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28、崔浣纱

228、崔浣纱


  “佛子。”

  被鸠天渊送给刘邦作明妃的少女,待鸠天渊离开佛堂许久之后,终于耐不住这寂寥气氛,眨着好奇的眼睛,微微开口向刘邦招呼。

  刘邦一抬头,便撞上她懵懂天真的眼神。

  心中却想着,也不知有多少懵懂天真的男女,怀揣着修持无上妙法的理想,奔入大日宗,最终却落了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心下微微一叹,看向少女的眼神就更显慈悲怜悯,轻轻点了点头。

  被他这眼神关照,少女内心顿生许多温暖,仿佛被大光明照耀于自身。

  她心想:佛子真是身具佛性慧根的人,这样的人才能证就佛陀果位吧?

  “我传你乐空双运,无上妙法,从此之后,你可以此法修持。

  但亦须知,法不传六耳,你听闻此法,便将之记在心上,绝不可将之转授给另外一人。

  否则,必受沉沦金刚地狱之苦。”刘邦宝相庄严,向少女如此说道。

  少女一听自己即刻就可以修持无上大法,顿时兴奋得小脸都红彤彤的,展颜一笑,露出一排缺了颗门牙的牙齿。

  她后知后觉,似是意识到自己一颗门牙掉了,连忙又捂住嘴,却笑得更开心了。

  刘邦被她的快乐所感染,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你的门牙怎会掉了?”

  “我和狗儿打架,被打掉的。

  这颗牙本来就松了,他一拳打过来,我没有反应过来被他打中就掉了。”少女嘿嘿笑着,说着与少年玩伴的趣事。

  对她而言,被打掉门牙好似也不是什么大事。

  “哦,那你叫什么名字,缘何会进入大日宗来?”刘邦起了心思,便又多问了少女几句。

  “我叫崔五女。

  不对,现在不叫这个名字了。”少女刚说了一句,忽似意识到什么,连忙摇头道,“我现在叫崔浣纱,怎么样,名字好听吧?”

  “当时村子外面有女菩萨在那里传法哩,她说我很聪明,以后能成为跟她一样的女菩萨,我娘就把我送过来了,女菩萨还送了我娘一匹白布,说是有法力加持哩,还给我起了现在这个名字。

  嘿嘿嘿……”

  崔浣纱一打开话匣子,便没有停下的意思。

  像是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天真快乐没烦恼。

  这样的少年少女,在世间很是常见,若没有大日宗这般宗派,她们一生或多困苦,但多有快乐之时,然若入了大日宗,便只能成为邪佛的奴隶。

  性灵肉身,永受奴役,直至死亡。

  “你不如让那女菩萨将白布换做一车粮米,岂不是更好的事情?”刘邦心中惊涛骇浪,嘴上依旧说着平平淡淡的言语。

  崔浣纱脸颊更红,连连摇头道:“怎么好麻烦菩萨哩,不行呢!”

  “不行就不行吧。”刘邦笑了笑,正色道,“崔浣纱,端正心神,仔细听我所言。”

  “嗯!”

  崔浣纱一个激灵,马上就要凑近刘邦身旁的身子立刻挺直,与他隔开两步远,端端正正地坐在旁边蒲团上。

  “我要传你无上妙法。

  此法为乐空双运之一种,名为我意天心证悟大法。

  你须仔细记下法决,时时修持,以期证悟大道……”刘邦嘴唇翕动,以元神与崔浣纱传音,声音直接响在她的性灵中,法门烙印于其性灵之上。

  他所传之法,自不是大日宗的劳什子无上法。

  而是以万佛朝宗总纲法门,加上部分人元洪炉心经法门,以及他于浩然正道之中的领悟,共同汇集成的一道法门。

  此法根本目的,就是养炼浩然正气,化我意为天心,以我意证天心。

  刘邦传给崔浣纱的此法,只是简略版本。

  完全版本他还在归纳总结之中,以后亦会作为他自己以及门下弟子的主修之法。

  法门传下之后,刘邦就留崔浣纱自去体悟,他则闭目养神,继续观览所修诸法,试图将之融入我意天心证悟大法之中去也。

  ……

  佘山大教,火王峰上。

  南正焕周身缠绕逆五行金铁锁链,一身修为尽被封绝,一根金刚杵钉入他的丹田之内,将他一身真气亦堵住,防止有丝毫流溢出来。

  周遭火把熊熊,难以燃亮黑夜。

  黑暗里,一双双黑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南正焕对面,悬浮于半空的大日宗修行者达悟,以及在达悟旁侧谄媚赔笑的姬清河。

  “南正焕,你缘何会修持与那小贼一般无二的法门?

  还不尽数召来?”姬清河受了达悟一个冷眼,内心很是愠怒,转头看向南正焕,厉声呵斥道。

  “我实不知共主所言何意?

  火王峰上修持之功法,皆传自‘劫火神炉功’,我与其他火王峰弟子一般无二。

  又怎知那贼子缘何会与我修持法门如出一辙?”南正焕被连番折腾拷问,已经没有多少气力,此时言语声亦极虚弱。

  “如是便说明那贼子所修之法,大概率是从火王峰上修得。

  本座问你,火王峰可有弟子走失无踪,你却不肯如实叙说,你内心若非有鬼,何必如此?”已经连续审问南正焕数日,这厮却就是不肯张口吐露贼子踪迹,达悟心中亦是恼恨欲狂,见南正焕一副混不吝的模样,当即厉声发问。

  他一个外宗弟子,却于佘山大教内作威作福,公然审问一峰峰主,暗里其实已不知激起了多少佘山弟子的怒火。

  但其对此并不在意。

  盖因这些佘山大教弟子再如何愤怒,也难损伤他分毫。

  “几个弟子走失皆是在近几日内发生,我当时已被拿下审问。

  怎会知晓这些?”南正焕还在摇头。

  达悟心中怒火勃发,猛然吼道:“你还要狡辩扯谎吗?!”

  轰隆!

  他背后隐约浮现大黑天相,骇得众人齐齐屏住呼吸,不敢声言!

  就连佘山共主姬清河都缩了缩脖子!

  南正焕面对达悟如此凶威,却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旁作陪的指天峰、金神峰主,以及一众被勒令来观礼,看看‘背叛宗门之辈’会是何下场的佘山诸峰弟子,心里都是滋味难言。

  跟随观看这几日,他们倒未见南正焕有做错的地方,反而是大日宗与姬清河胡乱攀附,拿出的证据也是牵强附会,实在让人觉得荒谬。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667324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