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生活在秦时的日子 > 第十八章 战不如法

第十八章 战不如法


    魏无知一震,人随着破落瓦片从顶上砸下,躲过箭雨以为暂时安全,哪料到黑暗中寒光一闪,一股刺骨的寒气直奔双眉间。

  “龙战于野!”

  眼见敌人袭击,右掌忽起,正击在来者右臂连胸之处,敌人见状立刻变换招式来挡,蓬的一声,没料到一掌如此强劲反应不及,剑已从手中脱落。

  两人从半空落地,凌空的剑斜插在二者中间,晶莹剔透的月光,透过洞口照进阁内,来袭者果是白亦非,手持双剑,一红一白,只是红剑已不在手。

  骤然间数条冰龙凭空袭来,魏无知用降龙对抗,破碎的冰粒如风中飘絮,刚过又有数条齐至,

  “不好,想必他观察出这门武学对内力的消耗,借机耗尽我的内力,若不及时变招,恐怕真的要留下来做客。”少年皱眉想道。

  瞬息划过念头,密云不雨双掌交替连出打向白亦非,趁着间隙快速拔出红剑,

  在白亦非冰墙挡住强劲时,刷的一声,切开寒冰,挥剑顺势下劈,

  铛!!

  两剑碰撞屏发出的强大气浪,将沿途一切都掀飞。

  在接这一重剑下,白亦非脚下地板尽数破裂双腿弯曲,左手寒气轰出,魏无知亦一掌连上,

  蓬!!

  在交手中,魏无知倒退十余步后背沉声地撞在墙口中一丝腥味,白亦非也噔噔后退,这才稳住脚步。

  平息间,魏无知脸色突变飞快地连点右臂穴道,红剑从手中垂落,止住手掌的寒气向上蔓延,但已被寒气入侵,握剑的右臂毫无知觉,

  “这剑有问题!”

  白亦非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我的剑岂是这么好拿的,

  趁你病要你命,既然来了,就留在这,唰的一声再次趁势攻来,

  轰!阁楼的墙壁被撞出大洞,一个高大的身影闯入,手持双刃力劈华山般横刃劈向白亦非,一道冰墙横在两人之间,挡住了致命一击。

  白亦非眼神轻视,不过是莽夫之辈,也敢与我为敌?呵呵,真是笑话。

  乍然心中莫名一紧,颈间偏过几寸,一缕白发随风飘落。

  “你的右臂暂时不能运功,不然的话会伤及筋脉后患无穷。”卫庄仔细检查青衫少年右臂后,沉声道。

  魏无知哂然一笑,“一时疏忽中了他的圈套,我正愁着怎么脱身,你们就来了。”

  “拿着!”卫庄左手递上一物,少年定睛一看正是青萍,心中了然。

  弄玉姑娘看来已经成功被接应出去,老伙计没有你,还真有点不习惯,

  拇指轻抚剑柄,

  “你还能,跟上我的速度吗?”望着场内打地飞沙走石两人,和涌进来的雪衣堡士卒,卫庄平静道。

  “卫庄兄,就算左手持剑,我也照样不会输给你。”

  卫庄嘴角一丝不易察觉的弧线,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道:“好,那就看谁的剑更快、更致命!”

  卫庄笑了,居然笑了。

  ……

  紫兰轩里三堂会审,被审人魏无知、弄玉,审问人韩非、紫女、卫庄。旁听人典庆、张良。

  众人都脸色不善,唯独卫庄一脸平静,因为他赢了。

  “那啥,哈哈,你们这是在干嘛,拿到解药,流沙又多出一个强有力的帮手,是件好事,怎么都苦着脸。”魏无知手绑绷带缠绕在脖子上,打哈哈妄图躲过。

  扑通一声,弄玉跪倒在地自责流泪道:“一切都是弄玉行事冲动,想帮助大家反而弄巧成拙,使公子陷入险境。”

  “不,不一切与弄玉姑娘无关,是我让你入宫想让你查出天泽解药的下落,不惜让你身临险境,面对血衣侯白亦非,我辜负了令尊的托付,一切都是我的错,弄玉姑娘不必自责,反而是我对不起你。”魏无知握着手中酒壶,手忙脚乱连忙扶起弄玉,宽抚道。

  这个柔和又内心刚强的姑娘,虽不像其他女子那样美艳夺目,却通晓大义,温婉善良,亦有勇敢果决的一面。

  可能比起,紫女、红莲、焱妃来,她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琴姬,没有显赫的身份,也没有足以保护自己的力量,更不是什么武学天才,只是平凡女子中一个不平凡的女子,与这个污浊的世界格格不入,散发着淡淡出尘的气质,宛如清泉,宁静自然。

  利用她真有辜负罪感。

  “无知兄,你和弄玉就不要互相谦让了,你们两个都一样,擅自行动都有份,不用互相担责任。”韩非没好气的说道。

  在场的人都赞同点头,别以为你们两在那东让西让就会轻易放过,让我们担心那么久,想都别想。

  “擅自行动以致身陷险境,紫女姑娘你们说怎么罚?”韩非转头问道。

  “韩非,你这家伙不帮我,等逃过这一劫,非把你的酒喝完,一滴都不给你剩,当我不知道,你偷偷在府邸的地窖里,埋了十几坛好酒,还整天来紫兰轩打秋风,好你不要脸的,非叫你血本无归。”魏无知暗暗咬牙想道。

  “弄玉我自会处理,至于无知兄嘛...”紫女长拉音调,有些犹豫道。

  “就罚他三个月内不得饮酒,就由典大哥监管,典大哥你曾在军中任职,军令如山,你不会因亲违抗军令吧?”紫女将监督权力交给典庆,用激将法问道。

  紫女见魏无知受伤,酒壶不离身,故打蛇七寸,叫他知道厉害。

  “我会监督好公子,三个月内绝不会让他沾酒半滴。”典庆斩钉截铁道。

  不是,这么狠!紫女姑娘,原来你的心也是黑的。

  “好,有典大哥做担保,我就放心了。无知你不要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们为你好,让你不再大意。”紫女宽慰道。

  魏无知一脸难过:“我已体会战士伤害到底不如法爷高的亏。”

  “一个剑客若是失去了他手中的剑,他就不再是剑客,只是一个可轻易猎杀的普通人。”卫庄出声,对在场人熟练使用装遁道。

  额......

  卫庄兄以后盖兄会教你,不能对剑的本身太执着。

  我认下这个处罚,先告辞了!溜!


  (https://www.shukeju.com/a/79/79435/50795726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