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 毒谋(二)

章四十 毒谋(二)

        “一群废物!!”

        一只精美的陶瓷茶杯猛然落到了地上,“嘭”的一声摔得粉碎。

        凌默大发雷霆,怒气冲冲。

        其前方,十几个家奴颤抖着身子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谢罪。

        “一群饭桶!连个受了伤的女人都抓不回来,我要你们何用?”

        他怒火冲天,一只手颤抖着指着众家奴,厉声骂道。

        “公子,这……这也不能全怪我们呀,要不是那个小白脸执意保下那个女人,我们一定早就捉到了,杜管家也不会被扣下了……”

        一人开口辩驳道。

        凌默听罢,心中更加生气,看着那家奴,似笑非笑道。

        “你这是在跟本公子顶嘴么?”

        看着他的样子,那个家奴顿时有些怂了。

        连忙摆手磕头。

        “不,不敢。“

        “哼……不敢?“

        凌默冷冷一笑,从一旁的拿起一根藤条,直接抽在了那个家奴的身上。

        “我看你敢!敢跟本少爷顶嘴?看我的打不死你!!”

        说着,他手中的藤条立刻抬起,重重落在那家奴的脸上。

        啪!

        那人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道红印,露出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

        “啪啪……”

        藤条一下又一下的落在那家奴的身上,疼得他不停地在地上打滚。

        但凌默,却丝毫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敢跟少爷我的顶嘴?我让你顶嘴,让你顶嘴?”

        他一边狠狠地叫骂着,一边不停地抽打着那名家奴。

        惨叫声不停的在房间中回荡。

        一旁,其他家奴见状,皆是露出一副心惊胆寒的神色。

        显然,他们已经被吓怕了。

        便在这时,门外忽然有一个护卫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少爷,外面有人求见,而且还带着杜三。”

        听到这话,凌默手中的动作方才停了下来。

        “哼,这次就便宜你了,下次要是再敢跟本少爷顶嘴,就让你去跟那些猛兽作伴。”

        凌默扔下了手中的藤条,用手帕轻轻擦了擦手,随即问那护卫。

        “来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他没有自报身份,不过他说和少爷你很熟,只要少爷你看见他,就一定认识他。”

        “哦?本少爷到要看一看,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敢扣押本少爷的人!”

        听罢,凌默神色一沉。

        随即离开房间,向着大厅方向走去。

        刚到大厅,他便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尖嘴猴腮,被绳子五花大绑起来的人。

        正是他刚刚还曾提到的管家杜三。

        而当凌默的目光,顺着杜三望向去身旁的那道人影时,他忽然愣住了!

        睁大的双目中,有着一丝隐晦的惊恐之色,浮现而出。

        只见在杜三身旁,坐着一个丰神俊朗的青年。

        他的五官,就像是精心雕琢的玉器。

        锋利而又不失俊秀的剑眉,漆黑且深邃的眼睛,挺直而又有些微翘的鼻梁……

        黑色的长发整整齐齐的束在脑后,一袭白衣加身,再加上右手中握着的一把玉骨折扇,使得其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温文尔雅的儒雅气息。

        仿若一名谦谦有礼的君子。

        辰御天!

        在看到这青年的第一眼,凌默便认出了这位曾经想要杀死自己的钦差大人。

        他走进大厅,脸上掀起了一抹僵硬的微笑,轻轻拱了拱手。

        “不……不知钦差大人大驾光临,小人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辰御天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笑了笑。

        “凌公子太客气了。本官此次前来,乃是有些私事,需要找公子你处理一下。”

        “不知钦差大人有什么私事要找小人呢?”

        凌默神色一动,看了杜三一眼。

        这样的动作,自然瞒不过辰御天的眼睛。

        “看来公子果然认识此人。”

        辰御天笑了笑,随即指了指自己身旁被五花大绑的杜三。

        此时的杜三,正用一副满怀期望的眼神,看着凌默。

        凌默看着杜三,神色微微有些不喜。

        但他却又没有丝毫办法。

        否认,这自然不行。

        且不说能不能将眼前的辰御天骗过去。

        就说现在杜三看自己的眼神,若是自己真的否认,恐怕杜三对于自己的忠心立刻就会点滴不剩。

        此人平日里帮他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那些事情一旦曝光,他就是有几条命都不够砍头的。

        所以,一定不能让他对自己失望。

        如此一来,便只有承认了。

        “此人名叫杜三,是小人府上的一名管事。”

        听到凌默的回答,辰御天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原来他真的是公子府上的管事,本官之前还以为他在说谎。”

        凌默更加尴尬地笑了笑。

        “不是的,他的确是小人府上的一名管事。只是,不知他究竟犯了什么事而落到了大人的手中?”

        辰御天轻摇折扇,微微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不过他也没有犯什么重大的过失,只不过是对本官出言不逊而已。”

        他这一句话说出来时,风轻云淡,但落在凌默耳中,却时犹如惊世雷霆,在其心中,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一抹骇然,顿时吞没了他的心神。

        “什么?他竟然犯下了如此重罪?”

        “那不知大人……有何惩处?”

        闻言,辰御天咧嘴微微一笑。

        但不知为何,看到这如同阳光板和煦的微笑,凌默却感觉到一股凉飕飕的冷气,直窜脑门。

        浑身发冷!

        “公子也知道,不知者不罪。此人,虽然对本官出言不逊,不过当时,本官也并为泄露身份。”

        “故而此事,本官便不予追究……”

        “只不过,其当街强抢民女之事,还是要予以追究。”

        “按照我大玄律例,当街强抢民女者,当罚千金,丈二十。所以……”

        不等辰御天说完,凌默便是连忙起身,唤来两个护卫,将那杜三松绑后按在地上,结结实实打了二十大板。

        又命人从银库内取出了一千两黄金,交给辰御天,充当罚款。

        但,这笔罚款,辰御天并没有收。

        “这罚款,公子你还是亲自交到衙门为好。“

        “当然,希望公子你不要玩什么花招才好,否则……”

        最后一个字落下,辰御天便施施然离开了凌默私府。

        凌默和杜三二人在厅中面面相觑。

        这家伙,来这里干什么来了?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让我自己给予杜三应有的惩罚?

        凌默糊涂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辰御天此番来私府,只是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原因。

        但事实,真的如此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其实,辰御天此番来凌默私府,惩罚杜三只是次要,最主要的是,他是来调查那种在刘大海和神秘女子身上发现的香粉的来源的。

        而早在凌默未来到大厅之前,其实他在厅中已有了发现。

        他发现了一个香囊。

        那个香囊,是他在自己的座位下面捡到的。

        虽然不知道是有人故意放在此处,还是无意间丢到了这里,但辰御天却是发现,这个香囊里的香粉,和刘大海尸体以及那神秘被追杀的女子身上发现的,一模一样!

        可以确定,应该是同一种香粉!

        而他也问过给自己侍茶的侍女,可以确定,这种香粉,正是来自于私府。

        而且那侍女还告诉过他,这种香粉是凌云天从西域买回来的,整个幽州就只有这里拥有。

        而且,这种香囊在府邸内也算是常见。

        几乎只要是受到凌默青睐的丫鬟们,都会有一个。

        这,也象征着她们在府中与众不同的地位。

        走在会馆驿的路上,辰御天回想着刚刚在私府内那侍茶丫鬟所说的话,微微一笑。

        “看来这私府内不为人知的秘密,还真是不少啊……”

        ……

        幽州城外

        一条荒无人烟的山道之中……

        一个砍柴为生的樵夫,背着一捆柴火,走在这空寂无人的狭窄山路之中。

        这条路,他每天都要走几遍,对于路况,早已了然于心。

        但今日,显然与往日有些不同。

        山路虽然一如既往地空无一人,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很快,他便发现了问题。

        因为在前方不远处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辆翻倒的马车。

        这让樵夫有些惊奇。

        要知道,平日里,这里除了自己,可是连半个人都不会经过,今日怎么会出现了一辆翻倒的马车?

        怀着心中的好奇,他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那辆已经残破的马车。

        忽然,他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好似人的呼吸。可奇怪的事,此处除了自己,并没有半个人影。

        难道自己见鬼了?

        想到这里,樵夫不由害怕了起来。

        他转身准备离开,可就在他转身时候,那个声音更大了。

        其中还隐隐夹杂了几个字。

        “救……救……命……”

        听到这声音,樵夫愣了愣。

        听起来好像不是鬼,似乎是有人在求救?

        而且声音,似乎就是从马车后面传出来的……

        难道……

        樵夫壮着胆子,来到了残破的马车旁边,那个声音果然更加真切了。

        “救……命……”

        樵夫奋力将马车推开,然而,当马车被推开后,呈现在其眼前的景象,却是令得他,骤然色变!

        只见,在马车翻倒的沟渠内,有着许多的尸体!

        有大人,有小孩,有女人……

        他们全部鲜血淋淋,身上刀伤满布,触目惊心!

        而在这无数的死尸当中,一个鲜血模糊了脸的男子,正利用自己的最后一口气,拼命地求救。

        “救……命……”

        ……

        馆驿

        霍元极的房间。

        霍元极微微皱眉,坐在木桌旁,似在沉吟、

        其对面,一名美丽的少女正用无比满足的目光,笑脸盈盈的盯着他。

        他们中间的桌子上,摆着一盘刚刚做好的五香豆腐。

        “你在想什么?居然连美食都可以不在意?”

        林霏霏眼中忽然涌上了一抹好奇之色。

        “难道你还在想那些人突然搬走的事情?”

        闻言,霍元极微微叹了口气。

        “那个还好,其实我是在想,怎么样才能让一个守口如瓶的人开口说话呢?不如你帮我想想。”

        “哦?什么意思?”

        林霏霏目中流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微微挺直了身子。

        霍元极夹了一筷子豆腐,送进嘴里,道。

        “那,就是说,如果你抓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犯人,他掌握着一些很重的线索,你想要让他将这些线索全部都吐出来,但是这个人的嘴有非常紧,你会怎么做呢?”

        “这还不简单么,直接动刑逼供不就行了。”

        林霏霏满不在乎地说道。

        “这当然行不通了。且不说屈打成招这种事情辰兄他能不能做得出来,就说那个犯人,他是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又怎么可能屈服于那些酷刑之下呢?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

        霍元极摇了摇头,否认了林霏霏的提议。

        同时,他又夹了一筷子豆腐送进嘴里,目光微微露出沉吟之色。

        “这么说,那个犯人根本就是不怕酷刑咯?”

        “可以这么说。”

        霍元极微微点了点头。

        林霏霏陷入了沉思当中。

        “呃……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只能看看那个人到底有没有什么弱点了,只要抓住了他的弱点,自然不怕他不屈服……”

        听着她的话,霍元极顿时用一种极其奇怪的眼神盯着她看。

        看的林霏霏心中有些奇怪。

        “怎么……这个方法也不好么?”

        她迟疑了半晌,略带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不,不是……只不过我在想,我,是不是就算是一个被你抓住了弱点的人呢?”

        霍元极摇了摇头,笑道。

        少女也是淡淡一笑,吐了吐小舌头。

        “你猜呢?”

        “我才应该是……不过,我倒是情愿你抓住我这样的弱点……”

        “哦?为什么呢?”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天天都看到你了啊。”

        霍元极淡淡一笑,却令少女俏脸顿时一红。

        “不过,花蝴蝶她又会有什么样的弱点可以利用呢?”

        此言一出,林霏霏顿时吃了一惊。

        “什么?花蝴蝶?你们抓到那个杀人凶手了么?”

        “是啊,是辰兄抓到的,不过她不肯开口,这让我们所有人都很苦恼……”

        霍元极苦笑了一下。

        就在这时,房间门忽然打开了,武动天急急忙忙从外面走了进来。

        “霍兄,不好了!州衙刚刚接到报案,在城外五十里外的山沟里,发现了尸体……”

        “什么?”

        霍元极和林霏霏同时吃了一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64221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