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58、僭越

258、僭越


  “佛子不必多礼。”

  卓桑昂着脑袋,坦然受过刘邦此礼。

  在大日宗内,佛子乃是未来教主,地位在教主与护法神之下,与几位护法法王不相伯仲。

  便是护法法王与刘邦都得是平级论礼。

  然而卓桑虽为大日光世界七尊者之一,自身却只是一个大上师,若非偶然修成骷髅双尊元神道卷,与本宗护法神骷髅双尊有了勾连,再加上眼光不错,所收的一个弟子成为法王。

  他的地位甚至不如一个普通法王。

  饶是如此,坦然受过佛子之礼,亦是不应该。

  此在等级森严的大日宗中,亦被看作是严重的僭越之举。

  需要立时纠正。

  若在平时,以佛子这般修为,想要纠正大上师卓桑的不恰当言行,也是有心无力,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眼下金刚亥母当面,且金刚亥母还极为看重刘邦,自然也就绝不能容忍此僭越之举。

  金刚亥母柳眉一挑,看着卓桑,漠然道:“大上师,你在佛子面前失礼僭越了。”

  卓桑皱紧眉头,扭头看向金刚亥母。

  怎么?

  纵然自己失礼,你还能给自己纠正过来不成?

  他心中念头刚起,顿觉一股莫之能御的力量降临此间,钳制住了自己的脖颈,硬生生把自己脖颈扭过去,面朝佛子,随即一股大力推动,让自己朝着刘邦直直地趴伏下去,脑袋触地,手心朝地,变坐为跪,砰砰砰磕了几个头!

  这是参拜大法,虔心礼佛时才需要行的大礼!

  卓桑一张老脸烧得通红,抬起头时,双目之中怒火几乎加掩饰的投射到了刘邦面上。

  他不敢对金刚亥母表露怒意,便想将这份怒火施加于刘邦身上。

  然而刘邦如今又岂是他能随即倾泻怒火的对象?

  “倘若在本宗之中,将此事上报教主,便不仅仅是让你还礼这般简单了,卓桑。”金刚亥母语气平静,内中却蕴着极深的威严,“教主亲自遣人将佛子送至大日光世界。

  随行有数十万精元丹、修行金丹。

  更与诸护法法王相商,与他定下了师徒名分。

  你最好不要妄动嗔念,否则被教主所知,此事便不能善了!”

  听着金刚亥母平静地叙述事实,卓桑内心里翻沸的怒火忽然就消减了大半。

  他这一刻才清晰认知到,佛子在大日宗地位之高,远超于自己。

  面对这般人物,自己流露出任何不满之色,都是僭越不敬,轻则被收去百年修为,重则另受水火灌都有可能!

  看着卓桑收敛去脸上怒意,金刚亥母脸上露出笑容,朝刘邦微微颌首,轻语道:“佛子,此番请你前来,是因卓桑尊者与人斗法,却被人所趁,被那人身上道鬼侵蚀。

  你自创大法,极能压制道鬼邪染。

  因此想请你帮忙,为他压制自身道鬼侵蚀。

  免得此种情形进一步加重。”

  卓桑在金刚亥母言语之时,亦微微抬目,看着刘邦,观察其神色,若其露出一丝勉强,便说明这佛子自创的所谓大法,基本上对自身的道鬼侵蚀之状况全无作用。

  一如他心中所想,佛子听完金刚亥母之言后,果然皱了皱眉,有些勉强道:“大上师修为高深,远非我所能及。

  以我之力为他祛除道鬼侵蚀,只怕多半不行吧?

  而且,道鬼十分诡异邪毒,我贸然为之祛除侵蚀,若能成还好,若不能成,只怕自身亦有被道鬼侵蚀之可能。”

  呵!

  果然如此。

  纵然慧根深重,乃是教主钦定的佛子,如今也不过是个修为低微之辈而已,金刚亥母竟欲令之为自己祛除道鬼侵蚀,也是异想天开!

  卓桑心中暗暗对刘邦嘲讽了几句,面上不作表露。

  金刚亥母看着刘邦,眨了眨眼睛。

  她当时沟通浩然正道长河,自知刘邦于其中地位。

  单是刘邦调动正道之力,为卓桑压制、祛除道鬼侵蚀,也只是等闲事。

  而今,佛子却说自己做不来此事……

  金刚亥母心思剔透,几乎稍一转念,便知佛子心中所想。

  该是因这卓桑对他的不敬态度,让他心生不悦,不愿意做这件事情了。

  如是就有些麻烦……

  金刚亥母思索片刻,向刘邦传音入密,将大上师卓桑为何会变成当下这般状态的缘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刘邦。

  卓桑毕竟也是大日宗在大日光世界不可多得的战力之一。

  就此损失,颇为可惜。

  若佛子能念在他的能力上,为其开一道方便之门自然是最好不过。

  为此,可以稍微令之付出些许代价,以偿其失礼僭越之罪。

  刘邦‘听’完金刚亥母的传音,微微垂目考虑片刻,也就将此事答应了下来。

  他为卓桑压制道鬼侵蚀,亦可借此机会,在卓桑元神之上动些手脚。

  所以说,这件事情他本就是要做的。

  但做却不能白做,得叫卓桑再付出一些代价。

  而今金刚亥母既然代替卓桑发话,愿意付出一些代价,那么刘邦顺水推舟,应承此事自然也就可以了。

  以浩然正气为卓桑压制道鬼侵蚀,于刘邦而言只是举手之劳。

  金刚亥母修持有我意天心证悟法,以其自身积累修为推动,来压制卓桑身上道鬼侵蚀也可以,但毕竟要费太多周折,且效力要比刘邦亲自施为要差上许多。

  这也是金刚亥母希望刘邦来做此事的原因之一。

  两者既然商定,刘邦便道:“也罢,那我便尽全力试上一试,看能否用我这草创法门,为大上师压制道鬼侵蚀。”

  卓桑不觉得一个元之境的小修能做好这件事。

  但既然金刚亥母坚持,他也不置可否,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他算是看出来了,金刚亥母对佛子极其看重,自己这时针对佛子,无疑是在触霉头。

  “不过,我修为毕竟低微。

  单单只是大上师体内诸般神元流转,自性护法,我便难以破开。

  而道鬼侵蚀往往依附于大法本源-元神之上,若是大上师不肯对我放开本源,令我一窥究竟,我亦办不好这事。”

  此时,刘邦又皱着眉头说道。

  他所言也是应有之义。

  金刚亥母听完他之所言,目光投向卓桑。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880041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