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97、暴虐

97、暴虐


  “师兄,那人不过是个普通村夫而已,你为何要杀他?

  莫非他会阻碍我们的计划?”

  张霸叹了口气,在‘齐正威’对面坐下,对师兄的孺慕之情终于还是占了上风。

  所以尽管是在询问师兄,其实话语里尽是为‘齐正威’开脱。

  ‘齐正威’仰头看了张霸一眼,仍是笑呵呵的:“你也说了,那是一个寻常村夫而已,怎可能阻碍到咱们的计划?

  不过是他面目可憎,且说了让我至为忿恨的话,所以我才痛下杀手。”

  “他说了让你恼恨的话?”张霸回忆起那个村夫的面貌。

  虽然长相是有一些猥琐,但着实谈不上是面目可憎,便只问‘齐正威’,那村夫说了什么话?

  ‘齐正威’低下头,努力回忆一阵。

  抬首,茫然地摇头道:“我却想不起来他说了什么了……”

  “……”

  张霸良久无言。

  事情就发生在二三个时辰前,这么快就忘了让自己愤恨到生撕活人的话语?

  这怎么可能!

  但这是齐正威师兄所言。

  他又不能不信。

  只能当那人确实说了戳中师兄痛处的话,所以师兄怒而杀人。

  至于那人说了什么,许是师兄回忆起便觉伤人,不愿告诉自己。

  张霸在石墩子上坐了一会儿,神色变幻,片刻后,忽然道:“如今出现这样的事情倒也好,且看看关兴龙会是如何反应!

  他若是还像从前一般,对我甚为信重,便不会过多过问此事。

  倘若已经不再相信我,那必然会借机插手进来!”

  ……

  张霸却不知道,这件事情已然在刘邦掌握之中。

  刘邦昨夜还在外界游荡许久,将周围的阴祟清理了一遍,怎会不知在这般情况下,根本不会有邪祟侵袭石磨盘村?

  再看到张霸连忙接手此事,之后立刻对外宣布是邪祟杀人。

  也就确定此事与张霸脱不了干系。

  多半是其那位师兄邪染程度愈深,出现了一些不受控制的举动。

  一旦齐正威完全变成邪祟,最会被波及的就是张霸。

  这却与刘邦无关。

  他还需要应付吉天和那边。

  ……

  夜色渐浓。

  村寨内外的守备始终没有松懈。

  但刘邦依旧能找到空档,攀越寨墙,离开村落。

  他施展幻神法,化作一个普通村民的模样,走向村子外三四里地的那片高坡上。

  高坡上的柳树下,吉天和已经等候了有一段时间。

  他披着一件玄青色的法衣,衣服上勾着网状的红线,线网上坠着一道道铁质、木质的符牌,以真气温养的人偶,用精血祭炼过的种种八卦镜等小物件。

  这些东西,是由先前布置在吉天和所居木屋周遭的红线法阵演变而来,披覆于他的衣服上,亦有抵御邪煞侵袭,不被阴祟侵扰之效。

  红线八卦法衣在黑暗里闪烁红光,阴煞无法靠近其周身三尺之地。

  反观那面貌普通的村汉,一路走来就要吃力很多,需要不断迂回折转,以躲避蔓延来的灰雾。

  “王元平?”吉天和垂目看了一眼那村汉,观其行止,觉得此人八成就是自己的蠢徒王元平,所以唤了一声,看对方的反应。

  村汉果然抬头,面露求助之色:“师父,帮我一把……”

  “哼,平日不努力修炼,这下吃到苦头了?”确定村汉就是王元平,吉天和冷笑一声,扬手打出一道金光符,破去周围灰雾,为王元平打开了一条直通高坡的路。

  ‘王元平’大喜,连跑带爬,爬上高坡。

  “你虽无甚本领,但也是照之境的修行者。

  遇到灰雾侵袭,怎不外放心火防身?”吉天和注意到了细节之处,盯着‘王元平’问道。

  “师父,我那五毒心火,外放起来,实会损伤五脏。

  您又不是不知……”迎着对方的目光,‘吉天和’嘟囔了几句。

  见此,吉天和也就打消了自己的怀疑。

  对方若非五毒真经一脉传人,断不会知道此法门的弊端所在。

  他神色稍缓,故作和蔼道:“此间事了,我便助你获取五行毒物,炼入五脏,成就元之境。

  元之境成,五毒真经对自身损害便也没那般大了。”

  ‘王元平’对此自然期待,连连点头答应。

  便听吉天和又问道:“你一向爱好男风,我原以为你会变化作一个容貌清秀的青年村民,怎么变成了如今这般平平无奇的中年村汉?

  你要知道,食用化形丹变化容貌,变成之后,想更改可得食用比化形丹更高妙的变形丹药,方才能成了。”

  吉天和所言,听得刘邦暗里皱眉。

  对王元平这个身份又多了几分嫌弃。

  他的心理活动不会表露在面上分毫,只是低头言语,声音里带着几分希冀:“待到咱们得了宝藏,一颗变形丹药想来也不算什么。

  此时忍耐一下,便能换来一场大富贵。

  徒弟自然知道轻重。”

  “嘿嘿,你小子倒越来越聪明机灵了!”吉天和虚点了点‘王元平’的脑袋,之后就收敛表情,渐渐严肃,“你在村子里呆了一日,可有哪些收获?

  是否有发觉另外几股势力的影踪?”

  他全然不问刘邦,石磨盘村守备力量如何,关白河叔侄可有什么倚仗,只关心另外几股佘山教的势力,显然是从一开始就未把关白河方才眼里。

  可怜关白河苦心积虑十数年,种种布置堪称老谋深算。

  但在佘山教一个小势力头顶眼里,依旧是不入流的货色,不值得摆上台面。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污泥。

  世间法则便是如此。

  “您当时送我来到这村子外,我找了个地方。

  正要在那里捱到天亮,潜入村子时,恰巧看到有两个人从远处走来,在我藏身之地的不远之处窃窃私语。”‘王元平’当即开口,‘如实’回答吉天和。

  “我听到他们互称师兄,提及了佘山教。

  我怕被他们发现影踪,所以不敢露头去观察,只敢躲在暗处听他们谈话。

  隐约发觉,其中一人被称作‘齐师兄’。

  他们这一门,除了这两师兄弟外,似乎还有一个大师兄,一个师父。”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526874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