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28.【是婆婆也是妈】

28.【是婆婆也是妈】


        许航在一楼只看到舒宁一个人,  有些惊讶,问道:“你妈呢?”

        舒宁看看他,  “我妈不知道,我自己来的。”

        许航不解,但女孩儿步伐又稳又快,他愣了一下之后,快步追上,  同时道:“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不告诉你妈,但今年这个场合,  并不适合你,  我给楼上打个电话,  就说王女士有事今天来不了了,我开车送你回学校。”

        舒宁脚步不停,  进了灵玉大厦,  直奔电梯间,  气场沉稳,表情自如,  “不用了,  我就是特意来见堂昊喆的妻子、许可扬女士的。”

        许航反应飞快,  他在短短地沉默中,  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或许不是只有他们知道婆媳的存在,反过来,  也许这对婆媳也已经早早了解他们这边了呢?

        但许航看着面前女孩儿笃定的神色,  再想想那个在食堂打探他单身与否的王小芬,  又觉得自己想错了。

        又或许,从头到尾王小芬什么都不清楚,知道状况的,只有眼前的女孩儿?

        电梯抵达一层,许航没再说什么,和舒宁一起进了电梯。

        到了16楼,舒宁在o26房间见到了许可扬,堂昊喆的妻子,也是在原剧情里,无条件帮助王小芬秦香婆媳尽可能脱罪的同病相怜的女人。

        只见到一个年轻女孩儿,许可扬有点意外,看看许航,后者也只是摇了摇头。

        许可扬倒没有不悦,先请舒宁坐了,倒上茶,才道:“你妈妈今天没有来,是不愿意见我吗?”

        许可扬是个作家,气质平和,声音温婉,舒宁也自觉用平和的口气回道:“不是这样的,我妈没有来,是因为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

        许可扬一愣,不明所以。

        舒宁缓缓地郑重道:“我没有告诉她,是我的问题,我先给您道歉,但真的还请您谅解,在堂昊喆的事情上,我希望我妈知道的真相越少越好,作为唯一的亲人,我还是很想保护我妈,让她不要再受到任何伤害,可以开开心心度过余生。”

        许可扬被这番铿锵有力的话所感染,但心里却和许航一样诧异,她难道知道今天要来聊什么吗?

        舒宁自然知道,许航一个私家侦探,该查的也都查得差不多了,不过是有些细节,还要找本人问问清楚。

        但舒宁并不想让王小芬直接面对许可扬,也想掩盖掉一些真相,所以一声不吭独自赴约。

        许可扬还有些犹豫,舒宁客气道:“没关系,您有想知道的,都可以问,因为我都清楚。”

        许可扬和许航对视了一眼,后者点了点头,许可扬才问出了自己心里的很多疑惑。

        当年堂昊喆离开村子的时候知道王小芬已经怀孕了吗?

        他是做出了承诺离开,还是不告而别,他们为什么要生孩子?

        这么多年,堂昊喆回去找过他们吗?

        他们婆媳从小村子里来到大城市,是特意来投奔堂昊喆的,还只是巧合?

        ……

        其实许可扬一个原配妻子,她原本也犯不着多管这些,像从前堂昊喆的那些情妇二奶,她就压根不管,但在她心里,王小芬是有些不同的,所以她见了。

        带着满心的疑惑、好奇和打探。

        其实见面之前,许可扬也犹豫过,如果王小芬只是又一个情感上的受害者,她这个堂昊喆的现任妻子,有什么资格去询问探究?

        不过当面对舒宁而不是王小芬本人后,许可扬的确没什么心里负担了,把问题一个个问了出来,舒宁也很耐心,一一作答。

        而随着许可扬对一些细节的深入了解之后,只能默默惊叹,堂昊喆真的太渣了。

        他说自己单身,与王小芬在村子里结婚?

        根本不是!

        他当年是有未婚妻的,只是那位前任未婚妻后来见他浪出去画画写生联系不上,一怒之下退婚了。

        堂昊喆这渣男倒好,城市里有个貌美女花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偏远乡村娶一个如花似玉朴质的大姑娘,他到底知不知道廉耻,有没有道德观?

        他最后竟然还是突然离开的?

        还有他明明知道自己吃那么药还吸/毒,和王小芬在一起也不知道避孕吗?最后那个叫堂礼的孩子从小体弱多病,没有活过十五岁,堂昊喆难道没有一点责任?

        还有王小芬前半生二十多年孤苦伶仃的人生……

        或许是职业关系,许可扬对一些可怜人的处境特别能够感同身受,在了解所有的真相之后,她哀默大叹,仿佛自己经历了这艰难苦楚的二十多年。

        舒宁见许可扬都问得差不多了,才道:“许女士,您放心,我妈已经知道他有太太,她是个有原则的人,绝对不可能重新和堂昊喆在一起。”

        许可扬自然知道,这些许航早就告诉她了,她就是气堂昊喆这个人渣,人面兽心,伤害了那么多女人,不止她这妻子,这二十多年里被骗了感情的其他女人,还有那个被毁了整个人生的王小芬。

        舒宁这时候却道:“许女士,我今天特意过来,也是想拜托你一件事。”

        许可扬有些意外,“你说。”

        舒宁看着她,态度分外严肃,“许女士,关于堂礼为什么会体弱多病这件事,还请您务必不要在我妈面前提起,哪怕有有可能的一点因果关系都不要提。”

        许可扬和许航都愣住了,关于堂昊喆不能生育这件事外人几乎都不知道,外界也只流传他们夫妻都是文艺人,崇尚丁克,而实际的情况,一方面是堂昊喆自己的身体,一方面则是许可扬不想生、外加对后代健康报以质疑的态度。

        而关于堂礼为什么早逝这件事,许可扬和许航也只是猜测与堂昊喆有关,两人都守口如瓶,没有和任何人提过,眼前的女孩儿怎么会知道?

        一直没有吭声的许航终于开了口,他看着舒宁:“你猜到什么了?”

        舒宁转头看他,又看向许可扬,“无论是我的猜的,或者我听到了其他什么传闻,无论如何,都请尽量不要提起堂礼,还请你们理解,我妈当年失去儿子非常痛苦,她顶着寡妇的身份独自养大堂礼,堂礼没有活过十六,她非常自责,好不容易现在走出阴影开始新生活,我不希望她再回归痛苦的生活。”

        许可扬诧异不已,面前的女孩儿多大?十八,还是十九?

        她考虑了那么多,还如此体贴自己的婆婆,根本就是像亲生女儿一样。

        又想,的确就是亲生女儿啊,婆媳相依为命,不是比亲生的母女还要亲吗?

        如此孝心,许可扬大为动容,点头同意了,她自己想想也是,不能说的,如果她有个孩子,最后知道孩子体弱多病受苦多年是因为天生继承的父亲不好的基因,也得悔恨加痛苦一辈子。

        舒宁下午还有工作,不能久留,聊完便告辞走了。

        许航接她上楼,又亲自送她下去。

        电梯间里,两人无话,电梯一层层下落,到第十层的时候,许航看着电梯门上的提示牌,缓缓道:“秦香,你真不像一个农村长大的姑娘。”

        舒宁回头,笑了笑:“那你觉得农村长大的姑娘该是什么样子?”

        许航没有答。

        他更加没有说,他手下的人跑去村子里,上蹿下跳把秦香家打听得透透的,能问的都问了,甚至还打听到——

        “秦香以前可乖了,什么都听婆婆的,就是半年前开始吧,变得特别有主意,和从前不太一样了,真的特别明显。”

        半年前吗?

        许航的余光默默看着舒宁,如果改变真的是从半年前开始的,那么又是什么改变了她呢?

        电梯抵达一层,梯门朝两边缓缓打开。

        舒宁去没动,反而转头看向许航,许航有些奇怪,也转头看她。

        却听到女孩儿对他道:“许总,你们公司招临时工吗?”

        许航一愣,什么?

        舒宁笑笑,“我这个人算不上多聪明,但是特别能搅合事儿,或许我其他事情帮不上忙,但在许女士的事情上,或许刚好能出点主意。”

        没人走,电梯门又缓缓合上了。

        许航转身面向舒宁,看着她,“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上次王小芬虽然向他打听,但他也只说是自己创业开公司的,她不该知道才对。

        舒宁眨了眨眼:“别管我知不知道,如果许女士的事情需要人帮忙,你或许可以找我。”

        帮忙?找她?

        舒宁抬手按下梯门按键,又眨眨眼睛,半真半假道:“不过是要收费的哦。”说完闪身走人。

        许航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忽然觉得有趣得不行,这真的是个偏远山村里长大的姑娘?这么乖张。

        这之后,许航忙于工作,舒宁继续在理工大当自己的食堂打饭妹,有空看看书,陪王小芬逛逛街,适应大城市的生活节奏。

        而这期间,堂昊喆又来找过王小芬,食堂、宿舍乃至两点一线的途间,堂昊喆耐心不减,也好像喜欢上了这个“猫抓老鼠”的游戏,无论王小芬什么态度,他下次照样找过来,好像根本不怕被拒绝一样。

        舒宁暗想,这个男人太自信了,金钱、社会地位、学识、人脉,哪方面都高过王小芬几个阶层,他的自信让他不怕被拒绝,他说不定还在暗暗窃喜,王小芬只拒绝懒得搭理他是欲拒还迎的姿态。

        这就不对了吧,你一个渣男,也好歹该有点渣男的自觉啊,天天刷存在感,好像根本不记得自己当年干了什么缺德事一样。

        于是舒宁就问王小芬:“妈,那个堂教授是不是喜欢你啊,总是来找你。”

        王小芬立刻斥道:“没有的事!”

        舒宁犹犹豫豫:“可是妈,别人看到不好啊,堂教授是有老婆的呀。”

        这倒是提醒了王小芬,她之前直接无视,倒是没想到这一层,被媳妇这么一说,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堂昊喆再找来,王小芬便怒斥他,农村妇人,什么难听的话不会骂,尤其嗓门儿还大,几句就说的堂昊喆面色尴尬。

        男人只能说:“你别生气,你今天不想见我,那我下次再来找你。”

        王小芬都要无语了,呵斥道:“你有病啊你找我,你不是有老婆吗?”

        堂昊喆大约真的犯病了,竟然当场流露出动容的神色,缓缓道:“但是小芬,当年我先遇到的你啊。”

        王小芬才不吃这套深情,也没听出来堂昊喆款款深情的“表白”,回喷道:“滚蛋,认识你之前我还先认识我们村儿那头公种猪呢,我也没对着它/情啊。”

        听到这么粗鄙的话,堂昊喆脸都绿了,转头就走,这之后,倒是有段时间没再出现。

        但是在旁边围观了全程的舒宁差点没把自己笑死。

        哈哈哈哈哈哈,公种猪,你们落后山村的话真是一套的一套的啊,骂人都不带拐弯的。

        而另外一边,许可扬有些焦头烂额,她已经想离婚了,但她现在知道,如果走正常的法律流程,时间长不说,堂昊喆也会迅转移财产,本来她是想暗中让许航弄点堂昊喆婚姻不忠的证据,走离婚诉讼流程的,但咨询律师之后,现这条路并不能保证她分到大部分的财产,许可扬就有些着急了。

        许航的意思是,既然正规流程不可取,那就干脆下狠手,先把家里的财产偷偷转移再说。

        许可扬自然是能转移的早就转移走了,但她和堂昊喆本来也是各过各的,她的钱自然挪得走,但问题是……

        许可扬想要分堂昊喆手里的钱和资产。

        夫妻共同财产,本来也是一人一半,许可扬做法的确欠佳,但既然是夫妻,她要求一半财产不为过,更何况,这二十多年,堂昊喆事业一步步展上来,她许家可没有少帮衬,人脉、资源、经济支持,哪一样都不少,可堂昊喆这人说好听了是个画家,但终究也不过是食五谷铜臭味的臭男人,一毛不拔,哪怕从许家得了好处,也从不回报。

        在许可扬看来,她分一半财产算什么过分?他这么多年尽到过一个丈夫的责任吗?他一堆女人,却要求她贞忠,他大手大脚,却要求她知书达理大家闺秀,他靠着许家事业一步步登上巅峰,许家树倒猢狲散的时候,他人又在哪里?

        许可扬的心早就凉透了,她甚至哀默地想过,她宁可做个寡妇,也不要这样的丈夫。

        本来她也的确做好了再煎熬半生的准备,但年近中年,快5o岁了,她突然就不想再忍再熬了。

        哪怕只能再活五年,剩下的日子她也要开开心心地过!

        但人活着可不止要开心,还要钱,许可扬并不是那些只要风花雪月的女人,她的心凉了,没有感情了,可不能没有钱和资产。

        但家里的资产和钱大部分都在堂昊喆手里,她如果提离婚,以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她真是半毛都别想分到,可她就是需要钱啊,很多钱,大把的钱,用以支撑她后半生几十年的安稳富足的生活。

        可堂昊喆捏钱捏得死紧,资产也都在他自己名下,还有古董名画她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她又该怎么拿?

        这时候,许航却忽然给她出了个主意,“或许,我们可以找王小芬。”

        许可扬愣住,她?

        许航又道:“不过找王小芬之前,得先找她那个媳妇。”

        a

        舒宁晚上都要睡了,接到了许航的电话,她也不怎么意外,开开心心接起来,口气轻松,“喂许总啊?大晚上这是准备和我谈多少钱的生意啊?”

        许航十分痛快,“你可以开个价。”

        舒宁捏着手机,躺会床上,听到这句话,觉得有点意思——

        上个世界是她给私家侦探钱,这个世界反过来,变成私家侦探给她钱了。

        舒宁才不像上个世界的许航庭,五十万要成五万,她直接狮子大开口,“我要百分之十。”

        许航口吻深沉,但音调愉悦,“看来你又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舒宁哼笑:“许女士从堂昊喆手里无论挖出多少资产,我要分百分之十。”

        许航只想了半秒,十分痛快:“可以。”只要她办得到。

        舒宁:“成交!”

        a

        王小芬是个没文化大半辈子扎根在偏远乡村、还顺带有点封/建迷/信的村妇,在她的概念里,就没有重逢旧爱重燃花火的概念,这些她都不懂。

        她只知道两件事,一个,堂昊喆是个骗人骗心一走了之的大骗子,其次,他现在有妻子有家庭,她得离远点儿,管那男人怎么主动过来勾搭,他犯贱她可不跟着犯傻。

        这段时间里,王小芬一面摆明态度对堂昊喆敬而远之,一面也暗暗在心里同情堂昊喆如今的妻子。

        ——唉,这女人也是可怜啊,得瞎成什么样子才能和堂昊喆这种男人做夫妻。

        却没料到,如今堂昊喆的妻子竟然找上了门。

        王小芬从舒宁嘴里听说许可扬要见她的时候吓了一跳。

        下意识就想:她找我干嘛?我和那个谁又没什么关系,难不成还以为我勾引她男人,找上门打架来的?

        这种事在他们村儿以前也不是没有生过,王小芬会这么想实属正常。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另外一件事——她媳妇怎么认识的堂昊喆那个老婆?她可从来没向媳妇透露过当年的那些事情,媳妇也不该知道堂昊喆才对,怎么现在反而是她来转告许可扬想要见她这个消息?

        难倒媳妇都知道了?!

        王小芬心中大惊,又赶忙问舒宁:“香儿,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舒宁眨眨眼,故作和平日里一样天真懵懂的样子,“妈你是说堂教授吗?知道啊,他是堂礼哥的爸爸。”

        王小芬一愣,很快表情变幻,哼道:“堂礼梦里和你说的吧?”

        舒宁心里憋着笑,继续维持面孔上的天真,“是啊。”

        王小芬叹气,暗暗捏拳,这小兔崽子死了做鬼之后怎么这么找抽?这些事情和他媳妇说是什么,梦里有空不会多教点数理化啊!

        舒宁却在一旁暗道:对不住了堂礼大兄弟,又让你背锅了。

        既然媳妇都知道当年生的事情了,王小芬也就没什么可遮掩的了,直接对舒宁道:“那就是个坏蛋,妈当年被骗了,你可记好了,虽然咱来了城里,但千万不能被城里人再骗一次,来城里展的农村人更不行,反正就是不能再被骗!”

        舒宁自然连连点头,乖巧称是。

        王小芬又嘀咕:“你刚刚说堂昊喆的老婆找我?”

        舒宁点头:“妈,你见不见啊?”

        王小芬本来心想她和堂昊喆老婆又什么好见的,又不是大房见二房,可忽然想起堂昊喆是个人渣,顿了顿,还是道:“见吧。”见了面甭管对方想要说什么,都是女人,好歹给提个醒,别继续被那男人骗了。

        见面的地点很私密,约在了一处高档小区的豪宅里。

        王小芬跟着舒宁,刚到的时候还有点不高兴,一面观察这富丽堂皇的豪宅,一面对舒宁道:“这什么意思?显得她有钱我没钱啊?”

        舒宁见过许可扬,知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便劝道:“妈,你别乱想,人家可能就是找个隐秘点的地方见见你,自己的住处当然最隐秘了。而且人家有钱咱没钱,你也不能叫人家特意为了我们找个破破烂烂的地方吧?这多不合适。”

        王小芬一想也对,人家有钱,自然有豪宅,她觉得稀奇,人家可未必觉得多稀奇,恐怕是她自己的多想了,于是放下了刚刚高涨的戒心。

        进了宫殿似的一扇大门,穿过玄关和外面的一个客厅,婆媳俩终于在靠近花园的一个会客室里见到了许可扬。

        和上次不同,今天的许可扬清瘦、憔悴了不少,脸上都没什么血色,本来就瘦,如今直接成了皮包骨头的样子,看着怪可怜的。

        舒宁也惊讶,短短半个月变成这样,看来和堂昊喆离婚分财产这条路走得颇为艰辛。

        而许可扬见到王小芬便站了起来,她不但迎上来,脸上还是一副痛苦憔悴的模样。

        吓得王小芬连连后退,这这这,这到底闹什么?

        许可扬上来就抓住王小芬的手,苦着脸,哭诉道:“王姐,你帮帮我吧。”

        王小芬胳膊都被拉住了,躲也躲不掉,便惊讶地道:“许女士,你这干嘛?你有话好好说,别哭啊。”

        许可扬却是直接眼泪流了下来,情难自控,“我也不想哭,可是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王小芬这样的妇人,村野长大,自是彪悍,从小就明白眼泪无用的道理,所以自然不能理解许可扬既然已经走投无路了为什么还要哭。

        哭能解决问题吗?不能啊,不能还哭什么,浪费力气,不如不哭。

        王小芬只能劝道:“大妹子啊,你有话好好说,先别哭,不是你找的我吗,咱们坐下来,好好聊,你真有什么告诉我,我能帮的一定帮你。”

        舒宁也劝道:“许女士,我妈不是来了吗,有什么事情咱么好好谈,问题总能得到解决。”

        许可扬一颗焦躁不安的心终于才得到了安抚,也意识到此刻自己形容糟糕,于是停止哭泣,擦了眼泪,请婆媳两个去沙处坐。

        茶水早就倒好了,精致的白骨碟茶碗,上等的花茶,清香宜人,茶碗旁边还有擦手用的浅蓝色帕巾,可见许可扬是个活得多么精致的女人。

        王小芬与这处豪宅里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但并不妨碍她和许可扬交流堂昊喆的事情。

        她也是这时候才知道,除了当年在误入小村后欺骗她又一走了之,堂昊喆这一生到底做了多少荒唐愚蠢又令人恶心的坏事,以及,她伤害过多少对他专情的女人。

        王小芬是其一,许可扬是其二,当年订婚后又解除婚约的前任未婚妻是其三,甚至还有堂昊喆年轻时在大学里任教做老师时候欺骗的女同事、乃至国画班的女学生,堂家远亲的一个小辈、甚至是他挚友的掌上明珠……

        重提旧事并非是许可扬情愿的事情,而随着话题的深入,她的表情也渐渐哀默了起来,大约因为这样的事情回忆得越多,她就现自己这么多年的夫妻生活中忍耐了多少,而忍耐得越多,越显得她自己的人生被堂昊喆的风流反衬得多荒诞。

        王小芬却没多少风雅细腻的感慨和内在抒,她就只有一句话:“这种人渣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骗了那么多女人,骗了这么多年,就每一个带头出来拿刀砍死他?

        许可扬显然没听过这样的说辞,都愣了,反应了一会儿,才有点牛头不对马嘴地讷讷道:“那个,王姐,杀人是……犯法的。”

        王小芬皱眉:“我知道!但他都这样了,你也知道他这样了,你怎么还能由着他去?要是我,自己男人这样了,肯定天天打,早上起来打,下地之前打,干完活儿回来打,晚上上炕睡觉之前再打,打得过自己打,打不过叫娘家人来一起打,打他半个月不够就再打半个月,就不信打不老实。”

        许可扬听着这番打男人的论调哭笑不得,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还是舒宁从旁劝道:“妈,城里和咱们村儿不一样的,村里你这么打,书记都不敢上你家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你打,别家要么看热闹要么给你起哄让你狠狠打,打个你死我活最好。城里不行啊,用手机打个11o,警察就来了,要管的。”

        王小芬听了恍然,那是不能打了,又感慨,原来城里也有不如他们村儿的地方呢。

        说到打男人这里,许可扬的思路跟着一偏,忽然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哭笑不得地开口道:“王姐,你一提打男人,我都忘记我说到哪儿了。”

        舒宁提醒道:“你说你要离婚。”

        哦对,离婚。

        许可扬接着便开始说她离婚的事,也提到了请侄子帮忙调查堂昊喆婚内不忠的证据,乃至她想要分财产的想法。

        提到分财产这件事上,许可扬说得模棱两可外加小心翼翼,显然不愿意让人觉得她是个死要钱的女人。

        结果王小芬见她这个态度直瞪眼,但她又不能冲着许可扬,于是拉住舒宁,对她道:“香儿,我就问你,要在咱们村儿,男人像这样的,咱们女人,就假设吧,是你男人,你要怎么办?”

        舒宁立刻抬头挺胸,口气坚定地说:“我要是和这种男人掰掉,肯定搬光他家产,田是我的,地是我的,种的庄稼果子都是我的,还有住的院子也是我的,他想赖着不走,我就找二宝和大宝哥一起把人直接轰走!”

        王小芬接话,“不但要轰走,还得把他的破事儿拿个喇叭在村子里喊上半个月,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干了什么缺德事,别以后哪家父母又瞎了,把女儿嫁给这种货色。”

        许可扬:“……”作为一位现代女性,她感觉自己需要消化消化这些话,可消化了没一会儿,她忽然像是被洗脑似的,觉得特别有道理。

        她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啊!

        这男人她已经想扔掉了,但财产她就是要分的,不,不止是分,最好是全部,全部她都想要!

        只是她以前从不敢在人前说这些话,哪怕是在侄子许航面前,也只说分走大部分,甚至在心底里,她也用时代女性的标准暗暗克制,她只要分走自己作为妻子该分得的那部分就好了。

        可如今,听到面前婆媳两个的话,她心底里那些可以称之为的贪婪的欲/望才彻底觉醒了——

        没错,她就是要拿走她和堂昊喆这个家里所有的财产!

        全部拿走又怎么样?一份不留有如何?她为什么要和那渣男分?她凭什么给他留?他滥情不归家的时候、他从不顾念夫妻感情的时候、他做了一堆破烂事她还只能忍着的时候为什么没人来指责他,如今她要离婚了,她想彻底结束了,凭什么还顾念旧情要按照婚姻法留他一半财产?凭什么?

        她就是想全部拿走啊!不但拿走,最好看他事业跌落谷底、落魄无依!

        许可扬被心中这些魔障似的膨胀的想法激荡得魂神皆颤,此刻她的理智、教养、克制正与这些欲/望较量着,她忽然就很羡慕面前的婆媳两个——

        她们那么直接,那么无所顾忌。敢爱敢恨,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她也真的很想像王小芬说的那样,狠狠把堂昊喆打个稀巴烂,天天打,时时刻刻打,一天三顿连着下午茶一起打,打他一个月三个月,打废了直接丢出门!

        许可扬一个高雅的淑女,此刻愣是被这些简单粗暴的想法振奋得精神抖索,连气色都上来了,眼睛直冒光。

        就恨不得拉住婆媳俩的手,来个三打一了!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7795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