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46、鹿

46、鹿


  飞熊回来路上,既仅见有鹿群奔往某个方向,说明这种驱兽烟是最下品的只针对一种鹿类的药散。

  这并非关键。

  关键是,驱兽烟虽只是一种最下品的药散,但亦需有专门的配方,专门的人手才能炼制成功。

  此药并非天然生成,是有其他修行者在大河边的某地使了此药散。

  有人出现在了这周围!

  这方圆数百里之地,只有石磨盘村一个村子有人烟,但在石磨盘村,并没有人使用驱兽烟。

  也就是说,使用驱兽烟招引鹿群之人,八成是从外面翻山越岭而来!

  刘邦目光闪动,向飞熊问道:“你从这里到大河边须得花费多少时间?”

  或许引去鹿群的修行者此时还未离开大河边。

  若是此地距离河边不远,自己可以去一趟,窥察修行者的行踪,慢慢试探接触。

  “呜噜噜……”飞熊眨了眨眼睛,发出熊语。

  它脑海里关于时间的概念其实不大清晰,更没有‘时辰’这样关于时间的计量单位。

  因此向刘邦表达消耗多久时间这件事,于它而言有点困难。

  不过它一番比划解说,刘邦也好歹明白。

  傍晚寒气最重的时候,它开始从河边撤回山洞,刚好在当下这个时间回还。

  寒气最重之时,其实已接近黑夜。

  那时亦是刘邦去往寨门准备外巡的时间。

  如此算来,它从大河边回还,耗费时间与刘邦前来山洞消耗的时间差不多。

  约莫半个时辰。

  然而飞熊回转之时,闷头闷脑,中间说不定绕了弯路,且半道还捉了几只鹿子,这么一算,刘邦若再认真计较的话,去向河边肯定用不了半个时辰。

  “我们且去一趟大河边,寻一寻那些鹿子,看它们跑去了何地。”刘邦对飞熊如是说。

  飞熊闻言微生惧意,闷闷得呜叫着。

  它已经猎来好几只鹿,不愿再涉足黑夜之中,害怕再遭遇一头强大的邪煞。

  “你放心便是。

  纵然此间还有其他邪煞驻留,我亦能保证在遭遇邪煞之前,便带你躲开它。”元神指示之下,刘邦自信多数情况皆能化险为夷。

  假若去向某条路可能遭遇自己抗衡不了的邪祟,元神会提前发出警兆。

  自己提前做出规避即可。

  而一些连元神警兆都能遮蔽,达到道鬼、恶相层次的邪祟,以此地阴气的浓度来看,根本不可能滋生。

  听到主人如此言语,飞熊纵然心仍有不安,亦只好妥协答应。

  它低吼了几声,把鹿子放下,起身便当先向山洞外奔去。

  刘邦跟在它的身后,道:“我传你一个法门,可以隐去自身原本气息,不易被他人觉察。”

  随即,便将‘野牛劲’养神段的法门传给了飞熊。

  他教授的法门是改良版本,修持起来无有弊病。

  此法须以元神驱使,方能发挥最大效用,飞熊尚未修成元神,使用起来也仅仅只是令自身气息稍稍改易,让敌人无法根据气息追索到它的行踪。

  “此法名叫‘幻神法’,你熟习一遍,当场就运转起来。

  这周围极可能有其他修行者出现,为防他们捕捉到你的气息,杀到你老巢里来,你以后外出做事,皆须时刻运转此法,改易气息,藏匿行迹。”刘邦对飞熊嘱托了一番。

  飞熊连连点头,随着刘邦传法一遍,它稍稍演练,便已将法门掌握,自行运转开来。

  它天赋颇高,净琉璃光王身这等金刚寺绝学习练几遍就能掌握,更不提野牛劲这种粗浅功法。

  野牛劲经过刘邦不断改良,已与原版大相径庭。

  传给飞熊的这部分法门,更是只有改易气息的效用,所以被他改名作幻神法,倒也无可厚非。

  飞熊连续将幻神法运转几遍,一身浓烈妖气便收敛了个干净。

  妖气是兽类化形成妖之后,自主显现的一种气息,哪怕寻常修行者闻之亦能分辨出妖气与正常人气息的区别。

  想要褪去这一身腥臊妖气,变得与人一般无二,只有修持正统法门,像火工那般,就不会生出丝毫妖气。

  刘邦传给飞熊的净琉璃光王身,亦是诸法正统中的正统,只是飞熊修炼时日尚短,自不能化去一身妖气。

  主仆翻山越岭,有飞熊不断指路,刘邦运元神加以勘察,果然只用了一刻半的时间,就到了大河边。

  在一丛密林中,飞熊低吼连连,告诉刘邦,先前它就是走进此地,方才看到群鹿,一口气捉了五头回山洞。

  刘邦扫视四周,确实看到有飞熊留下的不少痕迹。

  “鹿群往哪个方向去了?”刘邦向飞熊问了一句。

  飞熊扭头就看向某个方向,示意地低吼了一声。

  刘邦随即往它所指的方向而去。

  走出丛林,眼前便豁然开朗,一条十数丈宽的大河翻腾浪花,奔腾向东,河岸边林木稀疏,连着刘邦所在的那片丛林。

  天昏地暗,水声激荡。

  一缕缕水汽合着森森阴气席卷河岸两边,让人不自觉心生寒意。

  飞熊缩了缩脖子,赶紧跟上主人的脚步。

  这里离它的居所已经甚远,让它独个回去,它也不敢,只能跟紧主人,在刘邦这边,飞熊多少还有点安全感。

  一路走来,飞熊都未在主人身上感应到丝毫畏惧的情绪。

  ‘在这条大河两岸,阴气尤为浓郁!’

  走近河岸,刘邦便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变化,他扭头对飞熊道:“以后你尽量不要来这条河边玩耍,即便需要取水,亦最好用水桶打水,不要涉足河中。”

  阴气浓郁之地,最易滋生邪祟。

  这条大河夜间阴气的浓郁程度,显然是滋生邪祟的最好温床。

  飞熊幸好是天黑时反应过来,爬上了河岸,不然有八成可能会遭遇一些邪祟之事,甚至被河中阴祟拖入河底,就此溺毙也说不定!

  阴气顺着河水流淌而至,在大河上游,肯定有个地方积蓄着滚滚阴煞。

  刘邦抬眼看向大河奔流而来的方向,正可以看到,极远之地山脉起伏绵延,正是石磨盘村民口中积蓄着灰雾的那片山脉。

  他收拢了思绪,带着飞熊悄无声息地穿过稀疏林木,爬上一处高坡。

  便看到满地血淋淋的鹿皮、鹿角。

  以及一堆燃尽了的篝火。

  刘邦在地上还看到了几个脚印。

  空气里,还飘荡着驱兽烟的奇香。

  这里果然有修行者在不久前停留过,他们使用驱兽烟召来了鹿群,取了群鹿的血肉,留下这满地的鹿皮!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309264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