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96、化形

96、化形


  “呜?”

  收回储物囊,飞熊眼神迷惑。

  雾潮之时,躲藏在各个秘密洞窟里的野兽都只能在白日觅食。

  这是飞熊这类的妖类狩猎的最好机会。

  缘何在这时要放弃狩猎?

  刘邦笑了笑,在洞口盘腿坐下:“我令你这几日不要再去狩猎,原因其一我与你说过,须得防范别人发现你的行踪。

  二来,你需服用下化形丹,利用这几日时间,尽快化形成人。”

  说着,他拿出那颗碧玉色的化形丹,递给了飞熊。

  化形丹?

  飞熊接过化形丹,乌溜溜的大眼珠子里流露激动之色。

  大凡妖类,始有灵性之后,其之修行便开始有意无意地围绕‘化形成人’展开,

  此时一颗化形丹就摆在飞熊的眼前,它怎能不激动?

  不过激动过后,脑袋还算灵光的它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就先把丹药塞进自己的宝贝储物囊里,向刘邦一阵比划:“呜呜鲁,哦哦!呜——哦,呜呜呜哦?”

  它是在告诉刘邦,自身就算吃下化形丹,日夜不懈地挟裹药力炼化一身横骨,估计也得一个月才能化形成人。

  但刘邦分明要求它用几日时间化形成人,这怎么做得到?

  世间难道有妖类能做到?

  “且莫废话,快吞下化形丹,谨守心神,炼化药力。”刘邦拍了它脑袋一巴掌,笑道,“我现在便助你搬运药力,将药力密布于一身横骨。

  如此一来,你勤勉炼化二三日,几日内化形成人便毫无困难。”

  飞熊缩了缩脖子,听到主人要帮自己化形,顿时喜滋滋地吞下丹药,脑袋悄悄靠近了刘邦一些。

  刘邦嘴唇微翘,顺势在它脑袋边盘腿坐下,喝道:“放开心神,炼化药力!”

  一声断喝,几个呼吸过后,飞熊已然将化形丹药力聚结于脐下丹田之内,完成初步炼化。

  它顺势向刘邦放开心神,简直毫无保留,所思所想尽被刘邦元神照见。

  刘邦十指张开,双掌呈抱球之状。

  元神观想七重楼阁,拾阶而上,至到顶层,猛然一跃。

  刹那出窍!

  他的元神收敛去所有光芒,化作一颗黄豆大的光点,疏忽间飘于飞熊肚脐以下,依照它一身横骨所在位置,围绕它周身游曳开来。

  万事万物皆依循太阳起落而生长衰败。

  飞熊体内,那聚结于丹田的药力亦随着它体外的太阳开始流转,太阳游向哪处,它便流向哪处。

  小半刻以后,药力游遍飞熊全身,均匀地包裹住了它的一身横骨。

  元神回窍。

  刘邦睁开眼睛。

  飞熊却仍迷迷瞪瞪,直到被他照脑袋拍了一巴掌,才一下惊醒:“呜呜鲁?!”

  “这颗五毒夜叉相,你拿去用。”刘邦将剩下的那颗五毒夜叉相交给了飞熊,又教给了它使用之法,最后又道,“我已令人用千钧铁为你打造一柄朴刀。

  过几日你化形之后,正好使用。”

  朴刀是依着正常形制打造。

  刀身宽大,犹如砍刀,刀柄较长,可供魁梧大汉双手持握。

  不过以飞熊这体型拿着朴刀,便似拿着玩具,它化形成人之后,使用起来便没有问题。

  有些珍稀铁矿,可在真气精血注入下任意变化大小。

  以后飞熊若是寻到,可以自己给随身兵刃炼入那种矿石。

  把诸事都交代过,嘱咐飞熊尽快化形成人之后,刘邦便离开了此间。

  他亦未立刻折转回村,而是带着浩然赤气在周遭游走。

  遇到邪祟,便令浩然赤气上去斩杀。

  如此这般折腾到了天快亮时,浩然赤气颈间已有四层半的剑鳞,他便收了赤气,返回石磨盘村。

  回去之后,特意又去大柳树那边看了看。

  意外地看到树上缠绕了三圈藤蔓。

  说明吉天和之前来过这里,并向自己发出信号,令自己今夜过来同其见面。

  刘邦记下此事,不再耽搁。

  于首阳居的丫鬟们苏醒洒扫庭院之前,回到了卧房。

  无人知他夜间出去过,且浪荡了半夜。

  一个白天的时间,也在诸般事务里匆匆而过。

  期间,张霸领着他那个被邪染的师兄来见了刘邦数次,虽然未明说什么,但刘邦亦感觉到他颇急切,一直在试探自己,探探口风,妄图从自己这里挖到一些情报。

  刘邦皆含混了过去。

  张霸那个师兄,被邪染的程度骤然加深了数层。

  一旦其被完全邪染,立刻便会丧失神智。

  到了那时张霸若才发现师兄的不正常,便就为时已晚。

  不过,一般修者,未至气之境,无有望气之法,也发现不了身边被邪染的人,除非是在邪染之人接近自己时,突然外放心火,映照周围,那邪染者立刻就会显形。

  但邪染者隐在暗处,修行者有不知其被邪染,怎可能无缘无故对人外放心火?

  往往造成最惨痛后果的,就是那些被邪染且未被发现的人。

  他们混入人群,一旦演变成邪祟,便立刻能制造出一场大灾难。

  ……

  又一夜。

  寨墙上巡逻队员们精神紧绷,戒备墙外一丝一毫的动静。

  村子内,巡村人员比往日多了数倍,在街道间提着灯笼来回穿梭。

  外巡队员皆是胆战心惊,在寨门前犹豫了很长时间,才有人迈动步子,走出寨墙。

  各个人家封门闭户,李小兰也在黄昏时请求过师父,把老娘带到了刘邦家休息。

  造成石磨盘村众如临大敌的主要原因,便是刚入夜时,有邪祟不知怎地突入村中,袭击了一个村民。

  将那村民脖颈生生扭断,身体撕扯得七零八碎。

  极其惨烈。

  邪祟杀人之事,没有村民目击。

  是张霸领人调查过后,给出了邪祟袭击村子的定论。

  个中情况如何,张霸心中了然。

  张霸在石头堡外的一处隐蔽外宅内。

  齐正威坐在院子里的石墩子上,脸上挂着笑。

  张霸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不时看他一眼,看他那笑容与从前毫无变化,心里却生出几分诡异之感。

  便是这样一个温厚和蔼的师兄,今天生撕了一个路过的村民!

  若非亲眼所言,张霸简直不敢相信这种事情是师兄能做出来的!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5526886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