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无敌的我又要转世重修了 > 248、痕迹

248、痕迹


  大日光世界。

  凤鸟日轮西面,‘日光’照耀不到的一片地域内。

  一座座洁白的石造殿堂拔地而起,莹莹白光自这些建筑之上弥散。

  郁郁葱葱的树木生长于诸多建筑之间,为此地平添了几分静谧幽宁。

  诸多身穿白袍的男女行于此间。

  或在白玉一般的偌大广场上打坐修行,或往葱茏林间密探,或蛰居于洞府之中……

  一派欣欣向荣之景。

  仿佛世外仙境。

  在这堪比数座巨城联合的建筑群中心,一座白石巨碑直冲云霄,其上字符犹如龙蛇蜿蜒,翠绿欲滴。

  欲靠近这座巨碑,便愈能感应到一种生机勃发、欣欣向荣的力量。

  巨碑之下,尚有数座巨殿。

  其中一座大殿之内,身穿白袍的老者端坐正中,双目紧闭,似乎正在潜心修行。

  大殿两旁,一棵棵宝石雕琢叠合而成的巨树次第延伸,散发诸色宝光,一直延伸到大殿最末。

  这些原本只是死物所造的树木,此时竟也散发着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气息。

  澎湃而无形的生机在大殿之内冲荡,淤积,潮涌向正中端坐的老人。

  他的身后仿佛长出了一重黑色的影子。

  那个影子的头颅逐渐膨胀,到数丈之高,紧跟着猛然张口,四周无形的生机便尽被那巨口聚敛吞噬去。

  大殿内重又陷入平静。

  等待下一轮生机的滋生。

  老者睁开眼睛,双眼中闪过奇特的符文,他伸出一根手指,只见手指上忽然摇曳出一朵火苗。

  那火苗里显出九元太岁的面孔。

  紧跟着,面孔破碎,火苗也瞬间熄灭。

  “元洪,死了……”

  老者低声喃喃自语,声音里仿佛有许多困惑。

  他周身气息开始震荡起来,背后那若隐若现的影子更加速膨胀,分出一根根漆黑的枝条,在老者身前虬结缠绕,形成一个黑洞。

  老者张口朝那黑洞吹了一口气。

  便看到九元太岁‘元洪’搂着一个俏丽女子急匆匆转过林荫小道,那女子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忽然画面便被无形中的橡皮擦不断擦去。

  先是俏丽女子被擦去了半张脸,紧跟着就是元洪的身形消失了大半。

  最终林荫小道仍在,唯独不见元洪与那女子的投影。

  老者沉默地看着这一幕,良久之后,忽然咧嘴笑了笑:“这是明目张胆地在老夫眼前,把痕迹抹去啊……”

  会是谁杀了元洪?

  是大日光世界的哪一方势力?

  老者心念电转。

  他虽然刚才窥见了那被元洪搂抱着的俏丽女子之气息,似乎可以顺着这条线索往下追查,但其实自知对方既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把痕迹抹去,那必然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那俏丽女子以及一切与她有关的人,必然在此时都已被抹杀!

  元洪乃是先天土元神魔,其资质超凡,本身又是化生太岁,对于诸多大能者而言,皆是一剂不可多得的宝药!

  若不是有自己在背后为其支撑,他可能早就成了别人的盘中之物!

  但是——自己在他身上留下了诸般符咒,护身法门,窥探法咒,只要他露出丝毫异常,立刻会被自己感知,并瞬间降临,将企图谋害他者碾杀!

  如今却有人在隐瞒蒙蔽过自己留下的诸多法咒的情况下,将元洪斩杀。

  ……这个人实力一定十分强横,超出了元神境。

  其一定对元洪颇有了解,知道元洪仰赖的都是什么。

  所以做好了万全准备,瞬间碾杀元洪。

  元洪被镇杀的时机,正好是自己闭关修行的这两日——说明那人对自己的行程亦有一定了解,所以才能选好如此恰当的时机。

  一番筛选之后,吞神老人的怀疑对象瞬间缩小许多。

  大概就是那几个人了吧……

  是大日宗一系的两位大能者,还是肉身枯败,急需补充的烈皇大圣?

  大日宗护法神一向潜心修行,不问事实。

  其更多时候,是为护法而存在。

  除‘法’以外的任何东西,都不大可能吸引去祂的目光。

  此神灵可以首先排除……

  而大上师卓桑前段时间还在筹谋一颗先天金元胎卵,为此大动干戈,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并且,他还请动烈皇大圣出手帮助自己捉拿窃贼。

  虽然最后仍被那人逃跑,不知所踪……

  两者都有吞噬先天元灵的需要……

  一个个想法在吞神老人脑海之中浮动,逐渐构成了一条完整的逻辑链。

  他眼中冷光闪动。

  背后漆黑影子宛若一锅煮沸的水般挣扎沸腾了起来。

  良久之后,那黑影瞬息间变化,骤然凝聚成一棵参天巨树,巨树之上,吊着一个个人头!

  “卓桑,烈皇大圣!”

  吞神老人的愤怒嚎叫声响彻此间大殿!

  大殿之内,诸色宝树纷纷迸发奇光,澎湃生机尽数朝吞神老人奔涌而去!

  他的躯体一半呈现腐烂溃破的状态,散发腐臭气息,一半则完好无损,只是垂垂老矣,皮肤松弛。

  任凭那生机注入许久之后,身上呈现的恐怖异象才慢慢消退!

  ……

  佛堂中。

  金刚亥母散去结印,目光好奇地看向对面的刘邦,轻声细语:“佛子,已经照你所说,抹去了九元太岁临死前留下的种种痕迹。

  当时与他同行的那个女子,眼下也已被抹除。

  不过,这事莫非不该当时立刻完成么?

  过了这般久再来做,虽然依旧能做,但若是吞神老人一心追查,总能找到些许线索。”

  当时吞神老人所见,一片片抹去九元太岁临死前遗留痕迹的无形力量,并非来自于他揣测的卓桑或是烈皇大圣,而是他一直以为的潜心修行,不问世事的护法神金刚亥母!

  刘邦闻言笑了笑。

  他自不好向金刚亥母明说,自己就是故意如此做。

  故意要引起吞神老人的怀疑,让吞神老人下决心追查下去,进而发现许多似是而非的线索,使得大日宗与九凤驿暗中的龃龉最终被摆到明面上来。

  于是便道:“倘若当时抹除痕迹,未免给吞神老人以敌人准备完全之感,从而生出诸多警惕,把怀疑目标放在唯一能做出此等准备的本宗之上。

  如此匆匆消除,反而能起到误导他的效果。”


  (https://www.shukeju.com/a/26/26114/58905257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