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一 尸体,手脚

章三十一 尸体,手脚

        白秀水一言,不但让辰御天众人大吃一惊,而且就连与她一同行动的的白秀山,都是一脸茫然。

        “妹妹,你在胡说什么?”

        “哥,我没有胡说,你忘了么,我们在追花蝴蝶的时候……”白秀水看着白秀山,很认真地道。

        接着,她将当时发生的事情,描绘给了辰御天众人听……

        夜风沉沉,花蝴蝶逃离了酒楼之后,一路南奔,本想就此一鼓作气逃出这条街,却不想刚跑了没多久,后面便传来了一道轻喝。

        “花蝴蝶,你往哪里走!”

        即便是在夜风中,花蝴蝶也听得出,这个声音应该是出自于一名女子,回头一看,果见一个黑衣蒙面人紧紧跟在后面。

        看着这黑衣人,花蝴蝶眉头一皱,旋即随手发出三枚蝴蝶镖,欲阻拦其脚步。

        “嗖……嗖……嗖……”

        三枚蝴蝶镖在夜色下闪烁着阴冷的寒芒,如三颗流星于这夜空下一闪即逝,射向黑衣人。

        然而,黑衣人的轻功显然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只见其几个闪身,便是轻巧地躲过了攻击,然后速度丝毫不减地,再次跟上。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花蝴蝶总觉得,身后的那家伙,似乎离自己还越来越近了……

        “既然你这么贴心地送了我三份大礼,我又岂能有不还礼之理?”声音落下,花蝴蝶只觉身后风声呼啸而起,三道杀气,从背后极速迫来。

        花蝴蝶不敢怠慢,灵觉张开,感应着身后杀气迫来的方向,猛然向左一闪身形。

        “唰……”

        剧烈的破风声擦着耳朵掠过,花蝴蝶方才看清,那竟是一颗再普通不过的墨玉飞蝗石。

        “唰唰……”他再度凭借灵觉移动身形,一连躲过了两块飞蝗石的袭击,感觉到身后再无杀气,正欲加快速度,却见……前方的街道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人。

        此人同样黑衣蒙面,不知身份,但其一双锐眼,在暗黑之中却是尤为突出!

        冷历电光一闪而过,前方的黑衣人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极为霸烈的煞气,浑如一尊煞神降世。

        这,并非杀气,而是煞气,是斩杀千万人之后方可形成的煞气!

        这种煞气,江湖中人一般不可能拥有,因为很少有江湖人,能够真正斩杀过千万人,即便是那些功力超玄的武林圣者,也不能。

        千万人,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江湖中人,穷尽一生,也未必能够遇到这么多的对手。

        但这世间,的确有一种人,能够如此。

        这种人,他们的功力或许并不高,但,若论杀人之数,却又绝非一般的江湖中人可比。因为上天赋予他们的使命,便是杀敌卫国。

        这种人,就是军人!

        唯有久经沙场,百战不死的军人,才能拥有这样的煞气!

        “你,给我停下!”冷厉锐眼一闪,前方的拦路者,猛然抬起右手,一柄长刀,蓦然闪现!

        下一刻,刀落,风起!

        无匹煞气,在这一刻,尽数凝聚而起,伴随着长刀斩落,伴随着身影冲出,忽然爆发开来!

        “呀……”刀影身影交错,奏响一曲杀音,花蝴蝶慑于煞气影响,竟不敢正面对抗,而是在后退中,向着一侧横移。

        此时,身后的黑衣人杀到,右手凝结掌劲,欲从背后偷袭。

        花蝴蝶率先察觉,连忙转身,抬手欲挡,但听“轰……”的一声,掌与掌相接一霎,无匹劲力轰然爆开,四周烟尘漫天飞扬,若一道狂飙席卷而过。

        二人脚下的地面,同时弥漫出数道深深裂缝,几欲破碎。

        感受着对方掌内蕴含的雄浑内力,花蝴蝶提劲纳元,凝聚一股极端之力,欲行反攻。

        但,他还未来得及,便见对方的另一只手,轻轻的落在了自己的右胸之上。

        强大的力量从掌中喷薄而出,花蝴蝶身子蓦然暴退,口角一抹朱红,飞泻而出!

        “就是这样,我那一掌碰到其胸部时,传来了一种绝对不可能在男子身上出现的感觉,所以……那个花蝴蝶,一定是一个女子。”

        白秀水说着,脸微微地红了一下。

        在场中人也都明白她的意思,皆是有些沉默地点点头。

        公孙问道:“那后来呢?听你们的讲述,你们明明占据上风啊,为什么最后反而会被击昏了呢?”

        白氏兄妹面面相觑,白秀山苦笑道:“这个……说实话我们也不太清楚,只记得花蝴蝶被秀水击退之后……”

        他继续向众人描绘当时的情景……

        花蝴蝶连退数步,稳住身形,轻轻擦去嘴角的血迹,目光阴沉而凝重,看着两个黑衣人。

        白秀山持刀而立,冷眼相对。

        白秀水与兄长相对而立,恰好对花蝴蝶形成包围之势,局势已经尽在二人掌握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花蝴蝶面具下的嘴角,却是微微翘起了一丝别有意味的弧度。

        随即,只见其猛然将一物掷于地上,顿时,伴随着一声轰鸣巨响,四周尽数被浓浓的白烟笼罩,放眼望去,眼前白茫茫一片。

        而且,随着这些白烟的出现,二人更是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完全动不了了。

        而白烟出现没多久,他们便是感觉自己受到了偷袭,然后便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听罢二人的描述,众人惊讶万分。

        “你们说在白烟当中,你们的身体突然动不了了,对么?”公孙摸了摸下巴,问道。

        兄妹二人点点头。

        “这没道理啊,我还没听过世上有哪一种药可以让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动不了啊?花蝴蝶使用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公孙沉吟。

        “会不会是因为这种药比较少见,所以我们没有听说过?”武动天摸着下巴想了想,道。

        “你说什么?”听到这话,公孙立刻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炸着毛相当不善的瞪了武动天一眼。

        武动天心中立刻一个激灵。

        他差点忘了,这位公孙先生哪里都好,但却有两个禁止:一是在他验尸时不要打扰他,二是绝对不能对他的医术产生半点怀疑,否则……后果严重。

        “呃……我的意思是……”武动天有心引开一下话题,可话还未出口,便被公孙打断。

        “不可能,这天下的药材几乎没有我不认识的,就是再稀有的药材我也能记得它的功效,可是据我所知,还从来没有任何一种药材,拥有这样可怕的麻痹效果。”

        这时,辰御天开口了,“我想,他用得应该不会是药,或者说,真正让他们身体无法动弹的原因,也应该不是烟造成的。”

        “不是用药,也不是烟,那会是什么?”雪天寒道。

        辰御天神秘一笑,“你们忘记花蝴蝶本人有一式非常特殊的绝技么?”

        众人面面相觑,公孙与雪天寒两个若有所思。

        “你们忘了,我们可是刚刚才见识过的……”辰御天笑的更加灿烂了。

        看到他的笑容,联想到今夜所见的一幕幕,公孙和雪天寒同时眼芒一亮,“莫非……”

        “不错,我想应该就是那个了。”辰御天微笑着点了点头。

        武动天若有所思,凌妙音则是看着他们三人,说出了一个答案。

        “封绝么?”

        “不错,正是这个!我记得叶弘曾经说过,这一招可以封绝空间,而且最大可达方圆三丈。”武动天一脸兴奋,叫道。

        “没错,我想你们之所以会在白烟当中感觉到身体不受控制无法行动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花蝴蝶暗中封绝了空间,让你们二人先无法动弹,然后再趁机偷袭你们,等做完这一切后,她就将身上的装扮衣物尽数脱下散落在现场,逃离了覆天教布下的罗网……”辰御天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看向了刚从昏迷中苏醒的白氏兄妹。

        二人点点头,“原来如此。”

        公孙也点了点头,道:“的确,这样一来就能解释为什么她能够在瞬间让你们兄妹二人无法动弹了。不过,你们两个,为什么会突然去找花蝴蝶的呢?”

        听到这个问题,众人同时将目光投向了兄妹二人。这也正是在场所有人都想不明白的一件事。

        毕竟,再怎么看,花蝴蝶都和眼前二人,沾不上联系。

        “这个当然是因为……我们怀疑她和小妹遇害一案有关系。”说到这里,白秀山的面色一下子变了,锐眼之内精芒闪烁,给人一种凛然之感。

        听到这话,辰御天和雪天寒几乎是同时身子猛然一震!

        “你说什么?”

        “我们兄妹怀疑……花蝴蝶很有可能有小妹遇害一案有关。”白秀水重复了一遍,语气极为凝重。

        “可有证据?”辰御天问。

        “没有,只是单纯的怀疑。”

        “哦?那你们为什么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因为之前我们听说,能够给那个杀人凶手提供不在场证明的人被花蝴蝶暗杀了……而且,小妹失踪那一天在客栈里工作的两个跑堂伙计,以及客栈老板都被她暗杀了……所以我们怀疑她和小妹遇害一案有关,所以才会……”

        兄妹二人说到这里,公孙接口道:“所以才会和我们一样蹲守在叶弘出没的客栈内,等待花蝴蝶的出现?”

        “没错。”白秀水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公孙点了点头,随即看了看一脸沉吟之色的辰御天,“大人,你有什么看法?”

        辰御天似完全沉浸在了思考之中,完全没有听到公孙的话,依旧满目沉吟。

        忽然,他目中的精芒一闪即逝!

        “白兄,白姑娘,我问你们,令妹失踪的那一日,可是二月初五?”

        “正是!”二人点了点头。

        公孙听罢,心中奇怪,这二月初五,不正是那客乡居命案起发之始,那件不为人知的神秘事件的发生时间么?可是,白秀秀失踪的时间竟然也是在那一天?

        这是巧合么?

        这时,雪天寒的嘴角罕见的掀起了一丝弧度。

        “辰兄,你可是想到了些什么?”

        辰御天微微一笑,“我想,咱们想到的东西,应该是差不多的吧。”

        雪天寒点了点头,也笑了,“如果事情真的如我们所想的那般,那么这个案子,可就有趣多了……”

        “……也可怕多了……”雪天寒话落,凌妙音突然开口道。

        二人同时看他。

        其余众人也是一脸惊讶。

        凌妙音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辰御天和雪天寒,笑道:“我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恰巧,我也想到了,只不过,我不太希望它是真的……”

        “什么不希望是真的?”正在此时,外面蓦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随着声音的传来,一道人影如风一般飘进了房间,看着众人,好奇问道。

        “你怎么回来了?”辰御天看着来人,有些疑惑。

        来人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叫我去监视那个韩冷么?我这不是回来给你报告情况了嘛。”

        “哦?”闻言,众人皆是有些好奇,之前他们还奇怪为何今夜的行动没有看到唐凤玲,原来是被派去执行监视韩仵作了啊。可是,为什么要监视韩仵作呢?难道……

        “那么情况如何?”辰御天面带微笑,淡淡地问道。

        “和你说的一样,他的确有去了万金赌坊,而且直到刚才才回家。”唐凤玲答道。

        辰御天微微一笑,“果然如此。”

        “什么?赌坊?”其余众人则是大吃一惊。

        “我记得新颁布的律例中,好像是不允许公门中人赌博的吧!”凌妙音道。

        “没错。”白凡也点了点头,“他居然这般公然知法犯法,难道……你怀疑他……”

        说着,他看了看辰御天。

        辰御天点了点头,微笑道:“没错,我的确怀疑他,不过不是幕后黑手,而是泄密之人。我怀疑他很有可能向幕后黑手泄露了我们要去调查客乡居的情报,所以客乡居老板和伙计才会在我们去客乡居的调查的前一天夜里被花蝴蝶灭口。”

        “原来如此……那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肯定他就是那个泄密之人了呢?”白凡点点头,问。

        “不,光凭这些,只能说我对他的怀疑更加深了一些,想要确定他究竟是不是,还需要证据。”说着,辰御天看向了一旁的公孙。

        “另外,公孙先生,麻烦你明日随我一同去州衙将此案所有尸体,包括白秀秀的尸身都重新检验一遍。韩冷如今嫌疑重大,我实在不敢相信他的验尸结果了。”

        “明白了,大人。”公孙恭声道。

        半夜无话。

        翌日一早,辰御天便与公孙来到了幽州州衙,在和凌云天说明来意后,也不管他答不答应,二人直接来到了验尸房,向韩冷说明了来意。

        韩冷一介小小的仵作,自然不可能违抗钦差的命令,于是,公孙开始了重验。

        他第一个重验的尸首,便是白秀秀!

        而他看到白秀秀尸首的第一眼,便是深深皱起了眉头,旋即,面色大变!!

        “不,不对……这具尸体……被人做过手脚!!”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5352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