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祸国殃民嫡公主 > 他的温柔

他的温柔


  “你就是雅儿?”那时,他的身上仿佛聚集着无限的光芒,那么多璀璨夺目。

  “我母后呢?”她蜷缩着身子,眼中含着泪,眨巴着眼眸看着他!

  “雨儿依旧没有大碍,你放心!”他温柔地揉揉她的小脑袋,眼中满是宠爱!

  “雨儿?”她弯着脑袋看着他!

  “对,你的母亲,慕容雨!小时候她特别爱哭,而且正逢雨季,每次一哭,天便会下大雨,所以取名,雨儿!”他耐心地抚慰着她。

  “雨儿?”那是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母亲居然还有另一个名字,不是皇后,而是雨儿!

  “你是谁?”她弯着脑袋,眼中满是疑惑,他为什么对母后的事情了如指掌?

  “我?呵呵……”他低笑出声,用衣袖擦干她眼角的泪痕和脸上的污渍:“我是你的舅父!”

  “舅父?”

  她还记得第一次和谢武抢风筝时,他一幅不可一世地指了指他身后那个高大威猛的男人说:“舅父,抢回来!”

  那时的她很小,但是抢东西的本事却一流,那个男人追着她一圈,终究没能追上,倒是被谢武那家伙给抓住,两人厮打成一团,最后,是他的舅父掰开她的手指头,为谢武抢回风筝!

  一想到这,她还是有些小激动,以后她也有舅父了,看谁还敢和她抢东西?看着眼前的他,他应该会替她抢吧?他虽然看起来没有谢武的舅父高大威武,没有谢武的舅父凶神恶煞,但是,他应该还是可以抢得过谢武的舅父吧?也许不能。

  他见她又在神游,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小脸:“雅儿……”

  “舅父,你打得过谢武的舅父吗?”

  “你觉得呢?”

  她上下打量着舅父,很失望地嘟起小嘴:“好像不能!谢武的舅父要高大威猛,就连谢府的大门,他舅父都要低着头才能进去。”

  那时,舅父哭笑不得,他平生第一次被人嫌弃,居然还是自己的侄女,他轻咳一声:“雅儿小小年纪,怎么就想着打人?”

  “谢武太嚣张,老是抢我的东西,每次抢不过,他的舅父都会出手帮他,要是我也有舅父,我就不会每次都被他欺负。”她冷哼哼地开口!

  倒是把舅父惹得笑了:“呵呵……那舅父教你怎么打过谢武的舅父!”

  一想到她的目标不是那个瘦弱的谢武,而是那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她很认真地摇摇头!

  但是舅父却笑了笑:“雅儿,强大并不在外表,总有一天,你会比他更强大!”

  从那时起,舅父如影随形,亲身教导她,直到一天,她觉得她可以打过谢武的舅父,后来,他的舅父死了!她还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已经强大到可以打倒谢武的舅父?却没有机会知道了,只能听舅父说,可以了!

  “雅儿,又走神了?”安王低眉看着她,见她嘴角列出苦涩的笑容,他多想抹去她心中的苦涩!

  “只是有很多疑惑,未能解开!”

  “什么问题?”

  “他一生所求不多,虽然我能理解他为先帝死的心愿,但是总是弄不清楚,先帝说的,这一句,你赢了!还让我告诉太傅,先帝答应他第三个请求!”

  安王的身子猛然一颤,凤眸满是诧异,更是恨意!

  “先帝还说过,太傅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其实,我也不太了解舅父,他的秘密太多,多得我都看不清!”她感叹一声,却没有发现,自己对慕容玉书的称呼,由“太傅”变成了“舅父”!

  他的凤眸微微眯起,像是肯定,轻咳一声,掩饰自己刚才的震惊:“世人都以为太傅心仪之人是母妃,实则不是!太傅,不喜欢女人!”

  他最后一字一句,认真地告诉林欣雅!

  恍如一道晴天霹雳,劈得她几乎分不清东南西北,自己曾经怀疑过,但是却不敢去想!

  她回想起刑场上,若他不喜欢梁贵妃,那么,便是……

  她上下打量着安王,看得安王脸上怒气燃起,暗暗咬牙道:“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本王!”

  她尴尬地移开目光,解释道:“没有,我绝对没有怀疑你和太傅之间有什么。”

  怎么感觉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某人狠狠磨牙,若非他在服孝期间,如今变故巨大,让他无心儿女情长,还真想好好教训她!

  “是先帝!”他咬出这三个字!

  “先帝?”这样一切都说得通,那么:“第三个请求是什么?”

  “先帝与太傅少年相识,先帝曾经许诺过太傅,日后他成功登上帝王宝座,便许太傅三个请求!一个,他离开了天泽国三年。”

  三年?那不正是他在皇朝生活三年吗?舅父有很多张面孔,每一天都不一样,那三年,她从未见过他的真容!

  “第二个,便是拒绝霓裳公主的婚姻!”

  林欣雅托着下巴,在思索着:“难怪霓裳公主对舅父恨之入骨!”

  “第三……”他转过身,认真地盯着林欣雅,纤长的手轻轻一触碰冰棺材下的机关,地面上慢慢浮现出另一个冰棺!

  “与他同眠,千秋万代!只要有那刻灵石,他们便能心意相通,下一世,他一定找到他!”他苦笑一声,低眉看着地上的灵石,太傅居然相信有下一世?相信这等无稽之谈!

  他,不信!突然亮出佩剑,准备劈坏地面上链接着两个冰馆的灵石!

  这颗灵石,是她和舅父一起去取的,不过那颗灵石不是什么下一世,而是保尸灵石,因为她们取走灵石时,回头看一眼身后那些横七竖八如睡着了的尸体,瞬间化作尘该!若是毁了这颗灵石,舅父的尸身不保!她毫无顾忌,立马出手,赤手抓住安王的利剑!

  “雅儿……”他猛地松开剑,面色苍白,紧张地抓起她的手,那狰狞的伤疤,鲜血狂流!

  看着他手忙脚乱的包扎着,目光满是愧疚,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没事的,一定会好起来的,没事,不会有事……”

  他便急切地包扎着,嘴里念叨着,也许,那一片血迹让他想起了什么,想起他们说的刑场?就算他没有亲眼看到,但是,他能想象到,母妃的献血染红衣裙的模样。

  ------题外话------

  求鲜花,求收藏,求礼物……


  (https://www.shukeju.com/a/70/70747/9045133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