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生活在秦时的日子 > 第四章 还说你不是高手

第四章 还说你不是高手


  紫兰轩内,卫庄、韩非、张良三大颜值担当,围绕百越箱里符号,陷入思索。

  “我知道有个人,或许会了解些。”卫庄道。

  “好,这件事就交给卫庄兄你,至于,另一个问题嘛,就交给我。”韩非抚手道。

  合理安排,分头行动。

  “消息打探完,就来找我,诸位我先走一步了。”韩非洒脱地挥挥手离开,

  张良望了望卫庄背影,又转头望韩非背影,

  小声自问道:“都把事分完了,我干什么,算了,我还是先去查查宗卷吧,希望能有收获。”

  古典素雅的房间,青铜鼎中的熏香孤独升腾呈现碧色,慢慢散开一缕缕变成细雾上千,

  魏无知与韩非席地而坐神情专注,倾听着,吟猱余韵细微悠长的天籁之声,

  一曲弹毕,松沉而旷远让人起丛林草木清香之思。

  “律美、琴美、人更美,此曲应当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少年闭眼回味良久,鼓掌赞叹道。

  “比起魏律、赵律,齐律与燕律,韩律显得更加修辞文雅,更何况是琴中大师,弄玉姑娘所奏,更添加几分美感。”

  韩非这时也回过神,朗笑道。

  “公子夸奖了,弄玉愧不敢当。”弄玉十分谦虚。

  “弄玉,你可知道昨天晚上,有二个人救了你。”韩非神秘一笑道。

  “有两个人救我,难道说...”

  “没错,昨晚的杀手就是冲你来的,不过,恰好你不在。”韩非对弄玉询问的眼神,肯定道。

  “这么说,红瑜差点就...原来是我害了她。”一想到这,弄玉顿时眼圈泛红。

  “红瑜是对你救命之恩,不过,另一个神秘人对红瑜和你都有救命之恩。”韩非道。

  而且,你还见过他。

  “啊?!”

  “在这时间点,在新郑,在紫兰轩,除卫庄兄,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有这样的身手,瞬间救人,没有丝毫痕迹离开,只有你!”韩非胸有成竹。

  “英雄救美又不留名,难道美人也打动不了你的心吗,那就有点危险。”韩非调笑道。

  “咦快看,韩兄你钱掉了。”

  半响后,韩非委屈的揉着乌黑的眼睛,样子显得有些可怜。

  弄玉在一边忍俊不禁。

  “弄玉多谢,公子施以援手,救我与红瑜,公子救命之恩;日后我一定结草衔环,以死相报。”弄玉跪拜感激道。

  “日后?哦不,弄玉姑娘快请起!”少年手托起玉弄。

  嘶,差点说漏嘴,

  好在灵机一动,及时拉手刹,让车头翻在泥里,以后再也不用开了。

  看着她那柔顺酒红色头发长垂至腰,素净的脸,星眸而五官精致,

  不由感叹,卿本佳人,奈何命途多舛,红颜薄命。

  “虽然萍水相逢,但遭遇凶徒,无知不会袖手旁观,无论是红瑜姑娘,还是弄玉姑娘你,都一样。

  不怕姑娘笑话,在我心中,身份显赫与否,其实并不重要。生命一样可贵,并无高下之分。”魏无知望着弄玉眼神,认真轻声。

  “公子有这样的胸襟,真是百姓之福,魏国之福。”弄玉由衷说道。

  “做魏国百姓的福气,也是魏王最想拔掉的眼中刺吧。”青衫少年暗自好笑。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古往今来皆如此。

  紫女从门外进来:“多谢公子仗义出手,紫兰轩感激不尽!”

  “紫女姑娘这么说,那就是见外了,实不相瞒来到紫兰轩,我就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样,这里的姑娘热情似...咳玉!说话又好听,虽来不久,我却把紫兰轩当作第二个家对待,

  那啥,紫女姑娘,冒昧问一句,一家人是不是,不收钱了。”

  “瞧我这记性,都忘记还有一桌客人的酒还没端上,你们先聊哈,我先出去,等下再来。”紫女懊恼说道,下一秒已关门出去。

  青衫少年:“......”

  片刻后,卫庄张良调查回来,

  弄玉见众人有事商议,便先告辞,

  “我向大家介绍,这位是我的好友,道家人宗首徒,当年两破强秦,声震七国的信陵君之后人,这位是,他的护卫兼朋友,典兄,典庆。”

  韩非向流沙三人组郑重介绍,

  说罢,转头:“这位则是,鬼谷传人卫庄兄,实力高强,精通纵横之道。这位是张良,张子房,聪明智多,出身五世相韩的张家。紫女姑娘,紫兰轩的主人,也是流沙避开危险的眼睛。”

  “无知兄,流沙实力不弱,有没有兴趣加入?”韩非邀请道。

  “还是别了,我麻烦比想象中还要多,再说流沙,有卫庄兄这样的绝顶高手和紫女姑娘加入,已如虎添翼,再加子房这样年轻才俊,四人配合完美,让我这种,只靠颜值输出,做事的人,心愧不已!”

  魏无知不看好自己,直摇头。

  恨铁不成钢,对自己无法改变的缺点,满是痛恨,

  就不能让我拥有一张平平凡凡的脸,过平平凡的一辈子吗?

  我为什么会承受这样的压力?

  韩非“......”

  卫庄“......”

  紫女“......”

  张良“......”

  典庆“......”

  韩非失神地呢喃:“都说无知兄剑术天人两宗,无人可敌,今日才知脸皮之厚,远甚剑法,恐怕诸子百家也难觅敌手。”

  众人皆不由点头,太不要脸了!道家人宗百年英明毁于一旦。

  “我对你的剑,比对你的人更感兴趣!”卫庄冷冷说。

  “不行,你不能对我的剑感兴趣,更不能对我人感兴趣,我性别男,爱好女,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你就死心吧。”

  我才没有男人就该刚阳一点,知男而上的奇怪想法,

  青衣少年急忙拾起地上被黑布包裹的剑,抱在怀里,警惕果断拒绝,

  卫庄闻言,手筋鼓起,瞬息直接奔向说话之人,鲨齿在手中化作一道残影,电光火石间,招式产生四种变化,瞬息即至,

  让流沙的几人措手不及,差点拍手叫好!

  用错词了,再来一遍,

  糟了!

  不好!!

  正当担心时,韩非紫女四人,恍然间似乎看到夜晚陨星般的白芒,闪过眼前,宛如一阵风,一道虚影,一道光芒,以及无法形容的虚幻,

  有的只是快速交手,剑身碰撞发出的哐啷声,与两剑之间碰撞出的火花,

  锵!

  锵!!

  锵!!

  紫女,典庆护着韩非与张良,四人迅速后退。

  剑气在屋内横冲直撞撕裂四周,

  篷!

  嘶啦!

  连双人合抱的柱子都被剑气切开,灰尘与木屑漫天飞舞,

  几息后,两人终于停手,

  众人这才看清屋里的模样,破烂无比。极像被盗贼光顾后的地方,墙壁上的灰也刮掉三尺,就差放一把火了。

  “这不是雪霁!”

  卫庄收剑于后,转身离去之前,沉声道。

  “不是。”

  青衫少年笑道:“雪霁的确是一把,人人都想求得名剑,却不是我的剑!”

  “你的剑,叫什么?”卫庄冷酷问。

  “风起于青萍之末,我的剑叫青萍!”少年晃晃手中剑,介绍道。

  “青萍剑么”

  得到答案后,卫庄干净利落转身离开。

  “.........”

  一阵微风从窗口刮进,吹落了剑柄上最后的小片的布。一把由玄铁而铸及薄,透着淡淡的寒光,剑柄下三寸微曲,古朴自然,剑身中间泛着一道青色。

  “那,这钱谁赔?”紫女姑娘指着整间房,像被大风刮过似,

  咦,人呢?

  一回头,身边的大个子也不见了,

  跑的真快,

  真有什么样的主,就有什么样的臣!

  只剩韩非憨笑讨好样子,将一切看在眼里,

  “好一把神兵利器,居然能和卫庄兄的鲨齿,剧烈交锋,而丝毫不损!”


  (https://www.shukeju.com/a/79/79435/50968278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