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177、元之境

177、元之境


  用过饭后,茶足饭饱,一行人又在驿站休息了一夜。

  翌日,方才启程。

  吉天和颠颠地将一道玉符交给刘邦,道:“主人,这便是操纵那飞鱼灵舟的符箓,只消将真气投注进去,便能役使飞鱼灵舟,空行诸地。

  以此符操纵灵舟,全凭个人心意。

  这次租赁灵舟,一共花费了八百五十枚精元丹,共租赁十二日。原本该是九百枚精元丹,我好说歹说,他给便宜了五十枚。

  并且,还送了些食物。

  足够支撑咱们这一趟来回。”

  刘邦闻言点头,越发觉得吉天和这老头看似没用,其实还挺有用处,这些庶务其做得都还不错,便夸赞了其几句:“你做得不错,以后皆需如此,少不了你的奖赏。”

  “是!”吉天和连忙应声,心里更喜。

  上次救护新磨盘村,刘邦赐他一卷《天心真种宝箓》,他越研究越觉得精深,立知此等妙法非比寻常。

  于是也就更加期待,自己再多办好几桩差事,主人还会赏赐什么?

  赏赐什么,刘邦还没想好。

  如今他都穷的叮当响了,也实在没什么好赏赐的。

  天心真种宝箓是洪炉道那一世搜集来的功法,算不得上乘,刘邦手边正好有此法,便赏赐给了吉天和。

  也就吉天和觉得此法神妙。

  毕竟老头是个连气之境能凝练气兵都不知道的末流修行者。

  不过,如今有了天心真种宝箓,他倒开始着手凝练真气符种,准备炼制几道符箓气兵了。

  现下,刘邦还未回忆起其他什么功法。

  赏赐之事,只能留到以后再说。

  今后吉天和若不再好好做事,赏赐可能没有,但惩罚必然足够。

  “之后操纵飞舟之事,便由你来做吧。

  咱们这一行人中,只有你炼出了真气,可以操纵飞舟。

  半途真气枯竭之时,吃几颗丹药恢复就可。”刘邦转脸对吉天和如是说道。

  吉天和不敢不答应,连连点头,应下了这桩苦差事。

  到驿站之外,吉天和招摄来那一枚玉符,掐动印诀,立时以真气与符箓相勾连。

  随着真气投入符箓,河中便荡漾起一圈圈涟漪。

  一只金红的鲤鱼从中一跃而起,在半空中遨游一圈,便停到了众人的脚边。

  这便是飞鱼灵舟。

  乃是以真正的龙鲤骨架,加上种种秘密材料炼制而成,行动之速,世间少有。

  李小兰、飞熊、李母都是第一次见这样物什,看那龙鲤金红的色泽煞是好看,且其眼珠还转动着,便觉得这是活物,不知该怎么上船?

  吉天和则有些经验,他操纵玉符,道一声:“开!”,那鲤鱼便大张开口,内中显出一道门户来。

  众人就此鱼贯而入。

  待到所有人都进了‘鱼腹’,吉天和又掐动印诀,使门户闭合,即催开飞鱼灵舟,在天间飞速游动起来。

  鱼腹内空间尚算宽敞,不止能坐五个人,挤一挤,就是七八个人也能待下。

  不过鱼腹主室两侧,另有五道门户,那是五间供人睡觉休息的房室。

  刘邦四下看了看,自己挑了一处房室,推门进去。

  李小兰、李母随后也各自挑了房室。

  主堂内就剩下飞熊与吉天和两个大眼瞪小眼,火工则在符咒通道之内休憩,本也不用跟随刘邦到处跑。

  飞熊待了一会儿,也觉得无聊,就要离开,吉天和连忙拦住了他:“别啊,别走啊,都走了我多无聊?

  熊哥,咱俩聊聊天啊。”

  吉天和需要守在主堂,随时观察飞鱼灵舟空行状况,时刻做出调整,脱不开身。

  飞熊闻言,憨憨一笑,道:“你都爷爷辈儿的人了,怎能叫我哥,我叫你一声大爷,你就喊我小熊就行了。”

  呸!

  还装嫩!

  吉天和闻言,内心暗骂这老熊鸡贼。

  就算一头黑熊从出生后就懂得修行,也得数十年才能触碰到修行门槛,达到飞熊如今层次,一百年也是少说了的。

  这么算来,其实飞熊与吉天和年龄差不多。

  眼下却在吉天和面前装嫩,自然为吉天和所不齿。

  然而当下他还需要飞熊跟自己作伴,也不好戳穿人家,就嘿嘿笑了笑,提些别的话题。

  两者闲聊起来,时间也就慢慢过去了。

  斗室之内。

  一应摆设虽是俗物,但看起来也是古色古香。

  刘邦拉开窗户,便看到外面阴煞集聚的灰云,以及偶尔间冲破云雾封锁的高山。

  这俱是外界的真实情景。

  他随即在房中蒲团上盘腿坐下,阖上眼眸,徐徐沉入修行状态。

  此去中州浮云道,尚需五六日时间。

  如此长的时间,已足够刘邦将旱魃神髓炼入心脏,正式开始元之境的修炼。

  他运转进阶版炼阳真解,使周身精元气血都活泼起来,一遍遍流转过四肢百骸,运行一个个周天。

  约莫七八个大周天过后,刘邦自觉周身血气鼓沸,精元饱胀,正是状态最盛之时。

  便心念一动,一道金红如龙筋的物什便自他胸口浮现,扭动挣扎,仍不肯就范。

  烈烈魔阳,凶狂气息尽在那道金红如龙筋的旱魃神髓之上浮动,竟在此时意欲反客为主,侵夺刘邦这具肉身!

  刘邦微微一笑。

  此物本就是自己从前元神祭炼而成,还能逃得脱自己手掌心?

  他也不做其他动作,只念头一动,元神之力顺着泥丸宫直流而下,在胸口心脏内,与那道旱魃神髓相遇。

  纯阳元神的气息一经显发,立刻震慑住了旱魃神髓,令之瞬间收敛去凶狂气焰,蜷缩在一角,蛰伏不动。

  趁此时机,刘邦丹田之内,洪炉收缩,喷薄出一股股纯阳之气,顺流而下,尽数涌入其心田之内,将那按兵不动的旱魃神髓围困其中,不断熬炼起来。

  滚滚纯阳如长河般灌注入心脏,熬炼旱魃神髓。

  刘邦周身尽成赤金之色,胸口部位咚咚跳动着,仿佛内蕴一尊强横神魔——内中本就有与神魔不遑多让的旱魃神髓。

  每到刘邦自身纯阳之气不足时,他便服下几颗正阳丹,稍作补充。

  如此坚持了两三日,那旱魃神髓尽被炼作紫金水滴,终于与刘邦心脏相融,将他整颗心脏都染成了紫金之色!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705756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