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35、剧变

235、剧变


  处于洼地的小潭村比以往更荒芜破败。

  村口竖着一根一丈高的木头,几颗人头如灯笼一般从木杆上缀下,经风一吹便胡乱舞动。

  他们表情狰狞,死不瞑目。

  身披轻纱,头戴佛冠的大日宗明妃驱策着一头浑身雪白长毛,犄角巨大的牦牛灵兽,翻山越岭,用了小半个时辰,便至小潭村前的高坡上。

  牦牛还拉着一节车厢。

  “圣女,已经到小潭村了。”

  明妃从牦牛上轻盈地跃下,在车厢前摆下小凳,向车厢恭敬行礼说道。

  “已经到了呀?”

  车厢里传出一个清脆的女声。

  随后,崔浣纱便掀开车帘,一下就从高大的车厢里跳了出来,看看周遭环境,果然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小潭村周边无疑。

  她转过脸,笑眯眯地对驾车的明妃说道:“谢谢你啦。”

  明妃闻言,头颅埋得更低,甚至有些诚惶诚恐:“不过是区区小事,怎敢劳动圣女一个谢字?

  一切都是我分内之事,应该做的。”

  她是宗门内一个可供任意弟子双修的明妃。

  而崔浣纱同样亦是大日宗明妃。

  然而这位明妃乃是佛子的明妃,被称作佛子的人,日后注定是大日宗掌教,如此,崔浣纱的地位自然跟着水涨船高。

  与驾车明妃乃是天壤云泥之别。

  她虽艳羡崔浣纱能有这般际遇,但大日宗森严的教规以及等级秩序,也在时刻提醒着她,不能生出丝毫僭越之想。

  崔浣纱闻言,皱了皱光洁好看的额头。

  没有谁是应该为谁做任何事情的。

  少女亦看出了明妃的惶恐与为难,所以并没有多说,转而笑盈盈道:“那就请你明天傍晚再来接我吧。”

  “是!”明妃应声过后,又提醒崔浣纱道,“圣女身上留有本宗大日心咒,天目神咒,一旦遇到危险,此二咒立时就会响应,可保圣女无恙。”

  “好!”

  崔浣纱又点了点头。

  随即目送明妃驱策着牦牛灵兽,翻山越岭,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她转身蹦蹦跳跳地跑下山坡,走向村子。

  边跑边喊:“阿娘!

  狗子!

  我回来啦!”

  声音在此间传出老远,在村子周边劳作的人们看到崔浣纱回来,都默不作声,没有一人招呼她。

  一种无形的隔阂在崔浣纱与昔日的乡亲村民们之间形成。

  崔浣纱渐渐放缓了脚步。

  有些茫然地看向那些低头劳作,神色漠然的村民们,他们对自己的呼唤声犹如未闻。

  这是怎么了?

  “周叔。”她走近一个瘦高的村民,甜甜地唤了一声。

  “诶,哎。”被她称作‘周叔’的村民慌张回应,神色间却有许多拘谨以及尴尬,还有隐隐地抗拒。

  周叔的神色让崔浣纱一下子没有了继续寒暄的勇气。

  她低着头,快步奔向村口。

  未至村口,一股浓郁的腐臭气息先冲入崔浣纱的鼻孔。

  她脚步一滞,瞬间抬头,就望见村口竖着一根木杆,木杆上缀着一个个头发蓬乱的人头,经过烈日暴晒,已难以分辨清楚那些人头的具体形貌。

  这是怎么了?

  村子里发生了什么?

  乡亲们看待自己的表情、村口木杆上的人头,已然突破了崔浣纱的见知,她的内心被更大的困惑与恐惧包围,再不敢看那一颗颗摇摇晃晃的人头,快步走进村里,走到了自己家中。

  这个时候,母亲罕见地没有出去劳作。

  坐在家门口的石墩子上,一脸愁容,看到女儿归来,脸上总算多了些欢喜,但亦难压下心中的愁绪:“五女回来啦。”

  崔浣纱之所以从前叫‘崔五女’,实因在她之前,还有四个姐姐。

  但那四个姐姐无一例外都半途夭折了。

  “娘,村子里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村口……村口那些人头,是谁的?”崔浣纱急火火地向母亲询问。

  “收税的来了。

  佘山那边,派人又来收税了。”母亲闻言低下头,眼中挤出大颗大颗地泪珠,挂在蜡黄色干枯的脸上,“狗子的爹娘,张家一家人因为不愿意交税,还杀了佘山教的人。

  就被他们割了脑袋,挂到了村口……”

  “狗子!”崔浣纱张了张口,突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家里已经没吃的啦……

  他们这次征税,已经把家里所有的粮食都运走了。

  你爹去挖野菜了,以后大半年得到野菜来过活了……”母亲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

  崔浣纱却匆匆转身而去,丢下一句话:“我去看看狗子!”

  “诶!

  别逞能啊!

  村口的人头,那修行者不让摘的,谁摘谁死!”母亲在后边追着,叮嘱着。

  崔浣纱根本没把母亲的话记在心里。

  她匆匆地奔到狗子家门口。

  从前修筑得整洁的门楼已然倒塌,篱笆院墙更是东倒西歪,不大的三间茅屋被推翻,院子里还完好的就只有一座牛棚。

  牛棚里没有牛。

  狗子仰面躺在牛棚的稻草垛上,双目无神,手腕脚腕处有深深的伤口——这是被割断了手筋脚筋。

  他看到崔浣纱跑过来,勉力想支撑起身体。

  但已二三日不曾吃过一颗米、且残废了的身体却根本做不出这样高难度的动作。

  最终只能颓然倒在稻草垛上。

  “阿爹阿娘死了。

  五女,你吃不到我娘做的好饼子了……”

  望着崔五女,狗子嘴唇翕动,忽然说了几句没头没脑的话。

  紧跟着,泪水便在他稚嫩的脸庞上肆虐。

  惊人的恨意从他面上涌现。

  “他们把我家的粮食都抢光了,我忍不住,就砍了那个人一刀。

  可惜没能砍死他!

  阿爹给我顶了罪,他们还不愿意,把我娘也一起杀了!

  呜呜呜……

  我好恨!

  我怎么没有他们那样的能力,我要有了他们那样的能力,我就杀了他们!

  我就杀光他们!”

  崔浣纱默默听着狗子所言,不时擦一擦眼角的泪水。

  与修行者相比,凡人生存实在太艰难了。

  自己如今已经成为修行者,难道也没有一点办法,可以帮助到自己的乡亲,帮助到狗子吗?

  她想了良久,忽然想到佛子在临行前对自己说的话。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906741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