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37、大月塔法王

237、大月塔法王


  佛堂内。

  鸠天渊与‘佛子’刘邦对坐。

  刘邦一袭月白僧袍,虽留着头发,但给人以不染红尘之韵味,他盘腿端坐在那里,光线幽暗的佛堂里,便生出光明遍照之感。

  宝相庄严。

  佛韵流转。

  看到徒弟如此模样,鸠天渊心中简直嫉妒得发狂。

  但他甫一想到,眼前的佛子,日后必定会成为自己性灵的完美容器,那股嫉妒情绪又转作了惊喜与满足。

  他面露笑意,开口道:“大日光世界已派法王前来,护送你前往那边。徒儿,你待会儿便可以启程,随法王而去了。”

  “金刚亥母会在大日光世界等候你。

  你到了那边之后,便可以立刻开始修持拈花指。

  你佛性深重,自成造化,但身上修为还是太弱了些。

  此次去往大日光世界,除却本宗种种绝学妙法之外,亦需加紧增进修为了。

  我已令药王殿为你准备好一葫芦精元丹,以及种种疗伤、修行金丹若干,以备不时之需。”

  鸠天渊倒舍得为自己这冒牌佛子耗费资源……

  看似是个好师傅。

  可惜收徒动机却也不纯。

  刘邦听得鸠天渊为自己准备了如此多的资源,内心微动。

  鸠天渊所说的‘一葫芦精元丹’,那是足足十万颗的量。

  再加上种种疗伤秘药,修行金丹,加起来的价值也已近百万精元丹。

  然而刘邦体内如今镇压着三尊神魔,光是神魔提供的滚滚精气,已够他受用,精元丹于他而言,只能当做修行界通行钱款来花销,处于大日宗掌握的大日光世界里,想来也没有花销这般多精元丹的机会。

  但总算是白得一份资源。

  不要白不要。

  刘邦神色不变,微微颌首道:“多谢师傅。”

  “嗯,且准备准备吧。待会儿便要出发了。”鸠天渊满意地点了点头,旋即自顾自背着手离开此间。

  他离开之后,不多时即有明妃侍女捧着一个个紫金葫芦走进佛堂内,一一为刘邦介绍过葫芦内所盛装的各种丹药后,又纷纷退下。

  刘邦挥手将诸多宝药收入囊中。

  不多时,崔浣纱又走了进来。

  掀开门帘便喊:“佛子!”

  “进来吧。”刘邦点了点头。

  崔浣纱回来之后,便告诉了自己,她把自己所传功法教授于小潭村李天狗的事情。

  其实不必她说,刘邦也能查知。

  身为浩然正道主,他与浩然正道紧密相连,它的每一缕变化尽被刘邦查知。

  李天狗修持浩然正道传续下来的功法,自然会被浩然正道感应,如此,也就是被刘邦窥察。

  刘邦不仅看到了李天狗修持此法。

  在崔浣纱回来之后不久,他又‘看’到了有其他小潭村人修持此法。

  李天狗将此法转授给了别的村民。

  此亦不出刘邦之所料。

  浩然正道越被世人所接纳,力量越强,给刘邦带来的正反馈便愈强。

  这些修持我意天心证悟法的村民,以及被阴山阻隔之地,新磨盘村的那些村民,都会成为浩然正道的立道之基。

  如此看来,崔浣纱倒适合作为浩然正道传道人选。

  刘邦心神转动,崔浣纱亦在一旁细声细语:“佛子,大日光世界距离咱们这里远吗?”

  “那边专门派了法王来接。

  想来距离不会近了。”刘邦收束心神,侧目瞥了心神不属的崔浣纱一眼,又道,“你不是想问大日光世界距离此地有多远,而是想问它距离你家有多远吧?”

  “啊……

  是。”崔浣纱俏脸绯红。

  佛子真是心思剔透呢。

  一下子就猜中了自己心中所想。

  “距离大日宗已经如此远。

  离小潭村自然就更近不了。”刘邦摇了摇头,说道。

  崔浣纱小脸一下子垮了下去。

  她本想着,以后可以隔一段时间回去一次,给村里人偷偷运送一些精元丹,让他们维持生计。

  若大日光世界距离小潭村太远的话,届时自己去到那里,谁来送自己往返?

  佛子能令法王亲自迎送。

  自己怎可能会有这份殊荣?

  “好生修行吧。

  待你达到气之境,想必就可以凝练气兵。

  届时往返数千里,也不过二三时辰的事情。”刘邦鼓励了一句。

  崔浣纱内心顿时又憧憬起来。

  她担心小潭村村民的生计,刘邦亦在意浩然道基的稳固,打算以后传授崔浣纱飞剑传书之法,让她运用此法,向小潭村运送丹药。

  两人闲聊之间,有侍女在门外禀报,称大日光世界的接驾法王已至,请佛子移步正殿。

  刘邦当即应声,与崔浣纱嘱咐了几句,令她在正殿侧门外等候自己,随后离开了佛堂,往大日宗正殿而去。

  他自‘降临’于大日宗以来,从未出过佛堂。

  但却对大日宗内部建筑布置了若指掌。

  随行侍女只将此归功于佛子早有宿慧,其实并不知道,刘邦之所以能这么清楚,实是因他第一世时来过这里,还在此间大闹过一场。

  大日宗正殿之内。

  除却供奉有大日如来金身、诸神魔护法相之外,另有一座时轮坛城。

  当时孕育佛子的佛胎便被安置在时轮坛城之中。

  此间有碗口粗的元明烛熊熊燃烧,檀香缭绕此间,让人气血饱满的精元气息滚滚流转。

  元明烛有增壮人之气血,安宁人之心神之能。

  一些弱小邪祟根本无法在元明烛燃亮之处存活。

  但一根元明烛的造价亦极高,足足抵得上千颗精元丹。

  而大日宗正殿之内,不说其他奇珍异宝,只这元明烛就有数十百根。

  它们还在持续消耗着。

  流淌出来的似乎不是烛泪,而是被大日宗凌压于其下的万众鲜血与泪水。

  正殿之内,佛像庄严。

  神魔护法威猛强悍。

  但仍有丝丝缕缕诡异气息萦绕此间,挥之不去。

  连那佛像也在诡异气息的渲染之下,显得怪异了起来。

  刘邦步入此间,便见鸠天渊含笑朝自己招手,向对面一位形容枯槁的老人介绍道:“月塔法王,这便是本宗佛子!”

  “徒弟,快来见过大月塔法王!”

  刘邦举步走过去,向大月塔法王双手合十,算是行礼。

  大月塔法王看了刘邦一眼,神色甚为惊异,当即赞叹道:“佛性深重,隐有光明之相!

  佛子果然非同一般!”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897871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