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八 毒谋

章三十八 毒谋

        花蝴蝶竟然就是那个隐藏起来的高手?

        此事,出乎辰御天的意料。

        不过,此刻花蝴蝶受了伤,正是抓捕她的最佳时机。

        来不及多想,辰御天直接化作一股暴风,急急追去。

        花蝴蝶此时亦发现了他。

        虽然受了伤,但对她的速度,却是没有半分影响。

        只见她纵身一跃间,整个人迅若疾雷,若一道黑红相间的闪电,穿过这莽莽古林。

        辰御天神色微微一变。

        但,下一刻,他的身形,便是忽然,消失不见。

        对此,前方的花蝴蝶,丝毫没有发现。

        就在她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已经甩掉了辰御天之时,变故,却在陡然间,发生!

        只见一道人影,鬼魅一般地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然后对准她全身几处重要大穴,迅速点了下去。

        顿时,她全身窍穴被封,无法动弹。

        而那突然冒出来的人影,也露出了真面目。

        正是辰御天!

        就在刚才,为了抓住花蝴蝶,他不惜发动了一门自己刚刚才掌握不久的秘术。

        那一门名为“幻踪”的秘术。

        此术,他曾经在与铁云对战时,用过一次。

        当时,以他的功力,此术,一天之内,只能使用一次,而且每次使用,都会耗费大量的内力。

        如今,他的功力早已非往日,但此术的消耗,依旧很大。

        借助“幻踪”秘术的效果,他才得以以那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出现在花蝴蝶面前。

        也因此,利用这出场对花蝴蝶造成的惊讶,让她有那么一瞬间,注意力变得极为松懈。

        而他,则利用这一瞬间的疏忽,完成了整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

        封穴!

        如今,花蝴蝶全身窍穴被封,整个人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看着无法动弹的花蝴蝶,辰御天淡淡一笑。

        “呵呵……花蝴蝶……咱们终于见面了,虽然这样的见面方式,很不好。”

        花蝴蝶目光阴沉,透过脸上的那半张蝴蝶面具,冷冷地注视着辰御天。

        辰御天没有笑,而是目光淡然地打量着她,随即缓缓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那半张面具。

        “现在,就让我来看看,你这位江湖中威名赫赫的杀手的,真面目吧!”

        话落,他轻轻摘掉了花蝴蝶的面具。

        而当他看清,那张隐藏在面具下的脸,究竟是什么模样之时,一丝诧异之芒,猛然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

        ……

        “哇!这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花蝴蝶么?”

        “应该是吧,她的装扮和我们那夜看到的人一模一样。”

        “没想到啊!这个花蝴蝶还真如白秀水所说,是个女子。”

        馆驿。

        足有五丈方圆的巨大房间中。

        已经解开了穴道,但却被五花大绑,封锁了内力,且摘掉了面具的花蝴蝶,静静地站在房间中央。

        四周,九龙府众人赫然在位,一个个皆是用从未见过的目光,从上到下地打量着她。

        那样子,就好似在打量着什么珍奇动物一般。

        而此时的花蝴蝶,已经被摘下了面具,露出了真容。

        此时,花蝴蝶已经被取下了面具,露出了真容。

        只见这位名动天下的赏金杀手面如芙蓉,眉毛弯弯,眼睛大而明媚,瑶鼻挺翘,樱桃小嘴,长发青丝如瀑,扎做马尾留在后面。

        真正是一个可爱至极的美女!

        但,唯独其眼神,充斥着,一股极致的冰冷无情。

        那,是属于杀手的眼神!

        同时,也是揭示其杀手身份的眼神!

        辰御天看着眼前的美女,眼神微微有些复杂。

        如果不是自己亲手将其抓获,以及她那杀般的眼神的话,恐怕在看到她真容的那一刻,他也会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抓错了人。

        毕竟,谁又能想到,名动天下的赏金杀手花蝴蝶,居然会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小姑娘?

        此事,恐怕说出去,也没有几人肯相信吧?

        就比如此刻的众人。

        尽管已经看到了她,却也还是很难相信,她,便是花蝴蝶!

        “咳咳……你们,看够了吧?”

        辰御天咳嗽了一声提醒众人。

        众人始将看向少女的奇怪目光缓缓收回。

        雪天寒凝视着手中的那半张蝴蝶面具。

        “辰兄,此女,真的是花蝴蝶么?”

        辰御天苦笑一声。

        “是与不是,你问一问她,不就清楚了么?”

        闻言,雪天寒盯着花蝴蝶,沉思片刻后,并没有在开口。

        反倒是武动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问你,你是不是花蝴蝶?”

        他非常直白,没有一丝委婉地开口问花蝴蝶。

        但花蝴蝶只是淡淡地,带着一丝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

        武动天沉着性子,继续问道。

        “韩仵作是不是你杀掉的?”

        “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

        “究竟是谁只是你这么做的?”

        他一连问了三个问题,但花蝴蝶的回应,仍然只有那一道带着不屑的淡淡目光。

        武动天再也忍不住了。

        他手掌虚握间,一柄长刀蓦然出现在手中。

        看到这一幕,房间里的所有人目光都是微微一闪。

        唐凤玲和凌妙音两女,脸上更是涌上一抹浓浓的担心。

        刀光一闪!!

        刀,已经架在了花蝴蝶的脖子上。

        “你说不说,不说的话,就去死吧!”

        武松天的目中,乍现杀意!

        但,即便如此,花蝴蝶的回应,依旧是那一道目光。

        “既然如此……”

        武动天的目中,乍然闪现一抹锋利刀芒……

        花蝴蝶轻轻闭上了眼睛。

        但,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出现。

        花蝴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异样,不由自主睁开了眼睛。

        却是看到,武动天淡淡地收回了长刀,重新坐了回去。

        她的目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疑惑。

        此人,难道并不是真的想要杀死她?而是想要借着这种杀气,来震慑自己开口?

        只不过,他终究是白费力气。

        花蝴蝶的目中,出现了一丝嘲讽。

        武动天带着一丝失望的神情,回到了自己的作为。

        他当然不是想真的杀死花蝴蝶。

        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此女的嘴居然如此严,就连死亡,都不能让她开口。

        真不愧是名动天下的杀手!!

        辰御天看了看武动天,微微叹了口气。

        其实,在带花蝴蝶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对花蝴蝶进行了一番审问。

        而结果,与现在基本相同。

        花蝴蝶死都不肯开口,只是用那种冰冷且不屑的眼神看着他。

        “罢了,李青、孟刚,先将她押下去吧。”

        “是,大人!!“

        李青、孟刚二人进来,将花蝴蝶押离了房间。

        看着他的这番动作,霍元极等人皆是有些奇怪,问道:“辰兄,你这是……”

        辰御天轻轻摆了摆手。

        “让她开口也不急于这一时,现在更重要的是白秀秀的案子。”

        “说到这件案子,你们不是去调查死者当日的行踪了么?有什么发现?”

        雪天寒凝视着面具,淡漠地问道。

        “哦……我们查到当日堂妹她是去了城外的观音庙赶庙会,而且,在庙会结束的时候,他们和凌默发生了一些冲突。“

        白凡首先开口回答道。

        “哦?凌默么?就是那个凌云天的公子?”

        雪天寒抬起了头。

        “不错,正是他。”

        “这么说来的确是一个值得调查的新线索。”

        公孙微微点了点头。

        “对了,大人,你们刚刚带回来的那个女子,又是何人?”

        闻言,辰御天笑了笑。

        “公孙先生,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她的伤势没有大碍吧?”

        “没有。只不过她带着伤势一路奔逃,体力损耗过大,加上失血较多,一时之间恐怕很难醒过来。另外,我在她的衣服上,发现了一些东西……”

        公孙说着,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小瓶子。

        “哦?什么东西?”

        辰御天接过了小瓶子,打开瓶塞之后,一股沁人之香,幽然传出。

        而闻到这香味的第一时间,辰御天的神色,轰然大变!

        其余众人见此,皆是有些奇怪!

        “这……这是……”

        辰御天目中闪过一丝极为惊诧的目光,因为这个瓶子内所装之物,竟然是香粉!

        而且其味道,也极为熟悉!

        “公孙先生,你确定,此物是从那个女子衣服上发现的?”

        公孙肯定地点了点头。

        “当然……看来大人你也发现了,此香粉,与那在刘大海外衣之上发现的香粉,极其相似!!“

        “嗯。他们之间的味道,的确非常相似!“

        “所以学生才会问大人,那女子究竟是从何处而来。因为自从上次刘大海的案子过后,学生已经暗中调查了幽州城所有的香粉铺子,都没有发现类似之物。”

        “所以,能够肯定,这种香粉,应该不是幽州本地之物!”

        公孙目光炯炯。

        “不是幽州本地之物么?”

        辰御天托着下巴沉吟起来。

        而这时,白凡想了想,开口。

        “我记得……追杀那女子的奴才们,自称是凌公子府邸的。难道此女,也是从凌默的私府,逃出来的?”

        “很有可能!”

        公孙肯定地说。

        “如果此女真是从凌默的私府逃出来的,那么这香粉,应该就是在那里沾到的。难道说……”

        说到这里,他面色猛然一变!

        另一边,包括雪天寒在内的其余众人听着他们三人的谈话,皆是感到一头雾水。

        什么香粉?

        什么女子?

        什么私府?

        这些,到底都有什么关系啊?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终于,唐凤玲忍不住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香粉?什么尸体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啊啊?”

        闻言,辰御天苦笑了一下。

        “呃……之前忘了和你们说了,其实在刘大海遇害那一次,我们发现他尸体的外衣上面沾着一些香粉,而且他的里衣当时是被凶手换过了的。“

        ”所以我们推测,他原本的里衣应该也沾到了香粉,而凶手害怕那些香粉暴露一些有关于他的信息,所以给死者换过了里衣。”

        “另外,我们也怀疑,有这香粉的地方,才是他被杀的案发现场。凶手应该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这一点,才会给他换了衣服的。”公孙接着说道。

        但听完之后,除了雪天寒露出了然之色外,其余众人,依旧是一片茫然。

        “不好意思,我们还是听不太懂……为什么你们会知道他的里衣是被换过的呢?”

        凌妙音带着歉意微微笑了笑。

        辰御天道:“因为当时,他的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真丝制的里衣。”

        “这有什么不对么?”

        唐凤玲疑惑不解。

        “当然不对了,刘大海只是一个更夫,不可能有钱买得起真丝质地的衣物。所以可以确定,他的衣服,当时的确应该是被换过的。”

        雪天寒开口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你们又怎么会知道,他的里衣必定是沾到了香粉呢?”

        唐凤玲又问道。

        辰御天正准备解释,却听雪天寒又道。

        “这很简单,因为在本案中,花蝴蝶杀人,向来不会让死者留太多的血。那么死者的里衣,自然不可能是因为沾到了血迹而被换掉。”

        “可如果不是因为血迹,凶手为什么要如此麻烦的替死者换衣服呢?”

        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只听雪天寒又道。

        “答案很简单,因为死者的里衣一定沾到了一些凶手不想让我们看到的东西,而且这些东西又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够清除的,所以才会选择给死者换衣服。”

        “而死者的外衣恰好有沾到了香粉,所以辰兄他们,才会有此怀疑。”

        “原来是这样啊。”

        唐凤玲恍然大悟。

        “这么说来,发现尸体的地方,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而真正的案发现场,必然会有死者衣服上沾到的香粉。也就是说,只要知道这香粉的来历,就能知道,那个第一案发现场,究竟在哪里了,对不对?”

        “不错!”

        辰御天笑着点了点头,转而将目光看向了雪天寒。

        他明明没有见过见过那具尸体,却能够根据自己和公孙刚才短短的话语以及解释,推测出这么多几乎正确的结论。

        真不愧是各方面都聪明的人啊!

        “如此说来……那个女子既然有可能是从凌默的府邸里跑出来的,那岂不是说……凌默的府邸,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第一案发现场?”

        武动天话音一落,众人皆是目光一闪!

        而辰御天,则是微微露出了一抹灿烂微笑。

        “看来,这一趟凌默私府,是非去不可了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64221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