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67、念动法随

167、念动法随


  呼呼呼!

  滚滚阴煞邪气在虚空间形成一道道龙卷,席卷着草木土石,尽数汇集入刘邦掌心的盘渊禁内。

  黑袍邪煞身形一丈丈缩小,已经变得与一座高山齐平。

  其身后那一条条手臂也纷纷破灭,看起来甚为狼狈。

  飞熊见此情景,顿时觉得胜利在望,不禁喜上眉梢。

  但刘邦却皱紧了眉。

  盘渊禁内,已有九成空间被阴煞之气充塞,再继续抽取阴煞气填入其中,可能就会生出异变来。

  然而当下纵被吞噬去如此海量的阴煞之气,黑袍邪煞却依旧保有强横战力,依然有足够实力将自己这边的人尽数灭杀染化。

  这不是刘邦想要的结果。

  但盘渊禁极限已至,再死撑下去也没多少意义。

  他微微低眉,忽然止住了继续催动盘渊禁抽取四周阴煞之气。

  天地之间,嗡鸣之声霎时停滞。

  滚滚流动的阴煞气息此时又恢复了静寂,凝入昏暗虚空之间。

  此时情形终归与先前有很大区别。

  先前天色至暗,伸手不见五指,若非有行字秘和至正天龙的护持,李小兰与飞熊立在这般黑暗之中,必然会被邪染。

  就连刘邦在此间行路,也会变得极其艰难。

  不过如今形势已变。

  天色虽然昏暗,但总归不是那种浓稠至黑,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形,纵然不借助神火或浩然正气照亮,李小兰他们也能看清四下里山峰树木的轮廓。

  此间寒冷依旧。

  但亦不再是那种会深人骨髓,让人邪化的阴冷。

  形势终归比先前好了太多。

  虽然黑袍邪煞依旧立在远处,犹如一座高山一般,在其身后,依旧有密密麻麻的手臂掐动印诀,眼看就要汇集阴煞邪气,向刘邦攻杀而来!

  刘邦没有丝毫犹豫,在停下盘渊禁的瞬间,手上已掐出一个法咒。

  心念一动,融入黑袍邪煞本源的种阳咒霎时暴动,积蓄许久得来的不尽阳气顷刻在黑袍邪煞本源形体之内爆发开来!

  它的身形剧烈颤抖,收缩膨胀。

  不久后,一道道金光从它至黑的形体之内穿刺而出,向外发散。

  此时,终于有震荡轰响之声从黑袍邪煞形体内传出,接连不断!

  轰轰轰轰!

  一张张女子面孔从黑袍邪煞身上飞出,四散而开,又在半空中瞬间爆裂,炸出一团团阳气!

  黑袍邪煞的形体在一瞬间被拉扯得极其细长,又在下一瞬变得矮壮。

  数番转化之后,它体内阴煞之气被粉碎了小半,就连本源因种阳咒的突然爆裂而受损,形体再度‘缩水’,已经只到一座山的半山腰那般高!

  被这般玩弄于股掌,连自身本源都受到威胁,黑袍邪煞的兜帽里忽然钻出张恒的头颅,那头颅被细长到畸形的脖颈牵连着,在虚空间游曳飞转:“天道不公!

  苍天不公!我谋算如此久,才有今日!

  你竟要在此时变天!

  何薄于我!何薄于我!

  哈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张恒的头颅膨胀到半座山那般大,带动黑袍形体被压缩得极其渺小,‘他’把嘴巴撑到最大,便有一条条长满狻猊头颅的手臂从中探出,虬结成一根横亘天穹的狻猊首级树臂。

  那树臂顶端分出五根手指,五根手指之上,魔光浮动,形成五个邪秽符文。

  符文代表:生、死、气、法、身之意。

  法字符上邪光暴涨,带动那根手指倏然一动,指向了刘邦!

  刹那间,刘邦便觉自身仿佛正被邪诡存在窥视,自身悉知或所学的种种法门,皆要被那存在窥知,偷走了去!

  原来是这等法门!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张信恒便是通过这窃夺他人修行成果的‘嫁衣神决’,夺去了师姐辛苦修炼而来的玄冥法身,以及太阴神火?

  刘邦心念连闪,已知其中关窍。

  他手上动作不停,伸出右手,直接朝虚空一抓,口中道一声:“来!”

  被他手掌覆上的虚空登时浮现一道金红通道,邪煞阴气不得侵袭进那通道洞口三尺之内。

  刹那间,一头火蛤蟆从洞口探出头,被他抓在了手中。

  他直接将刚被抓摄过来,还未明白情形的火工丢了出去,丢向张信恒那颗膨胀到极致的头颅!

  同时,他观想大日真形,元神刹那催动。

  欲要偷得其所学法门的那根‘法’字手指,刹那被这阳气融化,张信恒的头颅跟着发出一声惨叫,却更加凶狂的五根手指连动,齐齐向刘邦抓摄而来!

  呼!

  火工被丢向张信恒,还未思考明白为什么,就看到一只邪诡异常的大手朝自己铺天盖地般抓摄!

  它心下一懵,骤然听到身后主人的言语声:“让你家长辈出手帮你!”

  火工顿时豁然,又生出些许委屈来。

  原来是想叫我请家长辈来帮忙,但何必这么粗暴?

  它哪里能想到,刘邦若与它商量着,让它请家长辈来帮忙,那刘邦就得欠下朱炎大尊的人情。

  但眼下火工身处危境,请长辈来帮忙。

  那关他刘邦什么事?

  火工此时也无暇去多想其他,张信恒的邪手印眼看就要盖落,它心念一动,即以本命通灵符,连通了自己的父亲。

  ——朱炎大尊!

  手印一丈丈盖落,顷刻已至火工三丈之内。

  火工亡魂大冒,慌张吐出一句:“爸爸,救我!”

  “嗯?”

  一声带有疑问的鼻音,透过无尽虚空,重重通道传至此间。

  远方天空之上,霎时浮现一片火红之海,在那火海里,一只只金色的蛤蟆巨眼盯住了张信恒,以及‘他’的树臂。

  刹那间将这邪煞定住,一应动作完全不得使用。

  之后,便有无尽暴烈火阳从张信恒的树臂、他的头颅、黑袍邪煞形体之上熊熊燃起,形成一道道火柱,冲破了至暗,烧破了苍穹!

  仙人之威,念动法随!

  轰轰轰!

  张信恒头颅在这火阳焚烧之下,迅速扭曲猥琐,终至虚无!

  黑袍邪煞的形体颤抖不休,内中传出师姐的声音,如泣如诉:“师弟,何时才能再见?”

  “师弟,不要丢下我……”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7211138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