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 不告而别

章四 不告而别

        一句话,令当事的三人微微一愣。

        也让站在外围看情况的辰御天等人,惊讶起来。

        就见那出声之人身穿白衣,相貌堂堂。但行为举止,却透着一股吊儿郎当的样子,生生浪费了一张好面皮。

        看着此人,玄曦微微扶额,“怎么是他?”

        辰御天也是微微有些感慨,回头问公孙,“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净是遇见熟人?”

        林刀也微微皱了皱眉。

        其他人则是一头雾水的看着几人。

        “谁呀?谁呀?这个人你们是不是认识?”唐风玲第一个忍耐不住好奇心,开口询问。

        辰御天笑了笑,轻轻摇了摇折扇,没有回答,而是示意众人接着看下去。看下去,自会知道。

        捂着胳膊的人回头看着白衣人,横道:“小子,你说什么?”

        白衣人淡淡瞥了他一眼,露出极为不屑的眼神。“你没有听清么?小爷说一分钱都不用给你。”

        闻言,九龙府众人都是微微一愣。

        这个人,好拽的样子啊……

        辰御天四人则是互相对视了一眼,微微摇头。

        这家伙,果然一点儿也没变。

        那人一听白衣人的话,便激动起来,但他还来得及开口,那只受伤的胳膊,便被白衣人抓住了。

        “很逼真的伤势么?化了很长时间吧?”白衣人一把将那人的胳膊拽过来,看了看,开口。

        “你……你说什么?”

        白衣人偏头看了他一眼,眼睛微微一眯,“怎么?还不承认?”

        那人心虚道:“承认什么?我这伤可是拜他们所赐,你不去质问他们为何不肯赔偿,来捉弄我这个伤患做什么?”

        “啧啧……”

        听罢,白衣人啧啧出声,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珍稀动物一样打量了这个人几眼,赞叹起来。

        “厉害,厉害……阁下这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太厉害了。”

        说着,他一只手抓住了那伤了胳膊的一根手指,直接用力一掰。。

        “不过我听说断了胳膊的人,是不会感受到手指的疼痛的,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那人的脸一下子皱了起来。更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惨叫。

        “看来你还能感觉到疼啊……看来你的胳膊没事情啊。”白衣人掰着他的手指,似笑非笑。

        那人吃痛,说不出话来,一个劲惨叫。

        白衣人笑了笑,伸出两根手指在他的伤势处抹了一下,霎时,所有人都是惊讶地张大了眼睛。

        柳青央俏脸上更是生出一片阴云。

        就见,那原本还挺逼真的紫青色印记上,凭空多出了两道指印。那所谓的伤口,根本就是用颜料脂粉假冒的。

        周围人群顿时议论纷纷。

        那骗子见自己的骗术被拆穿,脸都紫了。连忙跪在地上向白衣人求饶。

        “大……大侠,小的……小的也是一时财迷心窍,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求大侠高抬贵手,饶了小的这次吧……求大侠高抬贵手……”

        白衣人似笑非笑,依旧抓着他的手指,笑道:“现在知道求饶了……可惜呀,晚了。”

        说罢,他直接看向柳青央,问道:“姑娘,这家伙想骗得是你的钱,你说该怎么办?”

        柳青央脸色阴沉地看着骗子。

        还没等她开口,那骗子便连忙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

        “姑娘……,不,姑奶奶,小的财迷心窍做了荒唐事,可小的也是迫不得已啊,小的家里尚有需要侍奉的八十老母在等着小的孝敬,还求姑奶奶饶了小的这次……”

        听到这些话,柳青央的神色微微缓和了一些。

        一旁的白衣人见状,暗自叹了口气。

        便在此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青央妹妹,将此人交给本公主如何?”

        话甫落,白衣人和柳青央同时转头。在场众人的目光,也是纷纷被那声音传来之方向吸引。

        只见十数人自人群而出,当先之人,是一名女子,着蛮国王族服饰,笑吟吟地看着眼前微微有些惊讶地柳青央。

        其身后,则跟着辰御天等九龙府一行人。

        在场蛮国百姓看到朗月身上的王族服饰,加上身后的王族样式马车,纷纷惊讶跪拜。

        “拜见公主殿下……”

        那原本还在求饶的骗子见状,顿时僵住了。

        “九公主殿下……”柳青央半是欣喜半是恭敬地对着朗月行了一个礼。

        白衣人亦然。

        朗月微微摆了摆手道:“大家起来吧。本公主只是偶然路过,却没想到居然遇上了这种事情。”

        说着,朗月看了那骗子一眼。

        骗子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公主圣明!”在场之人齐声高呼,随即缓缓平身。

        朗月又道:“青央妹妹,此人交给我处理可好?”

        柳青央点点头道:“嗯。此人本就是蛮国之人,交给九公主殿下处理自然是好的。”

        柳青央微微点了点头,向着身后几个人示意了一眼。武动天和林刀自其中走出,一人一边将那骗子架走了。

        朗月又问道:“妹妹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官府见证一下此人的下场?当然,这位白衣公子同样?”

        柳青央点点头道:“当然要去。”

        白衣人则是吊儿郎当地笑了笑,“既然是公主殿下的邀请,我自然不能拒绝。”

        朗月淡淡一笑道:“如此甚好,请。”

        柳青央先是向身后的马车夫微微屈身行行礼,然后才跟白衣人一起上了九龙府的马车。

        朗月则回到了自己从王宫里赶出来的马车。

        “恭送公主殿下……”

        在场众人再度一拜,朗月微微摆了摆手,吩咐驾车之人往太宫所在方向赶去。

        随着骗子被九公主带走,热闹也散了,围观着看热闹的人也纷纷离去,唯独那马车夫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明明是大热天,但他站在那里,身子却是忍不住打着冷战,额头上,更是有着大滴大滴地冷汗滚落。

        方才,就在武动天和林刀去架走那个骗子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武动天在经过马车夫跟前时,曾对他说了一句话。

        “不要真的以为你所做的勾当我们就不知道,这一次,就算是便宜你了……”

        ……

        ……

        不说被吓得腿软的马车夫,单说被请上了马车的柳青央和白衣人。

        他们二人上了马车不久,九龙府众人便陆续返回。

        辰御天看着一脸惊讶外加疑惑地白衣人,淡淡笑了笑,道:“叹息,雪峰山一别,别来无恙。”

        原来,这白衣人,便是当初在雪峰山与辰御天几人有过交集的云圣的第二个徒弟,云叹息。

        云叹的目光依次扫过辰御天、玄曦等熟人的面庞,脸上的惊讶渐渐消弭,笑道:“还真是好久不见了啊,我刚刚还以为看错了呢,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的?”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们来问你吧?”玄曦没好气地道。

        一旁,柳青央微微愣神,问玄曦,“公主殿下,你们,认识?”

        玄曦点头道:“认识啊。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他叫云叹息,是云圣前辈的二弟子,也是云太息大叔的师弟。”

        “云圣前辈的弟子?”

        同样坐在马车里的武动天,雪天寒,霍元极,凌妙音,唐风玲皆是微微一怔,旋即目光同时调转,看向云叹息。

        云叹息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辰御天一一将几人介绍了一下。

        云太息也微微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在这马车之中,居然有着这么多的圣者传人。

        “你没想到的可不止这些。”唐风玲眼睛微微一弯,“要是你知道冰王前辈他们现在就在另一辆马车里面的话……”

        听到这里,云叹息完全愣住了。

        半晌之后,他才又回过神来。

        这时,武动天忽然问辰御天:“对了,辰兄,你是怎么知道那个马车夫也有问题的?”

        听到这话,马车里的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

        柳青央更是震惊地看着辰御天。

        方才武动天对马车夫所言,皆是辰御天所告。

        只是当时时间紧急,所以武动天并未多问原因。

        此时想起,故问起原因。

        公孙摸了摸下巴,看辰御天,“是因为那道假伤吧?”

        辰御天微微一笑道:“差不多。准确一点来说,我是从路人的话中推测出来的。”

        “路人的话?”雪天寒疑惑。

        “正是。你们还记得那位路人大哥说了什么么?”

        众人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前那个路人所说的话,就见公孙双眼目光微微一闪,说出了答案:“我明白了,是撞伤的方式。”

        众人一头雾水地看他。

        辰御天点头,“不错。大家仔细想想,那个是不是路人大哥说过,被撞伤之人是因为胳膊被车轮轧着了的话?”

        众人微微点头。

        忽然,玄曦似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的意思是……这种受伤的方式有些可疑?”

        凌妙音摇头道:“与其说可疑。不如说是刻意。对吧,辰兄?”

        辰御天微微点头,“不错。”

        霍元极恍然道:“原来如此。被车轮轧伤,这种方式,的确会显得有些刻意。”

        柳青央看着众人陆陆续续明白了过来的样子,更加疑惑。为什么只有她依旧听不懂大家在说什么?

        武动天给她解释道:“一般来说,被马车撞伤,大都是被马所伤。因为一般只有在马匹受惊,马车无法控制之时才会发生这种事情。”

        柳青央点点头。

        “可是那个骗子说自己的胳膊是被马车车轮轧伤的啊。而且,当时马车也没有失控。”

        武动天道:“问题就在这里。你觉得如果一个人的胳膊会被车轮轧伤,而当时马车又没有失控或者急停的情况下,可能会发生么?”

        “这……”柳青央微微一愣。

        “如果当时马车曾有过急停现象,至少可以说明事情发生的很突然,马车夫很有可能在停车过程中误伤了对方。

        不管有没有误伤,坐在车里被遮蔽了视线的你可能不知道,但身为驾驭马车的人,马车夫没有理由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伤到他人。”

        柳青央恍然大悟

        骗子的伤口是假的,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被马车伤到。

        而车夫却一个劲要自己赔钱,说是的确是他们伤到了人。

        这样一联系,的确有些可疑。

        辰御天补充道:“不仅如此。依照一般情况,如果人的手被车轮轧过,手骨几乎会全部粉碎。而且若车轮碾过手臂,马车势必会感到车轮碾到了东西的异样。你之前在马车上,有过这样的感觉么?”

        柳青央摇摇头。

        她在马车里的确没有过那样的感觉。

        而且,那个骗子的手也没有任何事情。

        可是,马车夫却说他的确撞到了那个骗子,要自己赔钱。

        照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只能得到一个结论。

        “那个马车夫和骗子是一伙儿的!”

        辰御天说出了最终的判断。

        柳青央微微点头,心中不由有些生气起来。

        玄曦和唐风玲也是有些气愤。

        “竟然和骗子合伙欺骗客人,如此恶人,刚刚居然没把他一起抓回来……”

        辰御天笑道:“放心。他跑不了。我已经告诉朗月事情真相,想必现在他应该也在去官府的路上吧。”

        听罢,玄曦也露出了笑容。

        柳青央则是从心底里松了一口气。

        辰御天又道:“好了,不说这件事了。青央,说说你的事情吧。”

        柳青央微微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我?”

        武动天也点了点头道:“是啊,青央,你怎么会孤身一人来到蛮国的?你爹和你哥哥呢?”

        柳青央忽然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对众人道:“其实,我爹爹他失踪了。”

        “失踪了?”辰御天等人微微一愣,随即神色微微有些古怪起来。

        貌似……他们和柳青央初见就是因为她爹爹的失踪。

        当时,是因为江淮盟的鬼镇搞鬼。众人也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让他们父女三人团圆。

        怎么这才过了没多久,柳星寒就又失踪了?

        这次又是什么原因?

        这时,柳青央道:“准确一点来说,爹爹他是不告而别的。他走的时候没有跟我和哥哥说只言片语。不过有人曾经看见他上了一辆向西而行的马车,我就沿着这个方向一路寻了过来,直到今天才来到了蛮国。”...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209117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