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三 韩冷托孤

章三十三 韩冷托孤

        韩冷面色平静起来。

        辰御天看着他,叹了口气。

        “你在尸体上做这些手脚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将杀人之罪完完全全嫁祸给刘敬言,对吧?可你与刘敬言素不相识,更别提什么仇怨,所以应该不是出于主动去做这些事情的吧?”

        韩冷轻轻点了点头,低头低声道:“大人英明……”

        “是因为赌债问题么?”一句话,让韩冷不得不将头再度抬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目中,次出现了惊讶之色。

        “我们来此之前特地去万金赌坊调查了一下,现你以前欠下的赌债都在一天之内还清了……”白凡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

        韩冷看过之后,现那是一张写着自己以往欠下的赌债都被还清了的记录,白纸的右下角还盖着装属于万金赌坊的印信。

        这的确是万金赌坊开出的证明!

        然而韩冷却是摇了摇头。

        “如果只是这些钱财,我又怎么可能放弃自己一辈子的信仰而去做那种事情?”

        众人皆是一愣!

        辰御天也是有些奇怪,问道:“这么说,并不是因为赌债的事情了?”

        “赌债,只是他承认完成后给我的报酬之一,我本来以为他会食言,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替我还清了这些赌债。”韩冷淡淡说道,目中的嘲讽之色一闪而过。

        “他?”辰御天很准确地把握到了韩冷这句话的关键。

        他早就怀疑,白秀秀此案一定有一个幕后黑手在策划这一切,但是,却一直苦无证据可以确定。

        但现在,听到寒冷的这句话后,他终于可以确定了,白秀秀的案子,同客乡居客人遇害一案一样,都有着一个幕后黑手,在操纵着一切。

        “他,是谁?是指使你做这一切的人么?”公孙急切地问道。

        “是的,他的确是那个人,不过,他的真实身份,恐怕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韩冷笑了笑。

        “哦?”所有人目光皆是一闪。

        辰御天看着他,沉吟片刻,认真道:“可是你知道他的身份。”

        “是的,我知道。”韩冷点了点头,“但我不能告诉你们,我很清楚他的手段,一旦我说出了他的名字,我就会立刻命丧……”

        话说到这里,忽听一道尖利破风声传来,随即,韩冷的身子,蓦然一震!

        在场众人齐齐变了脸色!

        “韩先生!”

        只见,此时的韩冷,其胸口位置,赫然,多出了大片血迹!!

        其背后,更是凭空多出了一枚蝴蝶镖!

        看到此镖,众人哪里还会不知道行凶之人的身份。

        霍元极和林刀相互对视了一眼,一个闪身离开了屋子,来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寂静非常,几乎空无一物。

        但二人却依旧从这空寂的院子内,感受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内息。

        这内息很淡,淡得几不可查。

        而二人此刻,虽然感受到了这股内息,却因其太淡,而无法确认具体的方位。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她一定,还在这个院子里!

        “爹爹,出什么事了?”林韬和韩桐听到屋内的异常动静,从后面的天井赶了过来。

        但就在他们二人赶过来时,霍元极敏锐的感觉到,之前现的那股内息,有所增强了。

        其所在方位,也依稀可以确定了。

        他向林刀使了个眼色,林刀轻轻点了点头,二人同时闪身,向着屋子与林韬他们跑过来的方向完全相反的一侧靠近。

        林韬和韩桐看的奇怪不已,便在这时,林刀束音成线,给儿子传音道:“外面危险,你们先进屋。”

        林韬点点头,拉着韩桐便王屋里跑。

        可是,等到他们来到屋子门口,看到屋内生的一幕之时,韩桐,一下子呆住了!!

        ……

        林刀与霍元极悄悄地向着屋子的一侧靠近,越是靠近这里,他们现那股内息便越是强大,可以肯定,那个行凶之人,就躲在这里。

        但就在二人距离目标地点不足一尺之时,忽见一道枪弧掠入虚空,以刁钻的角度,向着二人狠狠刺来。

        二人连忙闪身躲避!

        同时霍元极手心火光一闪,火红战刀红莲业火,再现尘寰。

        林刀也缓缓地拔出了背后的刀。

        房屋一侧的敌人显现身形,正是花蝴蝶。只见她手持长枪,眼神冰冷无情,看着对面二人。

        一枪对双刀,气氛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

        一场激战,一触即!!

        “这次绝不会让你再逃跑了!”霍元极冷眼一闪,率先难。

        只见其战刀挥舞间,幻化刀影连绵,并与其身影交织其中,若奏杀一支终曲。

        而面对这连绵攻势,花蝴蝶目光始终平静如常,手中的长枪轮转,挡下绵绵杀招。

        一来一回间,二人已站了数个回合。

        霍元极越战越是心惊!

        虽然昨夜已经见识过花蝴蝶的枪法,但旁观,终究与亲身体会不同。

        旁观,虽然也能看出此人是一个枪法大家,但却绝没有自己现在这样亲身体会来得深刻。

        也唯有经过亲身体会,他才能明白,花蝴蝶的枪法,已经不是一个“强”字可以形容的了。

        她的枪法,几乎已经脱离了武功招式的限制,直至本质。

        每一招,每一式,都暗蕴杀机,浑然天成,让你根本搞不清楚,她出招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更不用说见招拆招了!

        几个回合下来,霍元极已经有些招架不住。

        他很清楚,对付这样的敌人,除非你的技法境界比他更高,否则,便只能以力压人。

        而显然,自己现在的刀法,还不足以与其相提并论。

        那么,自己唯一的选择,便是利用自己功力高深的优势,以力压人!

        这虽然有些以大欺小之嫌,但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于是,霍元极聚全身内力,汇聚于红莲业火之中,顿时,一个与之前截然相反的强大波动,刹那间,自其手中的战刀,传荡开来。

        一刀斩落,花蝴蝶的身体在巨大的冲击力下,骤然暴退!

        见状,霍元极乘胜追击,手中战刀横空斩过,顿时一道巨大的火红刀芒乍现虚空,夹带无匹气势,掠向花蝴蝶。

        “唰……”刀光划过,周遭空气温度骤升,燃放出丝丝火焰。

        但,这还没完。

        只见火焰刀光之后,霍元极再度斩出一刀。

        这一刀斩落,虚空中并没有再度形成刀芒,但霍元极的身子,却是随着这一刀,蓦然袭来!

        见到这一幕,花蝴蝶的目光依旧没有太多变化。

        其手中长枪神芒微微流转,一股锋锐之气,浩荡而出。

        下一刻,她目光一闪,身子率先踏出半步,但枪,却依旧留在原地!

        看到这一幕,飞攻来的霍元极神色一变!

        这一招,他记得非清楚,这,就是把叶弘真实实力逼出来的那一枪!

        果不其然,就在花蝴蝶踏出半步后,那留在原处的长枪,身子一转之下蓦然而出,若一条毒龙,暴刺而来!

        这一招,的确是昨夜逼得叶弘不得不使用护体罡气的那一枪。

        而这一枪,还有一个极为贴切的名字,毒龙。

        毒龙出,万物破!

        这是记载在封龙族传世枪法秘籍上的一句话。

        而这句话,也正是这一式毒龙的真实写照。

        这一招的可怕,由此可见一斑。

        “轰……”毒龙一式,与火焰刀光在虚空中接触的一刹那,火焰刀芒便是在轰然一震之下寸寸崩碎,消散在天地间。

        破去火焰刀光后,花蝴蝶长枪去势不减,势如破竹一般,直刺而来。

        霍元极面无表情,但心中,却早已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先不说这毒龙枪法的可怕穿透力,光是方才花蝴蝶使用这一招式时爆出的内力波动,也已说明,此女的功力,至少也已经是罡气离体阶段。

        如果一个人技法境界远于你,但功力不及你,你还可以以力压人。

        可如果一个人的技法境界远于你,而功力又你齐平的话,你又能怎么办呢?

        霍元极此刻就面临了这样的情况。

        花蝴蝶不但武功造诣比他强,功力也是罡气离体阶段,战力丝毫不比自己弱,这样的情况下,霍元极实在不知道自己除了乖乖等死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尤其是当对方的枪锋直指自己的咽喉的时候。

        “唰……”长枪如恶龙一般,轰然刺来。

        看着对方的枪芒毫无停顿的直逼而来,霍元极目中闪过了一丝绝望。

        虽然他有护体罡气可以使用,但他有一种预感,这一枪,哪怕他将全部的护体罡气局部化到自己的脖子上,恐怕也抵挡不了。

        长枪,持续逼近……

        一旁,林刀以生平最快的度,向这边掠来……

        然而,长枪的度,显然更快!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之际,那原本逼命而来的长枪,却忽然调转了目标,在虚空中,留下了一道闪亮而璀璨的银弧,消失在了夜空中……

        霍元极一下子呆住了……

        就连准备救援的林刀,都张大了嘴……

        事情的展实在是有些……诡异。

        关键时刻,花蝴蝶竟然放弃了这绝佳的一击,巧妙的回身收枪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只留下霍元极和林刀,呆立在风中,不知所措!

        ……

        无声的泪,悄然滑落!

        望着此刻倒在公孙怀中,胸口一大片血红的爹爹,这一刻,韩桐感觉如天崩地裂。

        这一刻,她心中的天地,轰然崩塌了。

        “爹……”

        撕心裂肺一般的悲呼,从她的口中传出,让一旁的公孙,再度深深叹了口气。

        他刚刚已经检查过韩冷的情况,虽说这一次的蝴蝶镖并没有染毒,但他的情况,依然很不乐观。

        毕竟,那蝴蝶镖,实实在在的穿透了他的心房。

        这种伤势,就算自己学会了《化生妙法》恐怕都无法医治,更何况是现在呢。

        此刻,他也只能用内力替韩冷吊住一口气,让他不至于带着遗憾离开。

        “桐……桐,不……哭……”韩冷艰难的开口,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

        韩桐高兴地从擦掉泪水,道:“爹爹……”

        “桐……桐,爹爹……很……抱歉,以后……恐怕……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了,你……要……原谅……爹爹……”

        “不,我不要你离开……我不要你离开,爹爹……”韩桐哭得更厉害了。

        韩冷笑着,轻缓地抚摸着女儿的头,轻轻拍了拍,“桐桐……听话……乖,就算……爹爹……以后……不能……陪在你……身边……了,爹爹……也……不会……离开……你的,爹爹……会像你……娘……那样,在天上……静静地……看着……你……长大,嫁……人……”

        “真的么?”韩桐将信将疑。

        “当然……了,爹爹……怎么会……骗……你……呢!”韩冷笑了笑。

        “嗯!咱们一言为定!”韩桐用力擦了擦严重的泪水,但泪水,很快又模糊了她的双眼。

        “一言……为定!”韩冷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公孙。

        “公孙……先生,在下……有……一事……相求。”

        “请讲!!”

        “能……不能……麻烦……你,收……桐桐……做……学……生!!”韩冷一字一句,慢慢的说着。

        他的气息,越来越弱了。

        “你……不必……担心,桐桐……因为……我的……原因,已经……懂得……不少……有关仵……作……的事……情了,她……会是……一个……好……学生……的。我……向……你……保……证。”

        公孙用力点了点头,叹气道:“我明白了!”

        韩冷的脸上,再度涌上一抹笑容,他又看了看韩桐,道:“桐桐……还……不……快……拜……见……老……师……”

        韩桐再度用力的擦掉脸上的泪水,忍着哭腔,对着公孙深深拜了三拜:“学生……韩桐,拜见老师!!”

        三拜结束,礼成!

        看着韩桐拜师结束,韩冷的脸上露出无比满足的笑容,最后向了辰御天。

        “辰……大……人,这……里……”

        “里”字刚出口,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随即,撕心裂肺的哭声,再度响起……

        “爹爹……”...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5714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