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67、重逢

267、重逢


  “天池、法王,我、我与你并无冤仇——为何、为何要害我?!”

  层层细鳞弥补于姬清河周身。

  他身上衣衫一下子炸开来,身形扭曲,演化成了一头蛟龙!

  这头蛟龙身长数丈,水桶一般的腰身充塞了内堂,尾巴不断横扫摇摆,将堂内的种种摆设、壁画、桌案尽皆抽打得粉碎,连墙壁都被抽打出了裂缝!

  然而即便其耗尽力气,脖颈依旧牢牢地被天池法王那只扩大了十数倍的鬼爪锁住,难以挣脱丝毫!

  天池法王周身神元狂涌向鬼爪,死死锁住姬清河的脖颈,同时开声道:“我自与你无冤无仇,不过可惜……

  你竟是先天元灵,只因你这一重身份。

  想要你性命,夺你肉躯的人就多得很了!”

  “果然、果然如此啊——”

  姬清河口中连连呼号,龙目之中亦淌下热泪。

  “这许多、许多年,我百般规避,隐藏自、自身,从未想过去谋害、谋害谁!

  未想到,最终却因自己身份,因自己这先天之体,要丢了性命去!”

  它眼神哀切,让人见之动容。

  但天池法王却不为所动。

  这位元法洞主在佘山经营已有数千年时间,数千年以来,佘山治下诸国战乱频仍,生灵涂炭,因着元法洞在佘山大教内部的吞噬扩张,导致治下的国家与城镇也是互相倾轧。

  这等存在,竟也说自己从未害过人?

  且远的不说,只说就近,他强征数百万精元丹以逢迎大日宗,自己却还能在这洞府内享受美酒佳肴,美婢童子的服侍。

  这是未曾做过恶?

  事实上,若元法洞主一心修善果,问心无愧的话,刘邦却也不会打他的主意。

  “元法洞主,你所作所为究竟如何,自然有后人评断,盖棺定论。

  眼下,我只负责将你镇压!”

  天池法王话音一落,姬清河的挣扎立时剧烈起来,其皮膜撕裂,鳞甲片片剥落,倒转一身神元,逆冲泥丸——却是想要冲开泥丸宫,助力自己元神逃脱!

  天池法王怎可能放任他逃脱?

  当即运转我意天心证悟法,滚滚浩然正气冲上其那只鬼手,在浩然正气冲荡之下,他那骨骼嶙峋,狰狞万分的手爪忽然化作一只正常手掌,紧跟着,浩然正气便直冲入了姬清河体内,压制住其神元逆冲,紧跟着叩开泥丸宫。

  滚滚浩然正气凝聚成一道烙印,猛然盖落在了泥丸宫里左冲右突的姬清河元神之上!

  姬清河元神受此烙印,立时显化出无量青红之光。

  那青红二色光包裹着姬清河元神,将之不断浸润,顷刻间转化完成!

  他的元神已完全被浩然正道长河浸润!

  如此,其之生死便尽在浩然道主-刘邦的一念之间!

  天池法王所擒拿的姬清河肉身的挣扎一小子消失,整条蛟龙之躯不断膨胀,冲垮了多个殿堂。

  完全延展开来,竟有十丈左右。

  姬清河长吐出一口气,又在这先天神魔躯体上布置下种种封印,心念一动,首先给师尊刘邦传递了一道神念。

  过了许久,刘邦才回复一句:“等候卓桑的差遣吧。

  莫要伤害元法洞府上的人。”

  天池法王应声,心下却有些疑惑。

  怎地师尊的神念似乎波动很强烈的样子?

  他未有细想,转而又向卓桑传讯,维持着表面上对卓桑的恭敬:“师尊,我已将那先天元灵-佘山教元法洞主姬清河擒拿,听候师尊发落!”

  一瞬之间,卓桑就收到了弟子天池法王的传讯。

  他心下又惊又喜。

  惊得是天池法王怎能如此快就找到了先天元灵,并且将之镇压?

  喜的是这头先天元灵,马上就要成为自己囊中之物,成为自己转劫重生的上好肉身!

  他立刻向天池法王回音道:“立刻将那先天元灵待到大日光世界来!”

  天池洞主应声,随后就离开了元法洞。

  去向大日光世界。

  在他离开了约莫半日以后,九凤神教那位修成孔雀王元神的人找上了门来。

  其见元法洞府前无人守护,反而有许多童子抱着种种灵丹妙药四处逃窜,心下好奇的同时,又生出些不好的预感,随手抓住一个逃跑的童子,对其施展搜魂摄魄大法。

  了解事情原委。

  他一连抓住几个元法洞弟子搜魂索魄,将别人的魂魄撕扯成了粉碎之后,终于了解了此间发生的事情全貌。

  “天池法王……”

  “捉走了元法洞主……”

  “而这天池法王,原本是卓桑的弟子……”

  一条条线索在商英的脑海里串联起来,他神色瞬间变化:“不好!

  被那天池法王擒走的,必然就是隐藏在佘山大教的那头先天神魔!

  竟被他捷足先登了!”

  商英一跺脚,立刻化作一道七彩孔雀翎羽,飞纵向天边。

  此时再去追击天池法王,抢夺先天神魔,已经是不可能,毕竟天池法王都离开了超过半日有余。

  商英唯一能做的便是向九凤神教报告这个消息,看他们如何定夺,同时一路暗访,看看天池法王待先天神魔去了何处!

  ‘先天神魔已被大日宗天池法王先一步捉走!’

  这个消息,很快传进了处于大日光世界的九凤神教总坛的吞神老人、黑光大圣耳中!

  ……

  刘邦愣愣地看着眼前人。

  她穿着一件打满补丁的红色衣袍,头发乱糟糟地遮住面孔,看不清形容。

  但刘邦却能感应到她的气息。

  十分熟悉。

  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就熟悉的气息。

  “佛子,果然还是您说的对!

  我今天出去走了一圈,果然就把人给找到了呢!

  佛子,你……”

  一旁的崔浣纱还在不停地说着话,忽然刘邦摆了摆手,对她说道:“你先出去吧。”

  “啊。”崔浣纱迎着佛子的莫名神色,忽然失语。

  她从未见过佛子露出过那样的神色。

  她点了点头,悄悄看了被自己带来的女子一眼,立刻离开了此间。

  刘邦仍在平复自己的心情。

  见到师姐之后,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言语。

  良久之后,他安定了自己的内心,看向对面的师姐,正要开口说话。

  ‘师姐’却忽然抬起头,看向自己。

  蓬乱的发丝分开,露出一张布满污迹的脸孔。

  唯有一双狭长而秀美的眼睛里,正滚落一颗颗泪珠,不断冲开脸上的污迹。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8743898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