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38、宝幢舍利

238、宝幢舍利


  山林苍莽。

  绿意翻腾的莽林之内,一双佛手掐‘唯我独尊印’,傲立于深林之中。

  在那佛手雕像四下,诸般建筑,雕梁画栋分布开来,其间有红衣修行者穿梭来回,俨然一派隐世山门的气象。

  高天之上,更有一轮赤红火球高悬。

  它内中似有凤鸟振翅。

  凤鸟每次振翅,便有滚滚光和热驱散下来,映照于底下的每一个修行者身上,令他们自生暖意,精神百倍。

  “佛子,我们到了。”

  一道神舟悬停于黄金佛手之下,某座殿堂之外。

  内里传出大月塔法王的声音。

  形容枯槁,身披僧袍的大月塔法王走下神舟,站在殿堂门口,侧身恭敬而立。

  随后,刘邦跟着从飞舟之下走了下来。

  他双手合十,神色无悲无喜,身后跟着崔浣纱,亦步亦趋。

  甫一走下飞舟,天空中那‘凤鸟太阳’便有光芒照耀下来,要加诸于刘邦、崔浣纱之身。

  那光芒盖落而下。

  刘邦立时感觉体内精气蠢蠢欲动,欲随光芒而去,与凤鸟散落而来的光芒完成交换。

  自身损失精气。

  得到那凤鸟太阳照耀下的‘光芒’。

  他微一定神,便‘听’到那照耀而下的光芒里,浮现许多含混不清的呓语。

  像是无数人在用不同的声音祈求着什么。

  愿力!

  刘邦顿知这光芒究竟是什么。

  这般愿力,于它们的主人而言乃是蜜糖,但对其他任何一人而言,却是砒霜!

  被愿力侵染的后果,就是与其主越多纠葛,最终只能沦为其主的因果傀儡!

  “吽!”

  刘邦忽然口诵真言。

  他身上旋即散发正大光明的气息,一层薄薄的白光从他周身浮现,旋即朝外扩张,内染己身。

  将他映照得犹如一尊光芒聚结成的佛陀!

  凡被这纯净到近乎透明的光芒所照之处,愿力凝聚的凤鸟光芒纷纷退散,被粉碎得无影无踪!

  崔浣纱呆在刘邦身后,亦被刘邦身上的光芒映照,原本钻入她体内的那一丝丝愿力也尽被招摄了出来,当场粉碎!

  在旁边默默观察的大月塔法王,见此情景,顿时面露惊容。

  他其实存了假借天上的‘日之轮’拿捏佛子的想法,想试试佛子的斤两。

  若对方能躲过这愿力侵染还好,若躲不过,日后在这大日光世界里,佛子亦只能是个被供奉于高台上的傀儡而已!

  但大月塔法王却未想过,佛子竟能仅凭自身底力,就对抗汇集了整个大日光世界生灵的愿力,并将愿力尽数炼化了!

  他的大日如来心经造诣竟到了这种地步!

  真能遍一切处,光明遍照?

  大月塔法王心中一颤,抬眼看向刘邦,立时发觉刘邦无有悲喜的目光亦看向了他。

  “呵呵,此日之轮,乃是大上师卓桑汇同本宗护教神,连同另外五位大日光世界尊者炼制而成,汇集众生愿力,威能无俦。

  受其光芒所照,人身便会生出种种不可思议之能……”大月塔法王在刘邦目光注视下,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

  “月塔法王想来是当我作三岁稚童,以为我愚笨可欺?”刘邦眯了眯眼,手上掐动佛印,内蕴如来神掌‘万佛朝宗’总纲,外显‘大黑天降服相’。

  其周身往外溢发的无量光明,立时凝聚成了一尊全由净光组成的大黑天玛哈嘎拉。

  大黑天六臂挥动之下,立刻便有无边凶恶之意散发而出!

  神魔震怒!

  以刘邦当下实力,断不可能敌得过一尊元神境的法王。

  他以精气拟化大黑天相的手段,可能会稍稍震慑住大月塔法王,但想压服对方却绝不可能。

  然而,刘邦的目的也并非是要压服大月塔法王。

  刚踏入此间大日光世界,大月塔法王便如此计算于他,明显是想给他来一个下马威。

  刘邦轻易将其计算破去。

  接下来就要反逼压对方,用此机会来试验掌控这大日光世界的几位大日宗修行者,对自己这个新来的‘佛子’是什么态度?

  初至此间,他已知师姐转世身必然在此。

  就是自己当时以元神预兆,照看到的那一方所在。

  而大日宗对自己的态度,决定着自己在这个世界掌控的权力大小,才好去寻师姐的影踪!

  “佛子这是何意?

  你为本宗未来掌教至尊,谁敢欺你?”

  大月塔法王目光闪动,说着口不对心的言语,手上便要掐动法决,破去刘邦的大黑天相!

  他就是要压一压刘邦的锋芒!

  免得对方觉得自己是佛子,便能在大日光世界颐指气使!

  这里是大日光世界,可非是大日宗本宗!

  正当此时,一个清脆女声从殿堂内传了出来。

  这女声似乎稚童,又似妙龄女郎,仔细一听,又好似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法王说得对。

  佛子为本宗未来教主,谁也不能含混糊弄于他。

  更不能在他头上作威作福。”

  那女声落下的瞬间,便有朱红色光芒从殿堂内轰了出来,尽数灌注入刘邦的那尊大黑天光明虚像之中!

  大黑天光明虚像登时气息一变,旋即转身!

  转身的刹那,其背后便浮现出金刚亥母相,一记金刚杵轰然砸向下方的大月塔法王!

  大月塔法王听到那女声的时候,便神色骤变。

  当下见金刚亥母相一记金刚杵砸向自己,脸上更是闪过惊惧恼恨之色,正欲掐动印诀的手掌忽然垂了下去。

  低下头颅!

  轰!

  任凭金刚杵砸在自己脑袋上!

  不敢反抗丝毫!

  光芒流溢!

  刘邦看到大月塔法王体内滚滚精气、真气、神元尽被砸了出来,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颗宝幢似的白光舍利。

  那舍利滴溜溜转动着,漂浮到了刘邦跟前。

  “大月塔法王这颗宝幢舍利,能抵数百年修行之功。

  便当是他为佛子赔罪之礼吧。”

  女声继续响起,同刘邦言语,内蕴无尽温柔。

  “多谢了。”

  刘邦一把抓住那颗宝幢舍利,立刻感应到其中滚滚精元澎湃,纯粹得无以复加。

  他看向大月塔法王。

  大月塔法王神色已恢复正常。

  在方才那一瞬间,其脑后浮现数重轮光,映照到了冥冥之中去。

  想来法王的许多徒众在方才尽遭了殃,被至上师大月塔法王夺去了一身修为,抽干精血,补益其自身。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8958070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