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66、密迹夜叉魔遮大结界

266、密迹夜叉魔遮大结界


  元法洞内堂之中,童子婢女已经摆下上好酒宴。

  灵茶灵果、诸般佳肴陈列于矮案之上。

  姬清河坐在主位,等候天池法王来见。

  不多时,童子领着天池法王走进内堂,两者一番寒暄,互相报了家门身份之后,便分宾主落座。

  姬清河观察着天池法王,见其神色坦然,眉宇清明,暗想此人或许与别的大日宗门人并不相类。

  旁的大日宗门人见着自己,立刻恶语相向,把自己视作奴婢。

  此人却与自己平辈相称,看起来是个并不常在世间行走,只醉心于修行的大日宗法王。

  这么一来,应付此人倒也不算太难。

  姬清河扬了扬手,示意美婢为天池法王斟上美酒,旋即端起酒杯,遥遥敬了天池法王一杯。

  两人同饮之后,他笑着说道:“上次那位达悟上师,应是天池法王的师弟吧?”

  “是。”天池法王微微颌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四周。

  他能看出此间防御颇强,设有重重阵法。

  一般修行者若在此地对姬清河暴起杀招,多半讨不着好。

  纵然能伤到姬清河,对方也能在重重保护之下,立刻脱逃,走进阵法更深处,免去一场杀劫。

  因此,自己想要镇压此人。

  须得出其不意,施雷霆手段,以极迅猛地速度才能将之镇压。

  三招之内,就得分出结果!

  天池法王暗暗筹算着,自身情绪波动都被元神压下,姬清河难以窥见其情绪波动,也不觉得有异,笑呵呵道:“您的那位师弟,达悟上师上一次从本教带去了二百八十万的精元丹,不知如今可孝敬给了卓桑大上师?”

  达悟从佘山拿出数百万精元丹,不仅佘山诸脉资源骤减,许多余脉甚至日常修行都难以支撑,佘山统辖的诸多小国城镇也因为此事,遭了大难。

  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地。

  姬清河对此并不在意,他更在意自家元法洞的损失。

  经此一事,元法洞也是大伤元气。

  好在他经营了数百年,元法洞有些底蕴,能支撑过这一重灾劫。

  但即便如此,内心对达悟也颇多忿恨。

  姬清河眼下向天池法王道出赔偿精元丹的具体数额-二百八十万,就是想给达悟上上眼药。

  二百八十万这个数字,绝无可能是由大日宗提出。

  更可能是原本大日宗要求赔偿二百万,或是一百八十万,达悟自作主张往上加了数十百万,以填满自己腰包。

  这般大的利益都落进他自己腰包里,若被其上师卓桑知道,卓桑必然要对达悟一番惩罚!

  然而姬清河却不知道,达悟如今已经尸骨无存。

  就连其聚敛得来的那一份精元丹,而今也成了九凤神教的财产。

  “二百八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天池法王微微皱眉。

  姬清河一看天池法王皱眉,心中立知此事天池法王多半不知,便将此事添油加醋地与天池法王讲了一遍。

  “纵然本宗精元丹缺口较大,却也不会如此盘剥下属宗派。

  肯定是达悟从中作梗。”天池法王面现‘羞恼’之色,道,“姬洞主放心,待我回去之后,立刻将此事禀报师尊。

  达悟在此中贪墨了多少,届时我定让他如数奉还!”

  天池法王虽然不常参与卓桑与达悟师徒间的勾当,但他毕竟生在这样的宗门里,对这些事情之中的猫腻却是一清二楚。

  多半是大日宗要求佘山大教赔偿百万精元丹,到了卓桑那里,又加上一倍,到了达悟那里,又加上八成。

  落到佘山教上,就有二百八十万这般多了。

  而眼下达悟已经命绝,据师尊所说,卓桑马上亦要死期将至,天池法王怎么也不可能从这二人嘴里抠出什么精元丹出来。

  之所以这般说话,只为与姬清河拉近关系,让他放松对自己的警惕。

  姬清河见天池法王如此表现,内心颇觉熨帖。

  可从来没有一位大日宗门人会对自己这样小门小派出身的宗主,如此敬重。

  这位天池法王看来是个不错的人。

  他亦想拉近与这位法王的关系,便自斟了一杯美酒,与天池法王对饮,随后道:“若是能追回那些丹药,在下却也不敢收回。

  便留给法王您受用吧。

  只愿您能多多垂怜我们这般小门小户,以后能多照顾我元法洞一番……”

  天池法王闻弦而知雅意,笑着颌首:“好说,好说。”

  如是,两人一番交谈,姬清河顿觉得与这位法王之间的关系拉近了许多,连连邀请饮酒。

  不多时,两人就热络了起来。

  姬清河大着胆子,端着酒壶走到天池法王身畔,脸上笑容热烈,以遮掩心中忐忑,同时举杯为天池法王倒酒:“来,我为天池兄满上一杯!”

  天池法王立刻起身,端着酒杯接上:“洞主亲自为我斟酒,委实令我受宠若惊啊……”

  “嗯?”

  正往杯中倒酒的姬清河闻言微微一愣。

  纵然这位法王平易近人,但受自己这小门小户的宗主一杯酒又有什么好说?

  何须用到受宠若惊这四个字?

  他心下顿时一凛。

  再看天池法王,便见其似笑非笑地与自己对视,端着酒杯向自己示意了一下:“喝酒啊,姬洞主。”

  不好!

  有诈!

  一瞬间,一股寒意犹如冰水直从脑顶浇下,姬清河瞬间鼓动周身先天水行神元,身影立刻迷蒙起来,荡漾起丝丝涟漪!

  然而他此时再快,却也比不过自身虹化,甚至已开始凝结圣符的天池法王!

  天池法王手指朝四下连点。

  指尖飞出一道道乌蒙蒙的虹光,投寄到周遭,立刻化作四尊狰狞鬼王!

  四尊鬼王周身漫溢或暗红、或乌黑的气息,顷刻间渲染此地,将内堂染得一片漆黑!

  密迹夜叉魔遮大结界!

  结界一成,身处此中的姬清河顿时感应到周身神元运转阻滞,弥散在四周的迷蒙水元一下凝固!

  同一时间,天池法王一手抓向姬清河。

  那手臂刹那化作漆黑鬼手,破开了姬清河身周凝固的水汽神元,攥住了他的脖颈!

  “嘶嘶嘶——”

  姬清河形容扭曲,皮膜上浮现片片银鳞,口吐蛇信!

  “天池、法王,我、我与你并无冤仇——为何、为何要害我?!”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8743932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