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重生悍妃不好惹 > 第十九章 造的什么孽

第十九章 造的什么孽


  “打死?”纪灵兮特别夸张大吼一声,突然起身,风一般地跑出厢房,跑出玉琊的视线。

  她跑到门外,正好遇到回到一览芳华的洛渐清。

  纪灵兮顺手拉上她就往听竹院跑。

  “你拉我去哪?”

  “纪冷月要打死灵月,赶紧去救它,不然我就得一辈子都得带着这些灵识。”

  “它是不是又惹事了?”

  “听闻好像是将纪冷月的脸给挠伤了,有那么一点严重。”

  “要救你去救,这是它自己作死,与我无关。”

  “小洛洛你连我都不管了?”

  “能听到那些东西说话,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闻言,纪灵兮用力甩开洛渐清的手,“你不去,我去!我才不想一辈子都像个傻子一样,拥一些这么异于常人的能力。”

  说完,纪灵兮一边往前跑一边低声抓狂道:“重活一世就重活一世,为什么要搞出那么多事情?真是造孽啊!”

  当纪灵兮赶到听竹院的时候,她看到灵月正被纪冷月绑在一个十字桩上,晾在院子正中间。

  木桩周围站着几位拿着长棍的家丁,纪冷月坐在灵月正前方的靠椅上。

  脸上那几道血痕,就算隔着十米,也能看地清楚,确实影响了她美貌,还是很严重的那种。

  难道她会喊打喊杀。

  不过她敢这样明显张胆打死一只猫,想必也是得到了纪君禹的允许。

  “住手!”纪灵兮大喊一声跑过去,挡在灵月的身前。

  “纪灵兮救我,这次你若救了我,我保证不再吸你精气了。”

  纪灵兮刚赶来,灵月赶紧出声哀求。

  听她这几声颤抖的哀求,倒是真的知错了。

  “现在知道救我了?你之前吓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这一日?”纪灵兮压低声音对她说道。

  “我知错了。”

  “看在你知错的份上,我就尽力救你吧。若实在救不了,我也没办法。”

  “那你一定要尽力。”

  “纪灵兮,这只猫只是你一览芳华的?”纪灵兮还没来地及向灵月保证,纪冷月气愤站起,朝她大喊道。

  也许她认为这只猫是纪灵兮养成,故意来毁她的容貌的。

  “是。”纪灵兮特别诚实承认了。

  “它伤了我的脸,你是主人,你说现在怎么算?”

  “你想怎么算?”

  “它挠伤我的脸,我将它打死,应该很合理吧。”

  “就不能惩罚一下它就罢了?它好歹也算是一条命。”

  “现在又没有外人,纪灵兮你在装什么善良?”

  “你也知道现在没有别人,所以我何必装善良?”

  “反正我今日不会放过这只猫。”

  “谈个条件吧,只要你放过它,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

  “为了一个畜生?值得你这么不要命吗?”

  “少废话,你就说要不要跟我谈吧?”

  “想我放过它可以,那就你这个主人替它挨二十棍吧,如果你能熬过来,这次的事,我就算了。”

  “二十棍?”

  “怎么?害怕了?如果怕就赶紧回你的一览芳华,今日之内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

  “不就是二十棍吗?我承受地起,来吧。”

  “此话当真?”纪冷月一脸狐疑端详着她,“你可别后悔。”

  “打就打,难道你还怕我会秋后算账吗?”

  “好!给我动手!”

  纪冷月一声令下,可那几位围在木桩四周的家丁都大眼瞪小眼,没有一个敢上前。

  “一群废物。”纪冷月大吧一声上前,抢过其中一名家丁手中的棍子,朝纪灵兮的后背用力打了下去。

  纪灵兮还没来得及感受痛意,身子已因承受不住这突然的力度,往前趔趄摔去。

  她张了张嘴,后背的痛意,痛到她连险些连气都喘不上。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第二棍紧接着打在她身上。

  在这一刻,纪灵兮才知道纪冷月有多恨她。

  她也没想到纪冷月竟有这么大的力气。

  “要不要……这么……狠!”

  纪灵兮断断续续说了好一会儿,才完整说出一句话。

  “这是我们谈好的条件,姐姐你可不能秋后算账。”纪冷月一边打一边阴深笑着说道。

  看着纪灵兮痛苦的模样,她心里别提有多痛快。

  今日的骄阳明明很温暖,可是十棍挨下来,纪灵兮的意识已经开始模样。

  她额头不断冒出冷汗,后背的衣裳早已被冷汗浸湿。

  好像又挨了十棍,她感觉自己要挨不住了,意识模糊之际,脑海中有一道身影一闪而过,然后她又听到了那声熟悉的“灵兮妹妹”。

  那个唤她灵兮妹妹的男子到底的是何人啊?

  上一世被纪冷月推进御河临死之际,她也听到了这声轻唤,让她日日夜夜都想知道这个认识她的男子到底是谁。

  纪灵兮从昏迷中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趴在自个厢房的床榻上。

  洛渐清正坐在床榻边,一脸冷漠替自己上药。

  “小洛洛?我没死吗?”

  洛渐清没搭理她,继续替她的后背上药,力度还加重了几分。

  “嘶。”纪灵兮抽气一声,埋怨道:“轻点!”

  “知道疼,就不应该这么愚蠢,替它挨这十棍,反中了纪冷月的道。”

  “谁让你不帮我?”

  “我为什么要替它收拾烂摊子?你在替它挨打之前,有没有问过它为何去招惹纪冷月?”

  “好像没问?”

  “那你活该被纪冷月打。”

  “灵月这只死猫现在去哪了?”

  “我把它关起来了,省地它再去惹事。”

  “那你有没有问过它,为何去招惹纪冷月?”

  “这次倒不是它的错,听它将整件事描述,大概就是纪冷月将它的吃食弄到地上,还动脚踢了它。”

  “纪冷月一向蛮横。”

  “你还是担心你后背会不会留下伤疤吧。”

  “后背而已,反正别人也看不到,我脸上留疤都没在意过。”

  “那你就疼着吧,我不替你上药了,这是你作死的教训。”

  “别!药还是要上的,我怕疼啊。”

  “我替你上药,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说一声谢谢?”

  “你都没来救我,我不说!”

  洛渐清瞥了纪灵兮一眼,“这次暂且不跟你计较,下次你若再作死,我还是不救。”

  “现在到底谁是主人?”

  “虽说你是主人,但我也有选择的权力,毕竟我并不卖身于你。”

  “可你就是卖身了啊!那十两银子你忘了?”


  (https://www.shukeju.com/a/79/79431/5102494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