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三 自杀?

章十三 自杀?

        “啊――”

        凄厉一声惨叫,从悦来客栈内传出,辰御天想也没想,一把推开店门,闯将进来,随即直奔声音传出的二楼。

        四人来到二楼,便看到一个店小二站在一间房间的门口,目光中隐隐有这一丝惊恐泛出。

        更是从那房间中,清晰的传出一个女子哭泣的声音。

        “相公,你没事吧……”

        听着房间内的伤心哭泣,四人直觉出了事,立刻来到那房间门口。在看清房内情形一霎,四人的目中,皆是闪过一丝精芒!

        只见房间内,一个女子半边身子趴在床上痛哭流涕,其身子下,有一个男子面容平静地躺着。

        那个男子大约四旬左右,身穿青衫,静静的躺在床上,就如同是睡着了一样,只是,其面色黑,很明显,这是中了毒的症状。

        公孙仔细地看了那男子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行了,已经没救了……”

        辰御天看了看房间里那中毒的男子,微微皱眉。自从看到这个房间,他总觉得有哪个地方似乎不太对劲,只是具体是哪里不太对劲,他一时也说不上来。

        雪天寒问道:“怎么了?”

        辰御天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对了公孙,能看出此人中的是什么毒么?”

        公孙微微摇头,道:“这种中毒症状实在是太过常见,而且能够导致这种症状的毒药实在太多,没有经过勘验,我也无法断定到底中的是什么毒。”

        这时,门口的店小二终于回过了神,看到辰御天四人,立刻上前试探性地问道:“几位,你们是……”

        辰御天笑道:“噢,我们是你们家老板的朋友,今日有事前来,小二哥,不知你们家老板何在啊?”

        那小二一脸惊讶地看着四人,道:“怎么?几位,你们没有看见里面的情况么?我们家老板就在里面啊?”

        “什么?”辰御天四人看着房间之中的二人,身为老板,自然不可能是那位痛哭流涕的女子,那么这家客栈的老板,就只能是一个人了。

        辰御天难以置信地道:“你是说,里面的那位中了毒的男子,就是你们这里的老板?”

        小二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旋即有些狐疑的问道:“是啊……怎么?几位不是我们老板的朋友么?怎么会连他本尊都不认识呢?”

        公孙道:“唉……不瞒你说,我们其实是官差,来找你们老板,只是想要问一下有关你们老板朋友李奇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一来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说着,他叹了口气。

        小二也跟着叹了口气,旋即又道:“原来如此啊……几位请便,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想老板娘也没有心情接待你们了……”

        小二说完,准备下楼。

        辰御天连忙叫住了他,问道:“小二哥且慢,在下还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

        小二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客官有什么话,就尽管问吧。”

        “你家老板为何会穿着衣服睡在一间没有人居住的客房里呢?”辰御天问道。

        小二吃惊,不禁问道:“这位公子,你怎知道老板所睡的那个房间是一个没有人居住过得客房呢?”

        辰御天笑道:“这很简单,那个房间除了方桌和床之外,没有任何日常生活所需要的东西,这绝对不像是有人经常居住的迹象。”

        小二惊讶地看着辰御天,不禁佩服道:“公子真是厉害!那间房间的确是一间闲置的空房。”

        “那你家老板为何会睡在一间没有人居住的空房中?”霍元极问道。

        小二回答道:“其实老板今天早上自从起来就一直显得很困,刚才也是实在困的不行了,所以老板娘就劝他回房多休息一下。”

        “那他为何会睡在空房里?”雪天寒微微皱眉。

        “这是我家老板的习惯,在开张的时候,他如果休息一定会找离大堂最近的房间进去休息,他说这样一旦有什么事情生,他就能够用最短的距离来到大堂处理。”小二回答道。

        辰御天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么你家老板休息之后,可有人曾经进去过那个房间?”

        小二闻言,仰起脸细细回想了一下,随即道:“有啊,我曾经进去送过水,负责打扫的卫嫂也进去过打扫,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人也进去找过老板,他们还在里面聊了一阵子。”

        “哦?聊了一阵子?”辰御天问道。

        小二点了点头:“是啊。”

        “那你可曾听到他们的谈话声?”公孙问道。

        “没有,”小二摇了摇头,“老板不喜欢我们偷听他和别人的谈话,不过我有听到房里面传来了吵闹声。”

        “吵闹声?”辰御天目中一道精芒闪过!

        “是啊,很大的吵闹声。不过没有多久就传来了开门声。”小二点了点头,道,“然后我就进去了。”

        辰御天愕然:“你进去了?”

        小二一脸茫然的道:“是啊?怎么了么?”

        “你进去的时候你家老板还活着么?”公孙摸了摸下巴,问道。

        “当然了,我出来的时候,老板还吩咐我说不要打扰他,他要好好休息一下。”小二道。

        “那之后呢?没有人再进去了么?”霍元极问道。

        “没有了……之后就没有人进去了,然后就是刚才老板娘进去看看老板睡醒了没有,之后就听到房里传来了老板娘的尖叫声,我连忙上去看,随后你们几位也来了。”小二回答道。

        就在这时,房间对面的房间里,一个人推门走了出来。

        “一大早就这么吵,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个微微有些肥胖的中年人穿着里衣走出来,骂骂咧咧道。

        然而,当他透过对面开的门看到房间里中毒而死的客栈老板何武时,一下子惊呆了。

        “他……他……”

        这时,隔壁房间的门也打开了,一个略小瘦小的身影走了出来。

        “出什么事了么?怎么一大早就吵个不停?”

        他微微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看向辰御天等人,然而,但他看清辰御天四人的样子时,一张嘴立刻张得老大,眼睛也顿时瞪圆了不少。

        “咦?怎么是你们?”

        辰御天也是惊喜地看着眼前的人,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再次碰到他。

        眼前之人,分明就是当日在太白轩门前被辰御天解过围的林刀之子,林韬。

        林韬惊喜地看着辰御天等人,刚想打个招呼,眼角余光刚好瞥到了对面脸色黑中毒而死的何武,顿时吓了一跳!

        “哇——”

        “韬儿,出什么事了?”房间里,林韬身后,林刀背着刀缓缓地走了出来,看到对面的尸体后,微微皱了皱眉,随即便是看到了一旁的辰御天、霍元极等人,于是笑着上前打招呼。

        “辰公子,霍兄,我们又见面了……”

        “林兄……”辰御天等人同样客气道。

        这时,外面的动静显然也将屋里的老板娘何氏惊醒了过来,她带着泪水走出房间,看了看辰御天几人,问小二道:“这几位是什么人?”

        “老板娘,这几位是府衙的官差,说是找老板有事要问。”

        何氏神情微微一变,看向辰御天:“不知亡夫犯了何事,竟然劳动各位差爷大驾?”

        辰御天微微一笑,他从这位老板娘的口中听出了一丝厌恶的情绪,看来这位老板娘对所谓的官差很没有好感啊。

        “你家相公没有犯事,我们找他,也只是想要询问一下他朋友李奇的事,只是如今看来,似乎没有必要了。”辰御天看了看房内,叹气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各位差爷自便了,妾身现在没有心情招待几位,还望见谅。”何氏微微叹了口气道。

        “夫人请便。”辰御天笑道。

        这时,公孙却突然道:“夫人,不知我可否替你家相公验尸,在下是仵作。”

        何氏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摇了摇头道:“原来先生是仵作,只是,亡夫的尸体已经没有必要进行尸检了。”

        “哦?这是为何?”

        “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来么?亡夫乃是自杀,就算是进行尸检,也什么都检查不出来的。”何氏道。

        “夫人又怎知你家相公是自杀而死的?”辰御天问道。

        何氏笑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么?我家相公在这间房里休息,虽然前前后后曾经有三个人进出,可是最后一个进入的小虎在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活着的,可是一个时辰之后,我进去看的时候他却已经中毒死了,而这期间没有任何人进来过房间,这样的除了我相公自己自杀之外,难道还有人能能够在不进入房间的情况下毒杀他?这是不可能的。”

        “不,这有可能!”她话音刚落,就听身后传来了公孙的声音。

        就见公孙不知何时已经今天进入房间开始尸检,此刻,他指着死者脖子的某处,开口说道:“只是,这个手法,似乎并非我们人能够办到的啊。”

        “这是……”

        辰御天顺着他的指向望去,凭借其罡气离体后大大长进了的目力,他很清楚的看到,在死者的脖子那里,有一个似乎是被针扎过之后留下的针眼!...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62391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