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29、赔偿

229、赔偿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在一片沉默之中,忽然响起了有人细微的言语声。

  达悟闻言,登时目呲欲裂,身后大黑天元神猛然伸出一臂,直接将一杆三叉戟投向声音发出之地!

  人群立时慌乱起来,发出声音之人躲避不及,直接被三叉戟穿透了性灵!

  大黑天元神手臂微动,那杆三叉戟自动飞回,落于其手。

  三叉戟上,则串着一个火王峰弟子的性灵,拼命挣扎,惶恐哭嚎不已。

  然而却没人能帮他。

  大黑天元神另一只手臂将这性灵扯下三叉戟,当着所有人的面,一点点把性灵撕碎,塞进自己嘴里吞吃干净。

  众人心头更冷。

  此间气氛沉凝如冰。

  饶是如此,达悟仍然满眼忿恨,刀子一般的目光扫过众人面孔,欲要再揪出一个对自己所为不服者,抓起来撕成粉碎。

  然而底下众人皆不与他对视,每当他目光扫来,众弟子俱低下头去,面朝大地的面孔上尽是不甘屈辱之色。

  达悟口中嘿然冷笑。

  他之所以如此着急恼怒,非要逼迫南正焕说出贼人下落,实在是其师父卓桑给他下了死命令。

  若不能找出贼人的下落,回去之后,等着达悟的必是地狱般恐怖的惩罚,他实不想再体会那种惩罚。

  然而,烈皇大圣这样大能者,都搜寻不到那贼人的踪迹,达悟一个元神境的修行者,又怎能搜罗得到?

  眼看卓桑定下的期限将近,达悟只能变本加厉,酷刑审问南正焕!

  就这依旧是毫无收获!

  但在方才,他斩杀火王峰弟子时,留意到南正焕面上明显露出紧张之色,顿时找到了突破南正焕心理防线的法子,当下正要随便抓一个火王峰弟子来威逼胁迫南正焕,忽然就收到了上师卓桑的元神传音。

  “不必再审问南正焕。

  今日本宗诞下佛子,本宗为此消耗精元丹不计其数。

  你便以此事为要挟,令佘山大教赔偿本宗二百万精元丹。”

  卓桑的传音很是简洁。

  听到他的传音,达悟先是战战兢兢,随后心下就放松了许多:只要不是再给自己下期限,让自己于期限之前就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审问出结果。

  其他的差事,自己都愿意做!

  只是让佘山大教赔偿这等事情,可并不难以完成,相反还是一件美差!

  达悟的神色瞬间安定下来,眼中恼恨之色褪去,望向南正焕:“你招是不招?”

  “我并未做过这等事,不知该招些什么?”南正焕摇了摇头。

  达悟闻言,眼神瞬间变得极冷,其背后大黑天元神六臂结印,一道六字真言大手印乍然生成,轰隆隆盖向南正焕!

  “你既然不招,我就抽出你之性灵,将你搜魂索魄,切莫让我从你之记忆里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眼见那大手印凝聚成形,朝南正焕盖落下去。

  众火王峰弟子脸上纷纷露出不忍、愤怒、屈辱等等神色。

  陪同在旁的指天峰、金神峰等与南正焕交好的诸峰峰主此时再也按捺不住,指天峰主荆鹰蓦然转头看向佘山共主姬清河:“我教一脉首领遭劫,共主莫非坐视不理?!”

  金神峰主原九重更是一言不发,直接放出一口金灿灿飞剑,贯穿夜空,横拦向那六字真言大手印!

  更有落霞峰主、蒸云峰主虽只是气之境修者,此时亦毅然决然横剑拦阻六字真言大手印!

  一时间,群情激奋!

  姬清河眼见如此情形,神色变幻,忽然断喝出声:“南正焕包庇贼人,使本教烈皇府覆灭,遭受如此劫难,合该受如此惩罚!”

  话音未落,虚空中霎时凝练出一道布满鳞片的大手印,手印一揽,诸峰峰主放出的种种飞剑就尽被卷落!

  同一时间,达悟的六字真言大手印已然降临南正焕头顶,猛然一抓,直接将其性灵抓了出来,无边威力一遍遍洗刷南正焕性灵,对其进行搜魂索魄!

  “啊啊啊——”

  搜魂索魄之痛,无异于千刀万剐。

  即便南正焕已萌死意,受此酷刑,依旧惨叫连连,那性灵的哭嚎之声,更穿透人之精神,令人闻之心生不忍!

  此时,达悟转脸看向方才出手的诸峰峰主,背后大黑天元神浮现,六臂挥舞轮转。

  他目光闪动,似笑非笑道:“你们莫非不服?”

  方才还义愤填膺,出手相助南正焕的诸峰峰主,此时却都脸色惨然,颓唐地低下了头去。

  他们这些人中,修为最高者不过罡之境。

  最低者只是气之境。

  若是齐心合力,或能与大日宗的元神境强者硬拼,但眼下佘山共主这位元神境修行者都做了达悟的走狗,他们纵然拼命,又如何能改变结果?

  不过白白送去性命而已。

  尤其是在转瞬之间,南正焕性灵被大手印抽出,顷刻搜魂索魄,人都死了,他们再出手又有何意义?

  诸峰峰主在达悟的逼视下,纷纷低下头去。

  无力感侵蚀着他们的心神。

  从未有一刻像如今这般,让他们深恨自己以及门下弟子,为何不曾投入到一方大宗之中,为何自己天资低劣,至今修为也不过如此?

  一番搜魂索魄之后。

  南正焕性灵已经被千刀万剐成粉碎,经风一吹,消失无踪。

  指天峰峰主荆鹰看完了全程,眼神黯淡,沙哑着嗓子问道:“不知阁下可有搜罗到什么线索?”

  达悟瞥了他一眼,浑不在意地摇了摇头:“不曾。”

  荆鹰藏在衣袖下的拳头骤然捏紧!

  只因为他们怀疑自己好友与贼人勾结,毫无依据之下,便轻易毁去了好友性命!

  如今,亦一无所获!

  底下有些火王峰弟子听到达悟这轻飘飘的一句回应,已经伤心得呜呜哭了起来。

  达悟根本不在乎底下人是什么反应,对他而言,这些人与路边野草无甚差别。

  小宗派而已。

  能让其存在已是幸事,还敢反抗大宗,挑三拣四?

  那真是不知死活!

  “纵然一无所获,但南正焕勾结贼子,偷盗走我师看上的先天金元胎卵却是事实!

  佘山教必须为此做出赔偿。

  我师明令佘山教赔偿二百八十万精元丹,七日之内必须凑齐!

  若七日之内无法凑齐,大日宗护法神就会来佘山走一遭!”达悟喝声道。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662974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