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57、蔑视

257、蔑视


  卓桑听得金刚亥母所言,纵然内心已然有所预感,仍免不了面色一黯。

  他旋即收束情绪,向金刚亥母俯首道:“还请护法神出手,帮我暂时压制住身上道鬼侵蚀,能多支撑一段时间,总是好的。”

  “好。”

  金刚亥母点了点头,旋即鼓催一身仙元,演化大日如来手印,纤纤玉手霎时变作浑金所铸,就要盖落于卓桑天灵之上时,她忽然一顿,停了下来。

  卓桑见她动作骤停,不解其意,面露疑惑地看着她。

  金刚亥母临出手之际,却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她方才感应到卓桑体内道鬼侵蚀,自身所修的‘我意天心证悟法’亦自行运转开来,竟是欲推动着她将大日如来手印,演化作正大光明印。

  而且,自己明显还感觉到,若真正将此印用出,取得的成果绝对比施展大日如来手印要强上许多。

  如此说来,我意天心证悟法莫非能擅长应对邪染、道鬼侵蚀?

  但是此法并非是由自己所创,乃是佛子所创,自己施展他创造之法,为卓桑压制道鬼侵蚀,却是越俎代庖。

  此虽算不上是甚么大事,但金刚亥母内心实在偏向佛子,将他当做本宗未来法的希望,因此自不会就此越过。

  并且自身修为禁封有所松动,全因我意天心证悟法。

  却不好叫卓桑知晓自己的底细。

  金刚亥母一低头,见卓桑满脸困惑地看着自己,俏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道:“大上师可知,本宗佛子已至大日光世界?”

  卓桑自知此事。

  大月塔法王就是他派去试探佛子的。

  但左不过一个佛子而已,修行境界还不到气之境,何须那么关注?

  眼下最要紧之事不该是为自己压制道鬼侵蚀?

  护法神愈迟出手一番,自己身上的道鬼侵蚀就越严重一分!

  卓桑心下有些焦躁,语气生硬了些:“自然知道。

  不过佛子而今修为尚弱,纵然驾临大日光世界,也做不了甚么大事吧?”

  观其神色,听其所言,金刚亥母已然看出他对佛子有些不喜。

  祂内心忽然便对卓桑起了一些厌恶。

  神色跟着淡了下去,道:“佛子而今修为虽然不算高,但自身佛法造诣精深,慧根深重。

  他自创了一个法门,最能克制降服邪染。”

  “作为本宗佛子,眼下努力提升修为才是正经事。

  不好生修行,还没学会走路,就想着跑了,去创造甚么法门,倘若只是寻常法门还好,若自创了什么法门反而反噬了己身,我们也不好向教主交代啊……”卓桑眼神阴沉了些。

  他隐约觉得金刚亥母似乎甚为看中佛子。

  然佛子是借助金刚亥母之世俗相降临,又非是借其本尊降临,世俗相与本尊看似有所勾连,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两个‘人’。

  她纵然看中佛子,难道就分不清楚利弊?

  与自己这般举足轻重的人物联手,不论如何都好过与佛子做甚么勾当!

  护法神这一点总能看清楚才是。

  正因为卓桑觉得金刚亥母能看清这一点,因此批评起佛子来,才有恃无恐。

  在他眼里,大概觉得自己与金刚亥母是大人,而佛子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但他却不知道,金刚亥母早已没有甚么与佛子做母子的念头,祂心下隐隐间,已自降身份,认为自己是佛子的护道人。

  金刚亥母这般念头转变,却不会与外人明说。

  那样对佛子也是捧杀,对其不利。

  祂听得卓桑所言,越发厌恶此人,但事情总归还是要解决,便道:“我已差遣侍女去请佛子过来,待他为大上师压制住道鬼侵蚀之后,希望你还能保持如今看法。”

  卓桑闻言嗤笑一声,心里怒意微生。

  竟让一个黄口小儿给自己压制道鬼侵蚀?

  那小犊子说不定连道鬼侵蚀是什么都不知道,莫要到时候未压制住道鬼侵蚀,反而把其给搭进来,也被道鬼给侵蚀了罢!

  他与金刚亥母便就此沉默着,互相也不多言。

  不多时,一个身穿轻纱的侍女便引着刘邦到了佛殿之内,她脸颊酡红,看向刘邦之时,眼神不乏痴迷。

  注意到这侍女神色,卓桑更是重重地哼了一声。

  金刚亥母随侍的百八侍女,皆为慧光高出脑顶三丈的女子,用之作修行明妃乃是再好不过。

  卓桑亦打过金刚亥母这些侍女的主意。

  可惜没有护法神答允,他也不敢硬抢。

  这些侍女自觉服侍金刚亥母,地位崇高,对他这般尊者亦只是表面尊敬,除公事以外,何时有过如今日对佛子这般,对自己露出这等神色?

  卓桑心中不喜,看向刘邦的眼神便暗含了些许威压。

  察觉到他眼神不对,刘邦心中一动,内运如来神掌万佛朝宗式,外转大日如来手印,调集体内浩然正气演化无量光明,忽然冲出头顶,以元神推运。

  于是,一颗璀璨的白光太阳赫然映照到了卓桑元神之内!

  卓桑顿时大吃一惊!

  这是何等深重的慧光?!

  竟然直接映照到了自己元神中来,让自己看到了大日如来显化!

  他一下子收起了八成对刘邦的轻视之心,神色收敛了许多。

  刘邦不动声色,在旁侧一个蒲团之上盘腿坐下。

  他元神强悍,渡过元神三劫的修行者都不如他。

  稍稍运转元神,在别人元神中留下异象,于他而言却不是什么难事。

  刘邦向金刚亥母微微行礼,道:“不知护法神召我前来,所为何事?”

  “此为本宗大上师,卓桑。

  亦是大日光世界七尊者之一。”金刚亥母目光在刘邦脸孔上稍稍停留,不掩欣赏之色,随后为刘邦介绍旁边的干瘦老头。

  刘邦双手合十,向卓桑微微颌首,道:“见过尊者。”

  这位大上师卓桑,想来就是意图谋夺先天金元胎卵而不得的那位了。

  他身上有很浓重的邪煞气息。

  能污染到他这个层次的邪祟,莫非是道鬼?

  刘邦心中动念之间,隐约猜测到了,金刚亥母召自己过来究竟是为何事。

  或许是想请自己帮忙,祛除这卓桑身上道鬼侵蚀?

  那得叫对方付出许多代价才行……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8800442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