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四 灭口?

章十四 灭口?

        “这……这……”何氏看着丈夫尸体脖子处的针眼,说不出话来了。

        辰御天走进房间,仔细看了看那处针眼。只见那针眼细小至极,如果不仔细看,的确很难现。

        公孙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尸体,之后说道:“死者浑身上下没有其他外伤,如果不是自杀的话,那么这处针眼便是唯一的致命伤了。”

        “也就是说,死者是中了毒针而死的对吧?”霍元极、雪天寒相继走了进来,甚至,就连门外的林刀和林韬也跟了进来。

        林韬躲在父亲身后,略带恐慌地看着房间中的尸体,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看到死人,心中自然有些害怕。

        公孙点了点头,旋即皱起了眉头:“可是很奇怪,为什么我在房间里也好,还是尸体上也还,都没有现这根喂了毒的针呢?”

        “奇怪的可不只这一点。”林刀冷漠的声音传来,众人下意识的望去,就见他和林韬正站在房间内唯一的一扇窗户上。

        只见林刀指着窗户道:“这扇窗户上没有任何的损伤,甚至就连一个小孔,都没有现。”

        “什么?”

        听罢,辰御天一步来到窗户边,仔细看了看窗户上的窗户纸,的确如林刀所言,上面没有任何的损伤。

        “这怎么……可能?”辰御天惊骇欲绝,一双瞳孔紧缩起来。雪天寒等人也是微微变了脸色,窗户上没有任何损伤,那么,毒针又是从哪里射进来的?

        在没有人进入房间的前提下,想拿毒针毒杀死者,唯一的方法,便是从客栈外面往里面飞针杀人,但这样,势必会在窗户上留下飞针刺破的小孔才对。

        可眼下,窗户上没有任何痕迹,而且毫无损伤。

        辰御天紧锁着眉头。

        忽然,他的眼角余光无意间看到了房间一直开着的房门,顿时灵机一动,大步来到房间门前,仔细查看了一下那两扇门。

        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其中一扇门的某一处位置,笑了。

        “果然如此……”

        雪天寒见到他这种表情,立刻便知道他一定是现了什么,于是问道:“辰兄,你现了什么?”

        辰御天笑着指了指门上的小孔。

        雪天寒仔细一看,先是一惊,随即恍然道:“原来如此啊……原来毒针并非是从窗外射进来的,而是从这扇门外啊!”

        “你说什么?”公孙听到这话,大吃一惊,旋即连忙和霍元极走过来,看了看门上的小孔。

        林刀父子也随他们走了过来,站在身后。

        林刀淡漠冷然地打量着那扇门。

        “果然是从门外射出来的,”公孙点了点头,旋即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叫道,“等一下,门外就是这家客栈的通道,那岂不是说明……”

        说着,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扫过林刀、何氏、小二、以及那胖客人在内的四人。

        辰御天和雪天寒同样笑着看向那四人。

        那四人与霍元极顿时一头雾水,看着三人的动作,不知是什么意思。

        霍元极问道:“说明了什么啊?”

        辰御天缓缓笑道:“这房门外,便是客栈的走道,而从早上到现在,除了我们之外,并没有外人进来,对吧小二哥?”

        小二点点头道:“是的公子。”

        霍元极仍然有些不解:“可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辰御天缓缓道:“既然没有外人进来,那么,凶手便只能是原本就在这间客栈内的人,而且自从我们来了之后,客栈内应该还没有人离开过,所以凶手,势必还在客栈之中!”

        那四人以及霍元极、林韬顿时面色大变!

        ……

        京畿府的捕快们很快来到了悦来客栈。

        何武死亡的现场遭到封锁,捕头周林正在记录客栈内所有人员的供词,辰御天看着正在忙忙碌碌录取供词的捕快们,微微出神。

        雪天寒突然走到了他的身边,问道:“你觉得此案会不会也是刘冲派遣杀手做下的?”

        “噢?”辰御天微微一笑道,“动机呢?杀人灭口么?”

        “自然。”雪天寒点头道,“何武与李奇相熟识,很有可能已经从李奇的嘴里知道了当年那件事的真相,你不是说过刘冲派来的杀手曾经说过,他不想让任何知道当年之事的人活在世上,何武既然知道了那件事,就很有可能引起刘冲的杀机,杀人灭口!”

        辰御天想了想,沉声道:“你这样分析也不无道理。但我总觉得,这件案子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哦?”雪天寒惊讶。

        辰御天看着正在录供词的何氏与小二,说道:“我总觉得这两个人,似乎并非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雪天寒微微一愣!

        辰御天笑道:“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这时,捕头周林拿着录好的供词走了过来,“公子,嫌犯们的供词已经录取完毕,请过目。”

        辰御天微微点头,拿过那些供词看了起来。

        小二的供词几乎没有什么问题,和之前说过的几乎一模一样。老板娘何氏的供词也基本与小二的一样。林刀父子在案之前一直都在房里睡觉,那位胖客人也一样是在睡觉。除此之外,还有一位负责清扫房间的妇人,案之时正在楼下厨房清扫。

        辰御天看过后皱眉问道:“其他人的呢,难道这间客栈就只有这些人吗?”

        “回公子,其他的客栈人员正在楼下录取供词,不过他们从今天早上开始都没有上过二楼,应该不会是凶手。至于房客,这间客栈除了那三位之外,别无他人。”周林说着,一指一旁的林韬父子与胖客人。

        辰御天愕然地看着他:“只有他们三人?你确定?”

        “是的,”周林点头。

        辰御天神色微微一沉,旋即不动声色对周林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幸苦你了。”

        周林走后,雪天寒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小二说谎了?”

        他说的是小二曾经提到的那个曾经和何武生争吵的可疑人,既然案前到现在只有他们几个外来人,那么那个人也应该是内部人员?可为什么客栈内竟然会没有这号人物?

        辰御天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这时,一个捕快过来道:“公子,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查过了,房间里并没有现您所说的那样东西。”

        辰御天微微点头,随即捕快离开。

        雪天寒问道:“果然还是没有找到凶器么?”

        辰御天点点头。

        消失的凶器、神秘且来去无踪的客人、还有几乎无法完成的杀人手法,这件案子,谜团也未免太多了。

        “说到凶器,我倒是还现了一个疑点。”雪天寒道,“凶手真的是从房门外射出飞针的么?”

        辰御天微微皱眉,道:“这一点我也想不明白,如果凶手真的是在房门外射出了飞针,以那间客房距离楼梯的距离,凶手被人看到的可能性很高,如此具有风险的手法,我觉得凶手应该不会使用。”

        雪天寒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可是门上的小洞又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凶手故意留下误导调查方向的也说不定。”辰御天想了想道,“可这样一来,凶手又是采用了什么手法能够不进入房间而杀死何武呢?”

        ……

        供词录取完毕,客栈中的所有人全部集中在了一楼大堂,辰御天与周林等捕快在方桌旁坐定,开始分析案情。

        一旁,几个跑堂伙计端来了茶水,准备众人倒上。

        突然,也不知是伙计笨手笨脚,还是心不在焉,一股茶水倒偏,没有倒在茶杯中,倒是全部淋在了周林身上。

        “啊……差爷,小人不是故意的……”伙计连忙丢下茶壶下跪,脸上带着惊恐之色。

        一旁何氏也是大惊失色,一边拿起桌上的抹布替周林擦拭,一边骂道:“我打你这个不长眼睛的东西,竟然敢得罪差爷,你不知道差爷能随时把你抓进大牢吃牢饭么?”

        “啊……”伙计吓了一跳,连连求饶,“差爷饶命,差爷饶命啊……”

        “无妨,你又不是故意的。”周林淡然一笑,完全没有讲此事放在心上。

        “你这个不长眼睛的东西……”何氏阴沉着脸,斥责那个伙计,“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谢过差爷开恩?”

        “谢谢差爷开恩,您的大恩大德,小的永世不敢忘记……”伙计连连叩拜,之后在何氏的呵斥下离开了。

        辰御天看着这一幕,微微苦笑,这个何氏对官差的成见果然很深,方才寥寥数语,却是直接暗讽官差手握权力,不分青红皂白拿人下狱之现象,想必以前定是遇见过类似之事。

        正想着,辰御天的目光刚好扫过其左手所握着的一物,目光陡然一闪!

        “难道……”他眼中精芒爆闪,旋即起身快步朝楼上走去,雪天寒看到他的神情,顿时明白他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于是微微一笑。

        “看来这件案子,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啊……”...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