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33、童子

233、童子


  童男童女往道路两旁的村居走去。

  他们虽看似只是孩童,但村民们对他们却避如蛇蝎,根本不敢反抗。

  小潭村不是第一次被佘山大教征税。

  亦有村民们看童子童女年幼,就想反抗征收,但他们的下一场无一例外,都是凄惨死去。

  童子、童女再如何年幼,那也是掌握了一些法门的修行中人,凡类焉能与之同日而语?

  很快,两童子各自从一座房屋里走了出来。

  他们脸色阴沉。

  童子目光扫视一众惶恐无措地村民。

  童女晃了晃手里只有一只小碗大的布囊,指着自己搜刮过的房屋,开口道:“这是哪一户人家的居所?你家存粮怎就这么点儿?”

  有村民战战兢兢地出声:“回禀仙长,我家是只剩这些粮食了,是给孩子留着吃的……仙长……”

  那人是个脸色干枯,皱纹满脸的妇人。

  一个大脑袋、大肚子,四肢却瘦削细长的孩子站在她身侧,畏惧又懵懂地看着童女。

  “你这孩子肚子吃得这么大,必然是藏了粮食的!

  说,把粮食藏在哪里了?!”童女打量着与她年纪差不多的孩童,忽然尖声逼问。

  妇人脸上顿时颜色,连连摇头,嘴唇翕动:“我们没有,没有藏……”

  鹿力大王在后面静观这一幕,目光闪动,没有出声。

  他在许多地方征收过粮食,见过许多像当下这般大肚子的孩童,愈是贫困的村落,这样大脑袋大肚子的孩童愈多。

  一直未能弄清楚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形?

  莫非真是村民提前知道家中会被征收粮食,把大部分食物都给孩子吃了?

  真是愚民!

  一念及此,鹿力大王神色阴沉了下去,出声道:“他既不愿说出粮食下落,便把他的孩子肚子剖开,看看是不是提前把粮食都给孩子吃了!”

  此言一出,妇人登时抱紧自己的孩子,吓得哇哇大哭:“仙长,真没有把粮食给孩子吃了啊!仙长,您饶了我家孩子吧!”

  旁观的童女倒是伶俐,见状说道:“你若不想自家孩子肚子被剖开,就赶紧交代把粮食藏在哪里了,只要如实交代,仙长或许可以饶你孩子一命!”

  “嗯。”鹿力大王点了点头。

  他方才出言之后,忽然觉得四周村民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诡异,让他心里打了个突,因此稍稍做了让步。

  那妇人抽噎着,跟着童女重又进了房屋。

  不多时,童女即拎着半人高的一袋粮食走了出来,当着鹿力大王的面将之装进储物囊中。

  有了这个开头,童子再出声要求村民不得藏匿粮食便简单得多了。

  两人各自负责一排房子,挨个朝前征收过去。

  哀哭之声从小潭村里飘荡了出来。

  “你家把粮食藏哪了,交出来。

  否则我只有把这孩子交给仙长发落了。”童子站在一座茅屋门口,就赔着笑脸的一对夫妇说道。

  其一边言语,目光一边瞥向夫妇背后的孩童。

  那孩子长得虎头虎脑,与其他小孩相比,要强壮不少,想来自小就吃得比旁人好些。

  然而就从这户人家里,童子却是一粒米也没搜刮到。

  很明显是这家人偷着藏匿了粮食。

  “好好,我们之前也没想到仙长会来征税。

  小仙长,您跟我来,跟我来……”那户人家的丈夫弓着身子出声,随后领着童子重新进了屋子。

  孩童与其母跟着走进。

  童子随便扫了一眼孩童,从那孩童眼里发现了深深的敌意,不禁皱了皱眉。

  一直观察着他神色的妇人慌忙拍了孩童一巴掌,喝道:“狗子,你老实点!”

  被称作‘狗子’的孩童闻言垂头丧气,低下了脑袋。

  丈夫领着童子到了自家的木板床下,掀开木板,在底下扒拉一阵,扒去尘土,就显出一块遮掩好的木板来,他把木板打开,显出了地窖,当即潜身下去,提出小半袋粮食。

  只到童子膝盖处,只有十来斤。

  童子白嫩的面孔腾地一下通红,盯着那赔笑的丈夫喝问道:“就这么点粮食?你莫不是在拿我做消遣!”

  “小仙长莫急,小仙长莫怒,这边还有,这边还有……”

  丈夫一见童子发怒,连忙劝慰。

  同时引童子走向另一处所在。

  这座不大的茅屋里,竟被他布置了好几个藏匿粮食的地方,一连取出三袋膝盖高的粮食之后,丈夫觉得童子这下总该满足了。

  那童子却冷笑连连,盯着朝自己谄媚不已的丈夫,喝道:“我叫你把所有粮食都交出来,你却跟我东拉西扯,胡搅蛮缠,就是不肯如数上缴!

  既然如此,就让你尝尝教训!”

  话音一落,其已翻手摸出一张火符,就要朝丈夫丢掷出去!

  丈夫脸色惨白,一时间不知所措!

  妇人亦惊呼出声,眼泪瞬间流下!

  正当此时,那一直躲在娘亲背后,被称作‘狗子’的孩童目露凶光,从后腰上抽出了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刀,照着对自己完全不设防的童子后心狠狠扎去!

  砰!

  一刀扎在童子后心,童子身上却清光浮动,竟抵消了孩童这一下攻击!

  护身符!

  “好哇,竟敢偷袭我!”

  童子又惊又怒,霎时扭身——

  本已心生绝望准备受死的丈夫,骤然见亲子抽刀刺杀童子,眼神忽地坚定,一手抓起旁边的一根碗口粗的木头,狠狠抡在了童子脑袋上!

  咚!

  童子护身符被破,一时之间还未反应过来,实实在在地挨了对方父亲这一记抡砸!

  常年劳作的父亲拼尽全力的一击,直接砸破了童子的脑袋!

  鲜血长流!

  脑浆迸射!

  童子只来得及惨呼一声,随后双眼一番,倒地毙命!

  “呀!”妇人眼中霎时泪水涟涟,看着倒地而死的童子,又看向孩他爹,一时失神,没了主见。

  “别慌!”

  父亲喝了一声,一把抓过儿子手里的刀,朝地上的死尸又砍了几刀,直溅得他满脸鲜血。

  “人是我杀的,跟你们没什么关系!”

  “狗子,照顾好你娘!”

  一瞬间,父亲已经做出了某个决定。

  他拍了拍狗子的肩膀,与妇人打了个颜色,抓着地上童子尸首的脚踝走出了茅屋。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9067470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