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一 系铃人

章一 系铃人

        夜到子时,最是沉寂。

        叶弘静静地站在地上,仰望着虚空悬挂的皓月。

        他叹了一口气。

        像是在为那两个即将逝去的人而叹息。

        月色下,几道人影在光秃秃的平原上忙碌。

        叶弘看着这一幕,微微皱眉。

        那些人,是在寻找风雨圣地的所在位置。

        没有钥匙,却要寻找风雨圣地所在位置,这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

        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叶弘的目光缓缓地停留在了其中一个带着斗篷的黑衣人身上。

        此人,就是指导寻找圣地之人。

        也是他亲自从中原找过来的人。

        但他,当时却不知道,圣教找这个人,是为了那个目的。

        更不知道,此人竟然也是圣教之人。

        等他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也不得不说一句,若这世间还有一人能够做到那种事,那便非此人莫属。

        “在想什么?”

        一个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叶弘微微转头,看到的是当初将自己带进圣教的三祖。

        他依旧是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

        覆天教九祖之中,二祖与三祖乃是孪生兄弟,相貌相同。但教内,却很少会有人将他们弄混。

        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他们的性格。

        二祖天生冷面冷心,脸上从来都是冰冷之色。

        三祖则天生一副好脾气,无论对谁都是一副笑嘻嘻地样子,和蔼可亲。

        整个覆天教内,也唯有他,才会用这种如同话家常的语气,和叶弘说话。

        叶弘微微叹了口气,“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这么晚了,三祖大人还没有休息么?”

        “不好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啊。”三祖微微一笑,“不好的事情还要经常想起,简直就是在折磨自己。”

        叶弘点头,目光看向月下的几个人。

        “他们这样,真的能找到风雨圣地的所在么?”

        三祖微微一挑眉,咧嘴一笑,“天知道……这种事情就交给该操心的人去操心吧。我们只要保证拿到东西就可以了。”

        叶弘微微无语。

        这位三祖的性格,实在是……太活泼了一点吧……

        “对了。”三祖又道,“这次的行动教内很是重视,我刚刚接到教内的通报,圣女那个丫头不日也要到了。”

        叶弘皱眉,“圣女么?”

        关于教内的那位圣女,叶弘并不熟悉。

        只是听过一些传闻,知道她是教主唯一的女儿。似乎实力不弱的样子。

        “好好准备吧……接下来,势必有一场硬仗要打了。”三祖说完,离开了。

        叶弘站在平原上,抬头看着逐渐被黑云笼罩的皓月,微微冷笑了下。

        “硬仗么?那……就来吧!”

        ……

        公孙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让在场众人皆是微微一愣。

        颉利愣了愣,看公孙,“先生的意思是……”

        公孙微微点头,“陛下,为今之计,只有向下毒之人寻求解药,几位公主方才有机会脱离危机。”

        辰御天微微点头。

        这的确是当前唯一的方法了。

        “可是……”灵妃微皱着眉头,“身为下毒之人的朗荟,似乎并没有解药啊。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毒,也是别人给他的。”

        公孙点头道:“不错,我们也是这样想的。”

        朗凤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去问问大姐,她那毒药究竟是从何而来。想必她看在姐妹亲情的份上,应该会告诉我们的。”

        众人微微一愣。

        然后,神色有些复杂起来。

        大公主朗荟,之前为了逼宫夺位,不惜弑父杀妹,这样的人,很难想象,她还会在乎所谓的姐妹亲情。

        不过,试试也总是好的。

        颉利点了点头,“好。凤儿,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朗凤连忙点了点头,“儿臣遵命。”

        公孙看着如此开心的她,很想告诉她这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但却始终开不了口。

        辰御天微微拍了拍他的肩头,笑了笑,“让她试试也好。说不定现在的大公主真的愿意告诉她呢。”

        公孙微微点头。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想了。

        而事实,也如辰御天预测的一般,朗荟没有卖什么关子,便告诉了朗凤答案。

        只是这个答案,却并不如人意。

        因为朗荟告诉朗凤,那些毒药,是花间提供给她的。至于花间是从哪里找来的毒药,她也不知道。

        无奈下,众人只好找花间寻求答案。

        ……

        阴暗潮湿的牢房内,花间静静地靠在墙角,默然无语。

        辰御天和玄曦隔着铁栅,看着牢房里的人,微微有些唏嘘。

        曾几何时,眼前的女人,也是中原武林中赫赫有名之人。

        那时的她,身为一帮之主,何等威风。

        那时的她,也绝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会落到这般阶下囚的地步。

        辰御天微微舒了一口气,轻轻咳嗽了两声。

        牢房里的人,被这动静惊到,缓缓的抬起了头,转过了脸。

        当看到铁栅外面的辰御天和玄曦二人时,她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意外的精芒,随即再度将脸扭了过去。

        虽然很短暂,但外面的二人,还是看到了她的脸。

        虽然在牢房,她的脸却依旧如在外界那般充满了妩媚,只是这张平日里魅惑众生的脸颊,此刻还是避免不了地多了几分憔悴。

        似也意识到自己,时日无多。

        玄曦微微咳了咳,随即开口,“花间,我们来看你了。”

        牢房内的人,没有反应,也没有回头。

        玄曦眉头微皱,正想要再说些什么,被辰御天伸手拦住。

        只听他道:“花间,我们来此,只为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只要得到了答案,我们立刻就走。”

        花间微微愣了愣,旋即笑了。

        一抹饱含着嘲讽的笑意,在她的脸上浮现。

        “哦?向我请教问题?这可有些奇了……”

        辰御天点头道:“不错。我的确有个问题要请教你。”

        花间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嘲讽道:“哦?不知辰御天大人,究竟有什么要问的呢?”

        她故意将“辰御天大人”五个字咬的很重。

        玄曦眉头紧皱,有些厌恶地看她。

        辰御天脸上却依旧带着笑容,问道:“我问你,你给大公主放在几位公主茶杯里的毒药,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闻言,花间笑得更厉害了。

        “噢……原来是这个问题啊。”

        辰御天点了点头。

        花间笑道:“不过……可惜的是,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不知道呢。”

        她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变得极为灿烂,但伴随着她的话语说出,却让玄曦感到无比的厌恶起来。

        “你——”

        辰御天伸手再度拦住了她接下来的话与动作,笑了。

        “你真的不知道么?”

        花间笑道:“当然。”

        辰御天也笑了,“若是如此,那还真是有趣了。”

        花间问道:“哦?为何这么说?”

        辰御天道:“因为,我知道了。”

        花间微微一愣。

        辰御天看着她,笑得更厉害了。

        “怎么?不相信么?”

        花间没有说话。

        辰御天笑道:“你若不相信,我便将答案说给你听。那个给你毒药的人,就是……叶弘,对吧?”

        听到“叶弘”二字,花间的眼中,下意识闪过一抹异色。

        见状,辰御天微微一笑,“看来,我的答案没有错。”

        花间脸上,原本得意洋洋的笑意顿时僵在了脸上。

        而玄曦的脸上,则绽放出了笑容。

        这种人,果然还是他有本事应付。

        想到方才花间脸上的得意与现在的恼羞成怒,她就忍不住高兴。

        “你试探我?”花间怒道。

        辰御天笑道:“算不上试探,只是利用你证明一下我的推测。”

        花间微微一愣,旋即再度扭过脸去,不在说话。

        但辰御天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继续道:“知道我为何知道那个送药的人是叶弘么?”

        花间没有开口,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

        见状,玄曦暗自高兴。

        辰御天继续道:“其实很简单。因为我曾经派人监视过你,知道你曾经跑出宫外和叶弘见过面。而你平日里都待在王宫里面,不可能有机会接触到那种奇异的毒药,唯一的机会,便是与叶弘见面之时。”

        花间依旧没有反应。

        辰御天看着他,笑道:“其实,想到这里根本就不难,我来找你,也不过是求证而已。现在既然已经证明了,那我们也不在打扰你,就此告辞。”

        说罢,他就要拉着玄曦离开。

        但刚刚转身,他便又道:“哦,对了。希望你能在这大牢之中,过的愉快。再会。”

        花间微微一愣,旋即满脸怒意地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

        玄曦暗爽。

        最后这句话,简直就是对花间最好的反击了。

        “解气了没?”正暗自高兴着,耳边忽然传来一句话。

        玄曦扭脸,然后就看到某人正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己。

        玄曦微微一愣,旋即俏脸一红。快步走开……

        辰御天看着她慌忙“逃窜”的背影,淡淡一笑。

        这妮子,都已经是定了亲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害羞呢?

        然后,他回头认真地想了想,笑了。

        不过嘛……这样似乎也不错……

        ……

        最终的系铃人便是叶弘,这个消息并没有出乎九龙府众人的预料。

        毕竟,叶弘的背后,是覆天教。这个无比神秘的势力,直到目前,众人也只是窥探到了它们的冰山一角。

        但,对于颉利和灵妃等蛮国之人,却是完全不知道这叶弘究竟是何人。

        更不知道,覆天教究竟是什么。

        虽然之前从胡娜的口中知道,他们,便是昔年狐族叛党背后的力量。

        但这个势力究竟代表着什么,灵妃和颉利的心中,并没有概念。

        于是,辰御天只好将有关覆天教和叶弘的相关情报,透露了一些给二人。

        当听到这个组织对于武林至今还是一个谜的时候,二人都是有些震惊。

        “如此神秘的江湖组织,真的存在么?”颉利问道。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当然是存在的。我们在中原已经多次与这个组织发生了交集。只不过他们太过神秘,至今我们还没有太过关于它们的情报,只知道他们的目的,似乎……与圣武时代的八大圣族有关。”

        “圣武时代?”

        颉利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的灵妃。

        辰御天微微点头,颉利果然是知道灵妃的真实身份的。

        之前邪影还想要诬蔑灵妃乃是胡天之女,现在看来,这种行为,根本就是自己暴露自己啊!

        灵妃微微沉吟了一下,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目光微微有些阴沉下来。

        然后,看着辰御天,问道:“辰兄可知,他们针对八大圣族,具体是做什么?”

        “关于此事……”雪天寒接口道,“我们也不是非常清楚。只知道目前他们正在寻找八大圣族各自封印起来的圣地。”

        “圣地?!”

        灵妃的语气一下子变了。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她的异常。

        朗月更是疑惑地看着她。刚才那一刹,她分明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可怕的杀气,从母妃的周身爆发。

        可这是为什么呢?

        为何母妃会突然拥有这么大的杀意?莫非……

        朗月心中隐隐有所猜测。

        这时,灵妃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便道:“抱歉,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叫大家看笑话了。”

        辰御天微微皱眉。

        颉利更是关切地问道:“爱妃……莫非这覆天教,就是……”

        他话未说完,灵妃便是点了点头。

        辰御天看着他们这般动作,略一皱眉,问道:“灵妃娘娘可是与覆天教有什么过节?”

        灵妃想了想道:“也不算过节,只是听了你们的话,让我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我怀疑那些事,有可能就是这个组织所为。”

        “不知是什么事?”公孙问道。

        朗月也是有些好奇地看着母妃。

        灵妃淡淡叹了口气,旋即目光凝重的看着众人,吐出了四个字:“杀亲……灭门!!”

        ……

        血,遍流成河!

        尸,横陈全院!

        无数亲朋、杂役的尸体,惨烈地躺在冰冷的地面。

        往日生机勃勃的庭院,此刻却宛如森罗地狱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看着这一幕,他全身发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看着满院子的尸体,不停地问自己。

        但却得不到答案。

        因为已经没有人能够回答。

        神情恍惚间,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倒在家族的祠堂门前。

        那是……父亲。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2068962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