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金兰结 > 第二十四章 画轴

第二十四章 画轴


  “小姐,你怎么样?你可别吓我啊!”

  张思雪呆坐在绣床上,神色呆滞,不言不动。梅香正拉着她的衣袖,跪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

  “都怪我不好,是我没能拦住贼人,才让小姐受了这番劫难。小姐!你好歹说句话啊!出了什么事你总要说出来,别憋在心里,再为难,都有丞相大人和夫人来帮你解决的啊!”

  此时的张思雪已被张夫人带回了张府自己的闺房。

  自张思雪在栖霞山后山被张府家丁找到时,她便是这种伤心欲绝、心灰意冷的样子,见到自己母亲也知道行礼问好,一句话也不说。

  六皇子秦崄已在张思雪之前回了栖霞寺,果然将张思雪与朱慧的事告诉了张夫人。

  他不知道朱慧的身份,便说张思雪与一朱姓江湖草莽有私情,张思雪为了那个姓朱的,不愿跟他回栖霞寺,连家都不要,还假意称赞两人是情比金坚,祝张夫人得一佳婿。

  听得张夫人面红耳赤,坚称不可能,但在秦崄的言之凿凿下,原本坚定的心也不由动摇了几分。她一面担心着女儿身陷险境,希望真有人来救她,一面又害怕女儿真的有了意中人,对太子那边不好交待。

  提心吊胆之中,好不容易等到张思雪被找到,张夫人看着女儿那狼狈的样子,对女儿的疼惜一瞬间占了上风。忙叫人将张思雪收拾洗漱过,又叫了大夫把了脉,知道女儿安全无恙才松了口气,一路护着女儿回了府。

  “思雪,你在山里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母亲,母亲会帮你做主的!”

  终于安全回家,张夫人才放下了心,她攥着自己女儿的手,柔声安慰道,

  “六皇子说,你和一个姓朱的江湖草莽定了情,要抛下家里随他而去,这话娘是一点都不信。皇后与我家早有默契,我儿将来是要嫁与太子为妃的,那可是未来皇后,怎么可能瞧得上一个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的江湖人士?

  怕是女儿你被救之后,六皇子想带你走,你不同意,他便出言不逊辱你清誉。思雪,你做的好,这般小肚鸡肠四下算计的皇子,你不跟他走是对的!若你跟着他回来,有了这救命之恩,太子那里如何交待?

  只辛苦我儿要受这一场惊吓!”

  张夫人说着,喊了起来:“小姐的安神汤熬好了没?好了快端进来给小姐服下!”

  又看着跪在地上的梅香皱着眉狠狠道,

  “今日你保护小姐不力,按规矩,要杖责二十撵出府去。来人!给我把这小蹄子给我拉下去!”

  “母亲不要!”

  当两个张府婆子上来拖着梅香下去的时候,梅香拉着张思雪袖子不松手,终于唤回了张思雪的神志。

  “母亲,梅香自小陪在我身边,与我情同姐妹。况且这次我们遇到的是江湖中人,梅香她已经尽力帮我拖住劫匪了,不然我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张思雪拉着梅香的手,向张夫人哀求道,“还请母亲饶了梅香吧,我身边少不了她!”

  张夫人沉吟了一会儿,看着张思雪的神色,点头同意了:

  “好,看在梅香平时服侍你还算尽心的份上,就饶了她这一会儿。不过出了这种大事,不能不罚,就扣她半年月饷以敬效尤。”

  张夫人抬眼四扫,重重一掌拍在桌上。

  “日后若再有哪个丫环下人不为主子着想,由着主子身陷险境,我定要重重处罚!”

  “奴婢等谨记夫人教诲!”

  屋里丫环仆妇忽拉拉跪了一地,齐声向张夫人表示忠心。

  张夫人满意的点点头,端起桌上药碗,舀了一勺喂到张思雪嘴里:“思雪,大夫说你今日受惊过度,要好好养养。赶紧喝了药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母亲,你不问我在树林里发生了什么吗?”张思雪问道。

  “树林里发生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安全无恙的回来了。”

  张夫人拍了拍张思雪的后背,安抚下她那颗惊惶不定的心,

  “六皇子的话,母亲是不会信的,你就放心吧,一切有我和你父亲在。”

  喝过药,张思雪躺上了床。张夫人又敲打了屋里丫环们一遍,交待了厨房里温着饭菜,便起身向前院走去。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必须要和张丞相商量商量。

  “你们都下去吧,梅香,你扶我起来。”

  赶走了所有的丫环,梅香扶着张思雪来到了书房。

  就着萤萤的烛光,张思雪将她藏着的所有和朱辉有关的东西都找了出来。

  一张黑色面具,是与上元节初见时朱辉手中的同款,是她后来第一次上街自己买的。

  一条白色绣帕,上面沾满了点点血迹,是她第二次上街遇到朱辉时,帮他擦拭血迹,偷偷留下来的。

  还有无数张画,白描的、写意的、工笔的,有的还配着诗,有的还装裱得工整仔细……这些曾被她精心收藏的画卷,如今都躺在她的书桌上,上面都是那个上元灯会上,在她心里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少年公子的身影。

  舞剑的他,喝酒的他,赏花的他……无数个他,曾是张思雪寂寞深闺中的一道光,给她的世界带来了不一样的风景。而现在,看着那画纸上生动的少年公子,张思雪忍不住伏案痛哭。

  这贼老天怎会戏弄于她,在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决定抛弃一切也要追随于他的时候,残忍的告诉她:她一直以来放在心上珍之重之的那个人,居然和她一样,也是一个女娇娥!

  “小姐,今天是朱公子救了你吗?”看着张思雪伤心的样子,梅香也忍不住流下泪来,“你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是朱公子他伤了小姐的心吗?”

  “从今以后不要再跟我提他一个字!”

  张思雪猛然从桌上抬起头来,眼中恨意毕露。看着满桌的画纸,昔日的一腔情意宛如一个笑话。

  张思雪拿起桌上的面具,抬脚踩个粉碎,将手绢点燃,烧了个精光。最后拿起画纸,一张张点燃,丢进桌上的笔洗里,看着往日心血都化做飞灰。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这已经是最后一幅画了,烧了它,就代表着与这段可笑的过往一刀两断了。

  张思雪看着画中意气风发的少年,不由忆起了与朱辉的几次相识过程。

  第一次相遇,他对她伸出援手,还送她回家,连姓名也未曾留下,那灿烂的笑容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二次相遇,她女扮男装,看到他对着素不相识的万娘子拔刀相助,为了助她那嗜赌的夫君戒赌,不惜耗费心力布局下套,还甘当恶人,救人也不愿让人知道。这般侠义之情宁她心动。

  第三次相遇,在那刀光剑影的乱局里,他为了无辜惨死的万娘子出头,将自身置于险地而不顾,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让她心折。

  这三次相遇,她已经爱上了他,然而她的身份,现实的压力,都让她看不到希望。于是她都放下心中的执念,准备把那个蓝衣公子的身影珍藏一辈子的时候,上天居然安排了他们的再次相遇。

  这一次,他还是救她于危难之际,为了她,不惜血染血襟。

  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喷涌而出的感情,愿意抛弃一切随他浪迹天涯,然而她听到了什么?他是女子!他是女子?这是何等的可笑啊!她张思雪的爱情,居然给了一个女子!一个和她一样的女子!

  “呵呵……骗子!大骗子!都是骗子!”

  张思雪惨笑着,将手里的画轴卷胡乱一卷,递到烛前。这是最后一张画了,最后一件与朱辉有关的东西了。烧了它,再没有知道,她张思雪这段荒唐可笑的经历了!

  然而递出去的手,颤抖着,却没有再往前。

  “不!”

  张思雪手一抖,画轴掉在桌上,滚动着,到了地上。

  张思雪又伏案哭了起来,梅香捡起画走到张思雪身边:“小姐?”

  “拿走!把这画拿走!我再也不要见到它了!”


  (https://www.shukeju.com/a/79/79413/5070940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