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四 帮忙

章三十四 帮忙

        这颗人头的发现,让在场所有人都蒙了。

        因为没有人知道,这颗人头,究竟是属于谁的。

        他究竟是属于方才发现的那两具九蛇会蛇首的无头尸体的,还是之前发现的那些蛇首的无头尸体,亦或者与这两者没有关系。

        这些,谁都无法得知。

        辰御天看着那人头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知为何,在看到这人头的刹那,他的心中,竟是升起了一抹莫名的危机感。

        似这人头的出现,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危机。

        但这怎么可能呢?

        辰御天微微苦笑起来。

        心想或许是自己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思考案子的问题,没有休息好,出现了错觉吧。

        看来案子结束之后,自己还真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心中带着这般想法,辰御天来到了公孙面前。

        此时的公孙,正蹲在地上,仔细检验着这颗新发现的头颅。

        而随着人头的发现,四周那些围着看热闹的人群中爆发出了更大的议论声。

        “那就是被砍下来的人头么?这杀人的人真是变态,杀了人之后还要让人尸首分离,真是造孽呀……”

        “可不是么?我还听说这已经不是官府发现的第一例了,之前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官府还专门贴了告示呢。”

        “真的?莫非这还是一个连环杀人凶手?哎呀……他会不会见人就杀呀?”

        “说不定……我听说连环杀人凶手都是疯子,说不定路上遇见个人觉得看不顺眼就顺手杀了。”

        “啊……那我们以后可千万要离疯子们远一点,说不定就会遇到一个连环杀人凶手,丢了小命……”

        “说的也是……”

        听着百姓们的议论,周林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要是此案还不能尽快解决,恐怕会在京城之中引起一番恐慌,到时候天子那边恐怕就……”

        想到这里,周林深深地吸了口气,一抹带着担忧的目光,望向了那些说三道四的群众。

        这天底下,传播最快最猛的便是这些听起来似是而非的谣言,方才的那些言论,恐怕不出三天,就会传遍整个京城,到时候……整座玄都都将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这绝不是九龙府和他们京畿府愿意看到的结果。

        望着不远处围在人头旁边的辰御天等人,周林目中缓缓升起了极为浓烈的期盼之色。

        “希望……能够赶在流言扩大之前,将此案解决掉吧……”

        他在心中对自己,也是对众人缓缓而道。

        ……

        ……

        另一边,辰御天等人依旧在认真的观察着发现的那颗人头。

        这是目前发现以来,面容最为年轻的一个,看此人的面容,不过三十五六年纪,脸上依旧凝滞着死前留下的无比震惊的表情,似在其死亡之时,遇到了让其极为惊讶之事。

        公孙伸手在人头的皮肤上轻轻摸了两把,看的一旁的雪天寒一阵恶寒。而后,前者微微摇了摇头道:“不是那两具尸体的。”

        众人都是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只是轻轻地在人头的脸上摸了一把,就能知道是不是那两具尸体的么?眼见如此怪异之事,众人皆微微一愣!

        见状,公孙也是微微一愣,随即似乎明白了什么,笑了起来。

        “你们不用拿那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方才我所做的推断,换了你们任何一人,都可以轻易办到。”

        闻言,众人更加迷惑了。

        辰御天则是微微回头看了看此刻被公孙晾在了一边的两具无头尸体,眼睛忽然微微眯了起来。

        此时,公孙又对众人道:“不要这么看着我,此时说起来极为简单。你们也都看到了这颗人头的面容,他的样子看起来应该没有四五十岁那么大吧?”

        众人微微摇头。

        开玩笑,怎么看都应该是中年人,怎么可能会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公孙微微点了点头,“则不就对了么?我方才仔细检验了那两具尸体,发现两名死者的皮肤极为干枯,而且布满了皱纹,从这一点推断,他们的年纪至少也应该是五十岁以上,而眼前这人头,你们方才也说了,绝不可能会有那么大的年纪,如此自然就能够判断出,这颗人头不属于那两具尸体了。”

        闻言,众人皆是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此中的窍门说破之后,的确如同公孙之前所言,使任何人都能够轻易做到的事情!

        辰御天微微点点头。

        然后他的目光不经意之间,望向了之前发现人头的巨石之下的草丛之中。

        不知为何,在一眼看去之后,他的心中再度生出了方才看到人头是生出的危机感。

        这次的感觉极为真实,怎么看都不像是错觉。

        辰御天瞳孔微缩,神色略带着一丝不安地看向了那处草丛。

        但就在这时,那一丝真切感受到的危机感忽然神秘消失,让辰御天一阵错愕。

        “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眼中带着一丝茫然,看了看那草丛,而后目光缓缓上移,看向了那块巨石。

        巨石在那里纹丝不动,没有丝毫不妥之处。

        看到这一幕,辰御天更加迷茫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出现这种奇怪的危机感?

        思来想去,都找不到答案,辰御天摇了摇头,干脆先不去管此事,目光再度望向了那颗人头。

        此时公孙已经回到了那两具无头尸体的旁边。

        而一旁的玄曦看到他方才忽然变化的神色后,便是关切道:“你没事吧?刚刚怎么了?为何突然露出那样的神色?”

        辰御天微微摇头,“没事,或许是我太累了,所以出现了错觉。”

        “是么?那你可要好好休息了。”

        玄曦带着一丝担忧地看了他一眼,而后看向了那颗人头,愁眉微皱道:“又多了一颗,加上这一颗,咱们九龙府已经有五颗了。”

        辰御天点头,“是啊。”

        “更要命的是我们到现在除了能够确定莫凤云、孟星云、凌战舞三人的人头之外,其余两颗人头根本还不知道主人究竟是谁,要是能够找到认识他们的人就好了,这样起码就能知道他们究竟是谁了。”

        玄曦望着人头,喃喃道。

        听到这话,辰御天的目光猛然闪烁了一下!

        对啊,只要找到了认识他们的人,大概就可以知道这些人头究竟是属于那具尸体的了。

        想到此处,辰御天又不由叹了口气。

        “可惜武夫人被刀锋组织掳走了,不然就能够确定这两颗至今无法知道主人的人头中,究竟有没有武乘天被带走的头了。”

        闻言,玄曦也时叹了口气。

        但辰御天看得分明,即便是在叹气间,她的目光依旧蕴含着浓烈的杀意,这是自从祭天一役后,她第二次对于一个人有这么大的杀意!

        辰御天淡淡叹了口气。

        但下一刻,他的身体却如同遭遇雷霆轰击一般,猛然一震!

        “等一下……”

        玄曦顿时被他如此表现吓了一跳!

        只见辰御天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目光骤然变得无比深邃起来。

        “我居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他似是悔恨,又似是自嘲般地苦笑了一下,随即回想起了当初在武家庄园的一切遭遇。

        尤其是被张月鹿掳走的武夫人!

        当初在见到刀锋组织掳走武夫人之后,他还没有什么感觉,直到刚才再度回想起这一幕之时,他才注意到一个被自己忽略了许久,但却有十分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刀锋组织,为何要掳走武夫人?

        按照常理而言,如果刀锋组织的目标和覆天教一样都是为了武乘天手中的那份残图的话,那么在武乘天死后,他们最应该寻找的对象应该是杀害了武乘天的岳凌霄才对,可他们为何会去武家庄园?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知道武乘天的残图并不在岳凌霄的手上。

        可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再者,武夫人对于武乘天年轻时身为九蛇会蛇首一事丝毫不知,想要从其口中得到有关残图的消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覆天教为何还要抓走武夫人?

        想到此处,辰御天忽然想起了当初在武家庄园的地下密室中,与柳三娘的一番对话。

        当时,柳三娘言辞之中无不透露出武乘天的死亡具有隐情这一信息,事后,他一直以为武乘天的死亡隐情指的就是他留下了札记这件事,但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这一点,其实从当初张月鹿明明也看到了那本札记而却没有带走就可以看出,但当初辰御天的心思全部都在玄曦的身上,所以并没有发现。

        如今回想起来,这整个事件顿时充满了谜团。

        “如果是武乘天死亡隐情指的并不是我们手中的札记,那么又会是什么?这和他们放弃札记掳走武夫人,会不会有关?”

        辰御天喃喃中,微微眯起了眼睛!

        “还有他们又是如何知道武乘天手中的残图并不在岳凌霄手中的?”

        “以及……那张月鹿的预知能力,又是怎么回事?”

        辰御天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

        ……

        京城玄都,一座无比豪华的客栈之中。

        一间装饰无比奢华的房间中,巨大的酒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宴席,酒桌旁只有两人,分作两旁,斟酒互酌。

        酒桌的一旁,是一个看起来无比潇洒的白衣中年人,他此刻拿着酒杯,正一脸高兴地看着对面的人。

        他的对面,是一个看起来不苟言笑的青袍人。

        “我们两人多久没有这样好好喝酒了?”白衣人端着酒杯一仰而尽,然后发出爽朗的笑容,看了看对面的朋友。

        青袍人似乎并不欣赏白衣人的做派,拿起身前的酒盅轻轻抿了一口,面无表情道:“算算时间,应该也有十多年了。”

        白衣人也时有些感慨道:“是啊……十多年了,自从十多年前教主修炼出岔子闭关之后你我便被分派各地管理外部人员,这一分别就是十多年啊……所幸教主此后经过调养,当年走火入魔造成的影响几乎痊愈了,否则你我恐怕至今也没有见面的机会啊……”

        青袍人微微点了点头。

        “十多年没见,我都快忘记还有你这个欠债的了……怎么样,这次的钱,你要照旧么?”

        闻言,白袍人神秘莫测地笑了笑。

        “你说呢?”

        青袍人微微有些无语。

        “真不知道你这十多年没有我是怎么过的?”

        听到这话,白衣人的脸色顿时变了变,苦涩道:“唉……别提了,这十多年没有你,我过得实在是太苦了……”

        闻言,青袍人微微挑了挑眉,“哦?有多苦?”

        “唉……”白衣人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那地方,就只有一间破茅草屋,这十多年来经过风吹雨打,几乎已经千疮百孔,所以我这几年一直都在山头露宿,与那些山猿争食,搞得现在满山的动物见了我都跟见了强盗一样,撒腿就跑……”

        闻言,青袍人顿时无语。

        他自然知道这是说笑的话。

        白衣人再度喝了一大口酒水,笑道:“好了……不说我那些苦事情了……你我十多年没有见面,应该要好好喝一杯啊……”

        青袍人鄙夷似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拿起了桌上一个大一点的酒杯,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来,干!”

        白衣人朗笑一声,随即用自己手中的杯子与青袍人手中的酒杯微微碰触了一下,随即一仰而尽。

        青袍人同样仰头将杯中酒全数倒进了嘴里。

        而就在他放下酒杯的刹那,他的眼神蓦然变化了一下,对面那原本放浪形骸的白衣人,也是微微正色了一下。

        随即二人便是感应到一股无形的内力出现在雅间门外。

        一个声音随即传来。

        “四祖大人,您吩咐的一切属下已经办好了。”

        青袍人四祖闻言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轻轻挥了挥手,那股无形的内力顿时再度消失在了门外。

        八祖放下酒杯,然后轻轻地看了四祖一眼。

        “真不知道你昨晚究竟看到了什么?不但命令他们带来了那么多的画,又自作主张做了这件事情,你究竟打算做什么?”

        青袍人看着他微微笑了笑。

        “好友,你既然这么了解我,难道还猜不到么?”

        白衣八祖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目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道:“难道你是打算……”

        没等八祖说完,四祖便是微微点了点头。

        “没错……我这可是在帮助他们查案啊……只不过等到时候一切都水落石出之后,九龙府的那帮小家伙就会知道……真相……是多么的不可置信……”4

        四祖微微一笑,目光望向了窗外。

        窗外,一阵清风吹过,给人以神清气爽之感。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661664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