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六 玄机

章六 玄机

        鬼湖的水莫名消失,令在场众人心中都有些惊讶,也有些奇怪。

        莫非这鬼湖……还真的有鬼不成?

        大家自是不信邪的,但眼前这的情况,却又绝对超出了常识的认知。故而一时之间,众人也有些手足无措。

        辰御天看了看朗月,发现她正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大家的反应。

        便问她道:“着就是你要让我们看的东西?”

        朗月点点头道:“是啊。这鬼湖是我们西域这里最大的水域,以前也经常有周边的村民在此取水饮用,但每过七日,湖水便会莫名消失半日,半日之后又恢复原样,周围村民都深感奇怪,认为湖中有神鬼作祟。渐渐地也就不过来取水了。不过鬼湖的名头,也因此传了出来。王都中人,常常有好奇之人特意过来看这湖水消失的奇异之景。“

        辰御天道:“这么说来,湖水之后还会回来?”

        “没错。”朗月点头。

        辰御天微微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

        凌霄武从风雨圣族钥匙之中获得信息,乃是平静的水面。

        这鬼湖具有失水异象,一旦失水,势必不会再有水面。水面的信息,是否真的映证此处,还尚未可知。

        但蛮国地处西域之地,土地常年贫瘠,多有风沙。

        如此环境,并不适合这么大的水域形成,从这一方面看,这鬼湖的确有些可疑。

        正沉吟间,鬼湖之水,愈见减少。

        众人莫不为之震惊。林霏霏神色沉凝,缓缓靠近了鬼湖几步,微皱眉头。

        越是靠近,就越是能够感受到那种波动。

        不会错,这的确是禁制的波动。

        只是不知,此地的禁制,究竟是何人设置?竟然让传承了封龙圣族血脉的自己,都看不出端倪。

        不过,能够肯定的是,鬼湖失水,应该就是此禁制所致。

        雪天寒下意识地回头看自己的师傅,这样的异象,应该也只有他们才会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吧。

        可是他看到的,却是四圣同样微微皱起的眉头。

        忽然,他神色一动,目光一凝。

        “那是……”

        就见冰王等四圣身后的石塔门上,赫然刻着八个大字。

        塔顶之尖,风雨之路!

        雪天寒抬头看了看石塔的顶端。

        石塔不高,约莫两三层楼的高度,就是寻常武者,也能轻易纵身而上。

        于是他纵身一跃,就如同一只飞鸟,来到石塔顶端。

        众人都被他这莫名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同时,也看到了石塔门前的八个大字。

        “天寒,怎样?”霍元极冲着塔顶问道。

        从塔顶传来素来冷淡的回应。“没有发现。”

        众人纳闷,既然门上写明了塔顶便是线索,但为何那里又空无一物。莫非这句话本就是个陷阱?

        辰御天摸着下巴沉吟,目光无意间看向了鬼湖岸边。

        此时,鬼湖之中的水基本上已经所剩无几了。

        “水面……塔顶……”辰御天看着湖边微微一愣,旋即一道灵光闪过,“莫非……”

        他立刻抬头天空太阳所在位置。

        此刻已经接近下午,烈日西去,只是依旧不减酷热。石塔在烈日的曝晒之下,投下一道阴影,此阴影所在延伸而出的方向,恰好正是鬼湖所在方向。

        辰御天顺着石塔影子走去,不多时,便来到了鬼湖岸边。

        影子的塔尖位置,延伸在了鬼湖中心处。

        他心中一动,纵身飞掠,来到影子塔尖所在的地点。

        此时,鬼湖之中的湖水已经完全干涸,露出了湿润松软的土地。

        辰御天的种种动作,自然也瞒不过众人。大家见他不声不响的走到了湖中心位置,不由心中好奇,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又发现了什么线索。

        辰御天立于松软的湖底土地之上,隐隐能够感觉到脚下似有着两道力量波动隐隐流转其中。

        他顿时微微一笑。

        下一刻,凝聚一股内力,直接透过脚掌,传入脚下的土地之中。

        霎时,地面剧烈一震!

        岸上的众人同样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茫然地看着湖中心的辰御天。

        雪天寒虽在塔顶,却也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不由下了石塔,同样来到了鬼湖岸边。

        辰御天此刻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玄机,便缓缓走到了众人身边,对凌霄武和雨潇潇道:“凌兄,你们两人去那里试一试,我想只要注入风雨二族的内力,应当就能破解这个谜题。”

        凌霄武和雨潇潇面面相觑,互相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不解。

        但他们也知道此刻不是纠结这种事情的时候,便是对着辰御天点了点头,走到了各自凝聚血脉之中天生蕴含的内力,对着虚空轻轻一指点下。

        两道雄浑且截然不同的内力喷涌而出!

        玄曦看着此情此景,道:“你这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啊?”

        辰御天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嘘……先不要问,看下去就知道了。”

        众人见状,也只好先将注意力放在了湖中心。

        就见凌霄武和雨潇潇二人的内力如同匹练一般,源源不断注入影子塔尖所在的湖心泥土之中。

        而随着两股内力的注入,湖心泥土中,隐隐有变化出现。

        只见泥土中,隐隐有着点点金芒散发而出,与此同时,地面摇晃地更加剧烈起来。

        所有人都是睁大了眼镜,注意着那里。

        凌霄武和雨潇潇见状,再提一股雄力,注入那处泥土之中。

        轰隆隆……

        大地震动,传来一阵阵剧烈的闷响,泥土中金光璀璨爆发,隐隐似有一物,即将破土而出!

        “那是……”众人皆精神一震!

        冰王等四圣也是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望着那泥土之中的金光,目带期望。

        便在此刻,凌霄武腰间,一块古朴玉佩,猛然震动起来。

        而随着震动,玉佩表面,渐渐被蓝绿两色云气包裹,自行悬浮在了虚空之中。

        凌霄武和雨潇潇心中一动,二人几乎是同时,将两股内力注入玉佩之中。

        嗡……

        玉佩一阵嗡鸣,竟是有着一道刺目金芒,从中激射而出!

        金芒照射在了泥土之上,泥土之下的金光,似也在这一刻达到了极致,下一刻。泥土破开,一道金色之影,如同从地底生长一般,破土而出!

        金光爆裂而开,耀眼之芒充斥四野。众人无不闭目低头,无法直视。

        直到那金芒散去,辰御天才缓缓睁开眼睛。

        下一刻,其眼神猛然一凝,一抹出乎预料的震惊,自其眼底,一闪而过!

        其余众人亦是怔怔地看着前方。

        只见,眼前原本平整的地面,赫然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

        ……

        ……

        小院里,云太息正在煮茶,

        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个普普通通的茶壶,茶壶里面的茶水冒着热气,云太息穿着粗布麻衣,坐在石凳子上,是不是从桌上拿起一点晒干了的枯草,放进茶壶里面,轻轻摇晃。

        他杯中的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一种在市面上极其普通的茶叶,只要付出几个铜板,就能买回来一大包。

        但自茶杯之中透发而出的茶香,却并不像是普通的茶叶能够烹出来的。

        云太息缓缓地品着茶杯中的香气,微微点了点头道:“嗯……西域蛮国的枯木草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只是普通的茶叶,都能够有如此的茶香,若是用名茶,岂不是会更香?要是中原那些爱茶如命的家伙知道了,还不得羡慕死了。”

        想到这里,云太息神色微微一动,出声道:“回来了?”

        小院的门被打开,云叹息神色兴奋地走了进来,左右看了看,问道:“师父呢?”

        云太息道:“出去了,说是要去会会老朋友。不过,我记得师父好像没有住在蛮国的朋友。”

        云叹息想了想,也想不清楚云圣究竟有没有住在蛮国的朋友,道:“是么?我倒是不清楚这个。不说这个了,师兄,你猜我刚刚在街上遇到谁了?”

        云太息品了一口茶,缓缓道:“你应该是遇到了辰御天他们了吧。”

        云叹息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云太息微微一笑,道:“你呀,是不是又忘了师父带咱么来蛮国的目的了?”

        云叹息微微一愣。

        他还真不记得师父带他们到蛮国是有什么目的,难道不是陪着师兄你出来修炼心识的么?

        云太息笑道:“修炼心识只是一个借口,师父带我们来蛮国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暗中帮助辰御天他们一臂之力。虽然还不清楚师父为什么要我们这么做,不过我们来蛮国既然是为了助他们一臂之力,那么他们在蛮国也就不奇怪了.”

        云叹息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可是师父好像没有跟我说过啊。”

        云太息摸了摸下巴,沉吟了一会儿,道:“哦,那估计是师父怕你性子太跳脱,所以才没有告诉你的吧。”

        云叹息无语。

        师兄,咱能不这么扎心么?

        云太息又品了一口茶,问道:“怎么样?你既然见到了他们,知不知道他们接下来准备干什么?”

        云叹息想了想,道:“具体的不太清楚,不过这会儿他们应该在一个叫鬼湖的地方。”

        云太息放下茶杯,托着下巴沉吟,“鬼湖么?”

        ……

        ……

        鬼湖湖底泥土之中,破土而出一道巨大的石碑,这令在场所有的九龙府之人都大吃一惊。

        辰御天仔细看那石碑,就见石碑似乎是整块刻成,碑座位置被刻成了一只龙龟的模样,看起来颇为庄严。

        碑上刻着一个硕大的图纹,占据了将近半个石碑的面积,其上隐隐有丝丝金芒流转,神异非常。

        “这是……风族的族徽?”

        凌霄武看着那个闪烁金芒的图纹,失声惊道。

        “什么?风族的族徽?”九龙府众人纷纷围了过来,仔细查看那金光流转的图纹,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似乎那就只是一个图纹,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大家快看,族徽下面还有一行字。”唐凤玲忽然叫道。

        众人顺着她的指向看去,果然看到那风族族徽之下,石碑底座上方位置,刻着一行小字。

        字是圣武时代的文字,与现在所使用的并不相同。

        好在接受了封龙族传承之后,林霏霏曾经详细学习了一遍圣武时代的文字,故而看到那一行小字的时候,她便念了出来:“风雨是相对的。”

        “风雨是相对的?”众人面面相觑。

        这又是什么?第二个谜题么?

        公孙与雪天寒同样暗自沉吟。

        眼前这一块石碑之上刻着风族的族徽,如果风雨是相对的,那么是不是说还有一块刻着雨族族徽的石碑?若真是如此,那么那块石碑又会在何处?

        还有,风雨是相对的,是以位置上的相对?还是其他?

        若是位置相对,那么用来判断它们方位相对的标准又是什么?是东西南北?还是其他?

        这些都是问题。

        辰御天下意识的多看了石碑一眼,忽然目光一闪。

        他看到,就在那一行小字的上方,距离那风族族徽稍微靠下的地方,刻画着一方太极阴阳鱼图案。

        这方图案,与平日在道观之类地方见到的差不多,但值得辰御天注意的是,这方阴阳鱼的阳鱼鱼目的位置,并不如平常所见是一个黑色的点,而是一个流转着金色光芒的小洞。

        看到这方小洞,又看到上方那隐隐闪烁着金色光华的风族族徽,辰御天心中微微一动。

        若这太极阴阳鱼图案中的金色便代表了风族,那么另一半的阴鱼鱼目,便应该是代表了雨族。

        毕竟,阴阳两极也是相对的。

        “等等……相对……”

        一念及此,辰御天神色微微一动,目光来回地在风族族徽与太极阴阳鱼图案之间来回切换,最终,停留在了太极阴阳鱼图案的阴与鱼目之上。

        “原来如此。”他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弧度。

        与此同时,身处蛮国边境太虎城的叶弘,也迎来了从中原匆匆赶来的圣女凌若音。

        而也就在凌若音来到蛮国片刻之后,有人传来了好消息。

        已经锁定了风雨二族当年在西域地区活动的范围!...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209778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