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七 察觉

章十七 察觉

  “好香的味道……”辰御天站在长廊里,望着逐渐远去的两道倩影。

  “看打扮,应当也是九位公主之一,就是不知她究竟是几公主,居然有这么独特的体香……”

  辰御天暗自沉吟,但,就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等等……独特的香味……”

  他想起了今早去探查八公主寝宫之时,那名宫女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随即,微微摸了摸下巴。

  “异香啊……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关联……”

  但下一刻,他又微微摇了摇头。

  “我在想什么啊……”

  “那可是蛮国的公主,没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我一定是想多了……”

  尽管他这样对自己说着,但他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看向了身后。

  “可,的确有些可疑啊……”

  “希望,真的是我想多了吧……”

  一边说着,他直接向着九公主的寝宫走去。

  当他回到寝宫之时,公孙等人的谈话已经结束了。

  “结果如何?”公孙微微了一口茶,缓缓开口。

  辰御天缓缓坐在他身旁,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了笑,“能怎么样,基本和我们预测的一样,他的确出手了。”

  听到这话,雪天寒与公孙皆是微微一愣,玄曦等三女,则是微微吃了一惊,而朗月俏丽的脸上,则多了一抹绝望,一抹阴沉。

  “也就是说,国师果然还是将一切都退给母妃了?”朗月的情绪异常的冷静与镇定,毕竟她之前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这也是为何公孙刚才就要将一切都说出来的原因。

  人对于一件未知,突然发生之事,在其发生,或者听闻其发生之时,表现出的情绪,往往都是非常激动的。

  反之,对于一件已经听过,或者已经明确知其发生之事,在其发生,或再度听到时,表现,就会相对冷静。

  而此时此刻,公孙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相对冷静的朗月,而非一个因激动阻碍了思考的她。

  辰御天微微点头,“没错,而且就在我离开之前,他已经开始请求你父王下缉捕令海捕你的母妃了……”

  “什么?”朗月大吃一惊,“他竟敢这么做?”

  辰御天又笑了笑,“幸亏有太宫和君相二人据理力争,你父王才没有同意他的要求,不过虽然他没有同意那个要求,但我们却必需要小心了,尤其是你,九公主。”

  朗月心念电转,已然明白了辰御天话中之意。

  “你是担心国师他们会对我下手?”

  辰御天点点头,“不错,从八公主的遭遇来看,国师和他身后的力量,似乎有意要对你们这些公主们下手,所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在你们蛮国,是否女子也可以成为王可汗?”

  “是的,在我们蛮国,只要足够优秀,就算是女儿身,也是可以成王的。”

  朗月点点头,颇有些疑惑地看着辰御天,“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辰御天淡淡一笑,没有再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而是看了看朗月,继续分析。

  “从国师不遗余力栽赃灵妃来看,我感觉他与他背后的势力,似乎有意要要将灵妃逼得走投无路,而作为灵妃之女的你,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朗月心神一震,“你的意思是,他们可能会利用我来逼迫母妃?”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公孙也是微微颔首,“大人的分析很有道理,以国师之前的态度,未必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朗月凝重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请二位放心,我一定会多加小心的,”

  “如此甚好。”辰御天微微点头,随即站起身来,“那接下来我们也应该开始行动了。”

  “行动?”玄曦微微一愣。

  辰御天笑道:“是啊,行动,不要忘了我们来蛮国王宫到底是哦里干什的。”

  公孙也是笑了笑,站起了身,“说的也是,咱们也的确应该对那件事展开调查了。九公主,我们这就先告辞了。”

  说罢,雪天寒也站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强留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够早日查清楚事情的真相,还我母妃一个清白。”朗月淡淡笑了笑,亲自将几人送出了寝宫。

  离开寝宫后,三人带着三女,来到了他们自己在王宫的住处。

  六人进了房间,雪天寒仔细扫视了周遭一眼,这才不紧不慢地关上了房门。

  见此,三女顿时皱眉。

  看这样子,似乎是要商谈什么要事……

  看到雪天寒关上了门,辰御天目光看向了公孙,笑了笑,“公孙先生,现在可以说了吧。”

  原来,就在刚才公孙颔首之时,曾经隐晦地给辰御天使了一个眼色。辰御天当时立刻会意,心知其定然有些秘事要谈,而且还不能被朗月知道。

  于是,他才连忙以调查两位王子死亡真相为理由,向九公主告辞。

  “大人之前给我的那个东西,我已经查出眉目了。”公孙也不含糊,直接开门见山道。

  闻言,辰御天顿时一愣。

  ……

  ……

  “这是一种圣武岁月就存在的异虫,名为银双。”

  炎尊缓缓地开口。

  此时此刻,他的手中,捏着一只肥肥胖胖的白色虫子。

  “银双?”

  霍元极顺手用筷子夹起来一片羊肉,问道:“外公,这虫子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此时此刻,他和冰王,炎尊,九龙府其余几人以及太乙天府的五大高手,通通围坐在一件酒楼包间的饭桌旁,看着炎尊手中的虫子。

  “怎么说呢,这虫子的作用有些特别……”

  炎尊眼神微微有些古怪地看着自己的外孙兼传人。

  一旁的冰王,露出颇为欣赏的目光。

  而,这张饭桌周围的其他人,此刻也大都一脸古怪之色。

  甚至就连林霏霏,此时看他的目光,也有些……奇怪。

  “特别,有什么特别的么?”

  霍元极又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到嘴里。

  看着他如此动作,炎尊的脸上不由浮现出几抹黑线,“我说啊,虽然这个虫子的样子不是特别恶心,但也差不多了啊,为什么你看着这个还能那么有食欲,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缺心眼儿的啊?”

  看着自家外孙的表现,炎尊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周围其他人都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诚然,如炎尊所言,这虫子的样子,虽然没有特别恶心到让人看一眼就想吐,但此刻在饭桌上看到此物,众人的食欲,还是多多少少受到了些影响。

  当然,除了霍元极。

  作为一个正宗的吃货,美食当前,哪怕是眼前有着恶心的虫子,食欲也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甚至……还因此比平常吃得更多了。

  “嗯……”霍元极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装作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开口,“外公,认真算起来生我的是我娘和我爹,和你没有多大关系啊……”

  “屁话,你娘不是我生的?”炎尊又气又笑,开口打断了他继续这个话题的可能性,“好了,别贫嘴了,你还想不想听这个虫子的作用了。”

  闻言,霍元极立刻收起了之前嬉笑的样子,正色起来。

  其他人的神色微微凝重了一些。

  就见炎尊拿着那只虫子,缓缓开口道:“银双是一种很特别的虫子,他们往往都是成双成对的出现,而且成虫雌雄一旦结合,彼此之间就会形成一种很特殊的联系,这种联系使得它们无论分开多远,都能够准确感应到对方的所在。”

  “而你们眼前这一只,就是一只成年的雌虫。我这么说,你们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吧?”

  闻言,霍元极、林刀、白凡、柳煌翠几人的脸色都是在刹那间,变得微微有些难看起来。

  成虫往往都是成双成对出现,而眼前只有一只。

  雌雄成虫之间有一种特殊的感应能力,无论相隔多远都能准确找到对方……

  将这两条信息与现实结合起来,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一个结论。

  “我们……被人跟踪了!!”柳煌翠率先开口。

  ……

  ……

  同一时间,听罢公孙对银双之虫的描述后,辰御天、雪天寒、玄曦、凌妙音和唐风玲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应该是覆天教或者刀锋所为吧。”雪天寒摸了摸下巴,开口。

  “应该不错。而从银双的来历看,覆天教的可能性更大。”凌妙音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的确。”唐风玲应和道。

  “可有个问题啊,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程的,而且,他们又是怎么知道我们来蛮国是寻找风雨圣地所在地的?”玄曦微微皱了皱眉。

  这的确是个问题。

  而当辰御天顺着这个问题往下思考的时候,一道灵光骤然在他的脑海里闪烁而过。

  浮现在他脑海里的,是当初在荒山上玄武临走时的,那一个诡异的笑容……

  以及,当初覆天教被夺走残图的全过程。

  他忽然叹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竟是正中对方下怀了么?若是如此,那还真是疏忽了啊……”

  ...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89223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