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八 看清缺陷

章十八 看清缺陷

  辰御天一个叹气,让在场几人微微一愣。

  玄曦问道:“你说的疏忽,以及正中下怀是什么意思?”

  辰御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就是字面的意思。”

  公孙问道:“那依大人之见,我们疏忽了什么?又正中了谁的下怀呢?”

  辰御天苦笑了一下,道:“我们的疏忽有二。”

  他伸出了一根手指。

  “其一,是我疏忽了玄武留给我最明显的信息。”

  接着,他又伸出了一根手指。

  “其二,则是我们都疏忽了那一晚叶弘和释洞机丢失残图的真正意图。”

  “而这两个疏忽,则导致了我们的行动正中了覆天教的下怀。将他们主动带到了风雨圣地所在的地点。”

  听到这话,公孙和雪天寒的面色骤然变了。

  他们毕竟是聪明人,虽然辰御天只是提了一小点,但凭借他们的智慧,已经足够。

  可玄曦他们就没有这么快的反应了。

  “御天,你此言何意?”玄曦好奇问道。

  辰御天缓缓停顿了一下,似是在整理自己的思绪。

  然后,他开口答道:“你们还记得在缉拿武乘天那晚,我们从释洞机和叶弘的手中得到了残图的事情么?”

  玄曦点了点头。

  凌妙音也点了点头。

  “这个我们当然记得。而且你刚才说我们疏忽了他们如此做的真正意图,也就是说,他们失落残图并不是无心么?”

  辰御天赞许地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想他们应该是故意这么做的。”

  “故意?”玄曦张大了嘴。

  辰御天又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

  唐凤玲微微沉吟了一下,开口,“你的意思是……他们原本就有意要借助我们的手来找到被九蛇会蛇首埋藏起来的宝藏么?”

  辰御天点点头,“应该没错,否则我实在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些残图会那么凑巧在天影袭击了释洞机后就掉了出来。”

  玄曦不解道:“这样的巧合偶尔也是会发生的吧。”

  “的确。”辰御天点点头,“但那是对于一般,对覆天教成员来说,这应该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玄曦皱眉,“为什么你这么确定?”

  是啊,为什么呢?

  雪天寒与公孙相互对视了一眼,忽然笑了。

  他们似乎已经明白了辰御天的这样说的原因。

  “因为圣武铭文。”雪天寒道。

  公孙也道:“没错,圣武铭文将这个偶然的巧合变成了不可能的事件。”

  玄曦看着他俩,一头雾水。

  辰御天解释道:“还记得我曾经因为覆天教成员几次撤退都使用了我们无法追及的手段虚空钮而担忧地事情么?”

  玄曦点点头,“当然记得,那时你推测覆天教内有一个铭文大师,已经可以将这种铭文法器大量的制造。”

  “没错,直到现在我也不认为这个推测没有道理。”辰御天点了点头。

  玄曦问道:“可这跟那个不可能发生的巧合有什么关系?”

  跟在他的身边久了,就连玄曦,说话时的措辞,也开始有所转变。

  只是她自己还没有发现。

  辰御天道:“当然有关系。虚空钮法器的主要铭文是虚空铭文,这个铭文除了附着在虚空钮上让其拥有类似凤玲空影内力那样虚空转移的能力,还有一种更为特殊,但在圣武岁月几位大众化的用法。”

  玄曦奇道:“哦?”

  公孙这时接道:“我曾在一本师父给的古籍中看过,虚空铭文可以烙印在锦囊之上,使其成为一个可以装纳无数物品的储物袋。”

  “不错,正是如此。”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既然覆天教的铭文大师已经可以做到大量制作虚空钮的程度,那么对于虚空铭文这种在圣武时大众化的用法,他不可能不去尝试。”

  玄曦此时似乎也听明白了几分。

  “你的意思是……覆天教的可能也大量产出了这种可以吞纳物品的储物袋,而以当时残图对于覆天教的重要性,释洞机应该将它放在那里面,而一旦放在那里面,就不可能会有掉出来的可能性?”

  凌妙音微微颔首,补充道。

  “就算覆天教的那位铭文大师没有大量产出储物袋,但覆天教的高层,诸如九祖之类的人物肯定也会配备这样的物品。而以释洞机在几次覆天教行动中都担任的角色来看,他显然也在获得这件宝物的行列。我说的对吧?”

  辰御天点了点头,道:“没错。”

  唐凤玲开口道:“照这么说,释洞机就是故意让我们得到那些残图的了?”

  辰御天道:“应该没错,毕竟当时我们的手中也握有一份残图,而且那一份残图,他们没有办法得到手。”

  玄曦点头道:“是啊,在四圣的面前,就算是覆天教四祖和八祖,也未必能够得手。”

  公孙笑了笑,道:“所以,他们选择了反其道而行。”

  辰御天点点头,“是的,让我们得到残图,借助我们的手找到风雨圣地的所在,在根据我们也想找到圣地的心理,跟踪我们到达圣地所在之处,达到他们原本的目的。”

  “真是一个绝妙的计划!”

  “的确是一个绝妙的计划。”雪天寒点点头,“绝妙到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端倪。”

  他的语气略带着嘲讽。

  但辰御天明白他的意思。

  有关储物袋的猜测,在得知虚空铭文之时,就可以轻易想到。

  而想到了这一点,想要堪破这个计划,并不难。

  但他们却没有做到。

  这并不是说他们不够强。

  他们还年轻,容易被一些表面的利益迷惑,忽视了深层次的内涵。

  这是每一个年轻人都会有的通病。

  所以他们也会有。

  但这个通病,在某种情况下,却会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

  辰御天不由苦笑起来,“的确,这一次幸亏我们发现的还算及时,但也给我敲响了警钟。”

  “我们,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他说完这句话,就不再说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和他一起陷入了沉默。

  他说的改变,大家都明白,

  那不是武功上的改变。

  而是智谋上的改变。

  以往的辰御天,虽然聪明,但谋划上,却一直有着缺陷。

  这缺陷,他不自知,身边的朋友,也没有察觉。

  但这一次,时隔这么久的后知后觉,给他敲响了警钟,也让他看清了自己谋划上的缺陷。

  这无疑是幸运的。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看清自己缺陷的机会与能为。

  ……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

  无论多么强大的人,都会有一个弱点。

  而且越是强大的人,他的弱点,也越是致命。

  这似乎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但这却是国师经历了很多次生死之后得到的宝贵经验。

  他一直将这套经验奉做圣经一般的存在。

  也正是依靠着这一套经验,他才能从昔日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成为如今权赫的蛮国国师。

  而今天,他再度开始用这套经验,来衡量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颉利的第九个女儿。

  也是蛮国的九公主,灵妃的女儿。

  对于这位公主的弱点,他其实已经很清楚了。

  就在那一晚她反驳自己的时候,他就已经很清楚了。

  但他还是要亲自确认一下。

  不打无准备之仗!

  这也是他从生死之中悟出来的一条真理。

  ……

  ……

  院子里,有座孤坟。

  坟前,立着一块很普通不过的石碑。

  石碑前,烛火闪烁,纸钱燃烧。

  一个蓬头垢面的妇人跪在石碑前,低声哭泣。

  她不知已有多久没有梳妆打扮,乱糟糟的头发上到处都是尘土。

  她也不知有多久没有洗澡换衣,身上充满了难闻的腐臭味。

  这在王宫这种地方,都应该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但却真切的发生在了这里。

  蓬头垢面的妇人跪在坟前,低声哭诉。

  “王儿,母妃又来看你了……”

  “你快点出来看看吧……”

  她说的话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但她自己却似乎对此深信不疑。

  “母妃知道,这个月的王儿一定也很乖,一定有好好的听太傅的话读书,也一定有好好的习武,对吧?”

  “可你怎么不出来看看母妃呢……”

  她哭得更加伤心了。

  “你快点出来看看母妃啊……”

  她哭着哭着,却忽然一愣,接着又笑了起来。

  “王儿,你果然出来了么……”

  “你在哪里啊,母妃过来找你了……”

  她站了起来,向着一旁的虚无处扑去。

  “你在这里……在这里……”

  “哈哈……母妃找到你了,你在这里……”

  她对着空气又哭又笑。

  “王儿,母妃找到你了,你一定很乖,对吧……”

  她继续对着空气说话。

  原来,她是个疯子。

  这样的内容,似乎每天都会在这个院子里上演。

  所以路过的王宫卫士以及宫女、内侍们,没有一个人觉得奇怪。

  但今天却有一个人看到了这一幕。

  而且他感觉到了奇怪。

  这个人就是国师。

  他奇怪的,不只是妇人疯癫的行径,还有院子里的那座孤坟。

  为何后宫这种地方,会有一座坟?...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89298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