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五 不了了之?(上)

章三十五 不了了之?(上)

        从江边回来,辰御天一直都在思考着那个问题。

        为何,刀锋组织要抓走武夫人?

        无论从那个方面看,她对于这次的事件都应该是毫不知情的。即便将其抓走,也并没有丝毫作用。

        这一点,刀锋众人不可能不清楚。

        但他们还是选择了带走她,这其中一定还有着自己不曾了解的到的内幕,但那会是什么呢?

        辰御天的目光急促地闪烁着。

        时间缓缓地过去了。

        辰御天仍旧沉浸在沉吟之中,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而此时,在另一处房间中,九龙府其他人正聚集在一处,仔细梳理着目前所发现的一切线索。

        大家心中也很清楚,算上今日发现的两具无头尸,九蛇会九大蛇首已经是九去其八,剩下的,便是凶手岳凌霄。

        也就是说,岳凌霄的杀人目标,很可能已经达成了。

        但截至目前,他们还从来都未曾与这位杀人真凶发生过任何交集。

        如果继续如此下去,岳凌霄的下一步行动,极有可能会直接躲起来,就像当初虎画奇案结束后的叶弘一般。

        而且,方才从江边回来之际,众人也从周林的口中得知,因为连续发生的无头案,已经渐渐在京城之中引起了百姓的恐慌。

        长此以往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所以,当务之急,便是尽快将在逃的岳凌霄,缉拿归案,而且要在京城陷入恐慌之前!

        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因为,截至目前,虽然凶手的身份,已经紧紧地锁定在了岳凌霄的身上,但众人至始至终,都还只是跟着他行动到处跑,并未与这个杀人如麻的家伙真正打过照面,又谈何捉拿之事?

        唯一的办法,就是根据目前他们对岳凌霄的了解,来大致推断对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地方。

        这种情况,简直就如同赌博。

        陈璟不由自主微微叹了口气。

        一旁,除却在验尸房内忙碌的公孙之外,九龙府的九龙神捕们齐聚一处,认真的翻阅案件卷宗。

        雪天寒微微眯着眼睛,细细回想着案情,希冀能够从其中,发现一点蛛丝马迹的线索。

        忽然,他的目光微微闪过了一抹精芒!

        “目前唯一有可能的地方,应该就是李云的客栈了。”他忽然开口,对众人地道。

        房间内的众人在听到他的话后,目光一闪的同时,互相微微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了一抹奇怪的神色,一闪即逝。

        凌妙音微微沉吟了片刻,问道:“你的意思是……他可能回去拿那一片被自己藏在了画里的残图?”

        霍元极想了想,微微摇头,“应该没有可能了吧?那个地方的画都已经被覆天教盗走了,就算岳凌霄不知道我们已经搜查过他和孟星云的房间,他也应该知道此事啊。”

        白凡微微点头,看了霍元极一眼,“霍兄说的不错,我也不认为岳凌霄接下来会回去。”

        “可我们目前所知与他有关系的地方,就只有这一处……”唐凤玲忽然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一旁的陈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目光望向了一旁的随侍的捕快。

        “吩咐你们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好么?”

        听到这话,那捕快微微苦笑了一下,随即看向了众人,“阁老,我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去过户部调查了,不过各州所上交的档案之中,都没有发现岳凌霄此人的名字,我们怀疑这个名字很有可能只是个化名。”

        “是这样啊,老夫明白了。”陈璟微微点了点头。

        众人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都是有些好奇地看着陈老。

        陈璟看着众人的眼神,微微笑了笑,随即道:“你们在外面奔波查案,老夫这里也没有闲着……”

        说着,他吩咐随侍的捕快拿过来了一叠白纸。

        “在你们查案的这些天里,我按照你们所调查处的死者姓名,依次翻遍了九龙府的档案以及户部所收集的各州各县的库档,将目前所知姓名之人的档案加以对比,从而找到了这些最符合他们原本身份的档案。”

        说着,他将手中的白纸放在了桌子上。

        众人立刻凑了过去,一页一页拿起来仔细观看。

        雪天寒也拿起了一页。

        只见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

        “孟获,燕州福安县桃园村人氏,父孟天,母张氏……”

        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雪天寒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是一份关于一个名为孟获之人的官方档案,上面纤细记载了此人的一切,但档案的最后却标注着两个字。

        “失踪!”

        这是官府对于当地无故失踪之人的标记。

        雪天寒看了看档案上有关的时间记载,发现上面所记载的时间,刚好是武林中发生风家灭门血案不久。

        就时间上来讲,这太过巧合。

        也难怪陈璟会将这份档案归为可能是九大蛇首原本的身份之中了。

        “如果这些档案记载之人真的是他们原本的身份,说不定我们便可以通过这些档案,来确认最后两颗人头的身份了……”

        看完这些档案,唐凤玲微微一叹。

        其他人也是点了点头,随即叹了口气。

        陈璟也是苦笑起来,“老夫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却偏偏找不到岳凌霄的原本档案,不然也可通知其相关地方官府,毕竟他也很有可能会返回自己的故乡。”

        闻言,众人皆是点了点头。

        但就在这时,手中拿着两份不同档案的霍元极嘴角,忽然掠上了一抹颇具深意的弧度。

        “这可不一定哦!”他忽然道。

        众人的目光顿时一闪,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雪天寒也是眉头微微一挑。

        他的手中,同样拿着两份不同的档案。

        ……

        ……

        武霖铃坐在后院的石桌旁边,静静地发呆。

        自从苏醒后,她经常这么做。

        林韬不知道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因为武霖铃从来都不跟他说。

        但往往这个时候,他都会和韩桐静静地在一旁注视着她。

        这也是辰御天交给他们的任务。

        毕竟,目前府中众人大都被那无头命案搅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有时间去关心她。

        唯一有空闲的,便是他们两个了。

        只不过武霖铃自从醒来之后,似乎自闭了许多,完全没有当初在风雪山庄给人的印象,也不知她原本的性格是否便是如此。

        但,这应该不太可能。

        毕竟,当初的山庄中,他们虽然对武霖铃并不熟悉,但作为被她追杀了两个月的泪无悲,不可能不熟悉。

        如果风雪假扮的武霖铃与本人性格相差如此之大的话,泪无悲不可能发现不了。

        那么她又是为何要这么沉默?

        这个问题,林韬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从风雪山庄历经了人生大变的少女,似乎有很多的秘密。

        这是他的直觉告诉他的。

        看着乖乖坐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少年少女,武霖铃心头忽然涌上了一抹奇异的感觉。

        她看着他们,忽然笑了。

        “这么多天了,你们一直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因为这是辰大哥交给我们的任务。他叫我们在案件结束之前陪着你,免得让你觉得在这陌生的环境中感到寂寞。”

        听到这样的回答,武霖铃笑得更加厉害了……

        “寂寞?话说你才多大呀,说话怎么这么老气?”

        “这不叫老气,叫成熟。”林韬板起了小脸,气鼓鼓地看着武霖铃,“还有,我已经十五岁了,不是小孩子了。”

        看着他生气的模样,武霖铃忽然感觉到很有趣。

        “十五岁还没有成年,怎么就不是小孩子了?”

        “当然不是,我可是已经能够独当一面的少侠,怎么能是小孩子呢?”林韬气鼓鼓地反驳道。

        “哦?”武霖铃越来越觉得有趣,微微挑了挑眉,随即弹指发出一道气劲,猛然袭击向林韬。

        林韬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一边闪躲开来。

        “你做什么?”韩桐微微阴沉着小脸,瞪了武霖铃一眼。

        就在这时,虚空中,猛然传来了一道破风声。

        这声音似闪电一般,由远及近,响起的刹那,一道寒芒猛然自虚空中迸射而出,如同锁定了林韬的后背一般,猛然袭来!

        “小心!”

        武霖铃双眼一眯,身形闪烁之间,一把将林韬护在了身后。

        而后其双指猛然运转内力,如同一把铁钳一般,将那一道稍纵即逝的寒芒,紧紧地夹在了双指之间。

        林韬心有余悸地看着其双指间的东西。

        “这……这是……”他的眼睛骤然睁大了!

        下一刻,林刀以及九龙神捕们的身影闪电般来到了三人面前,显然,他们应当是感觉到了方才武霖铃的内力波动,所以来看看发生了何事。

        看到武霖铃双指夹下之物,众人目光顿时一凝。

        林刀看了看心有余悸的儿子,又看了看武霖铃,哪里还不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多谢。”他淡淡地对武霖铃道。

        武霖铃愣了愣,旋即才明白这是在对自己道谢,于是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辰御天也闻讯赶了过来。

        他方才到达,便是看到了武霖铃手中之物。

        那是一柄绑着布条的七寸飞刀。

        飞刀很普通,七寸长短,精铁打造。

        但那上面所绑着的白布却不太寻常。

        那上面竟隐隐透着血色。

        辰御天微微沉吟了一下,旋即走了过去,对武霖铃道:“武姑娘,你手中之物,可否让辰某一观?”

        武霖铃点了点头,将手中之物交给了辰御天。

        辰御天接过飞刀,将那白布从其上解下来,打开。

        下一刻,他的眼神,连同身后看到的众人的眼神,都是蓦然一阵收缩!

        只见,那白布之上,写着十数个血红色的大字。

        “城郊破庙、五龙观,皆有你们想要之物!”

        看到这些字,所有人顿时陷入了沉默。

        良久,现场都是一片寂静,静的几乎落针可闻。

        半晌后,辰御天目光在身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随即扬了扬手中的血字白布,道:“大家怎么看?”

        “陷阱!这一定是陷阱!”武动天斩钉截铁道。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其他人。

        “武兄所言,几乎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想法。不过我更加好奇的是,这信中的‘想要寻找之物’,指的究竟是什么?”

        白凡摸了摸下巴。

        “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霍元极也点了点头。

        凌妙音与唐凤玲也是点了点头。

        看到如此,辰御天点头道:“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陷阱,是因为大家觉得如果是想要真心实意给我们提供线索的话,大可光明正大的走进府中报告,没有必要使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法。对吧?”

        众人皆点了点头。

        辰御天也是微微点头,“不瞒大家,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我们且不说对方是否是真心实意想要为我们提供线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对方的目的一定是想要将我们引到这两个地方。至于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调虎离山还是请君入瓮,我们都不必担心,因为在足够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陷阱诡计,都是无用之举。”

        听到这话,众人皆是微微一愣!

        随即每个人的目光都是不约而同地微微一闪!

        说的也是,如果对方的目的是调虎离山,那么他们根本没有丝毫可能,因为九龙府的高手除了他们之后,还有四圣坐镇。有这四位在,整个武林中恐怕都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潜入府中。

        而对方若是打算请君入瓮,若是他们的功力不强,或许还有可能让他们的奸计得逞,但在经历了封龙殿之行后,众人的平均功力都已经达到了罡气离体巅峰层次,普天之下除却圣境强者之外,恐怕也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他们了。

        既然如此,即便对方此举真的是一个陷阱又何妨?

        看着众人越来越亮的目光,辰御天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

        “看来大家都有所抉择了。”

        众人微微点了点头,而后自信地看向了辰御天。

        辰御天会意般地微微点了点头,随即目光猛然一变,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兵分两路前往好了!我、公孙、天寒、妙音还有公主殿下为一队,元极、武动天、凤玲、白兄四人为一队,即刻出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63017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