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六 疯子作案

章六 疯子作案

        付明道:“不瞒大人,那晚的事情,让我失去了一条右腿,所以那夜的事情,我至今回想起来,依旧历历在目!”

        “哦?如此,可否给小弟说说,那晚,你们到底遇见了什么?”辰御天问。

        “唉……”付明轻轻叹了口气,随即给二人勾画了当晚发生的图景……

        “那晚,本来是我和几个护院当值,大约三更时分,也就是我们快要换班的时候,我们最后一次巡逻老爷住的卧房周围……”付明讲述着,思绪渐渐沉浸到了回忆中……

        ……

        三更时分,付明与一起值夜的护院来到了庄院之主陆巡的房间周围,进行换班前的最后一次巡察。

        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主人房间周围与往常一样平静。

        于是他们放心了。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一道破空之响骤然传来,付明他们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天空,就见夜空之中,一道火箭划过,落在了主人陆巡房间的屋顶上。

        屋顶瞬间着起了大火!

        “不好了,走水了,快去找水救火!”付明第一时间大叫起来,连忙往前院跑去找水。

        然而,就在此时……

        轰……

        身后陆巡的房间轰然炸裂,付明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形便已被强烈的气流冲撞得倒卷而出……

        付明因为爆炸房屋最远,再加上被气流冲撞出去,整个人被抛出去老远,因此摔断了腿,却保住了命……

        ……

        辰御天听完,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

        “你说你们换班前,要对陆员外的房间周围进行最后的巡察,你们一直都是这样的么?”

        “是的,一直都是这样的。我们老爷睡觉很轻,经常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被惊醒,因此我们这些护院每晚值夜之时,都需要再三巡察老爷房间周围,以免有什么动静将他惊醒。”付明说道。

        辰御天又问,“那你们老爷平日里有没有什么仇家啊?”

        付明想了想,摇摇头,“没有,老爷平日里都是与人为善的,没听说过他与什么人有仇啊。”

        听罢,辰御天点了点头,“如此,我知道了。”

        说完,他与玄曦直接离开了。

        走在路上,辰御天的脑中一直回想着付明的话。

        付明的说法,从某方面,证实了辰御天对凶手安放炸药以及行凶手法的推测,但也给他带来了新的疑问。

        既然死亡的陆巡员外没有什么仇家,那么凶手偏偏要炸毁他的卧房?如果没有仇恨,诺大的庄园,凶手为何只炸掉了陆巡的卧房?

        他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辰御天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他之所以回来调查之前发生的爆炸案,就是想要从这些案子中,寻找凶手犯案的动机。

        可现在,他却更加迷茫了。

        凶手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没有仇恨,却炸掉了陆巡的卧房,犯案之后,更是留下了那谜一般刻着“屠”字的黑铁牌。

        凶手做这些,究竟是什么动机?又是什么目的?

        这些,对于辰御天而言,都是谜。

        而带着这些谜,辰御天和玄曦来到了第二起爆炸案的发生地,桃源客栈。

        半个时辰后,他们从桃源客栈不远处的一家酒楼走出来,辰御天依旧皱着眉头,向前继续走着。

        又过了半个时辰,他们从第三起爆炸案发生地点――龙城戏院附近的一家茶馆里,眉头微皱着走了出来。

        一个半时辰之后,辰御天站在第四起爆炸案发生地点如意苑附近的一座三层阁楼顶之上,极目四眺。

        他的眉头依旧皱着,虽然这一下午,他接连调查了之前的四起爆炸案的所有线索,可他的疑惑,并未因此而解除,反而加深了不少。

        凶手的动机和目的,依旧不明。

        其诸多的可疑行为,他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甚至,就连凶手留在现场中的一些蛛丝马迹,他也没有在那四个现场之中,发现丝毫。

        案件的调查,彻底进入了死胡同。

        而看着辰御天微微皱起来的眉头,玄曦暗自叹了口气。

        从付明的宅邸出来,辰御天皱起了眉头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他,遇到了难题。

        这次的案件,严格说来,论错综复杂,绝对比不上鬼庙天罚一案。论诡变凶险,也绝对比不上刚刚结束不到半年的凌洲鬼镇一案。

        但这次的案件的凶手,却是一个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家伙。

        而这,也正是辰御天疑惑的原因。

        但她,面对他这样的疑惑,却毫无方法去帮助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这样紧锁眉头,唉声叹气。

        “要是我也能有像公孙他那样聪明的脑袋就好了……”她心想。

        辰御天自然不会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此时的他,带着心中越来越多的谜,下意识的四处观望。

        突然,他的目光停住了。

        其目光尽头,望着正北方,一座被炸了一半的残破废楼。

        “那里……好像就是龙城戏院吧?”

        他看着那栋废楼,喃喃自语。原来,这两座被炸掉的地方,居然刚好南北相望,处于同一直线。

        不过这应该只是个巧合吧?

        他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没有在意这个偶然间的发现。

        但,如果此时他向身后望去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今天刚刚发生了爆炸的银号,也与如意苑南北相望,处于同一直线。

        可惜,他并没有向后望。

        也因此,他与解开自己疑惑的钥匙,檫肩而过……

        而当他再次与这把钥匙相遇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个时候,究竟错过了多么重要的发现……

        ……

        辰御天回到九龙府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玄曦在其回来之前,已经先行被送回了皇宫。毕竟天色已晚,身为一国公主此时还在外边乱跑,实在不像话。

        所以辰御天先把她送了回去。

        然后他才回到了九龙府。

        而他一回府,就看见霍元极一脸兴奋地赢了上来,口中还念叨着,“你终于回来了,快来,快来,我们有重大发现。”

        听到这话,辰御天顿时一愣

        “重大发现?什么重大发现?”

        “你过来就知道了。”霍元极不由分说,一把拉住辰御天就往九龙阁跑去。到了九龙阁,辰御天才发现公孙、雪天寒、陈璟、武动天、林刀、林韬、凌妙音、唐凤玲竟然也都在此处。

        除了皇宫里的玄曦之外,九龙府目前所有人竟然都到了。

        “究竟是什么重大发现?竟然把大家都召集起来了?”辰御天心中疑惑间,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所有人的脸,发现除了林韬之外,每个人的面色都颇为凝重。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看了看陈璟,问。

        陈璟看了看辰御天,问道:“大人,最近在京城接连发生了四起爆炸案,你应该有所耳闻吧?”

        听到这话,辰御天忽然笑了。

        他何止是有所耳闻,他与玄曦,今日可是已经卷入了此案,而且这一下午,他也一直都在为此案而头疼不已。

        “陈老,此案我的确有所耳闻。不但如此,就在今日上午,我和玄曦公主,还卷入新发生的爆炸案中。”

        “什么?”厅内众人皆是大吃一惊。

        “大人,你是说,又有新的爆炸案发生了?”公孙第一个发问。

        “是啊。”辰御天点了点头,接着就把他和玄曦是怎么遭遇银号爆炸,又是怎么调查现场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所有人,听完以后,所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咚!”

        武动天更是伸手,一掌拍在太师椅的扶手之上,怒道:“这凶手,也未免太嚣张了吧!”

        “是啊!”公孙也微微点了点头,“的确很嚣张。”

        辰御天也是微微点头,随即问道:“公孙,元极说你们有重大发现,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是不是与这件案子有关?”

        “不错。”

        没等公孙回答,就听一旁的陈璟首先开了口,“的确是与案子有些联系。其实,我们发现,就在十多年前的时候,玄都也发生过一件类似的案件,而那件案子,最后被抓住的凶手,却是一个疯子。”

        听到这话,辰御天顿时愣住了。

        疯子?犯案凶手竟然是一个疯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371947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