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儿媳高能[快穿] > 29.【是婆婆也是妈】

29.【是婆婆也是妈】


        王小芬也终于问到了正题上,  “所以你找我,到底要干什么?”

        如今她们双方都清楚对方的身份,  这样特意安排的见面,总要是有目的的。

        许可扬记得侄子许航叮嘱她的话,回道:“王姐,我想请你帮帮我,想办法拿到堂昊喆手里的财产。”顿了顿,  “越多越好。”

        王小芬愣住了,这样的请求对她来说未免太过了,  毕竟婚姻是堂昊喆和许可扬自己的,  她一个外人,  怎么好插手?

        就算是在他们村儿,出事了,  最多女方的娘家人出面,  万万没有外人帮腔的道理。

        王小芬自然开口拒绝,  她不是个多圆滑的人,拒绝的话不会说的多体面好听,  等同于直接拒绝,  声称自己不方便出面干涉,  因为不是她和她家的事情。

        这样的回复许可扬并不意外,  因为许航早就给她打过预防针,也同时给了她应答的对策。

        许可扬把许航那番话在心里掂量了几番,  然后郑重地看着王小芬,  缓缓道:“那如果,  我的事,也是你的事情呢?”

        王小芬:“什么?”

        许可扬目光转向了舒宁,接着道:“如果我收养秦香,认她做我的干女儿,也愿意在我死后把我的财产全部留给她,你觉得这样的话,我的事还能算过也是你的事情吗?”

        王小芬大惊,舒宁也是没料到这一茬,但转念一想,这办法简直两全其美,不但把许可扬和王小芬这两个女人统一到一条战线上,也一下子提高了秦香的社会地位和可以接触的资源——

        要知道许可扬娘家虽然大不如从前,但好歹是书香门第,家族资源不少,秦香有了许可扬这样的干妈,也能算是麻雀飞上枝头,未来无论是读书、工作还是重新结婚找男人,都不再是如今这样的档次了!

        这主意简直大赞!

        谁给许可扬出的办法?还是她自己想的?

        无论是哪个,对秦香和王小芬来说,无疑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认干女儿再帮忙这件事不是小事,王小芬自然不会当场答应,但利益摆在眼前,她也不傻,知道权衡,于是没有当场给出答复,只说回去再想想。

        她这边一犹豫,许可扬便知道她其实有所心动,也不催,让她回去思考。

        于是这场会面结束,王小芬和舒宁一道回学校。

        离开前,王小芬去了一趟卫生间,许可扬去院子外接了个电话,留下舒宁一个人在客厅里。

        她坐了一会儿,感觉到背后有人,转头,许航正站在客厅门口。

        男人今天穿着随意,居家服外面套了件浅色的毛衣,还戴着一副眼镜,看着有点懒懒的样子。

        他走进来,就站在沙的另外一头,舒宁看他这身装扮,忽然想到什么,惊讶地低声道:“这是你家?”

        许航扬扬眉,特别欠揍地说:“在这里见到我,是不是比在食堂打饭的时候见到我要顺眼的多?”

        舒宁不瞎,又做过一段时间高太太,知道能住这么大房子的人得有多少身家。

        但许航既然这么问,舒宁还是很仔细地思考了一番,然后道:“许先生,在我这个食堂打饭妹眼里,你不管住哪儿,我该给你抖掉几块肉还是会抖的。”

        许航哼笑,唇角收也收不住,“你抖好了,尽管抖,本少爷花两个钱就为了看你抖勺子的高贵脸。”

        舒宁心里翻了个白眼儿,许航在沙的另外一头坐了。

        两人各坐一头,相顾无言几秒,舒宁忽然道:“认干女儿是你的主意吧?”

        许航没有答,只说:“总资产的百分之十,食堂打饭妹的野心看来可不止饭勺里抖掉两块肉啊。”

        舒宁看他,许航也转头,两人对视。

        舒宁缓缓道:“没结婚的打饭妹眼里都是爱情、存钱、一起奋斗买房子,我就不一样,像我这种年纪轻轻就丧偶的,男人都死了,眼里也就只剩下钱了。”

        许航却说:“那你看我这房子值多少钱?”

        舒宁看着他,没说话。

        许航微笑地回道:“市价几千万,填得满你的眼睛吗?”

        舒宁正要开口,许航却接着道:“当然,这只是一套房子而已,还有其他地方的几套房产,面积都过2oo平,还有公司、股票、现金,海外资产……如果再加上这些,填的满你的眼睛吗?”

        舒宁闭嘴了,沉默地看着许航,许航也回视她。

        客厅里,静悄悄的,这样的安静,好似在等待谁的回答。

        而舒宁脑海里,1.3默默开了口:“宿主,这个男人似乎是想泡你。”

        舒宁:“……我知道,你闭嘴。”

        舒宁要不知道许航在做什么真是聋了,但她也实在想不通,她和许航才见过几面,这男人就已经看上她了?

        内涵?狗屁。

        外在?秦香倒的确有一副好面孔。

        但只是因为长得好看吗?

        许航可不像是会缺漂亮女人倒追的男人,也更不像是没见过漂亮女人的男人。

        那么难道有浅度受虐体质,抖他两块肉他就惦记上了?

        哇,霸道总裁那种“很好你抖掉我的肉我成功注意到你”的莫名其妙的爱上的方式原来不是电视剧和小说忽悠人的啊?!

        舒宁看许航的眼神,相当一言难尽。

        然后她道:“堂哥,我的眼睛里除了沙子融不进,什么都可以看进来,所以根本填不满。”

        许航听到“堂哥”两个字之后,舒宁后半截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她叫他什么?

        许航有些惊讶,“你知道我和许女士的关系?”

        舒宁看着男人的表情,缓缓笑了起来,“堂哥,你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劝我婆婆,让她同意我认许女士做干女儿,那以后,你就是我哥,我就是你妹妹了,亲的。”

        许航:“……”突然明白什么叫挖坑把自己坑死了。

        但他现自己竟然还是挺高兴的,大约因为,她面前的这个姑娘,比他之前认识的时候,又鲜活了不少。

        这时候从卫生间出来差点走错路的王小芬寻回了客厅,见到许航的时候她只是扫了一眼,没认出来,就被起身走向她的舒宁挡住了视线。

        许可扬也打完电话回来,刚好送婆媳两个出门。

        离开这片高档小区之后,回学校的路上,王小芬暗自思考,许可扬有求于她,提出来的条件还是很诱人的,但她还是犹豫,毕竟她也知道饼子画得再大承诺未必可以兑现这个道理。

        她帮许可扬,许可扬的承诺又能兑现多少?

        认一个干女儿,又真能有多少便利?

        王小芬想来想去,觉得不能轻易答应。

        路上,舒宁一直没吭声,她知道王小芬有自己的考量,而且站在她现在的立场上不好多说什么,如果她催了,会让王小芬误以为自己迫不及待,插上翅膀就要飞奔干妈怀抱。

        结果到了学校,王小芬却忽然严肃地对她道:“香儿啊,你晚上要是做梦梦到堂礼了,你和他说一声,让他来妈梦里,妈有事和他商量。”顿了顿,“就一会儿,不耽误你们。”

        舒宁:“……哦。”

        可问题是,【造梦】道具早就已经用完了,再想“托梦”也不可能了。

        舒宁倒是想过去购买商城里翻翻看看有没有【造梦】卖,但搜了好几遍都没有,这下在梦里造个堂礼出来托梦是彻底不可能了。

        其实找个托词,说堂礼最近都没托梦,糊弄过去也不是不行,但舒宁知道,王小芬提到要和堂礼讨论的事情,就是许可扬提出的条件。

        舒宁想想,觉得“堂礼”还是有必要再“出现”一次。

        于是当天晚上,凌晨一点多,被1.3叫醒之后,舒宁起身下床,轻轻走到王小芬床边坐下。

        “妈,妈。”

        王小芬正在熟睡,听到动静,睁开眼睛,乌漆嘛黑里见到一个人影坐在自己床边,抬腿就要踹,被舒宁一把抓住脚腕子。

        “妈,是我,堂礼啊。”

        王小芬一愣,收脚坐起来,抬手按亮床头灯,媳妇的身影清晰地落入眼底。

        王小芬惊讶地扬眉,明明是只有两个人的宿舍,但还是屏息压声地说:“儿子?你怎么又回魂儿了?”

        舒宁:“秦香说的啊,她说你有事找我要和我商量。”

        王小芬怪罪道:“那你托梦给我啊,上你媳妇身干嘛啊,她不要睡觉休息的啊,明天还要起早。”

        舒宁心道我特么装个鬼容易么我您还挑三拣四的,嘴里辩解道:“妈你做梦插秧呢,我倒是想叫你,你不理我啊。”

        王小芬倒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干活儿不废话的毛病,于是顺理成章相信了这番说辞,此刻既然“堂礼”来了,便立刻拉着“儿子”把白天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又感慨,“你活着的时候,我骗你说爸爸意外死了,你也信了,结果你死了,倒是骗不了你了。”

        舒宁默默道:“妈,因为我在下头没找到我爸啊。”

        王小芬叹气,心道也是,鬼知道的总比人知道的多。

        但忽然一顿,想起什么,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儿子”,“那你在下面怎么有钱花的?”

        她为了做样子,这二十多年里,每年都给堂昊喆烧纸,也的确只当着男人死了,但因为当年在村子里宣扬堂礼还“活着”,所以这十年里,从未烧过半张纸。

        这么一来,死去的堂礼在下面肯定是没有钱用的,既然没有“钱”,他在下面怎么生活?

        王小芬顺着这个思路,忽然又抬手重重在“儿子”身上锤了一下,“你说,你是不是勾搭了女鬼,花人家女鬼的钱了所以才能过得这么潇洒?想托梦就托梦,想回魂儿就回魂儿,好像阴间不用上班不干活儿似的。”

        舒宁一个为了谈正事儿特意装神弄鬼的当事人都要炸了——

        堂礼啊!我亲老公啊!你棺材板儿掀一掀啊!你看看咱妈都整天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老觉得你在下面吃喝嫖/赌不干正事儿的啊,你到底是不是亲儿子啊!


  (http://www.shukeju.com/a/56/56710/160779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