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47、祟象

47、祟象


  淡淡的血腥味弥漫此间。

  丛生的齐腰深杂草里,一张张较为完整的鹿皮随意散落在地,围绕着中心的那一堆已燃尽的篝火。

  鹿血溅落草木泥土之中。

  刘邦走过去,抓着鹿角,将一张鹿皮提起,就看到它身上仅在脖颈处有一个破洞,破洞创口尤在不断往外渗着血。

  可以想见,这头鹿子内里的血肉尽是通过脖颈处的破洞被掏空的。

  刘邦一连检查几只鹿子,发现它们身上的伤口都是如此。

  群鹿像是被某种物什直接穿破皮膜,吞噬去了一身血肉。

  此等手段,几乎与一些嗜食生人血气的邪祟别无二致,能使出这种手段的修行者,绝不是什么正派人物。

  “能否捕捉到这些人的残余气息,加以追踪?”刘邦转头向飞熊问道。

  灭杀鹿群的修行者离去不久,假若能捕捉到他们的残留气息,加以追踪,还有很大概率能够追上。

  他们是唯一一伙可能涉及外界的人,刘邦不想放弃这个线索。

  飞熊伸着脑袋,在周围努力嗅了一阵,向刘邦低吼出声:“呜呜!”

  它的鼻子甚为灵敏,已成功捕捉到那一伙修行者的参与气息,转头穿过草丛,向一个方向奔去。

  刘邦见状,立刻跟在了飞熊身后。

  一人一熊在三四尺高的蒿草里穿行,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刘邦忽然听到一阵异响。

  哗啦啦……

  像是锁链被拖动的声音从远空传来。

  他微微抬首,目光穿透黑暗,看到远方天空之景的同时,元神亦跟着发出了强烈的警兆!

  远方天空上,灰雾弥漫间,一道身影拔地而起,撑天而立。

  它披着一层厚重的黑袍,背向刘邦。

  那黑袍子上,浮现无数破洞。

  一张张或怒或悲或诡笑的女子面孔,密密麻麻地皆从破空中钻了出来,目光扫视四方,其中有不少看向刘邦这个方向!

  或许曾有那么一瞬,有几张女子脸孔的目光与刘邦眼神交汇。

  在刘邦的前方,飞熊身躯颤抖不休,幻神法下隐藏的妖气尽数漫溢而出,并且逐渐沾染上一丝邪祟阴煞!

  即使隔着厚厚的黑夜,没有元神加持,飞熊一双肉眼也与刘邦一样,看到了天空中那诡异的景象!

  “祟象。”

  刘邦压住元神意图离体的躁动,伸手在飞熊肩上重重一拍:“醒来!”

  当头棒喝,顿时将沉浸于大恐怖之中的飞熊唤醒。

  它周身漫溢的妖气亦在这瞬间收敛,心神尤在茫然之时,便听到身后主人道:“低头,运转净琉璃光王身!”

  “呜!”

  飞熊低吼出声,下意识地服从了刘邦所言,迅速运转净琉璃光王身,琉璃心焰自它心田升起,顷刻间把潜入体内的邪煞之气焚成虚无,令它躲过了被邪煞侵染的命运。

  刘邦随即示意它盘腿坐下,不要抬头去看天空,自己亦闭上双眼,运元神,观想太阳真形,双手呈抱球之状。

  一轮表面暗红、岩浆滚滚、遍布耀斑的太阳被他观想而出。

  他呈抱球之状的双手里,开始涌现炽烈热意,似有一股无形无色的火将他与飞熊包围,不断向外扩张,散发无尽的光和热。

  身处此中,飞熊都觉得热意沸腾,但它偏偏未因此出现任何难受的感觉。

  它低着头,没有看到,随着那股只存在于感知中的‘火’向外扩张,散溢于四周的滚滚灰雾,以及天边蔓延而来的一缕缕黑线尽被灼烧得节节败退,不能靠近二者分毫!

  如此这般,不知过去多久。

  “行了,起来吧。”刘邦淡淡道了一句,首先起身望向远空。

  恐怖的祟象已经不见影踪。

  飞熊从地上爬起,还是十分茫然的样子,并不知道自己刚才盯着祟象看了太久,差点就被祟象顺着它的目光侵染过来,将它变成一头没有自我意识的邪祟!

  祟象,乃是极端强横的邪祟,偶然间在天地间留下的投影。

  某一个方向出现祟象,说明那边的某一地域里,必然有对应的强横邪祟。

  祟象虽只是邪祟的投影,但本身挟裹阴煞,且被阴气增幅,具备种种诡异之能。

  有人注视祟象,一身血气瞬间被抽取干净,亦有人因此直接转为邪祟。

  种种诡异,难以说尽。

  反正不论如何,修为低弱者,切忌不能注视祟象,发现祟象显化就需集中心神,立刻低头。

  若是低头晚了,也会获得与注视祟象一样的下场。

  这次祟象出现的方向,正是被灰雾笼罩的那一片连绵山脉所在之地,说明山脉之中必然隐藏有十分强横的邪祟。

  根据祟象显化的规模,刘邦估计那头邪祟至少有千年道行!

  千年道行的邪祟,偏偏在此时投影祟象,是否存在某种偶然之中的必然?

  譬如,它是被人所惊动,方从沉睡中苏醒,进而才投影祟象?

  刘邦皱了皱眉,觉得事情很不简单。

  假若山脉中的千年邪祟,是因为被人惊动而苏醒的话,那就说明,从外界赶来此地的修行者,绝不止眼下吞噬鹿群血肉的这一波。

  惊动邪祟的修行者,与吞噬鹿群血肉的修行者之间,可能还存在某种关系。

  不论如何,这些事情还需要仔细观察,方才能一一验证。

  “走吧,回去了。”刘邦将此事暂且放下,朝飞熊摆了摆手,当先往回走。

  今夜已经出现了祟象,此地不宜久留。

  只能先行退去,留待以后去追查吞噬鹿群血肉的修行者影踪。

  飞熊挠了挠头,不知主人为何改变主意,但它本就不愿在黑暗里多呆,听到命令自然不会反抗,乐颠乐颠地跟在了刘邦身后。

  不久后,两者返回飞熊的山洞。

  刘邦对飞熊三令五申,让它今后不要再往大河边上走,出门记得时时运转幻神法,多找两处洞窟做备用藏身之所后,带上一些泽元麦,折返村寨。

  从昨夜至今,飞熊还未炼出精元丹。

  泽元麦倒是收割了不少,在它山洞角落里堆积了有二十斤左右。

  刘邦带走的这部分泽元麦,只有三五斤。

  因为斤两少,也不引人注目,不会引起夜巡队的搜查。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09262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