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76、灵舟

176、灵舟


  以五帝轮转功修炼元之境时,需在心肝脾胃肾内各自炼入一道契合五行的神物,将元之境推至圆满之后,便能于体表结成五帝轮。

  修炼至气之境后,更能炼出五道五帝气兵。

  至到元神境,又可以炼成一道‘五行五帝轮转大手印’!

  如今刘邦身上,怀有一道旱魃神髓,乃是一等一的火行神物,可以炼入心脏之中。

  同时,另有阳柳木一棵。

  虽然它如今还不能算是真正的神物,但在刘邦以及火工的阳气润养之下,将自身阳气融为甲木真阳,成为真正的神物,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这么一来,刘邦身上就有了两种合乎五行的宝物。

  再寻找到金、水、土三行神物,他的元之境修炼便指日可待!

  再没有另外一种法门,会比这‘五帝轮转功’更契合如今的刘邦。

  刘邦在心里盘算过后,回过神来,前方已经隐约可见高耸入云的阴山山脉,他嘱咐至正天龙越过群山之后停下,又与其他人交谈了一番。

  不久之后,至正天龙便越过了阴山山脉,并七头孔雀在一座矮山山脚下停住。

  一行人自此开始徒步行走。

  幸而有吉天和勾画的神行符,自阴山山脉往外,走了将近三日时间,方才至吉天和所说的那处驿站。

  三两日来,众人匆匆赶路,倒也未有机会体味诸地风俗。

  到了驿站也未有机会停歇,忙忙叫来掌柜,询问起租赁行天无迹神舟的价钱。

  这处驿站靠近浪涛翻滚、水液浑浊如黄汤的泥牛江畔,本身也并不算大,只有几个小院相连,但这屋舍周围到处设有禁制阵法,隐然借泥牛江之势,成就了自身的高妙阵法。

  驿馆正堂之内,摆设也与寻常客栈酒家别无二致。

  不过那挂在墙上一道道菜牌上所写的菜式、酒水,则皆非凡品,多是灵物造就。

  驿站往外走二三十里,还有处小村落聚居。

  但那里的村民从来不知,在这泥牛江畔还有一座驿站,他们纵然在江边走动,也决然不会发现这驿站的存在。

  盖因驿站周围的阵法隔绝了一应外人的窥探。

  想要入内一观,唯有知晓相应咒语才行。

  在泥牛江域也能排的上号的佘山大教中人,大都有这处驿站的开门咒印。

  吉天和就是其中之一。

  驿站掌柜乃是一个圆胖中年人,笑眯眯的很是亲和,但其一身真气波动甚为强横,在刘邦元神照见下,已知其修为已至罡之境。

  “几位客官,咱们这儿有可供五到七人同乘的行天龙舟,亦有十人可乘的掠天无极神梭,也有小一些的只能供五人乘坐的飞鱼灵舟。

  自然,还有舒适性高,上有仆人美婢的运天舟,有消耗真气较的……”

  圆脸掌柜向几人介绍着驿站所有的几种灵舟,倒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这些灵舟皆能辟地飞天,日行万里,同时具备驿站独有的匿迹禁制,大多数情况下不会被其他修行者查知。

  纵然查知,因驿站背后强横势力的支撑,也多半没有人敢上来劫掠。

  吉天和代刘邦来与掌柜商量租船的事情。

  不等圆胖掌柜说完,他便嘿然一笑,道:“掌柜,你也不用再介绍了,咱手头有点紧,就想问问你,你们这儿能装下我们这一行人的最便宜灵舟,是哪一种啊?”

  听到吉天和所言,圆脸掌柜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让人见之心里熨贴。

  其不假思索道:“若说最便宜且适合几位的灵舟,也有那么几种。

  有真气消耗较大,但速度亦极快的飞鱼灵舟;

  亦有真气消耗较为均衡,速度亦较平衡的碧玉灵梭;

  还有真气消耗最小,速度亦最慢,安全性较好的龟龙舟。

  这些灵舟租赁价格都是一样,一日需八十精元丹,若租赁十日以上,可以每日再便宜五个精元丹。”

  吉天和听过圆胖掌柜所言,又问了些其他事项,与圆胖掌柜告了声罪,便转过来到一张桌前,请刘邦定夺。

  桌上摆了几样较实惠的菜肴,供一行人果腹食用。

  “自此地到中州,若租那最快的飞鱼灵舟也需五六日,一来一回,可能就得十几日,他们这还能给每日便宜五个精元丹,倒是不错。

  若是龟龙舟或碧玉灵梭的话,只怕就得二十日往上了,主人您看?”吉天和将掌柜所言又与刘邦复述了一遍,加上自己的建议后,请刘邦做最后定夺。

  刘邦闻言,面不改色,将一个储物囊丢给了吉天和:“此中有些精元丹,你点一点,以后掌管钱粮,量入为出的事情,便都交给你来做了。

  租赁灵舟一事,最好租那个飞鱼灵舟。

  真气消耗大一些,不算什么事情。”

  吉天和连忙点头,接过储物囊,当场清点过内里的精元丹——拢共不过一千多枚。

  这点数量的精元丹,也只能坐飞鱼灵舟了。

  吉天和本来以为这是桩美差,孰知主人积蓄就这么点,尴尬地笑着退下,自去寻掌柜租赁飞鱼灵舟。

  就他所拿的储物囊中精元丹,已是刘邦八成积蓄。

  其中包括飞熊历来炼制的,以及石头堡内得来的,石头堡内所得占了大头。

  这下,一次车费又得消耗个七七八八。

  刘邦看向对面一直默然不语,犹如木人的李小兰,叹了口气,对她说道:“你也吃一些东西,本是凡人之躯,不吃东西怎么能行?”

  “是。”李小兰轻声答应,在李母心疼的目光中拿起碗筷,小口吃着。

  但明显吃得味同嚼蜡,没吃进去多少。

  这种情况,刘邦亦不知该怎样规劝,只看她吃着吃着,竟要落下泪来,便摇了摇头,道:“我送你去浮云道修行,亦为你有更好前程。”

  此类言语,却打动不了李小兰。

  她低着眉,更是沉默。

  “修行之道,与天争命。

  愈是境界高深,愈能体味这一句话。

  我亦希望你修行有成,能为为师护道。

  若你中途放弃,一蹶不振,我便也指望不上了。”刘邦见状,一狠心便把从前收李小兰做徒弟的真实初衷道了出来。

  不过,他如今心里又是别样想法。

  早已抹去了这般功利的初衷。

  孰知,李小兰听他所言,竟也没有黯然,眼神反而更明亮了些,朝他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便自埋头吃饭去了。

  这次吃得明显快了许多。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7057596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