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诸天之从新做人 > 第五十二章 陆千户(为书友王思聪的经纪人万赏加更)

第五十二章 陆千户(为书友王思聪的经纪人万赏加更)


  《绣春刀》啊……

  何邪来了兴趣,这是部非传统意义上的武侠电影,但不管怎么说,里面都是有武功这种东西存在的。

  这个故事发生在明末乱世,讲的是锦衣卫百户沈炼无意中卷入一宗谋杀皇帝的大案之中,在信王、魏忠贤之间的明争暗斗中苦苦挣扎,向死而生,最终经过一场修罗场一般的绞杀,侥幸活下来的故事。

  主角一向都是苦逼的,沈炼大难不死,被降了官,又结交了两个兄弟,结果恰逢魏忠贤倒台,东林党死灰复燃的震荡时期,他因一时贪念,结果害得兄弟惨死,最终他联合浪人丁修,一起杀了幕后黑手,最后隐居苏州。

  回忆了下这部电影的情节,何邪不禁有些头疼,这个世界要说起来不比《王牌特工》强多少,乱世之中,能随波逐流,苟活于世已是幸事,若是搅入风云之中,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保全性命。

  对于小人物来说,这个世界就是一个修罗战场,根本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丁修,一个武艺高强的流寇,使一把长刀,他因师父之死而痛恨官府,偏偏师父最疼爱的小师弟却改名换姓加入了官府,为仇敌卖命,他想杀了师弟清理门户,但又下不了狠心,他贪财如命,且正邪不分,但又在最后时刻拼死为死去的师弟复仇。

  他本可浪迹天涯做一个潇洒的侠客,但最终还是卷入了天启七年这段诡谲凶险的朝堂风暴之中,这是个很复杂的人,他的武功还在主角沈炼之上。

  若不是考虑到这个混乱年代的背景,还有系统任务,何邪会毫不犹豫选择丁修。

  陆文昭,那场导致明朝由盛转衰的萨尔浒之战中的幸存者,当他从数万死尸中爬出来的时候,他就告诉自己:“要想不这么死,就得换个活法!”

  于是一个面对金人的屠刀尚且淡然自若的铁铮铮汉子,变成了一个卑微到尘埃里唾面自干的小人。

  他觉得这该死的世道就是因为魏忠贤这个阉人造成的,而想要改变世界,就必须扳倒魏忠贤,换一个更有魄力的皇帝。

  于是他一边在官场中蝇营狗苟,受尽侮辱和嗤笑,一边却暗自发展势力,为信王谋划,专门做一些见不得光的脏事。

  他对信王说若想上位,就不能有任何破绽,可到了最后他才发现,他见过信王卑鄙无耻,背信弃义最真实的样子,他才是信王最大的破绽!

  于是他懂了,世道还是那个世道,即使换了个皇帝,也没什么区别,最终他被乱刀砍倒在地,被马蹄践踏而死。

  “丁修……陆文昭……”

  何邪只是转念一想,便做出了决定。

  丁修武功再高,但也只是一介流寇,是一个连其师弟都不如的小人物,看似潇洒,其实只是一条凶恶的鬣狗,他的确敢对着老虎和狮子呲牙,但一旦老虎狮子要吃他,他根本无从反抗。

  反观陆文昭,边军出身,萨尔浒之战后加入锦衣卫,出场就是正五品的千户大人,虽然他卑躬屈膝奴颜媚上,但相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也算是个大人物了。

  选陆文昭!

  依然是一阵炸裂般的头痛,何邪接收了陆文昭的所有记忆,脑海中,系统依照惯例发布了三个任务。

  任务一:独闯千军(说明: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大明湖畔的血手人屠,至少一次单人匹马挑战一支军队。)

  任务二:迎战八方(说明:身为戚家刀的传人,怎能让祖上蒙羞?至少击败三大高手方才合格。)

  任务三:成为人上人(说明:要想成为人上人,光靠吃得苦中苦是不行的,还要学会骚浪贱。)

  清风徐徐,碧水涟涟。

  何邪彻底融入陆文昭这个身份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副场景。

  只不过他现在的姿势很不雅,像是个奴才一样伛偻着身子,手中捧着一个竹篓。

  在他的眼前,一个身穿蟒袍老者正背对着他,怡然垂钓。

  老者身边,还站着一个白面无须的绿袍中年人,亦是跟何邪一样的姿势,伛偻这身子,毕恭毕敬地站着,连喘气似乎都很小心翼翼。

  “东厂掌刑千户孙进……”

  何邪脑子里立刻浮现出这个人的信息,这是权倾朝野的九千岁魏忠贤身边的红人,虽是千户,但即使是当朝大员见了他,也要下拜,尊称一声“孙公公”。

  能让孙进如此毕恭毕敬在一边候着,毫无疑问,这个垂钓的老者就是魏忠贤了。

  他回头瞥了眼后面,但见五十米开外旌旗招展,一排排甲胄鲜明的禁军肃然站立,站在最前面的一排各个身穿朝服,头戴乌纱,显然都是当朝官员,足有三四十人。

  烈日炎炎下,他们各个都站得端端正正,加上禁军、侍卫和侍女,这小小花园,竟足有四五百人在候着,静静等待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钓鱼!

  众目睽睽之下,何邪转头的动作显得十分突兀,一边的孙进眼中寒光一闪,用警告的眼神瞪了何邪一眼。

  而更远处,一个身穿大红蟒袍的武官眉头一皱,问身边之人:“田指挥使,义父身边那谁呀?”

  “我镇府司衙门里的千户陆文昭,”田指挥使嘴角勾起一丝讥讽,“他孝敬我二百两银子,就是为了在义父身边多伺候会儿。”

  “还真舍得!”这武官鄙夷看着那边,“呆头呆脑的,待在义父身边儿还敢东张西望神不思蜀,我看他也难成大器!”

  田指挥使摇头笑了笑:“那你可小看他了,北镇抚司的陆溜须,你没听过吗?”

  武官恍然大悟:“哦,你说他呀,他就是那个除了溜须拍马,其他什么都不会的陆溜须啊!嘿,我说怎么看着那么不要脸呢!”

  “呵呵呵……”

  周边的官员都轻轻笑了起来,看向远处那个手捧竹篓的身影,如同看着一个拙劣的小丑。

  此时的何邪,看着水面上浮动的鱼漂,也想起自己现在是在哪段剧情之中了。

  要是历史没有改变,接下来他会提醒魏忠贤有鱼上钩了,结果魏忠贤年迈力衰,拽不动鱼线,于是他直接跳下水去,把鱼给捞了上来。

  这一跳,陆文昭尊严尽失。

  魏忠贤先是很不屑地鄙视了他一顿,然后打发他去找三条腿的蛤蟆。

  这是何等讽刺?

  面对不断震动的鱼漂和无动于衷的魏忠贤,何邪,沉默不语。

  


  (https://www.shukeju.com/a/73/73765/49840137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