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盛宠骄妃 > 第002章 要么死,要么当尼姑!

第002章 要么死,要么当尼姑!


  贺府。

  贺明月这两日一直将自己关在闺房,无论谁来她也不开门。

  贴身侍女柳儿看着自家姑娘这三日来茶饭不思,一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时而咧嘴傻笑,时而又出神发呆,柳儿看在眼里,只能轻轻摇头。

  外面的传闻柳儿也听说了,只是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少出府的自家姑娘,竟然在十五那日去敬安寺给母亲的牌位上香之际,居然被几个黑衣人掳走了。

  柳儿当时也不幸被打晕了,待她醒过来之时,她已被贺家家丁抬回贺府。后来没过多久她家姑娘也豪发无伤的被好心人送回府上。

  老爷和大夫人一直对姑娘这个从小就傻傻呆呆的女儿不怎么上心,尤其是大夫人更是对这个非自己亲生的嫡女,一直很不待见。

  既然人已回来了,表面上又看不出什么伤痕,老爷和大夫人他们自然也没有心思深究。

  然后这事情才过三天呢!就出大事了。

  景小王爷是何许人也?姑娘失踪的那几个时辰,居然能跟他在一起,而且两人还做那出格之事,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外界都说是景小王爷的毁了她家姑娘的清誉,可柳儿回头看了眼她家姑娘那痴痴傻傻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觉得是她家姑娘毁了人家景小王爷的清誉呢?

  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柳儿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向门前,有气无力地问了声,“谁呀?”

  “我!”门外的贺云知沉闷地应了一声。

  柳儿一听脸色微微一变,立即开门相逢,“老爷,您怎么来了?”据柳儿记事起,自从姑娘的亲生母亲过世之后,老爷就再没有来过姑娘的院子,今日这还是头一回。

  “明月呢?”贺云知板着脸问。

  “姑,姑娘她正在镜前发呆呢?”柳儿只能如实告知。

  “把她叫过来,我有话跟她说!”贺云知一屁股坐在了前厅藤椅上,挥挥衣袖道。

  柳儿哪敢怠慢,心想拖也要把姑娘拖过来见老爷。

  贺明月盯着镜子中的人儿,眼神里全是无奈和迷茫,已经三天了她还是无法接受镜子中的这个陌生的自己,以及脑海中那些本不属于她的乱七八糟的记忆。

  她可是来自21世纪的名牌大学高材生,刚考研拿到了硕士学位,学校马上就要保送她出国留学,她将来要为国家效力,在科研上有一番作为的,为什么一觉醒来,她就不是她了呢?

  穿越这种幼稚的戏码,怎么会发生在她这个高知识份子身上呢?

  然而三天过去,贺明月无数次闭上眼睛再睁开,依然没有奇迹,她的灵魂仍然还附在这个与她同名同姓,却傻得可爱的贺家嫡女身上。

  至于原主是怎么死的,是被害还是病亡?贺明月在脑袋里残存的记忆力搜刮了好几遍,依然没有找出原因。

  但贺明月发现原主的回忆里,对一个叫铎哥哥的执念非常深,以至于她偶尔被影响,一个人自言自语地时候,也会情不自禁地喊铎哥哥。

  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贺明月立即收起眼神,让自己的表情尽可能地看着像一个十足的傻子。

  “姑娘,老爷来看你了!快,快跟我们去见老爷!”柳儿说完,不容分说扶住贺明月的手臂就往前厅的门帘走去。

  “不不不,我,我谁也不见……”贺明月一边象征性的挣扎,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柳儿听后耐心地劝说道:“傻姑娘,今时不同往日,你以后注定没有太平日子过了,既然老爷肯亲自来找你,你就好好傍着老爷这个大树,才能保你平安无恙啊!”

  贺明月听后,便也不挣扎了,似懂非懂地看着柳儿。她心里在想,难得这个叫柳儿的待女还有几分仁义之心,以后她在这深宫大宅站住脚后,身边不乏一些帮手,若她真是靠得住的话,就收为己用吧!

  来到前厅,贺明月一看到那个坐在藤椅上的中年男人,竟主动开口唤了一声,“爹爹!”

  使得贺明月心下郁闷得要死,不会原主根本就没有离开,只是躲在身体的某个角落,控制她的灵魂吧?

  难道她这个高知识份子要被一个傻子控制不成?

  “明月,来,到爹爹跟前来!”贺云知朝女儿挥了挥手臂。

  贺明月缓缓走过去,因为心中有怯意,她只敢在父亲跟前三步左右的距离站立,更不敢像其他妹妹们,大胆地倚在父亲的怀中撒娇,享受父亲的疼爱与轻抚。

  见女儿还是如此的怕自己,贺云知也没有勉强她像其他女儿那样与自己亲腻。

  贺云知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贺明月想了想,说道:“明月啊,你去年刚过及茾,按理也到了该议亲的年龄,可你母亲一门心思操持着你几个妹妹的婚事,倒是把你给忘了!哎……早知今日,我非得让你母亲先给你张罗一门亲事,也不至于让我们整个贺家都陷入囹圄之中!“

  贺明月一直看着父亲说话,也不回应半个字,以至于贺云知也不知道他这个傻女儿有没有听懂自己的话。

  不过,听没听懂贺云知都无所谓了,他今天百忙之中抽时间来此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说给女儿听这些了,他还有其他的目的,“明月啊!是爹爹对不起你了!可是,你惹谁不好,干嘛非要去惹景文铎呢?官家对他的赏识度全天下皆知啊,官家膝下无子,他可是最炙手可热的储君人选啊!撇开我们贺家与景家的历代恩怨不说,就说你一个傻丫头怎可能嫁给未来的天子啊!”

  贺明月听到景文铎三个字,眸色微微动了动,贺明月当然知道这不是她的意思,而是原主的意思。

  景文铎难道就是原主心心念念的铎哥哥?贺明月自诩冰雪聪明,什么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既然原主那么深爱景小王爷,而且两人之间好像还发生了些什么故事,这样一个未娶一个未嫁,成全了彼此不就好了吗?

  “爹爹,我,我只喜欢铎哥哥!”贺明月露出娇羞的表情,嘟着小嘴大胆地拉了拉贺云知的衣袖,小声说道。

  “瞎胡闹!你是什么身份?就算你是个正常人,官家也不可能同意你们两人的婚事,更何况你还是个痴傻儿!”贺云知的耐心被贺明月一下子磨尽了,他一把甩开贺明月的手,又说道:“我也不跟绕圈子,为了保全我们贺府一家老小,如今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你去敬安寺出家为尼!”

  “那,那第二条路呢?”贺明月一脸天真地问。

  “第二条路……你母亲已为你准备了一壶酒……”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说出这些话,贺云知的心底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但一想到来这之前,夫人在耳边的絮叨,他又狠狠心接着说道:“你喝下它,自此前尘俗事一笔勾销!”


  (https://www.shukeju.com/a/70/70050/4221885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