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68、本源

168、本源


  “师弟,可还有来生?”

  “遍寻不着……”

  “遍寻不着……”

  张信恒的头颅连同其口中吐出的手臂,已被暴烈火阳焚成虚无。

  黑袍邪煞的形体亦渐渐透明,不断缩小,只有十余丈高,眼看亦要被火阳焚作虚无。

  周围山野天穹之间,阴煞之气仍旧流杂,不曾散去。

  黑袍口中,依然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如泣如诉,内中所蕴那一份情意,让听者为之动容。

  李小兰侧过了脸颊,不去看黑袍当下的样子。

  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飞熊微微张口,看了看李小兰,又看了看刘邦,不知该说些什么。

  远方天穹上,火海里的赤红眼目眼珠转动着,先扫了火工一眼,登时便看出自己这小儿子大有长进,不仅晋入照之境,而且似乎还成就了后天火精之身?

  朱炎大尊心中狂喜,又看向了一旁的刘邦。

  这个年轻人的修为被他一眼看透,但其是什么路数,修炼何等功法,竟全然不在他的感知之内!

  但年轻人深有背景,背后宗门实力雄厚,却是一定的。

  小儿子跟着他也算跟对了人。

  如此,也就顺水推舟帮他个忙好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朱炎大尊装模作样的声音从火海之中传来,听在李小兰等人耳里,别有一番滋味,但落在刘邦耳里,却让他皱紧了眉头。

  这老蛤蟆何时会吟诗了?

  “小友,这邪煞身上,还有你一份机缘。

  我便不过多插手了。

  能得这机缘于否,全看你如何运用慧剑了……

  我们再会吧……”

  话音落地,远方火海连同一双双赤金巨目也尽消失无踪。

  但黑袍邪煞还未被完全消灭,身躯依旧有十余丈高,在朱炎大尊离开此地的瞬间,其周身缭绕火阳尽数熄灭,邪煞本源运转开来,自动抽取周遭阴煞之气,补益自身。

  它的身形,再度开始一丈丈拔高起来!

  见到此景,飞熊登时大急,提刀就要冲上去,先压住黑袍邪煞身形拔高的趋势再说!

  “我来吧。”

  刘邦忽然出声,拦住了飞熊。

  他神色平静,手持一柄无形剑,至正天龙在他跟前垂下头颅,让他踩上龙首,驾龙而行。

  须臾间便至那道黑袍邪煞跟前。

  至今刘邦都不知,师姐最后是生是死?

  她的法身已被张信恒侵夺,张信恒亦因此遭到反噬,化作这阴山绝域之内的一尊邪煞。

  但同时,黑袍邪煞本源之内,亦存有师姐强烈的执念与情感。

  师姐,你到底是生是死?

  若还活着,你去了哪里?

  呜——

  临近黑袍的刹那,不知从哪里吹刮过来一阵风,竟吹去了黑袍那遮住脸孔的斗篷,露出了一张清丽的脸孔。

  眉目如烟,琼鼻秀挺,唇似覆舟。

  她愣愣地看着刘邦,眼神却已越过刘邦,看到了一切的虚无。

  这是师姐的脸孔。

  时空于此交汇。

  但又将于此错过。

  “师姐。”刘邦唤了一声,神色都片刻动容。

  又在刹那间都沉寂下去。

  像是大地尽头沉默的远山。

  滚滚阴煞气息都朝‘师姐’汇集而去,她那张清美的脸孔,又要被污秽覆盖。

  师姐,你走吧。

  我让你自由。

  刘邦的心脏剧烈颤抖着,面色依旧是磐石一般的冷寂,他手上掐动印诀,引动了‘师姐’形体内的种阴咒。

  呜呜呜——

  所有阴煞,尽数朝他汇集而来,尽数涌向他的胸口,涌入那一对平安扣叠成的阴阳磨之内!

  刘邦丹田洪炉猛然收缩,汩汩纯阳亦都注入那阴阳磨内,阴阳合济,不断消磨去那一股股阴煞之气!

  ‘师姐’的体型再度缩小。

  一丈丈、一尺尺地缩小。

  恢复正常。

  恢复成一身白衣的模样。

  恢复成一团濛濛本源。

  她的性灵碎片在那本源里游动着,犹如自由自在的鱼儿。

  刘邦催动后天太阳神胎,周身尽作赤金火色,双目更是化作两颗金色太阳。

  太阳里淌下了两行金色的泪。

  他伸手向那团本源,想要将之捧起。

  刹那间,那团纯净本源内,突然腾起一道道锐金之气,一张脸孔从那本源内浮出,在半空中迅速吸纳诸气,斑斓五色一层层皮肤于那道原本模糊的身影之上,凝聚成张信恒的模样!

  他初一凝聚,就是罡之境的修为!

  “苦心不负!

  苦心不负!

  本座终于要重见天日也!”

  张信恒畅声嘶吼,双手忽然化作两道气兵,迎面向刘邦斩杀而来!

  “你们这些后辈,也合该为我做嫁衣裳!

  哈哈哈哈哈!

  啊——”

  他的两道气兵还未斩杀到刘邦身上,刘邦便已伸手掐印,催动种阴咒,将盘渊禁内的阴煞不断注入张信恒体内!

  刘邦神色出现一丝波动。

  在他的感知之内,这张信恒竟然并非阴煞,也非活人,而是介乎于性灵与元神之间的存在。

  但不论是哪种存在,张信恒如今都可以同自己交流。

  那便可以通过逼问其,得悉师姐最后下落!

  是死是活?

  阴煞之气不断投注之下,张信恒的周身再被染化,一种邪秽阴恶的气息散发了出来。

  “你放了我,放了我,我可以传你诸般妙法!

  我这么多神通,我能在阴煞侵染之下活得性命,活出第二世,你难道不想学吗?”

  “学什么,学你这所谓嫁衣神决?”刘邦面色不动,只是稍稍减缓了阴煞之气的投注。

  他多少猜到了些张信恒能保持性灵至今的原因。

  必于那门嫁衣神决脱不开干系。

  想来关白河在佘山大教时,亦不过是个小角色,缘何他能懂根基灵墓那等差一点就可以将自己由邪祟转为活人的法子?

  此中或许有张信恒的影子。

  张信恒通过某种方式,给了关白河简化版的嫁衣神决。

  令之可以将一层层阴煞气息,转嫁到根基灵墓中的镇尸之内。

  “对对,你可想学,你若想学,我可以教你……”张信恒听言,神色忽然诡异了起来,口中发出魔音,竟想对刘邦施以音功,诱导他就范。

  刘邦元神何等强横,压根不受这等蛊惑,冷然道:“我不想学,但我想知道,这被你夺去法身的女子,最后下场如何?”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7211128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