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 探究初始

章五 探究初始

        辰御天缓缓地推开了门。

        眼前所见,是漆黑的废屋与坍塌的墙壁组成的废墟,几根焦木横陈于地上,破碎的木门与窗户在风中嘎吱作响,仿佛在诉说着此地的凄凉。

        看到这样一幕,辰御天和玄曦皆是有些沉默。

        这里,是第一起爆炸案发生之地。

        根据周林提供的线索,这里之前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庄园,当时,爆炸发生在深夜,庄园中的人几乎都已经睡了,因此,在爆炸发生时,很多人都没能及时醒过来,在剧烈的爆炸中,白白丧命。

        庄院之主一家三口,连带家仆役十数口,尽皆丧命在那一晚。

        死者,多达二十人!

        这个数字,当时,大大震惊了前来办案的京畿府。

        而这间遭到了爆炸的庄园,也在那一晚之后,被京畿府贴上了封条,从此封尘。

        直至今日,辰御天他们来了。

        迈步走进这废墟一般的庄园,辰御天瞪大了眼睛,四处环顾,仔细地观察着每一处地方。

        不久后,他来到了那只剩下四壁的废屋。

        此处,是整个庄园中被炸毁最严重的建筑。同时,也是这庄园之主一家三口的卧房。

        辰御天缓缓的房间中踱步,边走,边仔细观察着房间中的情况。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只剩下了一角的墙壁下。

        那里,无论是墙面的崩裂程度还是焦糊程度,都比其他地方厉害的多。

        而且加上这面墙壁上半部分完全断裂消失,可以肯定,当时的炸药,应该就是被安放在此处的。

        他又看向一旁,那里,虽然现在空荡荡的,但是根据那留在碎裂地面上的痕迹,他可以肯定,那个地方,之前应该是摆着一张床。

        应该就是庄院之主一家当时正在睡觉的床榻。

        “安放炸药的位置居然和主人休息的床榻里的这么近?”玄曦睁大了眼睛。

        辰御天也是揉了揉眉心,微微皱眉。

        的确,安放炸弹的位置距离床榻实在是太近了。

        此处是主人的卧房,可以说,这个房间无论有什么样的变化,被人可能还不清楚,但常年在此休息的庄院之主一定会有所察觉。也就是说,凶手不可能提前在这里安放炸药,因为这样,一定会被庄院之主先行发现。

        所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炸药,是在爆炸当晚才被凶手偷偷放进来的。

        如此说来,凶手又是伪装成了内部人?

        或者,他原本就是内部人!

        “主人休息,不可能不上锁,所以,当晚,凶手应该是不可能进的来这个房间才对,那么,他又是怎么将炸药放进这个房间的呢?“

        辰御天喃喃,环顾四周,蓦然抬头,看向如今已经没有了屋顶而露出的青天,目中,缓缓地亮起了一丝神芒。

        他望着上方,脑海中想象着当晚凶手在屋顶上揭开瓦片,将炸药吊进去的画面,嘴角不由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个想法,虽说很大胆,也有一点荒诞,但就目前看来,这却是最符合现场情况的猜想。

        至于事情是否真的如此,如今,已无法查证。

        毕竟,这个屋子的屋顶已经没有了。

        他想象着凶手将炸药吊进去之后,将那条长长的引线留在了屋顶瓦片的外面,并且在引线上面覆盖上一些可燃物。如此,一切基本都布置完成了。

        “不对,真是如此的话,炸药不应该,也不可能把整个屋顶完全炸掉。就算是烈性炸药,最多像这样炸掉半个房子,但却不可能完全炸掉屋顶。如此说来……”

        辰御天喃喃,目中渐渐清明。他在方才想象的画面中,又加入了一段。

        凶手在把炸药放进房间之后,又在屋顶的几个地方翻开瓦片,利用绳子等物品,将几个小型的烈性炸药包固定在瓦片上,最后将瓦片放回原位,把这些小型炸药的引线,同样与屋里那条炸药的引线放在了可燃物之下。

        这样,一切布置才算是真正的完成了。

        之后,只要凶手在远处射出火箭,自然就可以引爆这些炸药了。

        只是,凶手是在那里射出火箭的呢?

        辰御天走出废屋,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了远处的一栋三层阁楼之上。

        “是那里么?”

        辰御天微微眯着眼,随即身形一动,龙腾步施展间,整个人腾空而起,几个闪烁之后,便是来到了那栋阁楼之上。

        站在阁楼的二层,他俯瞰下方,发现刚好可以清晰的看见那栋被炸的很严重的废屋。

        他缓缓地闭上眼,脑中想象着凶手站在此处,射出火箭的画面。

        良久,他睁开了眼。

        “走吧……”他回头,对着身后的玄曦,淡淡的开口。

        “接下来去哪?”玄曦问。

        “找那些幸存者,我们去问问情况。”

        ……

        “咚咚……”

        辰御天轻轻敲了敲大门,很快,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妇人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外的辰御天和玄曦,顿时一怔。

        “你们……找谁?”妇人问。

        “呃……大嫂,我们找付大哥。”辰御天怔了一下,随即抱了抱拳,开口。

        “噢。”妇人打开门,将二人迎了进来,带着他们进了屋,随即对着里屋喊了一句,“当家的,有人找你。”

        “知道了。”

        就听里屋传来了一声浑厚的男人声音,随即,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拄着一根木头拐杖,一拐一拐的从里屋里走了出来。

        辰御天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

        眼前之人,名为付明,正是第一起爆炸案中的一名幸存者,也是在被波及爆炸的仆役之中,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

        这也是辰御天为何会来找他的原因。

        毕竟,他亲身经历了那一场爆炸,相关的线索,他知道的自然也多。

        付明来到堂屋,看到辰御天和玄曦,顿时愣了一下,“二位是……”

        辰御天微微一笑,“付大哥,我们是官府的,此次来,是陆员外庄园爆炸一事,有些问题,想要向付大哥请教。”

        闻言,付明的眼神顿时变了,一丝惊慌蓦然涌上。

        身旁,其妻子眼中,更是有着一丝隐晦的厌恶,一闪而逝。

        “原来如此,二位大人请坐。”

        “付大哥莫要客气,你也坐。”辰御天笑道。

        但,付明见状,却是有些诚惶诚恐地站着,对着辰御天连连抱拳,“大人千万莫要折煞小人了,叫我付二就行。”

        辰御天看着付明满眼惶恐的样子,有些沉默。

        他看得出来,付明是真的惶恐,并不是惶恐自己这个人,而是惶恐自己官府的身份。

        这种事情,在如付明这般的平头百姓之中,并不少见。就连他自己,也见过了很多次。

        但无论多少次,每次见到这样的眼神,他的心,都莫名有些难过。

        畏之如财狼,惧之如虎豹。

        这就是官府中人给百姓们留下的印象!

        这样的印象,与那些烧杀抢掠,杀人如麻的凶恶盗匪,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辰御天叹了口气,但接着,他突然微微一笑。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改变,百姓们心目中对官府的印象吧!

        他对着付明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付明略显干枯的双手,“付大哥,此处不是在官府衙门,我更没有身着官袍,所以大哥你不必如此拘礼,就把我当做一个比您小的小兄弟即可。来,坐吧!”

        说着,他拉着付明坐下。

        付明目中虽依然有隐晦的惶恐之色,但相比之前,已经好了太多。而其身旁,付明之妻看着辰御天,眼神却是微微有一些改变了。

        “付大哥,那小弟就开门见山地问了。”辰御天笑着看了看付明,开口。

        “大人有何问题,尽管问就是。”付明心中的惶恐显然减少了很多,说话的底气也比方才足了不少。

        “不知爆炸当晚发生的事,你还记得多少?”辰御天问。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371947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