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七抓疯子

章七抓疯子

        翌日。清晨。

        辰御天坐在书房,阅读着从陈璟处得到的卷宗。

        这卷宗,他昨晚,便已读过。

        卷宗中记载的案件,发生在十多年前。

        十多年前,京城玄都,同样发生了类似的爆炸案,接连四处地方被无故炸毁。

        而当时的凶手,所使用的手法,与如今的一模一样。

        他也是先将炸药事先放在自己将要炸毁的屋子里,然后从远处射出火箭点燃炸药并引爆。

        从某种程度讲,此案,与目前发生在玄都的案子,的确很雷同。

        而当年的案子,最终被抓到的真凶,名叫吴福。

        按照卷宗记载,此人是一个疯子,作案动机只是因为看那些房子不顺眼,所以就炸掉,免得侮自己的眼。

        从某方面来说,这个理由,是有些奇葩。

        也难怪公孙他们会说此人是个疯子了。

        辰御天看完。合上卷宗,叹了口气。

        难道说……这次的案件,凶手也是这样的一个疯子?

        应该不可能吧!

        辰御天苦笑着,完全不知道,此刻,周林正急匆匆的向着九龙府的方向而来。

        他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恨不得立刻飞到九龙府。

        他很着急。因为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立刻见到辰御天。

        而他刚到九龙府门口,便是被门口负责护卫的神捕拦住了。

        “站住,九龙府重地,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我是京畿府捕头周林,我有要事,必须立刻面见你们府主大人!”

        周林拿出了自己的腰牌,大声说道。

        一个神捕看过腰牌,对他道:“周捕头且在此稍候片刻,我这就进去通报。”

        但就在此时,陈璟忽然从九龙府内走了出来,呵呵笑道:“不用通报了,让他进来便是。”

        “是,陈阁老。”

        两人向着陈璟稍稍行了一礼,随即直接放周林进去。

        周林一进大门,便是直奔前厅,边跑还边大喊着:“不好了,辰大人,出大事了!”

        他声音极大,几乎把整个九龙府的人都惊动了。

        书房中的辰御天自然也不列外。

        他疑惑地从书房里走出来,冲着不远处边跑边喊的周林招呼了一声,“周捕头,这里。”

        周林立刻跑了过来,嘴里大喘着粗气,边喘还边说着,“辰大人,出大事了。”

        辰御天连忙道:“发生什么事了?别急,慢慢说。”

        说着,他忙帮着拍了拍周林的背,等他将这一口气顺下去之后,周林方道:“辰大人,陛下今早已经下旨,要我们在十天之内找到爆炸案的凶手,否则就要论罪了。”

        “你说什么?”辰御天微微一怔。

        周林又道:“今早早朝时候,陛下突然询问我们大人有关爆炸案的调查情况,我们大人如实汇报之后,陛下龙颜大怒,不仅把我们京畿府骂了一顿,最后还勒令我们要在十天之内找到爆炸案的真凶,否则就要被罢官。”

        听罢,辰御天却是微微点头。

        玄烨的想法,他多少也能够理解。

        如今时值临近年关之际,但这爆炸案却是接二连三不停发生,弄的如今整个玄都城人心惶惶,完全失去了节日临近的气氛。

        身为一国之君,玄烨自然希望这件案子能够尽快结案,最好是赶在春节来临之前,就将此案了解。

        而十天之后,就是春节。

        是以,玄烨才会命令京畿府在十日之内破案。

        “可如今,我们已没有任何有关凶手的线索,二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这种情况想要在十日之内破案,基本没什么可能。”周林说着,心情较为低落地叹了口气。

        听完,辰御天眨眨眼,问道:“那你来这里,是为了……”

        “哦……我是来告诉大人你,今早的时候,陛下已经答应我们京畿府找你们九龙府协助调查此案了。”周林说道。

        “果然……”辰御天一阵苦笑。

        他就知道,这样的事情,玄烨一定会扔给自己做的。

        “只是……周某此次除了通知大人此事之外,还代我家大人问一句,辰大人可有什么重要的线索?”

        周林微微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辰御天,开口道。

        闻言,辰御天微微一笑,“哈哈……邢叔叔看来真的是急坏了啊!”

        周林道:“卑职又何尝不是呢?”

        辰御天笑问:“哦?你又在着急什么?”

        周林笑道:“大人你就别拿卑职开玩笑了。卑职在着急什么,大人比谁都清楚。”

        听完,辰御天又笑了,“是啊!我的确知道你在着急什么。不过不用急,我这里,刚好发现了一条线索,只是,其究竟与本案有没有关系,我还不太确定就是了……”

        闻言,周林目光一闪,“不知大人说的线索是……”

        “就是这个了。”辰御天将手中的卷宗交给了周林。

        周林接过,看了一眼,立刻面色大变。

        “大人,这……”

        辰御天道:“我知道这很让你惊奇,但是我也说过了,这条线索,我也不清楚它究竟是不是与此案有关……”

        “原来如此……”

        周林点点头,随即又问:“那除此之外,大人昨日还发现过其他线索么?”

        听到这话,辰御天脑海中立刻想起了昨日在如意苑附近的阁楼之上时,所发现的那龙城戏院和如意苑南北相望,处于同一条直线的事情。

        只是,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存在了一瞬之后,立刻又被他摇头否定。

        “那应该是巧合吧……”他心想。

        “没有了,我昨日并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然后。他给了周林这样的回答。

        周林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卑职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便离开了。

        书房中,只有留辰御天一人,看着那份卷宗,陷入了沉思。

        “此案的凶手,真的也会是一个疯子么?”

        ……

        这一天,辰御天没有出门。

        他一整天都坐在书房中,思考着案情。犹如陷入了魔怔之中。

        直到雪天寒来到书房,他才回过神来。

        “天寒,有事么?”

        雪天寒一如既往,面无表情,毫无感情的开口,“周林和刑恩铭来了。”

        “哦?”辰御天微微挑眉,“他们又来干什么了?难道还想问线索?说实话,这件案子,我现在还糊涂着呢。”

        “不,他们不是来问线索的,”雪天寒摇头。

        “那他们来干什么的?”辰御天奇怪。

        “他们来干什么……你自己出去瞧瞧就知道了。”霍元极这时也走了进来,不知为何,辰御天总感觉他的脸上挂着笑意,而且还是那种拼命想要忍住的笑意。

        辰御天顿时更奇怪了,于是连忙就往外跑。

        霍元极忍着笑,和雪天寒一起跟了出去。

        等到了外面一看,辰御天立刻傻眼了。

        就见此时九龙府门前的广场上,至少站了近一百多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而且疯疯癫癫的人,远远一看就跟难民营一样。

        而且这些人的手脚都被上着镣铐,一看就知道只是官府的手笔。

        看到这些,辰御天顿时无语了。

        一旁,霍元极却是再也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就连冷口冷面的雪天寒,此刻脸上都是忍不住浮现出一抹笑意。

        从外面散步回来的陈璟,一进门就看到院子成了这幅光景,顿时也傻眼了。

        “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公孙把辰御天拉到一旁,问道。

        但辰御天却只是苦笑。

        随即,他走到周林和刑恩铭面前,问道:“邢叔叔,你这是做什么?”

        刑恩铭笑道:“你不是跟周林说,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一个疯子么?全玄都城的疯子几乎都在这里了,你从中挑一挑,看看这里面有没有那个凶手。”

        辰御天顿时更加无语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37195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