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金兰结 > 第四章 决 定

第四章 决 定


  “好险!好险!”

  出了张府,朱慧打发了丫环珠儿跟朱夫人说一声,便坐着马车回家了。

  驾车的车夫没注意,当经过一条巷子的时候,从车窗里悄悄下来了一位蓝衣公子。

  至于车夫回家发现小姐失踪是如何惊恐不提,单说朱慧终于从那杏花会上脱身,身着男装在街上游逛是如何的身清气爽,肆意自在,只觉得那天也蓝了,风也柔了,就连那街上偷偷摸摸的小贼都顺眼多了。

  咦?小偷!

  朱慧回过神,正要出手,却见一粒花生米突然飞来,打在那个正要下手的小偷手上。那小偷收回手,四下里望望,见没人注意自己,默默的捂着手腕走了。

  “高手啊!”

  朱慧试着弹弹自已的手指,觉得如果是石子,铜钱之类的重物,自己也能做到,但若是花生米这样轻巧的东西,恐怕飞到半路便力道不足打歪了。

  “这是真正的武林高手啊!好容易遇见一个,千万不能放过!”

  朱慧眼睛发亮,循着花生米飞来的路线望去,见一路边面摊正坐着一个戴着斗笠,绑着护腕,系着大氅的白衣侠客。这位侠客左手握着剑,面前摆着一碟花生米,正等着摊主上面。她帅气的一个旋身,在白衣侠客面前坐下,

  “兄台,在下曹州玉面小白龙朱辉是也,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侠客微抬起斗笠,看了朱慧一眼,不发一言。

  “兄台,江湖儿女,萍水相逢,意气相投。我与兄台一见如故,不如请兄台喝一杯如何?”

  侠客一动不动,当没听到。

  “哎,兄台,我看你身手很好,刚出手打那个小偷很有高手风范,能不能教我一下嘛?”

  朱慧换了种语气,死缠烂打,拉白衣侠客的手被打开后,不死心的低下头,想偷窥侠客面貌。

  侠客用拿着剑的左手按下斗笠,右手从桌上筷筒里抽出一支筷子,向朱慧攻去,两人交手几回合后,成功的用筷子支着朱慧的脖子,把她的脑袋从桌上抬了起来。

  “兄台,别这样么,人家只是见你身手好,想和你结交一下嘛~~~”

  朱慧顶着脖子上的筷子,扭着身子撒起了娇,

  “你看你,连素不相识的路人都愿出手相助,还不留名号让人知道,为什么不帮小弟指点一下呢?小弟我刚入江湖,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江湖中人,正要靠兄台你引路呢~~~”

  朱慧撅起了嘴。

  “回去。”

  侠客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如他的人一般,冷,傲,

  “江湖,不适合你。”

  “兄台你说话了?”

  朱慧两眼放光,双手攥着筷子,满含期待的问道,

  “你说我不适合江湖,是不是我武功太低了?那要多高才算适合?兄台你指点指点我的武功吧,好让我知道自己和你这样真正的江湖中人差多少?”

  侠客又闭了嘴,觉得自己不该多话,站起身,面也不吃了,抬脚走人。

  “哎!兄台,你别走啊!快让我见识一下真正的江湖高手吧!”

  朱慧追着白衣侠客一路飞檐走壁到了城西。无奈她的武功是她老爹教的,是正经的军中上阵杀敌的路数,虽然刚猛有力,杀伤力强,却在其他方面与江湖中人相比颇有不如。这不,追着追着,便把白衣侠客追丢了。

  “算了,虽然没能打上交道,好歹也算见到江湖中人了。”

  朱慧自得其乐的想道,

  “我这也算步入江湖了吧!”

  四下打量了一番,朱慧抗着剑,准备找路回家,却听到前面有个女人的哭泣声,不由的好奇心一起,寻声找了过去。

  只见前面一家医馆前围了一堆人,人群中间,一个妇人正抱着儿子痛哭流涕。原来是孩子生病没钱医治,这妇人没办法,只得跪在街边,求路人搭救。孩子生病是真的,妇人没钱也是真的,但围观的路人不帮忙,原来也有缘故。

  这位妇人夫家姓万,人称万娘子,与丈夫万元就住在这附近,家中一儿一女,本也家境殷实不愁吃喝。只可惜万元染上赌瘾,败光了所有家财,还借了高利贷,如今全家就靠万娘子洗衣缝补挣点吃的。却没想到前几日儿子得了急病,好不容易借了点钱,还没来得及看病,就又被万元抢去赌钱了。如今再去借,谁也不肯了,只因万娘子家早被高利贷搜刮的连颗粮食都没有,街坊们借的钱从来没还过。上次借的钱都打了水漂,这次再没钱可借了。万娘子可怜,住在这儿的也都是穷困人家,想帮也无能为力。

  朱慧摸着钱袋,在人群里听了一会儿,也为万娘子的际遇感叹。不过万娘子的遭遇,根源还是丈夫万元身上,至于钱,反倒不重要了。

  想着这些,她转身进了医馆,出来后问了路人便走了。

  在她身后,传来医馆学徒的声音,

  “万娘子,快进来吧,我们大夫看你可怜,答应免费帮你医治儿子了!”

  杏花会已经结束两天了,张思雪想着会上遇到的朱家小姐,心里总是安定不下来。

  她让梅香去打听消息,知道曹州来的朱振将军家住城东柳树巷,有二子一女,大儿子朱朗今年19,还未婚配,女儿朱慧,比她大一岁,今年15,正是当日杏花会上与她结识的那位,还有一个小儿子,今年11。上元节后,再无人见过朱将军与朱公子,两人应是回边关去了。

  想到朱公子年纪轻轻,就已经做了校尉,真是年少有为,张思雪的脸上不由的飞上一抹红晕。

  她拍了拍脸颊故作镇定,嗯,京中只有朱夫人带着朱小姐与小公子在,有机会定要多多照顾才是。

  不过想到朱慧,她又想到朱慧那天说的话,女孩子不行,扮成男孩儿不就成了?这话初听来只觉得荒唐,但细想一下,却有几分道理……

  不行!不能想了!

  张思雪回过神,努力拽住自己飘飞的思绪,我是堂堂丞相千金,我是京中才女典范,我……然而一个个女扮男装的花木兰、孟丽君、祝英台从书里钻出来,在向她招手,窗外广阔的天地在向她招手……

  “啪!”

  张思雪猛然一拍桌子,吓得刚进门的梅香手一抖,将怀里抱着的画掉在了地上。画卷摊开,正是张思雪之前所做梅下舞剑图,是她让梅香避着人在外面装裱的,今日正好完工,拿了回来。

  “小姐,你怎么了?”

  梅香拾起地上的画卷,一边收拾一边奇怪的问道。她家小姐平日里总是一副从容淑雅的样子,还从来没这么激动过呢。

  “没事,没事。”

  张思雪盯着梅香手里的画卷,上元那晚,那个恣意洒脱的身影又浮现在眼前。她吸了口气,下定了决心,缓缓告诉自己,不急,不急,这事得好好策划策划。

  


  (https://www.shukeju.com/a/79/79413/50896628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