸格有问题,那么你这个写尸格的人,自然也有问题。毕竟,我之前已经说过了,那些明明只要仔细检查都能现的伤痕,你却一样都没有在那上面提及道到。”...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57142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