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 血仇

章二 血仇

        他的心突然好痛!

        每见到一位亲人的尸首,这痛,便更甚一分!

        但不知为何,他只能看到亲人们的尸首,却始终无法,看清他们的面容。

        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干扰着他。

        他的心越来越痛了。

        恍如森罗地狱一般的家,让他那里如同刀割。

        因为他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人。

        他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含着他名字的声音。

        “种玄灵!”

        他猛然醒了过来。

        耳边,传来了柳三娘熟悉而又关切地声音。

        “玄武大人,您没事吧?”

        玄武微微愣了愣,旋即转过脸,迎面所见,便是柳三娘略显急切地脸庞。

        眼前,是熟悉的客房。

        对啊……自己明明是在客房里面睡觉的啊!

        玄武这样想着。莫非方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柳三娘关切地问道:“玄武大人,您怎么不说话?莫非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

        玄武轻轻点了点头,摆手,“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罢了。”

        “哦。”柳三娘乖巧地点了点头。

        玄武缓了缓,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那个少年怎么样了?”

        柳三娘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是和之前一样,什么都不肯吃。”

        “我知道了。我想去看看他。”说着,玄武已经走到了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张月鹿就站在隔壁房间外面。

        “少爷……”看到玄武出来,张月鹿立即恭敬地道。

        玄武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看隔壁房间紧闭的房门,小声地问张月鹿,“他怎么样?”

        张月鹿摇头,“还是和之前一样。”

        “我去看看他。”玄武道。

        张月鹿点了点头,然后打开了房门的锁。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客房,正对着房门的木板床上,躺着一个目光无比倔强的少年。

        玄武看了看正对着房门的桌子,上面摆着的饭菜已经凉了。

        而房间里的人,却没有动一筷子。

        玄武缓缓走到了床前,微微开口道:“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应和自己的肚子作对。”

        躺在床上的少年似闻所未闻,没有丝毫反应。

        “我很欣赏的你的倔强,但你也应该要明白,要将这份倔强用在合适的时候。而现在,显然不是展示它的时候。”

        少年依旧没有动。

        玄武认真地打量着少年的稚嫩且倔强的脸庞,缓缓叹了口气。

        连续几天的不吃不喝,已经让他的气色极其难看,但即便如此,他还是采取了这近乎自残的绝食,来反抗着自己。

        玄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之所以来看少年,一来是因为刚刚做了噩梦,需要缓解。二来,则是他已经想好了一个办法,可以将少年,收归己用。

        只听他看着少年,忽然道:“狐族叛逆已经全部被抓起来了!”

        闻言,少年忽然转过了脸,看他。

        见状,玄武心中暗自点头。果然,这个方法果然有用。

        “看来你对于那个地方还是挺关心的。”玄武笑道。

        少年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又转过了脸。

        玄武又道:“我没有骗你。不但你们狐族叛逆全数落网,就连你们的新任首领胡娜,不日也将被公开处斩!”

        少年没有在转过脸。

        但玄武还是从他的眼睛里,发现了一抹隐晦的惊讶与悲色。

        他笑道:“你果然还是很在乎那些人啊……那么,你想不想救他们出来呢?”

        少年微微一愣,再度转过脸看他,眼中,满是疑惑。

        玄武笑道:“不用怀疑,我既然说得出来,就一定做得到。就看你,有没有那样的决心了。”

        少年的目光微微一闪。

        玄武继续道:“我不会帮你救他们,我身边的任何人都不会帮你。能救他们的人唯有你,而你,唯有强大起来,才能救他们。”

        少年沉默不语。

        玄武又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你可以放心。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整个狐族叛逆,除了主谋与首领胡娜、还有花间和邪影三人之外,其余之人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会被关在牢里,直至终老。”

        少年的眼中爆发出两道精芒!

        玄武笑道:“所以说……只要你足够强大,他们就能脱离牢狱之灾!而他们能够脱离牢狱,端看你的选择了?告诉我,你选择什么?”

        少年眼中的精芒越来越亮,坚定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口道:“我,要变强!”

        玄武笑了,笑得很开心!

        “很好!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但,想要变强,前提是你要做我的手下,如何?”

        少年一字一句道:“没关系。只要你能够让我变得跟你一样强,就算让我当牛做马,我,也在所不辞!”

        玄武笑道:“很好!”

        少年看着玄武,对着他深深一跪拜,“屠狼,见过,主人!”

        玄武满意地打量着少年,笑道:“很好。不过,屠狼这个名字不太好听。你既然做了我的属下,自然应该有一个好听一点的代号。但我手下如今七宿俱全,你便占那北斗一星好了。你的名字中既然有一个狼字,那边叫做贪狼,如何?”

        “贪狼?”

        少年反复念叨着自己的新名字,欣喜道:“谢主人赐名!从今往后,我,便叫贪狼了!”

        “贪狼,见过主人!”

        玄武笑道:“很好!从今天起,我会传授你中原武功的奥秘所在。不过现在么……”

        说着,他看了看桌上已经凉了的饭菜。

        “你应该先去填饱自己的肚子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便听贪狼的肚子传来一阵咕咕的声音,搞得倔强少年,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便在此时,张月鹿忽然推门进来。

        “少爷,首领和刀鬼之母来了。就在客栈外面。”

        闻言,玄武立刻冲着少年笑道:“来的正好,走,贪狼,跟我一起去见过首领和刀鬼之母。”

        贪狼恭敬地点了点头,跟着他走出了房间。

        客栈门前,两道身影静静地等待着。

        这两人一男一女,一黑一白,看上去泾渭分明。

        男子,看上去约莫三十多岁,穿一袭黑衣,背后备着一柄大刀,看起来威武不凡。

        女子,一袭白衣裹身,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手中拿着一把三尺多长的银白色苗刀,看起来纤柔灵巧。令人怜爱。

        这二人,正是玄武口中的刀锋首领与刀鬼之母。

        但,若辰御天此刻在此,定会认出,这二人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因为他们,正是当初在风雪山庄的原武极和梦红颜!

        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几道身影,这些人大度器宇不凡,看起来绝非无名之辈。

        但他们此刻,却全部都恭恭敬敬地站在二人身后。

        玄武带着柳三娘、张月鹿和贪狼急急忙忙的迎出了客栈,笑道:“首领,刀母远道而来,玄武有失远迎,还望二位恕罪。”

        原武极淡淡地打量了几人一眼,道:“客套话就不必说了。你去联系朱雀白虎他们,就说有要事相商。”

        ……

        ……

        灵妃口中的“杀亲灭门”四个字,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大吃一惊!

        朗月更是惊讶地张大了嘴,看着自己的母妃,喃喃道:“难道说……在中原的外公他们,早就已经死了么?”

        她从没想到会是这样。

        虽然从来都没有听母妃提起过自己母系那边的亲人,但朗月却从来也没有这样想过。

        她一直都以为他们还活着,只不过是母妃和他们的关系可能不是太好,所以才一直没有提过他们。

        现在,她才知道,母妃之所以一直都没有提过他们,是因为他们早已不在人世。

        这实在是……

        朗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她只能问母妃,“母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也是一脸好奇地看着灵妃。

        灵妃的目光,缓缓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最终停留在了朗月的脸上,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她道。

        随着她的讲述,众人逐渐知道了那一段被她尘封在记忆深处的……不好的往事。

        在中原的离州,有一个家族,姓种。

        种家,虽然是圣武八大圣族灵狐圣族的血脉后裔,但却并没有跻身武林世家之列,而是作为一个商贾世家,一代又一代地传承着。

        而在这传承的过程中,他们血脉中属于灵狐圣族的部分,也越来越稀薄。

        甚至很多的族人,都无法进行血脉觉醒,获得天赋神通。

        这种状况,直到一对兄妹的出身,才有过改观。

        他们是那一代家主的亲生儿女,先天便具有着浓厚的血脉之力,那血脉之力的浓厚程度,甚至远超祖辈。

        因此,在他们各自成年的时候,都很顺利的觉醒了天赋神通。

        哥哥因为不满足商贾世家的安逸,便在觉醒天赋神通之后离家历练,并约定在十八岁时候返回家族。

        妹妹在觉醒了天赋神通之后,为了寻找离家的哥哥,也离开了家族。

        兄妹两个此时完全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自己的外出,才让他们远离了一场极为可怕的灾难。

        妹妹在外面找了哥哥将近一年,全无所获。后来她想起了哥哥离家时的两年之约,推测着两年之约将近的时候,返回了家族。

        可当她沿着原路返回自己曾经的家时,看到的却是一片尸山血海!

        整个种家,不知被什么人屠戮,全家四十三口,外带无数灵狐圣族的族人,无疑幸免。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妹妹简直就要疯了。

        但她却没有想到,那些屠戮他们整个家族的人,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在家族里面等待着什么。

        于是,妹妹便被发现了。

        当时,妹妹的功夫已经很高了。但对方的功力似乎更加了得,以妹妹当时的功力,也无法对付他们,反而被他们不停地追杀。

        从此之后,妹妹开始了无止尽的逃亡。

        从中原大地,到南域沙漠,从繁华的离州城,到贫瘠的西北地区。

        无论她逃到哪里,总会有杀手随后赶上,然后对她,展开追杀。

        直到她在西域蛮国地域,被杀手追上,眼看就要命悬一线之时,却被恰好狩猎经过的王可汗救了一命。

        听完灵妃的讲述,众人纷纷点了点头。

        “看来……那故事中的妹妹,想必应该就是娘娘自己了?”辰御天看着灵妃,缓缓地开口道。

        灵妃微微点了点头,“不错!”

        “如此说来,当年灭了种家满门的人,很有可能便是覆天教!娘娘你应该是这么想的吧?”霍元极问道。

        灵妃点头。

        “可是母妃,你怎么会那么肯定呢?你又没有动用过天赋神通测算。”朗月道。

        灵妃道:“根本不需要测算,因为当年我的父亲,是横死在了家族祠堂门前的,而原本供奉与家族祠堂的一样镇族至宝,却在那次杀戮之后,消失无踪。”

        “说不定是强盗杀完人之后抢走了呢?”雪天寒提出了一种可能。

        灵妃微微点了点头,“原本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后来我才想起来,在那祠堂内,还有一样我父亲用纯金打造的贵重宝物,若论及价钱,那样东西比那镇族至宝更加值钱。可那样东西在事情发生后依旧完好无损地放在祠堂里,偏偏是镇族至宝丢了。”

        闻言,辰御天微微点头。

        “这确实奇怪。若是强盗,势必不会放过这样重宝才对。”

        “不错,所以我怀疑,对方根本就不是强盗,而是有目的进行了屠杀。方才你们也讲到,那覆天教专门打各个圣族封印起来的圣地。说不定……那样镇族至宝,便是我解开灵狐圣地封印的钥匙。”灵妃点头道。

        众人点头。

        的确有这样的可能。

        而若存在这样的可能,最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便唯有……覆天教!

        “如此说来,这覆天教的确有些可疑啊。”颉利微微摸了摸下巴上的白胡子,皱眉,“不过方才听你们所讲,这个组织似乎极其神秘,就连你们也不知道他们的总部究竟在什么地方,那我们又要怎么找到他们拿解药呢?”

        闻言,在场众人皆是一愣。

        唯独辰御天微微一笑。

        “此事,陛下不必担心。我们有十足的把握,找到他们。因为他们现在,就在蛮国。而且……”

        他顿了顿,继续。

        “我们这一次到蛮国的目的,其实,和他们是一致的!所以,只要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在我们的面前现身的。”

        “这一点,我有十足的把握!”...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2071270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